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章 桂系第七军

    一个中佐参谋起身道:“中将阁下,属下以为这并不代表什么,土八路在这一带的活动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皇军也集中兵力进行过两次大的围剿,都收效甚微,但他们的破坏活动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只不过这次更甚而已,至于重庆政府军的第五战区部队,我想只是巧合吧,桂军一向主张保存实力为主,很少和皇军正面冲突,即便是他们军委会的强行命令,每次战役基本是能避免就避免,实在不能避免就采取拖延的办法,所以,他们绝不会主动向皇军发起大规模的进攻。”

    日军中佐的话音刚落,一个大佐军官也挺身而起,道:“属下也同意野田君的看法,桂军主帅李上将素来胆小如鼠,所率领的部队更是装备差、素养差,简直是一群乌合之众。自皇军攻克武汉之后,他们盘踞皖东,从未向皇军发起过有效的正面进攻,当然,皇军也很有默契地没有对他们采取过任何大的军事行动。据可靠消息,他们不但对皇军如此,对待土八路的态度也一样,采取的是两不相犯的策略。还有消息证明,桂军下属的军队,曾与我皇协军部队进行过不止一次的武器物资交换,而这一次,属下以为,桂军一定是与八路军达成了某种协议,惦记上皇军驻马店的军火物资库了,桂军在信阳、荆州、随州虚张声势,牵制皇军信阳以西的部队,给八路军袭击驻马店争取时间。”

    “呦西!”阿南惟几连连点头道:“野田君和宫泽君说的都有一定的道理,前些时候土八路将驻马店至信阳的铁路扒了,致使我十一军的秋季物资、武器全部滞留在驻马店,看来他们真的是惦记上这批军火和物资了,否则还真解释不了他们意动,木下君,你说是不是?”

    阿南惟几说着就把眼光转向了身边的木下勇,但木下勇未闻般,皱着眉,似是另有所思,也许是感觉屋里的气氛不对,猛然抬头发现大家都望着自己,才把脸转向阿南惟几道:“阿南君,我觉得这事没有这么简单,如果蒋浩然没有回来,这事这样想也许没有错,但现在特高课已经有确切的消息证明蒋浩然已经回到了南昌,这事就不能这么简单对待之。”

    阿南惟几略微思付,道:“这个应该不存在和蒋浩然有什么联系吧?自蒋浩然回来后,皇军的侦察机就没有放松过对他们的空中侦查,特高课也没有传回他们部队有异常调动的消息,再说了,他蒋浩然威胁黄山倒是有可能,但总调不动第五战区吧?”

    看阿南惟几坚持,木下勇也没有反驳,微微点点头,道:“刚刚宫泽君对桂系部队及桂系领军人物的评价有失偏颇,李上将绝不是胆小如鼠、畏敌不战的将领,相反,此人心思缜密、能征善战,再加上他身边还有一个人称‘小诸葛’的白崇喜,此二人都绝非善与之辈,诸位绝对不可以掉以轻心。”

    刚刚发言的宫泽大佐起身道:“参谋长阁下,您太高看他们了吧?要知道桂系部队拥有近二十万之众,自开战以来,淞沪会战、徐州会战、武汉会战,都有他们的身影,但表现一直平平,甚至可以说很差,停战时期又处处对皇军退避三舍,难道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木下勇苦笑一声,道:“你说的都没有错,但这并不能证明什么,战争全面爆发,李上将虽然高呼‘焦土抗战,’但都是喊给别人看的,自己其实根本没有跟皇军决一死战的决心甚至是勇气,说来还是重庆政府的派系之争闹的,都希望保存自己的实力,让派系对手跟皇军拼个你死我活,他们好坐收渔翁之利,皇军之所以能快速占领大半个中国,其中不无这方面的因素。但如果把这种因素来判断敌人的战斗力,那就大错特错了。不错,桂军的装备和中央军比起来是差,但比土八路、川军等还是要高出许多,素养方面,他们还真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么差,尤其是桂军的第七军,那可是大名鼎鼎,号称‘钢七军’,是李白二人的看家部队,既是桂系部队部队既是桂系部队中王牌中的王牌,也是国军中的精锐.擅长山地作战,以近战夜战出名,战斗力相当强,战术也很灵活,北伐时时期,他们有一场著名的战役,叫“贺胜桥战役”,第七军中与叶?挺独立团并肩血战,,大败吴佩孚精锐之师.吴佩孚用尽全力,大刀队共砍下7颗团长2颗旅长的头,吴也手刃几名逃兵。但也挡不住北伐军的冲锋。到下午,杀红了眼的桂系第7军竟齐向吴军枪声最密集处冲锋。面对着凶悍不惧死的敌人,吴军一路溃败。几万人竟对督战队发起反冲锋,一哄而过夺路逃命。吴佩孚的副官也在乱军中被打死。吴佩孚,这位直系领袖,号称常胜将军。就此一役让他的政治生命走到了尽头。还有一场著名的——“龙潭战役”,也是这个第7军拼死连续猛烈冲锋,不惜伤亡惨重攻占南京城制高点栖霞山,然后发起反击,以少胜多,把背水一战的数万孙传芳亡命大军压迫于八卦洲以东地区聚歼,血战七天七夜,杀的孙传芳六万大军尸横遍野,大败而逃,孙传芳从此退出中国政治舞台。“

    说到这,木下勇目光一扫全场,看到众人都沉默不语,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茶,又继续说道:“也许你们觉得这都是历史,说明不了什么情况,那我就还告诉你们一场战役,第七军与皇军的一场战役,淞沪会战之吴兴战役,当时皇军精锐部队从杭州湾金山卫登陆,其主力第十军上岸不久便直扑枫泾、平望、嘉兴,以图截断淞沪会战中的中国守军退路,行至吴兴遭致第七军阻击??????,说到这,木下勇好像突然想起什么,转向阿南惟几继续说道:“对了,我记得当时这一役正是阿南君指挥的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