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隋末

第151章 豪华死法(求月票)

    大雨下了三天,整个峡谷之内的地面上积水已经能没过脚踝了,隋军将士们的营账都只好往两旁的山腰上驻扎。名加笔趣阁看最新章节好在,对于隋军将士们来说,虽然连下了三天的大雨,整个人身上早已经没有了一丝干纱,可是就算这样也比起拿着刀兵去撕杀强的多啊。对于那些大部份都还是新兵的战士们来说,三天前的那一仗太残酷了,想想都还有些后怕。

    北面山坡之上,第一师的官兵们就扎营在此,虽然有了营账,但是每个人身上都是湿漉漉的。没办法,那些辽人被困了三天都还不肯降,大帅又不愿意再有牺牲,干脆就下令继续围着,打算围死他们。

    隋军将士们也是分为几队,轮流值守围困辽兵,防止他们突围。这三天来,辽人已经突围了数十次,除了第一天晚上差点突围成功外,后来的数十次突围,不过是每次都在隋军筑起的那一整圈坚固的棚栏,与鹿角濠沟面前丢下一地尸体罢了。

    第一师第一团一营三连二排的排长崔二柱,赤着上身,正拿着一把骑枪穿起湿透的衣服,横在账中晾着。

    “他娘咧,等老子当上了营长,每次打仗的时候一定得多带几身衣服,这鬼天气,就跟塌了一样,大雨一下起来就个没完。直娘贼的,可冷死我了。还有没有干柴,生个火来烤下。”

    副排长张有财同样是赤着上身,正抱着膀子,嘴里叼着一根树枝,不知道哼着什么小调。一听到崔二柱的话,忙道,“这大雨部下了三天了,哪还有什么干柴,连干衣服都没有。真相念辽东城啊,这才出来了五天,就想着城里的好了。你说,我这都离开老家快一年了,这也没有怎么想家啊,怎么才离开辽东城几天,就想了呢。”

    一班长孔三才以前也和崔二柱他们是破军营里的老人了,此时坐在一旁打笑张有财道,“我看你不是想辽东城了,你是想着城东的那些高句丽娘们?说实在的,确实是不错啊,可惜大帅有军令,每个士兵一周只能去一次,尉级军官一周能去两次。他娘的,我这才上士,一周还只能去一次,不过就一次,还真是让人忘不了,回味穷啊。”

    帐内的一伙人都哄的笑了起来,每个人都是笑得十分的有意味,是个男人都明白大家笑的含义。名加笔趣阁看最新章节

    张有财嘿嘿笑了两声,“这些娘们确实不错,一个个还都是三十岁以下的呢,上次我找的那个还是个皱呢。他娘的,当时老子别提多激动了。要不是那娘们是个高句丽人,老子说不定就打算把他带出来了。走的时候,老子还送了她一个金钗昵。说好了,过几天就要再去的,可现在到时间了,可老子却还在这山沟沟里淋雨。”

    崔二柱也足艮着笑了几声,“你们几个兔崽子,玩玩就算了,可不是有什么别的想法。这些都是辽人,大将军破了城,又杀了他们的男人,把他们沦为营妓,你们可不要被那些娘们三两下就迷了魂。有钱还是攒起来,等回了中原,到时那清白人家的黄花闺女娶上一个做媳妇多好啊。”

    孔三才笑了笑,“排长,你还没有偿过女人的滋味,你真该去去,反正大家都得了不少的赏赐,你也就拿几个小钱来开开荤,也浪费不了几个。咱这也算是为大隋扬威嘛!”

    崔二柱摇了摇头,“你们几个,有空还是多练练武,学习点兵法。没看到这次第五师败的这么惨,听说本来刘铁柱将军都打算自裁以谢罪,最后大将军狠狠的骂了他一顿,说是给他机会,让他好好的训练好第五师,以后再去报仇。”

    一听说到第五师,一伙人也笑不起来了。

    “听说第五师死了一半多是真的吗?”

    崔二柱搓着手道,“具体的咱也不知道,不过我听咱们营长和副营长们聊天时说起,好像一开始少了三千多人。后来又有不少跑散的人归了队,但最后还是阵亡了两干多人,重伤的也有八百多,轻松的更是有好几千。第五师死了一个团长、一个副团长,还死了三个营长,尉级军官更是死了二十多个。还失了两面团旗,七面营旗。”

    帐中一众士兵部是哇的一声,被这伤亡数字吓了一大跳。连团长都死了两个,可以想像一下第五师的情况有多惨了。

    “还就是咱们大将军人好,要不然在,一般的将军如果败的这么惨,肯定要被砍头以正军法的。第五师太惨了,伤亡半数了,你们就会不会撤消他们的番号啊?就和重步兵旅和重骑兵旅他们那样?”

