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墙头草的众人

2021-09-26 作者: 玄琋
  第7章 墙头草的众人
  随着开门声音的响起和众人的噼叭落地,蝶舞明显感到自己能动了,努力的扭过头看着玄天和柳宁二人。

  似乎找抓到了救命的稻草,紧绷的神经变得柔软下来。

  明明并不熟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心中莫名的相信他们就是拯救自己和众人的救世主。

  甚至对昨天才见过一面的帅哥产生了想去依赖的感觉,酸胀的眼睛在这一刻也终于流下泪来。

  玄天进到六号放映厅的第一件事就是寻找蝶舞的影子,他看见被固定在荧幕上正流着泪没有生命危险的蝶舞重重的松了口气。

  暗自怪自己现在的能力低微到连柳宁都不如的地步。

  本想设置一个简单的结界,不让外界的人员察觉到这里说发生的一切。

  奈何能力发挥不出来,最后只能依靠柳宁布置。

  而柳宁为了布置这个结界以及寻找几个疑似看见血肉傀儡者,安置这些人而耽误了最佳的追击时间。

  使得六号放映厅变成如今的惨状。

  玄天定定的看着被钉在荧幕上的蝶舞,很是自责。

  若不是他们耽搁这些时间,蝶舞也不会受这些苦,眼睁睁看着这一场虐杀的进行,却无能为力。

  柳宁到没有什么感觉,在他看来,这些人都是有前世今生拥有因果之人。

  即便是在这次事故中死去,那也是命中注定的劫难。

  而他柳宁若是一个不小心救了他们也算功德一件,帮助他们逃过此劫,可以说是逆天改命的一种了。

  若没救成、只能说前世或今生作恶太多,如今这因果循环,报应不爽。

  柳宁看了看众人,懒得理会这些哭哭啼啼的人们,一个健步跳到了中排座位的椅背上。

  一手掐诀,一手从背后掏出一个黑色的铃铛。

  铃铛在柳宁的咒语加持下,变得通体微光闪耀,剧烈的摇晃起来,却没有半点声响。

  柳宁微微眯起眼睛,嘴里念念有词:“叮噹叮噹,还之声响,助尔威鼎,还之奈良。去!”

  随着咒语声音逐渐变大的铃铛发出微弱的叮当声,声音越来越大,铃铛也变得越来越大,最后变成一口‘大钟’猛的向血肉傀儡砸去。

  强大的钟声让众人的耳朵嗡嗡作响,大家只好拼命的捂着自己的耳朵尽量保护好自己的耳膜。

  而玄天很是贴心早在柳宁念咒之前就来到蝶舞的面前,不仅解救被钉在屏幕上的蝶舞,还很贴心的捂住了蝶舞的耳朵。

  现在,正心痛的摸着蝶舞脸上的伤口,用蕴含灵力的手指悄悄为蝶舞去痛‘敢伤她的脸?’心里已经决定就算现在自己灵力发挥不出,也要废了那个鬼傀。

  再看傀儡硬是顶着铃声所蕴含的驱魔之力,疯狂的挖着地面,就这样‘大钟’顺利的将没有改变位置的它困在其中。

  柳宁有些得意,以为是自己的驱魔铃音控制住了这个家伙,完全没有多余想法的他得意的转过身。

  大声吼道:“都别嚎了,有本大爷在你们嚎个p,都给本大爷安静。”

  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吼,让六号厅内的众人都是一愣,顿时鸦雀无声,所有人将手拿离自己的耳朵抬起了头,望向柳宁。

  柳宁见所有人都看向了自己,得意一笑,不慌不忙的做了一个健美运动员后展双背阔肌的动作。

  将T恤背后那个如同毛笔写出潦草的‘哥’字率先展现给众人。

  然后又转过来在做一个前展双肱二头肌的动作,将前胸同样潦草的‘帅’字也展现了一下。

  紧接着又做了一个侧展胸部的动作,然后不徐不缓的走到距离玄天和蝶舞一米左右到位置站定。

  这一顿骚操作,令众人哭笑不得。

  只见柳宁的T恤前后合起来就是潦草且大大的‘帅哥’二字。

  而右小臂上似乎还纹着一个很奇怪的红色符咒。

  一些人看了柳宁这一顿神奇的操作之后开始笃定这一切都是主办方的恶作剧。

  毕竟这么二的英雄现实中是不可能存在的。

  甚至认为地上的血肉和尸体都是道具,那些打不开门和死去的人都是道具和演员,这一切都是在演戏。

  经过柳宁的一番迷惑型操作,时间也不知不觉过去了不少,一部分缓过神来的人开始唧唧歪歪,最后大声叫骂。

  “你们也太过份了吧,说吧摄像机在哪?想看我们在极度恐惧时的真实反映是吗?我告诉你,想用我们这些生人的素材,你就要把钱给到位,表演费加精神损失费还有医药费,一个人十万块,一个子儿都不能少。”

