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 共工大神

2021-12-04 作者: 诸事从心
  第202章 共工大神
  那个声音就像是在陈修耳边响起一样,但实际上,陈修此时才刚刚进入不周山,距离深处何止十万八千里——以神仙的本事,传音这么远可能不算什么,大罗以上层次都做得到,但在不周山这种法则扭曲的环境里,能传这么远就可怕了。

  是的,法则扭曲。

  不周山是一个罕见的,连天道法则都难以完全覆盖的地方,类似于无间地狱,但却更加混乱。

  究其根源,还是因为此处乃盘古脊梁所化,没有彻底演变。

  残留了一些盘古神的力量。

  尽管只有微不足道的一丝丝,但对于洪荒三界而言,依旧是天道法则所无法覆盖的超然力量。

  毕竟,天地都是盘古神所开辟,天道面对他,天然就弱了一层。

  “多谢前辈提醒,但晚辈还是得进去,不周山里有晚辈迫切需要的东西,不可不取。”陈修运转法力,用力道准圣级别的力量回应道。

  立刻,不周山深处的那人轻“咦”了一声。

  紧接着开口说道:“你竟然修成了‘九转玄功’?我们当初在玄功里做过手脚,你纵然不是巫族血脉,至少也是血脉纯正的人族……小子你需要什么?无需进来,我给你送出去。”

  最后那句话,语气有些老气横秋,不像之前称呼“小友”那么客气。

  但实际上,这反而是一种亲切的表现。

  很显然,他们陈修当成了得到巫族传承的后辈,当成了自己人。

  “九转玄功被做过手脚?”陈修对于山里那人的话,有些惊愕,因为他都修成力道准圣了,也还是没有发现作为“九九玄功”基础的“九转玄功”有何手脚。

  不止是他,后羿跟菩提,也没有发现。

  后土可能知道,但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却没有说。

  估计是因为陈修出身人族,没必要提醒。

  那个“手脚”,对人族没有影响,只针对非“盘古形态”的修行者。

  “多谢前辈厚爱,但是晚辈要的东西,前辈可能送不出去。”陈修一边往里走,一边说。

  对此,山里那人哈哈大笑,说:“你这小子,是不相信老夫的能力,还是担心要拿的东西珍贵,怕老夫舍不得,所以用了激将法?大可不必,这不周山里的宝物,归根究底,不过一斧、一灵脉、一棋盘、两金丹而已,几者都是老夫不需要的东西,你若想要,全给你也无妨。”

  说罢顿了一下,又道:“不过,你得告诉我一下,现在我巫族,究竟怎么样了?后土那丫头的‘盘古族’计策,成功了没有?”

  此话一出,陈修又是一愣,愕然道:“什么‘盘古族’计策?”

  这一趟不周山之行,还没进去,就知道了这么多东西。

  看样子,后土似乎对自己有所保留?

  “你不知道?不行该呀,这种修为,已经足以继承‘祖巫’之位了,后土竟然没告诉你?”山里那人说着,一挥手,偌大的不周山竟然直接裂开,露出了一条直通山中洞天的路。

  让陈修看着,再次一惊。

  对方的修为如何,他没有照面,不清楚,但对不周山的掌控,似乎已经到达随心所欲的地步。

  该不会,把整个不周山都炼化成自己道场了吧?

  真要是这样的话,那在这个主场里,怕是混元十一重天,都会相当难受。

  顺着山路走进去,陈修很快,来到了不周山中央的洞天里:从外形上看,这里像是个悬崖,上面没有封顶,从天庭或者佛门跳下了,都可以直接坠入洞天之中,但是如果仔细看,就会发现,上空实际上布满了禁制,而且会削弱法力。

  寻常准圣,一头扎进来,都有可能摔死。

  洞天的核心,是一条超级巨大的灵脉,或者说三界“祖脉”,整个不周山的所有禁制,都是围绕着它布置,所保护的核心也是它。

  而在灵脉上方,洞天核心之处,则摆放着一个棋盘。

  棋盘旁边,一边躺着一副白骨,似乎生前做的最后一件事情,就是下棋。在他们身旁,还竖立着一把漆黑无光的巨斧,凶戾竟不下于阿鼻、元屠,非常不可思议。

  不过,真正让陈修在意的,还是巨斧下方,那个盘坐着的中年男子。

  儒雅恬静,长发披肩,一副不修边幅的老夫子打扮。

  但陈修明显能看出来,他那文弱的外表下,隐藏着可怕的爆炸性力量,单纯以肉身强度而言,甚至高于混元十一重天的“金身”。

  也就是说,面前这人,肉身力量强于圣人!

