当前位置: 首页 > 修真武侠 > 混元无极

第三章 逆天改命

    月色皎洁,皑皑白雪的山脉之间有人影穿梭。

    风雪中,一名背着巨剑的男子在风雪中奔走,一步踏出有数十丈之遥。

    出了雪山,一片苍翠,消融的冰雪汇聚成河,名为青河。

    青河蜿蜒,贯穿青州南北。

    男子步履如飞,在官道上奔跑,河畔水中倒影着他的身影,随着波光荡漾。

    水中倒影忽然有紫光闪烁,晴朗的夜空中射落一道紫光,挡住了男子去路。

    “诸葛沧月,将青蛇大仙所留仙府遗迹交出,饶你不死!”

    紫光射落,显现出一个曼妙身影,一位宛如清月一般的女子,喝道。

    “你是谁?”男子横眉冷对,寒声问道。

    “玄虚宗,林妙音!”女子冷冷地道。

    “哈哈哈,没想到我诸葛沧月竟然有缘得见玄虚宗仙子,真是不枉此生。”诸葛沧月放声大笑,豁然拔出身后巨剑,凌空斩出数十道纵横交错的剑光,冷笑道:“仙路缘定,就算你是玄虚宗的仙子想要抢夺仙缘,也要付出代价。”

    “狂妄之徒,找死!”

    面对激射而至的数十道剑气,林妙音隔空探出一指,只见她指尖一只雷鸟振翅,穿过了剑气,撞在了诸葛沧月胸口。

    瞬间,诸葛沧月被雷鸟穿透了胸口,血肉模糊,一个木盒自怀中掉落。

    林妙音屈指一勾,木盒飞入手中,打开查看,面露喜色,道:“至阳元魂,想必玄天镜与极阴玄魄你也已经得到,快快交出来,我可饶你一命。”

    “你做梦!”诸葛沧月面目狰狞地道。

    林妙音轻笑道:“你只不过是打通八门的剑客,还未结出灵源步入通灵境,就算你剑法再怎么精妙,又怎敌得过我的仙术神通?”

    就在这时,诸葛沧月纵身想要跳入青河之中。

    “想跑?”

    林妙音再次施展仙术神通,弹指射出几只雷鸟。

    豁然,诸葛沧月身上绽放耀眼玄光,火鸟瞬间被淹没在玄光之中,林妙音双目被玄光刺痛不能视物,等到再睁开眼,只见滚滚河水,诸葛沧月已经不见踪影。

    “刚刚我的雷术可以击中他,如此看来玄天镜还未认他为主,那又是为何玄天镜会自动防御,将他守护?”

    望着湍流不息的青河之水,林妙音眉头深锁,自语道:“玄天镜入水,一遁千里,就算我以神魂追踪也是找寻不到……”

    远在万里之外,竹林河畔,陆凡正对着青河之水徒自悲怆。

    “还有谁,还有什么事,能够改变我的命运,会有吗?”

    仿佛听到了他的自语呼唤,河水忽然翻滚出了浪花,一道身影从河中跃到了他面前。

    陆凡被忽然从水中钻出来的人吓了一跳,不为别的,因为这个人实在是太过恐怖,胸口露出一个大洞,血肉模糊,皮肤焦黑似炭,一眼瞧去真就是鬼怪一般。

    躲避鬼怪一般,陆凡退出好远,却没想到这鬼怪一般的人竟然踉踉跄跄地站了起来,并且向自己走了过来。

    “小娃娃,你别怕,我有仙缘给你,过来。”

    鬼怪步履蹒跚,追不上陆凡,气若游丝地说道。

    “你想干什么?”

    仙缘?鬼怪说给自己仙缘,陆凡才不会相信。

    见他还是退避,鬼怪又说道:“小娃娃,你是九阳断脉是也不是,你活不过十六岁,但是若得到我给你的仙缘,你不仅可以修复九阳断脉,活过十六岁,甚至可能修的长生。”

    鬼怪提及他是九阳断脉,陆凡心头失落,想到反正自己都活不过十六岁,若这人真是鬼怪又能如何,我还怕死么?

    念及于此,陆凡不再退避,迎着鬼怪走了过去。

    见他走了过来,鬼怪嘴角牵动似是微笑,看起来却甚是恐怖。

    鬼怪从怀里取出一面巴掌大小的铜镜,与一个木盒,递给陆凡,道:“这是青蛇大仙仙府遗迹之物,玄天镜,这是极阴玄魄,你是九阳断脉吃下极阴玄魄可阴阳调和,百脉畅通,借此玄天镜可修炼长生之法。”

    能否长生不重要,只要能让自己生活在阳光下,就是陆凡目前最大的愿望。

    听说鬼怪拿出的木盒当中有能够将自身九阳断脉修复的极阴玄魄,陆凡将信将疑地接过木盒,将其打开,只见木盒里是一条晶莹如玉的冰蛇,刺骨的寒气扩散开来,四周水汽瞬间凝为冰晶,盛夏之夜竟然下起了雪。

