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公主,请您怜惜奴才(23)

2021-09-21 作者: 云枝煮粥
  第66章 公主,请您怜惜奴才(23)

  今年冬天,楚国连下了七天大雪。

  从朝阳宫里望去,雪白的一片,望不到头的雪景,听风在周鼎面前摔碎了那个雪雕,少年狼狈地趴在地上,努力地想把它拼起来,可是却怎么也恢复不成原样。

  他弓着腰,一身傲骨的少年仿佛失去了脊梁,在雪地里蜷缩成一团,呆了一整夜,手上和脸上满是冻伤,眼泪都冻住了。

  贺霆也没想到云苏居然就这么没了,他呆呆怔怔地在将军府里呆了两天,第三日的时候,皇帝调查的人到底还是过来了。

  元嘉把一切都想得太简单了。

  她把人支走,以为没有目击者,却没想到听风和听雨身上是有功夫的,本来想直接将这两个人一块推到河里,却没有成功,而朝阳宫的药渣也不经查,一查就出了问题。

  当她被关进大牢的那天,她咬牙切齿,不停地大吼“放我出去!”“我可是公主!”

  可是她的父皇却直接下了死刑,皇帝一夜之间老了不少,意外来得实在太突然了,他至今还无法接受,自己最疼爱的小女儿没了。

  他大病一场,差点随了云苏去了。

  元嘉行刑那天,周鼎去了牢房。

  他手里一条浸了盐水的鞭子一鞭子下去,鞭子上还有一排倒刺,活生生撕下元嘉一层皮肉,直接把她抽死了。

  周鼎眼睛猩红,他喘着粗气,看着地上没了气的人笑出了声。

  他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笑得几乎要站不稳,靠在牢房的墙壁上,弯着腰死命地笑。

  张老丞相只觉得有些毛骨悚然,上前劝周鼎道:“殿下,我们回去吧,回去吧。”

  周鼎扯住张老丞相的衣袖,他分明在笑,可是一抬起头,笑容上却淌着眼泪,又是悲又是喜,他表情扭曲。

  “我怎么不去死?”他呐呐地说,“十三岁那年,我死了就好了。”

  他要是就死在那个老太监的院子里,公主就不会死了。

  她怎么可以没了,她怎么可以不要他了。

  可是那天星星点点的烛火下,她低着头给他摆弄梅花,她笑得又温柔又甜,她保证过最爱周鼎的啊。

  “公主……”周鼎抽泣,他手上的冻伤比上回做雪雕时还要骇人,那伤口流血化脓,周鼎手握着拢靠在胸前,他眼泪流下来,他道。

  “公主……”

  “奴才好痛……你再怜惜怜惜奴才,好不好啊……”

  他目光愣愣地发直,周鼎是真的觉得委屈啊。

  “我没有喜欢过她……”

  他好看见像少女捧起了他的手,她的吻轻轻落在他掌心,神色却娇娇的,她好生气地说:“周鼎,我再也不要怜惜你啦。”

  “我没有……”周鼎说,“我没有……我真的没有。”

  他想要乞求她原谅,想起身往她那里走,可是没站稳,膝盖和额头狠狠撞在地面上,“砰”地一声血流如注。

  张老丞相吓到了,连忙上前扶他,紧张道:“殿下!”

  就这一瞬间,少女的裙角就消失在墙角,周鼎顿时崩溃,他大喊了一声:“公主!”

  “殿下,安云公主已经去世了啊,您清醒一点啊。”张老丞相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周鼎站起身:“清醒?”

  “老师……”他说,“可是我不想清醒。”

  周鼎抓住他领口,还在说:“老师……”他顿了一下:“”我真的没有喜欢她……我真的没有……”

  被鞭子撕下一层皮的元嘉就倒在旁边,张老丞相当然看出来殿下不喜欢那位元嘉公主了。

  他这两天也基本上明白到底怎么回事了,殿下对那位公主,还真是有些过于发痴发狂。

  可是斯人已逝,那位公主他只在棺材里见了一面,惊人的美貌花容月貌就叫人难以忘却。

  更别提殿下正是年少爱慕,两人朝夕相处,佳人温柔小意在旁,殿下欢喜她欢喜到已经迫不及待想要成婚,这样的人该怎么忘啊?只是明日就要启程回到吴国,殿下若是这样,怎么对付那危机四伏的朝堂?