  简直不可思议。

  “晚辈陈修,见过共工前辈。”陈修抱拳行礼说。

  这个地方,这种修为,这种强大的肉身,毫无疑问,面前这人只能是十二祖巫中硕果仅存的两个存在之一“共工”了。

  或者说,他是唯一一个,还完好存活的祖巫。

  至于后土,已经化作“轮回”的她,严格来说早就不是祖巫,而是天道的一部分了。

  “肉身、元神兼修,祖巫之躯与上清元神合一,不错,很不错。”共工说:“父神保佑,这么多年了,终于有人成就‘力道准圣’,真正意义上,踏入了盘古神的道。”

  闻言,陈修笑笑,没有说话。

  其实巫族也有些过于执着了。

  鸿钧的斩三尸之法,修炼到极致,同样是盘古的境界,只不过是把修行的过程改变了一下,另外,也让修行者感悟“天道本源”,开道强化天地罢了。

  大道殊途同归,谈不上什么对错,也没有什么正宗与否。

  当然,以力证道战力无双,这一点是肯定的。

  修行起来难,但是打起来很爽。

  确实强。

  “巫族现在怎么样了?巫妖大战之时我被困不周山,根本无法出去,没有参战,也没能得知具体结果。”共工叹了一口气说:“只知道,天帝似乎死了?”

  共工在怒触不周山之后,就被罚镇守祖脉,永生永世不得出去。

  那个惩罚,既是太一的算计,也是共工本人在赎罪。

  他不怨恨任何人。

  但很关心,巫族到底怎么样了。

  “前辈撞倒不周山之后,祝融祖巫为了避免巫族遭受恶业,步龙族的后尘,牺牲自己极限催动祝融神火,化作人族世代相传的‘薪火’,身死道消了!”陈修说:“后来西方教算计大羿,坑死了帝俊的九个儿子,从而引发全面大战。最终结果是妖族天庭彻底烟消云散,十大祖巫也陨落了九个,只剩下后土娘娘一人,身化轮回成圣,开辟地府保全了巫族。”

  说罢顿了一下,又道:“如今掌握天、地、人三界之一,也算不错吧!”

  老实说,洪荒历代霸主,真正得以保全的,也只有巫族了。

  像凤族、妖族,现在在三界,连个大气儿都不敢喘。

  龙族配合佛门布置西游,付出了却没得到好处,一样无可奈何。

  反倒是巫族,坑了佛门不少好处,却一直没办事儿。

  可如来却不敢把地府怎么样。

  原因,还是巫族虽然损失了十个祖巫,但却多了一尊圣人。

  严格来说还是赚了。

  “后土成圣我知道,天道的变化,我还是能够看出来的。”共工说:“巫族得以保全,我也就心安了,只是,始终对不起祝融兄弟。”

  当年,他与祝融的那一战,其实也有隐情。

  不知是何人暗算,借助量劫,蒙蔽了他们的心智,以至于两人像个白痴一样大打出手,打完之后,落败的共工还一头撞在了不周山上——当时只想着“水”竟然没打过“火”,太丢人了,还不如找个地方一头撞死算了。

  却忘记了巫族真正依赖的不是神通,而是力量。

  而一头撞上去,导致的后果,却是祝融用命,去填了恶业。

  盘古真身再也无法重现。

  “都过去了。”陈修摇头说。

  对于过往,他没什么可说的,巫族的事情,他也懒得参合。

  “对了,之前前辈说的‘盘古族’计策,究竟是什么?”陈修又道:“后土娘娘确实有很大的动作,但是没有提到过什么盘古族。”

  后土对自己有所保留,这个他是有想过的。

  说白了,他跟巫族,始终只是合作关系,各取所需而已。

  但所谓的“盘古族”计策,应当对自己没有什么影响吧?

  或者说,是不是已经破产了呢?

  “以你的修为,足以胜任‘巫帝’,而且是祖巫都要听令的那种,甚至都有机会再融合‘人皇’之位,成为后土设想中‘盘古族’的第一任‘皇帝’!但后土竟然没有告诉你‘盘古族’计策,估计是,那个计策实施过,却失败了。”共工说到这里,想了一下,又道:“是不是,刑天转世之身所支持的‘巫王’,没能成帝就身死道消了?”

  此话一出,陈修立刻想到了很多东西。

  “您的意思是说,人间的那个刑天,是大巫刑天的转世之身?他所支持的巫王蚩尤,原本是想要成为统御整个巫族的‘巫帝’,然后再融合‘人皇’之位的?”

