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诡刺

第二章 历史的尘埃(下)

    第二章 历史的尘埃(下)

    而第五特殊部队精英训练学校,就是在一九六九年的历史洪流中,响应国家号召,跟着随兵工厂等重工企业,一起撤进了深山。

    到了现在,已经过去二十多年时间了,虽然往日一触即发的冲突,已经变成过眼云烟,曾经强横一时的超级军事强国,现在更已经支离破碎再不复往日的骄傲,但是第五特殊部队精英训练学校,却没有再从大山里重新走出来。

    因为第五特殊部队精英训练学校,已经在这片中国北方的大山中,用了整整二十年时间,依托军工厂体系,建立起一套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支特种部队,都不可能拥有的训练模式,在顺应历史潮流的同时,却能激流勇进的扬起了属于自己的独特风帆!

    当时掌管这支中国最精锐,从来没有正式浮水面最精锐特种部队的校长,就是它的创始人雷震。[

    雷震这个人的一生堪称传奇,他参加过国民党军队远征缅甸血战,打过抗美援朝战争,在五十年代初,为了肃清逃进缅甸境内,还天天做着反攻大陆美梦的国民党残部,应缅甸政府邀请,更亲自带领自己最精锐部下,对集结在缅甸占山为王,就连缅甸政府都对他们可奈何的国民党部队,进行一次可以载入特种作战史册的经典特种突袭战。

    雷震这个人,最大的特点,就是胆大包天,行事不拘一格,别人越是不敢做,不能做,甚至是不屑做的事情,他越是能做得兴高采烈,更能从中间发掘出与众不同的闪光点。

    一开始只是本着物尽其所才的想法,也是为了和周边兄弟单位处好关系,雷震下令,学校里的学员,超过十四岁的,在课余时间,全部到兵工厂里打下手,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可是雷震很快就发现,在兵工厂里帮工超过六个月的学员,在武器结构、使用原理等科目上,成绩突然猛进得令人惊讶。

    雷震在一次巡视时,更意外的看到,在军工厂直属技工学院内,一名第五特殊部队的学员,依葫芦画瓢的按照图纸,用手摇车床打磨钢料制造零件,再加上一根不知道从哪里翻出来的缝钢管,竟然让他硬是制造出一枝外表看起来不伦不类,但是在关键部位却绝对下了苦功,几乎可以真的使用的五六式半自动步枪!

    当时这位学员正躲在职业技校后面的山坡上,准备通过实射击来检验自己制造的武器。能制造出一枝枪,这位学员当然也清楚的知道,手工山寨版的自动步枪到处都是凑合,到处都是马虎,使用起来危险系数百分之百高得离谱,所以他索性把填装了子的步枪绑在一棵小树上,并用一根绳子拴到了树丫上,自己躲到了二十多米外一个小土沟里,然后通过绳子拉响了自动步枪。

    虽然这枝步枪最终只射出七发子,就因为枪械内部的零件全部是用普通钢料打磨而出,材质不过关,而猛然炸膛,但是这一切,已经足够让校长雷震为之惊讶了。雷震没有出面,他不动声色的看完这一切后悄悄离开,却从此开始留意这名学员,并记住了他的名字……莫天!

    三个月后,莫天的名字再次出现在雷震的办公桌上。

    在接受实考试当天,打靶场上刮着五级西北风,在这种子射击轨道,会因为环境影响,而出现细微偏差的情况下,接受考试的学员,要依次对五十米、一百米、五百五十米、二百米、二百五十米、三百米,六种不同距离的标靶进行实射击。

    在射击二百五十米和三百米两种远距离枪靶时,对武器结构和道学,已经通过实践和亲自动手,掌握得炉火纯青的莫天,当着所有人的面,先是把匣里的子取出来,用格斗军刀对头做了细微调整,然后转手就打出九十八环的绝对惊人成绩!

    一年后,在雷震校长的主导下,学校重新修订训练科目,并强制要求,学员十四岁以后,必须用半年时间,到军工厂下辖技工学校,学习钳工技术,然后再用至少一年半时间,到军工厂下辖二十七个分指实习,通过实际接触和组装,把武器最详细理论知识、实践知识完美融合,变成真正的武器专家。

    在西方国家,一些特种部队教官,在训练新兵时,为了培养士兵对武器的配合意识,往往要求士兵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哪怕是吃饭睡觉,都要做到枪不离手,直到整个人的身体,已经适应了枪的存在,甚至是把它当成了自己的一部分。

    其中有一个比较变态的教官,更会命令士兵,一边幻想正在和自己最喜欢的电影女明星做爱,一边抱着自动步枪去打手枪。用这位超级变态教官的话来说,就是要让每一个士兵,把自己手中的武器当成漂亮的性感女郎,要和“她们”去谈恋爱,要真心的喜欢上她们,清楚的知道她们的爱好和性格特点,更知道如何去小心讨好和宠爱她们!