  张老丞相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他心里也有些发愁。

  原来的暴君虽然已经暴毙,可是吴国却依旧是很动荡的。

  不仅有少数暴君的旧党,还有不少人也是心怀不轨,心里都另有明君。如果殿下稍有不慎,有人趁机作乱,那就所有的一切都可能会功亏一篑。

  周鼎心里当然是知道自己该做什么的,他其实是很清醒的。

  只是他真的好难过,他想——就这一天了,他还难过一天。

  他在房里坐到天亮,外面的雪哗哗地下,将近早晨的时候,他才趴在桌上,终于入了睡。

  在梦境里,是一片白茫茫的雪景,这里似乎是夜晚,宫墙巍峨曲折,夜晚的梆子声和那晚他和小姑娘分别后那梆子声很是相像。

  可是这里不是楚国王宫,周鼎还有一些模模糊糊的记忆,这里……似乎是吴王宫。

  他茫然地往前走,突然听见前边敲锣打鼓的声音,周鼎推开一扇门,突然,他进入了一间婚房。

  他突然看见他的小宝贝穿着婚服,她坐在一张床上,笑得眉眼弯弯,对他说:“周鼎,你是不是要娶我当吴国的王后的呀?”

  周鼎呆愣在原地。

  “公主……”

  “那你回来吗?你怜惜我,好不好啊……”

  “我不喜欢元嘉,真的……”

  爱是给你的,雪雕是给你的,蜜饯也是给你的。

  你要是不喜欢,周鼎都可以重新来过。

  周鼎重新给你做雪雕,周鼎娶你,我们重新在一起,周鼎给你买新的蜜饯,不给元嘉的那种,你想要什么样都可以的,好不好?

  “公主,我们重新开始啊……好不好……”

  可是少女“啊”了一声。

  “但是你要来娶我呀,周鼎。都好久啦,你还没有来娶我呢。”

  她又在撒娇,周鼎心都软成水一样。

  他喜欢她撒娇,喜欢哄着她,宠着她。她身子不好,总是温温软软又娇气的模样,这样的姑娘本就是用来宠爱的啊。

  周鼎这两日真的好想她,他想伸手去抱她,可是手刚还没碰到人,那个姑娘就又消失了。

  周鼎抱住一团冰冷的空气,他冻得咬牙,那瞬间,他就又清醒了。

  他呆呆地坐在椅子上,眼泪又流下来。

  周鼎只觉得自己好像要把这辈子的眼泪都要流光了,这两日他哭得眼前发晕,有时候疼得眼睛睁不开,他就抱着那荷包。

  有鸳鸯交颈,有花开并蒂,有她答应过的——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这是周鼎做梦都想成真的美梦。

  不久,张老丞相进来了,低声告诉他:“殿下,该启程了。”

  周鼎站起身,点了点头。

  他想——他答应了要跟她在一起,他要让她风风光光当上吴国的王后,他想要告诉天下人——周鼎爱的是安云,不是元嘉啊。

  回到吴国后,他几乎是用不可思议的速度振作起来,把张老丞相都吓了一跳。

  登基那天,他一整日表情淡漠,少年帝王的威仪叫人不敢忽视,可是只有周鼎知道,他在夜晚仍旧哭得仿佛丧家之犬。

  是啊,丧家之犬,没有了公主,周鼎哪里还有家呢?

  张老丞相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一夜之间突然清醒了。

  可是不管怎么说,这都是好事,吴国近日有人已经开始蠢蠢欲动,殿下此番回国,也绝对不是一帆风顺的。

  此时的养心殿里,少年握着笔,早朝刚下,朝阳落到他身上,空荡荡的大殿里,张老丞相居然在这个少年身上看到了沧桑。

   下一章,女鹅复活,吧唧

    明天十点上架爆更,这个位面一次性爆完,有意向的小宝贝来捧个场呀,书友圈置顶还有活动,大家记得去看哦,有苏苏和敖宿的钥匙扣和立卡哦,宝贝们有想要的嘛?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