  “蚩尤?嗯,盘古族计策,第一步确实是这样。”

  共工点头。

  “那显然已经胎死腹中了。”陈修摇头说:“我不认识刑天,也没见过蚩尤,不知晓他们实力、心智如何,但是,他们同时代出了一个顶尖准圣转世的‘神农’,外加人族有史以来最强人皇‘轩辕’。还有女娲圣人的兄长转世而成的‘伏羲圣皇’,三圣皇联手,别说蚩尤、刑天了,洪荒六圣都得避其锋芒。”

  人族三圣皇,联手调动人族气运之后,那是圣人极致级别的战力。

  纵然是三清祖师,都不敢说一定能压制。

  巫族还真不够看。

  虽然分开以后,人族圣皇只有三分之一的圣位,尚不及准提,但问题来了,他们有本源大道,而且是三人同修的“圣皇”之道,实力却绝对不差。

  反正收拾蚩尤,小意思。

  “不,蚩尤是有机会取代轩辕,成为‘三圣皇’之首的。”共工摇头道:“只是棋差一招而已。否则,同处一个位置,战力未必就比轩辕差。”

  对此,陈修不置可否。

  共工相信巫族儿郎的战斗力,他理解,但是身为人族,他对轩辕的信心,一样不低。

  谁对谁错,不好说,但胜利者,是轩辕。

  “不过,刑天桀骜,他所选择的人内心里很有可能看不起人族,失败倒也是必然的。”共工又说。

  所谓的“盘古族”计策,说复杂很复杂,说简单也简单:就是选择一名人族豪杰,传授巫族功法,并且将十二祖巫提炼还原的盘古精血给他,赋予其盘古血脉。

  然后支持他登顶人皇,以人族“英灵”替代元神,以另一种方式走上“兼修”之路。

  大致上,可以在准圣境界,拥有堪比圣人的战力。

  然后不断复制此道,最终将人族历史上每一个优秀的生灵,都转化为“圣灵”,从开以巫族跟人族为基础,开辟一个类似于“神仙”状态的“盘古族”。

  长久下去,别说满天神佛了,若有“十万盘古族”,天道鸿钧都得掂量三分!

  “计策是好的,但是来不及实施,巫族就遭遇了大劫。而且,虽然很不愿意承认,但当初的我们,真的有些看不起人族,总是想要以巫族为主打造‘盘古族’,可实际上,无论巫族还是人族,都不应做主。”共工叹了口气说:“真正的主宰,应该是盘古族自己,刑天他不该选择蚩尤,一开始直接选择轩辕,盘古族也许已经出现了!”

  常言道,制定计策容易,贯彻执行才是难点。

  巫族的计划真不错,但可惜,却实行不起来。

  蚩尤化作“巫族”之后,整个人族都当他是异类,神农可能把自己前世的鸿蒙紫气投资在他身上吗?

  如果巫族选择轩辕,那神农,就会选择蚩尤了。

  这是个死局。

  神农本就是先天生灵所化,并非纯粹人族,必须找个纯粹的人族做主导,才能开启“圣皇大道”,否则很难完全掌握人族气运。

  “我算是明白了,为何后土娘娘,没有跟我提过‘盘古族’计策,因为行不通。”陈修摇头道。

  此话一出,共工立刻皱起了眉头,道:“何意?”

  “都错了,从一开始就错了,盘古族是不可能出现的,就算出现,也是分割了人族,早晚会成为祸害。”陈修说:“不知道你们想过一个问题没有,‘大道之灵’到底是盘古,还是人?”

  “什么意思?”共工疑惑。

  “如果人族真的是大道之灵借助女娲娘娘之手所化的生灵,那么盘古神应当也算是‘人族’的一份子,而非人族是盘古神的一部分,你们舍本逐末开辟‘盘古族’,不过是再建一个巫族而已,未必就是正途。”陈修道:“从现实的角度说,你先让一部分人飞起来,那么他们就是自称一体,不仅不带着后面的人飞,搞不好还会给他们‘禁空’——这是人性,也是天性,重开一族,哪怕脱胎于人族,只要无法彻底取代,那结果就是灰飞烟灭。”

  盘古族能取代人族吗?
  难。

  巫族之躯,元神,真灵,那些就是“大道之灵”的本质了吗?

  可能洪荒修行者,乃至圣人,甚至天道鸿钧,都认为是。

  但陈修认为不是。

  结合主世界投影信息看,三界的未来,并非神佛昌盛,而是天地末法,万道不存,一切仙魔神佛妖鬼全都销声匿迹,连轮回,都要转化成纯粹的“生死”。

  但人族因此而沉寂了吗?
  没有。

  他们玩起了科技,用科学,开始掌握天地自然。

  或许地球那边还很稚嫩,但地球才多少年?若是像洪荒世界一样发展十亿、百亿年,人类的科技会比仙法神通差吗?人类的个体,又没有机会从另一条路上,走到如今仙佛的地步吗?

