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姹女逞威

2021-11-26 作者: 九龙噬日覆玄黄
  第86章 姹女逞威
  看到裘胥白走远,傅凝碧终于松了口气,压低声音道:“这瘟神总算走了,别看他一副寒酸相,实际满肚子都是坏水,哼——总之这只‘鬼蛛’既狡猾又阴毒,比光会卖弄风骚的‘毒蝎’厉害多了。”

  邢稚莺秀眉微蹙,迟疑着道:“是这样吗?我倒觉得裘先生很和善,咱们是不是太不近人情了?”

  傅凝碧摇头苦笑道:“邢姑娘才是太善良了,总之离那种人越远越好,免得一不留神遭了他的暗算。”

  邢稚莺欲言又止,终是点了点头,此时只听一阵喧哗,原来第二轮对阵的抽签结果已经公布。

  四人结伴上前观望,赫见岳佳蕾的对手正是“鬼蛛”裘胥白,邢稚莺则对上武夷派的“双剑追魂”桑砚纹。

  傅连城签运极差,对手是嵩山派掌门伍致远之子伍靖轩,这位伍少侠年少成名,剑法已得其父真传,堪称云台峰“赛区”的“头号种子”,先前只用十七招便战胜对手,傅连城对上他,根本毫无机会。

  傅凝碧签运稍好,对手是雁荡派的“流云仙子”尉迟晶,至少以她自己的判断,取胜不是没有可能。

  看到傅连城脸色发黑,岳佳蕾幸灾乐祸的道:“傅公子运气不错嘛,准备用几招打败你的对手呀?”

  傅连城闷哼一声道:“本公子不用岳兄弟操心,倒是你对上那只‘鬼蛛’,又有几分把握赢得了他?”

  岳佳蕾眉毛一挑,自信满满的道:“那还用说,小爷肯定马到功成,区区‘球蛋白’不在话下。”

  傅连城闻言嘴角一抽,邢稚莺和傅凝碧也相顾莞尔,只听邢稚莺轻笑道:“小毛头别这么大言不惭,方才傅姑娘都说了,那位裘先生绝非易与之辈,待会儿你若是打不过他,趁早认输求饶才是正经。”

  岳佳蕾大摇其头,慢条斯理的道:“小莺儿放心吧,咱们治剑馆是木兰寨的克星,正好送他们一起回老家。”

  眼见岳佳蕾成竹在胸,邢稚莺也不好多说,这时三位裁判重新落座,还是天部大师宣布道:“六场比试的对阵双方已然确定,第一场由平凉治剑馆岳雷对河东木兰寨裘胥白,两位少侠请入场。”

  岳佳蕾向邢稚莺扮了个鬼脸,随后昂首阔步走进演武场,众人纷纷围拢过来,静待龙争虎斗上演。

  那边裘胥白也摇着折扇步入场中,看着岳佳蕾呵呵一笑道:“治剑馆的岳雷少侠,这么快咱们便又见面了,真是有缘啊。”

  岳佳蕾负手而立,气定神闲的道:“客套话不必多说,裘先生可以出招了。”

  裘胥白虽然摸不清岳佳蕾的底细,但他并未将这稚龄童子放在眼里,依旧含笑道:“在下年长岳少侠甚多,若是抢先出招,即便胜了也要遭人耻笑——所以岳少侠不必客气,有何绝招尽管施展便是。”

  岳佳蕾眨了眨眼,嘻嘻笑道:“先前你们那位单于姑娘已经吃了亏,裘先生还不吸取教训,难道不怕重蹈覆辙么?”

  裘胥白啪的一声合上折扇,扬眉轻哂道:“岳少侠不必逞口舌之利,这便动手吧。”

  知道裘胥白是来给单于媚找场子的,岳佳蕾面露黠笑的道:“好吧,反正我已经提醒过了,倘若裘先生步上单于姑娘的后尘,那可不能怪我。”

  裘胥白神情淡然,干脆的道:“自然不怪,岳少侠请。”

  岳佳蕾嗯了一声,足下轻轻一点,瞬息挪移至裘胥白面前,同时双掌齐出,打向他的小腹。

  裘胥白见识过邢稚莺的绝顶轻功,却没想到岳佳蕾的身法更加高妙,诧异之余心念电转,一掌横切对方手腕。

  岳佳蕾并不以硬碰硬,使出四两拨千斤的巧劲,掌缘与裘胥白的手掌轻轻一触,便即借力扭身滑开,同时右手三指成抓,擒向他的腰眼要害。

  裘胥白眉头一皱,只能身随势转,骈指刺向岳佳蕾这一抓。

  岳佳蕾暗赞裘胥白反应神速,但她的擒拿手学自樊飞,内中蕴含诸般精妙变化,这时倏地反腕一拧,三根手指化抓为凿,电光石火间正中裘胥白的掌心,自己则凭着身形瘦小,轻轻巧巧闪身横移三尺。

  裘胥白一指落空,掌心又觉一阵灼痛,那一凿蕴含的先天真气破体侵入,震得他半条臂膀酸麻难当。

  甫一交接便吃了暗亏,裘胥白着实又惊又怒,一边强抑臂膀酸麻,一边扭胯抬腿,飞踢岳佳蕾背心。

  岳佳蕾身形一晃,轻松躲过这记飞踢,随即五指成拳,捣向裘胥白肋下,拳劲虎虎生风,显然威力不俗。

  裘胥白暗骂难缠,但他招已用老,根本无暇应对,百忙间索性聚气为盾,硬接了岳佳蕾这一拳。

  霎时只听砰的一声,裘胥白软肋中拳,顿觉疼痛难当,好在他以内力消去三成拳劲,这下并未伤及筋骨。

  不过饶是如此,堂堂“鬼蛛”四招中拳,依旧引来一片哗然,裘胥白面红于赤,委实难堪不已。

  若是按照“点到为止”的规矩,裘胥白这时便该认输,但他实在心有不甘,咬牙间折扇倏开,锋利的扇缘疾扫岳佳蕾胸前。

  岳佳蕾手无寸铁,只能撤步飞退,裘胥白更无丝毫忍让,趁势欺身猛攻上去。

  观战众人眼见裘胥白兵刃上手,大多都生出鄙夷之情,邢稚莺担心岳佳蕾应付不来,脱口呵斥道:“裘先生怎能如此厚颜,不认输倒也罢了,还以兵刃对付一名孩童,如此行径岂不让天下英雄耻笑?”

  裘胥白骑虎难下,索性来个充耳不闻,倒是岳佳蕾哧的一笑,趁隙回应道:“小莺儿别急,咱们不占裘先生的便宜,由他怎么折腾都好。”

  听到岳佳蕾还有余力讥讽裘胥白,邢稚莺又是惊讶又是佩服。先前她只当这小毛头是胡吹大气,孰料竟是看走了眼。

  台上的三位裁判也都难掩诧异之色,互相交头接耳片刻,最终并未出言止战。

  裘胥白心中自有盘算,一把铁骨折扇妙招迭出,完全占据场上主动。

  岳佳蕾则是不温不火,径以九灵飞仙身法与对方周旋,脸上还带着一丝神秘的微笑,任凭裘胥白如何攻势如潮,始终摸不着她半片衣角。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