    “应当不会,毕竟大将军都没处罚刘铁柱将军了,还让他加紧训练第五师,肯定不会撒消番号了。我听说这次重骑兵旅和重步兵旅的人打的很是漂亮,大将军在军议上很是表扬了他们一番的,说不定这次,大将军会恢复他们两支部队的番号昵。”

    孔三才又忙问道,“排长,你知道其它部队的伤亡不?”

    崔二柱嘴里啧啧几声,像是惋惜一样,叹气道,“这仗死伤可是不少,听说这次总共阵亡的将士有四千多人呢,重伤的都有三千多,估计大都是活不来的,就算能留一条命,也是残废了。这些辽人还真是凶狠,我们伏击远道而来的他们,居然还有这么大的伤亡。不过,我听说辽人死伤的也不少,好像有一万三千多人的人被咱们杀死了,这几天被困在山上的辽人又冲了十几次,前后差不多好像又死了三干多人。现在八万辽人,有四万三千多被俘虏,战死了一万六千多,山上还有两万来人马。”

    张有财恨恨的骂了几声娘,“这些狗日的辽人,居然杀了我们这么多的同胞,最好大将军到时将他们全都坑杀掉,一个不留。三天了,这些狗7日的被围在山上,没吃没喝,还要被雨淋,还真扛的住啊。你们说,还要几天,这些人才会饿的爬不起来?”

    “估计是不死心,三天了,估计这些人已经在杀马吃肉了,反正不管如何,他们是飞不出去了。”

    就如同他说的一样,一直熬到第五天,虽然后面辽人又都试图突围,突击了几次,不过对于那些工兵营的兄弟们建起的工事,这些人更是没有了一丝半点的机会。

    大雨一直下了三天半,第四天下午的时候终于停了。

    到了第五天的时候,一大早,一轮红日终于从东方跳了出来。所有的士兵们都高兴不已,这连续数天的雨,实在是让众人都快要崩溃了。

    一大早,陈克复也点齐了一支精锐人马,带着一众工兵营的将士们,拉着那数以百计的投石车,弩床,准备一一去拜访一下三伙占山为王,不肯再下来的辽军。如果愿意降,还能留下一条活命。如果还不识抬举,陈克复可不会再有耐心和他们耗下去。要不是这几天一直是下大雨,投石车和弩床等不利于操作,陈克复早就一一清理过去了。

    陈克复带着人马首先去的就是西面,那里只有渊净土的两千来骑兵,可以说是最弱的一支兵马了。既然要下手,当然就要先拣软的捏了。

    沈光走到山坡下,大着嗓门吼道,“山上的渊净土,我军大帅给你个机会,如果你现在献旗投降,我们大帅可以饶你们所有人一死!”

    站在山下,可以清楚的看到那山坡之上,一位一身华丽铠甲的将军正大立于一面军旗的下面,身后横七歪八的站在一大群人,有不少甚至站都站不了,完全就是半躺在那里。连续被围在大雨之三天,五天来以雨水解渴,以生马肉充饥,这里还能有这么多人活就已经是个奇迹了。

    “本将乃王国东部大人、大对卢渊子游的嫡次子,岂能降于你等阴险的隋人,要战则战,劝降则免!”

    沈光还待再劝,陈克复抬手阻止了他,“命投石车、弩床、弓箭手准备,万箭齐发,本帅给他们一个豪华的死亡方式!”

    陈克复的话一落,那早已经准备好的工兵营,和上万的手持弓箭的步兵们,一个个都是弯弓引弦,举箭就射。大业九年,八月一十六日,高句丽东部大人、大对卢嫡次子,东北联军前军统帅万箭穿身,战死,其部五千骑兵经历五天的战斗,最后一幸免,全部阵亡。

    这是陈克复攻辽以来,所斩杀的第一位高级将领,之前虽然他俘虏了新城的新城王高齐,可是那家伙怕死,降了。后来他又击破了乙支文德,不过那次他只是冲阵,虽然杀了一个高句丽第一勇士金达莱,但那家伙只是个平民出身,地位并不高。前不久破辽东城,可惜只杀了荣留王高建武的一个部将高明,高建武却逃脱了。

    而现在,高句丽第一大族,王国东部大人、大对声的儿子,渊族私兵统率渊净土,头一个拥有很高地位的高句丽贵族,死在了他的万箭齐发之下。他相信,这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