    第五特殊部队精英训练营,把学员送进技工学校和兵工厂,让他们从结构和原理上接触各种武器,和西方特种部队教官的“情人”理论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不同的是,第五特殊部队依托兵工厂,广的这种训练方法,更苛刻,成效比也更高!

    第五特殊部队这样做,还获得了一个初期谁也没有想到的好处。也许这种好处只是一闪而逝的闪光点,但是仍然被雷震一把抓住了。

    在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包括中国,部队和军工厂都是彼此独立的个体,甚至相对立的个体。

    军工厂要生存,就要赚钱,要盈利,所以他们制造出来的武器,卖给军队时,售价要比成本价高出不少。而军队要的是简单却伤杀力够强,更足够先进的武器,当然,越便宜越好。在这种情况下,军队总是抱怨军工厂制造出来的东西故障太多,使用太麻烦,价格太贵。而军工厂呢,反正独此一家,百分之百的垄断经营,我生产的东西再不好使,你也得买,也就是因为太垄断了,在中国军工厂才有“一等品外销,二等品内部交流,三等品供应军队”这样一个扯淡的内部潜规则。

    军工厂本来就是曲高和寡,不是全心意全意为军队服务,军队的意见当然是越来越大!正所谓债多不压身,军队的抱怨多了,军工厂就好像十几年后的中国足协主席谢某龙一样,脸皮越练越厚,也越来越不在乎,所以他们制造出来的东西,和军队,和实战脱节的就越来越大。

    但是第五特殊部队,却因为历史的原因,和科研所、军工厂混在了一起,虽然一开始有所不便,但是雷震校长,就是有办法,用他过人的统率手段,把三者整合到一体,形成了力学中最稳定的黄金三角形。

    雷震校长在应邀参观军工科研所时,看到了一些刚刚经过测试,还需要小批量制造,在实验场上收集各种数据的新式武器。[

    以他近乎天文数字的实战经验,几乎一眼就可以断定,哪些武器拥有相当不错的实战价值,但是因为成品造价太高,根本不可能大面积装备军队,最终再完美再优秀,也只能当成样品,放进军事展览库,成为军工厂一项说起来华而不实,其实是受到国力限制,没有他这个伯乐,就没有办法舒展所长的千里马。他更可以轻而易举的断定,哪些装备,对军人来说,根本就是增加负重的鸡肋。又有哪些装备,即先进又便宜,可能会成为普及全军的制式装备。

    “你们这些还需要批量测试的武器,就拿出来让我们帮着试试吧。”雷震当时说得轻描淡写,态度更仿佛是在向别人施恩,“我们在训练场上,设置了在战场上几乎所有可能出现的复杂地形,而且每一个环节,都有人负责记录数据,早已经形成了一套比你们军工厂完善的档案跟踪制度不说,更有一批你们不可能拥有的实战专家,由他们负责检验装备,再提交一份个人对武器改良方面的意见书,我想,应该对你们有相当大的帮助。”

    雷震说得是实情,他手中的确拥有军工厂和军工科研所根本不可能拥有的庞大人力资源群,军工科研所那些高智商专家们,一个个脑袋点的犹如小鸡啄米,据说当天晚上在餐厅准备的晚饭,还格外的丰盛。

    让手下那批身经百战,一个个拎起武器,单凭手感就能把匣里还有没有子判断出来的职业军人,用半年时间在训练场上把武器彻底玩透,把改进意见交还给科研所。等新的改良品种小批量制造出来后,再用半年测试,再还给军工科研所,如此周而复始,直到确定武器已经可以用到战场上实战后,第五特殊部队精英训练学校,就会毫不羞涩,又理直气壮的把这些也许造价高得令人目瞪口呆的玩艺儿,直接当成制式武器,装备到学员的身上。

    当军工科研单位终于发现他们上了贼船的时候,他们已经是欲罢不能了。

    先不要说,有了第五特殊部队的参与,他们省掉了武器测试这样一个高危险环节,就是因为有一群实战专家的配合,他们才摆脱了闭门造车,实在是曲高和寡这种中国军工科研单位,最常见的误区。在集中了他们这些专家的知识,混合了第五特殊部队精英训练学校那些头脑不俗的年轻人,放肆的想象和拘束的创意,在随后的二十多年中,仅仅是这一家兵工科研所,就弄出一千多项武器装备改良方面的专利技术。

    最重要的是,那些成本太高,根本法在全军大面积普及,最终本来只能放进武器展览库中的武器,往往集中了这些军工科研专家们最精彩的智慧闪光点,说是他们共同培育出来的孩子也一点不为过。没有人愿意看着这些能够在世界军事舞台上一展所长的孩子,只能静静躺在武器库里,随着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集结它们身上的智慧光芒,也一点点的消逝,直至成为一堆再也没有任何意义废铁。

    有人能够接受这些孩子,理解这些孩子,并且把她们运用起来,虽然只是局部应用,但是对这些军工科研所的专家来说,也足够安慰了。更何况,有时候,第五特殊部队,也会向他们下一些定单,量身定做一些零零碎碎,却饱含战争智慧的小道具,也算是他们不大有小的一个长期客户?!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