    豁然,木盒之中的冰蛇化作一团白气,自陆凡口鼻窜入体内。

    顿时,陆凡有一种难以言喻的舒爽之感流转百脉,舒爽的几欲昏厥。

    见此,鬼怪哈哈大笑,将铜镜放入陆凡怀中,嘱托道:“小娃娃,你是九阳断脉才能引动极阴玄魄,我赠你仙缘,你若修炼结出灵源,只需替我办一件事,替我杀了玄虚宗林妙音。”

    说完,跳入河中,浪花翻滚,不知去向。

    诸葛沧月知道自己难逃一死,能在临死之前找到身具九阳断脉之人,想必也是缘定。

    怕林妙音顺水追来,所以这才临死托付之后,跳入水中。

    然而,诸葛沧月的临终所托之事,陆凡根本就没听到,因为他已经昏厥了过去。

    皓月当空,竹林河畔,陆凡全身覆了一层寒冰,体内阴阳调和,百脉当中的杂质都被祛除,一层黑如沥青一般的粘稠液体从毛孔之中排出。

    待到寒冰消融,怀中的铜镜显现出两条头尾相连的灵蛇,灵蛇游动,铜镜从陆凡的皮肤没入身体当中,遁入丹田,与陆凡的元气融为一体。

    这一切,陆凡都不曾得知!

    等到陆凡醒过来的时候,感觉身上黏糊糊的很难受,同时有暖洋洋的感觉流转心间。

    睁开眼,只见骄阳当空,光芒刺眼。

    白天,阳光照耀,没有虫蚁咬噬之感!

    难道说,九阳断脉真的被修复了?

    陆凡激动喜悦的蹦跳起来,梦想着能够像正常人一样生活在阳光下,没想到真的有愿望成真的一天!

    豁然,陆凡皱起了眉头,嗅了嗅,好臭!

    再看身上,黏糊糊的一层沥青一般的粘液,急忙跳入河中,将身上污秽洗净。

    洗净身子,陆凡望着水面中自己的倒影,这还是第一次在阳光下看自己,可能是因为常年生活在黑夜当中,所以肤色比正常人要白一些,身材略显消瘦。

    穿好衣服,上了岸,陆凡坐在河畔,回想昨夜发生之事,分析一番,自语道:“那个怪物一样的人,想必一定是得到了仙缘的高人,别人想要抢夺他的仙缘所以才会将他伤成那副模样,如今他将仙缘转增与我,那我万万不能让外人知道,以免惹来杀身之祸。”

    可是,自己又该如何与人解释自己九阳断脉修复之事呢?

    就说无意中吃了一颗奇异会跑的草,然后自己就睡了过去,醒来发现自己的九阳断脉已经被修复了?

    谁信啊,就连自己都不相信!

    那要如何与人解释呢?

    没让陆凡多想,母亲焦急地喊声已经从竹林中传来。

    片刻后,柳月茹已经奔至陆凡身旁,见陆凡坐在河畔出神,慌张地道:“小凡,你不知道你是九阳断脉,不能见阳光么,怎么不在天亮之前回家,害的母亲担惊受怕,你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让母亲如何是好?”

    母亲的爱让陆凡很是感动,想到自己得到新生后,母亲夜夜陪伴,母亲的付出,母亲的期待,陆凡不禁热泪盈眶,哽咽着道:“母亲,孩儿的九阳断脉已经好了,孩儿不怕阳光了。”

    柳月茹一怔,捧着儿子的脸颊,仔细观察,抬头望着空中的太阳,惊讶且又欣喜地问道:“小凡,你……你的九阳断脉是怎么好的?”

    “我吃了一株会跑的草,然后就昏了,醒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不再害怕阳光了。”陆凡条件反射般地将事先想好的说辞讲给母亲,讲完之后暗叫糟糕,如此瞎编的谎话谁会相信。

    不曾想,母亲却面露喜色,问道:“那草可是暗紫色,有九片叶子,寒气缭绕。”

    陆凡稍稍一怔,点了点头。

    “九叶玲珑草,没想到你竟会遇见九叶玲珑草,若是旁人遇到哪怕是打通八门的炼气士都会被冻成冰块,可你是九阳断脉,身具纯阳,那株九叶灵蛇草可能是想聚集阳气化形,却被你炼化吸收,阴阳调和修复了你的九阳断脉。”

    柳月茹一番分析之后,大感儿子福缘深厚!

    就连陆凡都不曾相信的谎话,没想到被博学多识的母亲一番分析,竟然顺理成章。

    “走,跟娘回去,把这喜讯告诉你爹爹、爷爷,他们一定会万分高兴。”

    柳月茹一把将儿子抱在怀里,飞奔下山。

    趴在母亲肩头,望着河畔,陆凡皱了皱眉头,印象里昨夜那位高人好像嘱托了些什么,可自己却怎么也想不来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