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剑意乃为任侠气(这周五上架哟!)

2021-09-21 作者: 废纸桥
  第108章 剑意乃为任侠气(这周五上架哟!)
  曹柘没有立刻传授神雕《金翅大鹏功》,因为他还没有创造出来。

  现在只是有了一个草创的蓝图,需要神雕主动配合,将身体贡献给他研究,才能逐步完善。

  毕竟人是人,雕是雕,神雕是神雕。

  将琐碎杂务,再一次甩出去的曹柘,又进入了轻·闭关状态。

  除了帮神雕调养身体,摸索它的身体结构与探索可能性之外,曹柘最多的还是向独孤求败讨教剑法。

  在独孤求败的帮助下,曹柘又分别创造出了多种一流、二流的剑法,用来充实武当底蕴。至于绝学级的剑法,在悟通剑意这条道之前,其实都是殊途同归。

  就是剑气,更粗、更强、更大、更持久的剑气,只要剑气足够充沛,那这剑法,就是无敌。

  譬如六脉神剑,曾经号称天下第一的剑法,它究竟是剑法吗?
  曹柘都不好意思拆穿它!

  段誉要是多长几根手指,出家后都可以转头去拜加特林菩萨了!
  还有曹柘的三尺剑气,独孤求败的草木皆可为剑,都是如出一辙。

  就是仗着无与伦比的内功,进行暴力的火力输出。

  所以,当今天下,当今武林,有绝学,却并没有真正绝世的剑法。

  这个短板,或许还要曹柘来补足。

  这一日,当曹柘将《碧水剑法》创造出最后一招,收录入铜殿之后,便对漂浮在一旁的独孤求败随意问道:“前辈既然能以一缕残魂,留存在木剑之内,可见是晚年悟出了剑意,不知这剑意究竟有何妙处?又是怎么形成的?”

  曹柘自身的意志力或者说精神力十分的强壮,精神展开甚至可以笼罩住整片武当山主峰。

  但是这是属于学习道家法门,通过观想、放空思维、心近自然等等方式,获得的整体提高,而不像独孤求败这样,分明没有专门打磨过精神,却在某种状态下,凌空一跃···使得灵魂在失去了肉身的依凭下,依旧可以长存。

  说实在话,就连曹柘,其实也不敢保证,假设当他的肉身陨灭后,灵魂还能如独孤求败这样,继续留存在某件物品之中,保持数十年之久。

  曹柘现在拓宽的是精神的厚度与广度,却似乎还及不上独孤求败的凝聚度。

  独孤求败似乎早就料到曹柘会问这个问题,甚至还诧异,曹柘怎么会等了这么久才问。

  所以被问到时,也早就有了腹稿。

  “剑意,其实我听这个词,还是从你口中得知,不过也算不错,便这么称呼吧!”

  “依老夫之见,所谓剑意,大可不必看的太高,或者太玄奇。它更像是执念,只是执着的人,特意执着于剑而已。”独孤求败说道。

  曹柘玩笑道:“那这执着,是诚于己,诚于剑,还是极于情,极于剑?”

  独孤求败闻言稍稍有些发愣,接着点头说道:“你说的,其实和我要表达的,是同一个道理。情感、真诚或者杀戮、仇恨,它们都需要一个载体,可以是某件物品,也可以是某个人,当然也就可以是剑!”

  “剑客练剑,长年累月,形成了本能习惯,剑已经成为了他生命、身体的一部分,这就是人们常说的人剑合一。”

  “这不是一种固有的力量阶段或者实力水准,仅仅只是一种态度和习惯,有了这种习惯,可能会更容易将剑法练的更高些,但也有可能实力依旧一般。”

  “我就杀过几个剑客,他们将剑看的比一切都要崇高,胜过自己的生命和所有,但是他们的剑法···属实稀松,不过寻常。”

  曹柘听了这话,总结归纳一下,独孤求败就是在说,有些人虽然爱剑,且极端推崇剑道,却是属于又菜又爱玩。

  天赋不够,别拿热爱来说事。

  热爱解决不了实力问题。

  就像那些把联盟看的比爹妈还亲,各个英雄技能、背景如数家珍的骨灰玩家,也未必都能上王者,很有可能还在白银···。

  热爱和擅长,本来就两回事。

  熟练和能从熟练中,获得某些提升,且灵机一动的展开属于自身的奇迹,是决然不同的。

  曹柘没有打断独孤求败的话。

  果然独孤求败的话语迎来了转折。

  “但是热爱和痴迷,也并非毫无意义。或许天赋存在差距,但是将两个绝顶的剑客区分高下的,就是他们对手中之剑的热爱与真诚的区别。”独孤求败似乎回忆着什么,语重深长的说道。

  曹柘想到的却是西门吹雪和叶孤城,他们是同时代的剑道双壁,却最终西门吹雪胜于诚,或许就是独孤求败口中,真正热爱所形成的细微差别。

  “其实老夫曾经也并不真钟情于剑,对老夫而言,剑曾经与刀,与棍棒,与其它兵刃没有区别。它们只是我拿在手中的兵刃,用来复仇,用来证明自己的一种手段。”

  “选择了剑,只是因为老夫正好获得了一本剑法秘籍,如此而已!如果老夫得到的是刀法,或是掌法,江湖上传名的,必然是刀魔,或是拳魔。”独孤求败深谙凡尔赛大法,同为装道中人。

  “正因为如此,所以老夫直到了晚年,才开始真正的明悟过来,并且时常回望一生,所有荣耀与经历,都系于剑上。”

  “剑于老夫而言,已然也不再只是工具或者杀戮方式,而是朝夕相伴的朋友,日夜相对的伴侣。”独孤求败逐渐入神的说着。

  曹柘也继续安静的聆听。

  独孤求败曾被称之为‘剑魔’。

  如果单单只是依照他的留字,以及其中他对剑道的感悟,似乎会觉得‘剑神’‘剑圣’这样的称谓,更适合他才对。

  为什么是剑魔?

  因为他在他的时代,他仗着手中的利剑,杀的血色滔天,将江湖杀的一片凋零。

  也正是因为有独孤求败的存在,所以那个年代,整个江湖岁月,群雄黯淡。

  剑魔独孤求败之前,往上推有梁山好汉,有天龙群雄。

  而剑魔之后,天下五绝成名都是在青壮之年,也就王重阳的年纪稍微大了些,却也是半路出家,以前其实也没怎么在江湖上混过。

  当时能和五绝争锋的前辈高人,可谓是几乎没有,这不符合常理,但如果在此之前横着一位独孤求败,那就再合理不过了。

  “剑意乃是任侠气!”

  “一股不平之气,留于胸中,纵使化身白骨,也仍旧愤愤不平!”

  “这就是老夫,对于所谓剑意的感悟。”

  “以之为骄傲、热爱、虔诚的信仰,都只是一种加固。”独孤求败最终给出了他的结论,而曹柘也隐约有了较为清晰、完整的认知。

   祝大家中秋节快乐!还有天气转凉,记得保暖···废纸就贪凉感冒了!悲剧!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