  一个看起来三十出头,一脸痤疮,穿着大裤衩大背心的年轻男人用地道的龙城口音叫嚷着。

  经过这个那人的叫喊,很多人的眼睛也变得清明起来,觉得男人说的对,纷纷加入了讨伐大军。

  “对,每人十万,一个子都不能少。”

  “没错。”

  “不能少。”

  “十万?太便宜他们了,二十万,不然我们就去告你们。”听着众人不满的吼声,一个满脸血污,头发完全散开,衣服也被扯得像破布一样,看不清脸但身材很好的女人喊道。

  然后走向离他最近的尸体旁,用脚踹距离他最近的尸体,语气不善:“起来吧,都穿帮了,还想趴多久。”

  一个看起来40多岁的中年女人站了出来吼道:“没错,你们今天必须要给我们一个说法。”

  一些能动的‘壮’青年也纷纷站起身,将玄天,柳宁,蝶舞三人围了起来。

  有一种你不给个说法,我们势必要撕碎你们的架势。

  “磊(你)梦(们)西(是)猪(主)棒(办)凡(方)啊?”腿软的蝶舞,吐字不清的小声问着柳宁。

  玄天被这句不清楚的问话差点逗的笑出来,她这是舌头肿了吗?

  “猪你个大头鬼。”柳宁哭笑不得。

  “哝,我们家老大,玄天科长,是专门来救你的,这东西你也亲身经历了,可不是闹着玩的,你觉得什么样的道具组能做出这种东西啊?”柳宁用下巴指了下他的铃铛低头对蝶舞说道。

  ‘专门来救我?他怎么知道我在这?’蝶舞听了柳宁的话有戏摸不着头脑,转头疑惑的看向玄天。

  玄天只是看着蝶舞微微一笑,这如同春日暖阳般的笑颜让蝶舞一阵恍惚,甚至在这种环境下有些心跳加速。

  原来昨日玄天送蝶舞回家的时候,就已经神不知鬼不觉的将一个小小的侍神蛊虫种进了蝶舞的身体。

  这蛊虫可以感知被下蛊人周围的灵力波动,以及具体方位。

  十五分钟之前玄天还在处理昨天目击者的事情,突然母虫开始哀嚎。

  玄天知道蝶舞有了危险,这才不惜动腑脏之内用于镇压的灵气,打开了空间转换之门,带着柳宁和王猛赶了过来。

  柳宁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家老大那万年冰山的脸,居然展露出····呃···这么··恶心的笑容······

  柳宁狠狠的打了个寒颤,随即抬起头大喊道:“你们是没死够,还是精神有问题,现在还想着钱?想死,爷不拦着你们,要是不想死就找个角落给爷蹲好,乖乖保命,爷爷我是TM的来救人的,不是听你们在这放P的。”

  说完向前推出夹杂灵气的一掌、将离他们最近的几个人震飞出去。

  众人不知道柳宁到底是用了什么把戏,在没有接触到身体的情况下可以打飞这么多人。

  各个面露惊恐,保持警惕纷纷后退,但是嘴上还是絮絮叨叨,不干不净的说着钱之类的。

  退到角落的众人一副我们是读过书的休想骗我们的架势。

  完全不想去相信这是真的,认为是什么魔术,甚至开始疏远那些被震飞的人,认为是同伙。

  虽然不信但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全部在墙角小声嘟囔,说什么也要赔偿的架势。

  殊不知六号厅最后排那个困住鬼傀的‘大钟’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龟裂开来。

  不明所以带头挑事的男人,咬着牙又站了出来,似乎还要再说些什么。

  就在他准备开口的同一时间巨大的金铃内部一声野兽般的嘶吼。

  金铃瞬间爆裂,无数碎片犹如散弹枪的子弹带着巨大的冲击力四散而去。

  与此同时正要发声的男人眉心正中一个碎片,将其整个人一分为二。

  众人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得呆若木鸡。

  一秒后,众人大脑重新启动,忘记了想要赔偿时自己的嘴脸,哀嚎着四处逃窜大喊着“救救我”。

  甚至还有一些人直接向玄天他们跑去,嚷嚷着“我相信你,求求你救救我······”。

  柳宁没有时间搭理这些犹如墙头草一样没有感恩之心的众人。

  他在铃铛碎裂之前就架起防护罩保护者三人的身躯。

  可这邬金铃乃是中品灵宝,即便是碎片也有不小的威力,不一会儿柳宁的防护罩就满是裂纹了,而跑向他们的众人也都是当场毙命,碎片分尸。

  柳宁微微皱眉,他本以为这鬼傀只是小小的九品妖孽,就起了玩心,并没有觉得他有什么威胁。

  可没想到短短几分钟竟然进化成下三品妖孽之中的骷髅魁兵。

  柳宁正想着对策之时,一道红光闪过,毫无预兆的柳宁腹部传来撕裂般的痛楚,随即整个人飞了出去。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