  真不好说。

  这种遥远的事情,陈修暂不考虑,但有一点毋庸置疑,那就是人族生存靠的是智慧,以及薪火相传的信仰。

  不是对神佛的迷信,而是对自己的信仰,或者说自强。

  只有自强才能不息。

  从这方面上看,所谓的“盘古族”,跟人族有什么不同?
  那不过是一群莽夫而已,不是人族的上位种族!

  “所以,后土丫头已经放弃了吗?”共工叹息道。

  “倒没有。”陈修摇头,说:“后土娘娘应该是想通了,她不再执着于巫族,而打算把‘巫’转化成‘武’,让其成为人族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我赞同她的计划,正在帮忙把蚩尤、刑天、水神、火神、后羿他们,给融入到人族的族谱里——实际上也不算是强行融入,他们的后代本就已经跟人族融合,现在人间界的人族跟巫族,大都已经同时拥有两者血脉。”

  “融入人族?”共工一愣。

  许久之后,他叹了一口气,又道:“这样虽好,但某种意义上讲,巫族还是灭族了!”

  其实,融合是必然的。

  争议的,还是人和巫,谁为主。

  但是在“同化”这一方面,人族连蛇跟毛毛虫都不放过,更何况是区区巫族?

  结果已经注定了。

  “唉,不管了,人族也好,巫族也罢,只要能永世长存,那就是胜利。”共工最终说:“一开始哪有什么巫族的说法?不过是十二个盘古精血所化的生灵,用自身血脉演化了一些小家伙,然后为了让小家伙们不受欺负,才建立了所谓的‘巫族’而已!”

  祖巫都快死光了,还管什么巫族?
  就像三清本身不是多么在意自己道统一样,祖巫也未必多在意巫族。

  他们在意的,是自己演化的,那一批最初巫族。

  “不说那些没用的东西了,小子,你来这里是为了什么?”共工说:“青衣、麻衣的金丹,还是他们身上的皇道气运?又或者,是这里的灵脉?刑天战斧就算了,不适合你,你用力一捏恐怕都能捏烂。”

  直到这时,他才想起来,自己一开始是没想让陈修进来的。

  只是因为陈修问到“盘古族”,不适合在外面说,他才给放了进来。

  但是也无所谓,自己人,付出点代价,送得出去。

  而且,陈修身上还有另外一种不属于三界的力量,也许,无需送,他自己就能出去。

  “那个,能都要吗?我跟后土娘娘现在正布局跟圣人斗,青衣、麻衣毕竟是当初争夺过天帝的人,身上的皇道气运很有用,金丹也有用。”陈修说:“至于刑天战斧,我用不到,巫族有人用的到。”

  灵脉就不用说了,那玩意儿,很快就没了。

  陈修炼化“盘古脊梁”需要用到,据他估计,因为这,三界末法时代,将会早到至少五百年!
  “这么说,你为了灵脉来的?”共工皱眉道:“倒不是不可以给你,但是因果很大,要不……我把它扔出去,你捡走,因果给我算了。反正我也出不去,困守不周山,担着再大的因果也无所谓了。”

  灵脉不可轻动。

  因为这是三界灵气“祖脉”,重要性比之“昆仑神山”都不差丝毫。

  一个脊梁,一个头脑,是盘古最重要的两个部位。

  “不用,我其实也不是为了灵脉来的,虽然用得到它,但不用扔出去,也不怕因果,我压根就不沾那玩意儿。”陈修摇头说。

  三界之中,如果说谁最不怕沾染因果,那就只有陈修了。

  作为“遁一”的他,特性就是不沾那些东西。

  “不是为了灵脉?那还能是什么?珍珑棋盘?”共工疑惑道:“虽然那玩意儿也号称‘烂柯棋’,含有时间法则,但对顶尖准圣是无效的,你用不到。”

  这里的“珍珑棋盘”也厉害。

  哪吒看一眼都会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当初的麻衣、青衣更是用这棋盘赌命,双双陨落,以至于都造就了一个不周山中的禁地。

  但是,对陈修这种级别的人来说,就没什么用了。

  一拳捶下去,法则都会扭曲。

  “其实,晚辈这次来,为的是当初被前辈您撞倒的那根盘古脊梁。”陈修笑笑说:“那是三界最硬之物,晚辈想要把它炼制成一把剑,用来应对强敌。”

  此话一出,饶是以共工的心境,都不由得瞪眼。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