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攻城略地

2021-09-05 作者: 我是李木米
  第88章 攻城略地
  “不是铁爪。”

  苏宁否定了梁君的猜测,言伤口较铁爪的抓伤略宽,更像是被光滑尖锐的竹子割伤。大概杀人的那只妖,很注重保养打磨指甲。

  凶手是只爱美的妖?

  易定胜被苏宁的结论逗笑了,苏宁仰头,笑容灿烂,询问常笑云可赞同她的观点儿?
  常笑云在苏宁清澈的眸子中看到了自己,不由自主的点头:“嗯,应该不是铁爪。”

  这时,被害者的母亲终于挺不住,晕了过去,家人急忙去请大夫,一片兵荒马乱中,苏宁一把挽住常笑云的手臂:“常天师,我请你吃午饭。”

  瞧见这一幕的苏幕忙唤道:“宁儿,”

  “爹,我去同常天师探讨一下案件,你记得给我报销饭钱。”

  笑吟吟的苏宁扯着常笑云往外走,只是才迈出门槛,迎面香气扑鼻,被一群五光十色,花枝招展的女子拦住。

  春香楼的花魁凤仙首当其冲,眼神勾人的笑看常笑云:“奴家料想,乐于助人的常天师一定在此,就来看个热闹。”

  说着,她眸光扫过挽着常笑云的手臂,微微有些惊愕的上移,就对上苏宁笑容灿烂的面容。

  “你……你不是死了吗?怎么还活着?”

  前些时日,天师府大门悬挂白灯笼,很多人前往吊唁,花魁凤仙也在其中。

  她曾亲眼看到芙蓉的尸体,怎么才过了短短月余,人就又活蹦乱跳的站在她面前?
  常年与各种人打交道锻炼出来的反应力,令花魁凤仙马上又脱口感叹:“不愧是妖。这么快就修复了人身,真不枉费常天师对你的用心栽培。”

  花魁凤仙眼底藏不住的失落与失望一块儿涌出,她看向常笑云:“常天师月前举办的丧事哀悼,还真是多此一举。时下,你应该甚是开心吧?”

  口无遮拦的花魁凤仙唱了一场独角戏,苏宁从中知晓了很多事情。

  原来,那个长得与她十分相似的女子是常笑云的徒弟,已经死了。

  难怪他那日在荷塘泛舟时,表情黯然神伤。

  师父与徒弟之间这不容世俗的爱恋,应该会掀起很大波澜。

  更何况,那女子还是一只妖!

  两个人,应该经历了不少苦难,令人唏嘘!

  如今,还要被个妓子调侃,真是叔叔婶婶皆不可忍!

  苏宁含笑扫了花魁凤仙一眼:“这是谁家把酸菜缸摆错了地方!”

  讥笑凤仙一身酸臭味儿的苏宁还故意仰起头称赞常笑云:“常天师魅力非凡,仰慕者还真是五花八门,什么物什皆有。”

  花魁凤仙一怔,惊愕又狐疑的打量苏宁:“你不是芙蓉?”

  “你随便给我改名字,我爹他老人家可能会不太高兴。”

  “宁儿,不要胡闹,你娘……”

  苏幕城主话未说完就被苏宁打断:“爹,我给娘亲带个女婿回去,她会很高兴。”

  苏宁歪头,朝常笑云俏皮的一眨眼,扯着愣神的常笑云奔出大门,姜沫三人急忙跟上。

  玉芳斋,苏宁待店小二倒完茶后,双手托腮,笑望常笑云:“我才回东平郡没多久,不知常天师对附近山林中的妖类,可有了解?”

  常笑云的双眸定格在茶盏上:“吾想了一下被害人颈部上的伤,像是花精树妖制造出来的伤口。”

  猛然想起什么的苏宁脱口道:“常天师的两个女徒弟皆是花妖,想必你应该对此十分了解。”

  桌上,姜沫、梁君和易定胜皆表情同时一僵。苏宁马上暗骂自己一句猪头,刚刚花魁凤仙明明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常笑云女弟子其一的芙蓉已经过世了,她却在这里揭伤疤,真是脑子被浪淘沙冲走了。

  表情没有任何变化的常笑云端起手中茶盏:“你不必怀疑她们。她们一个已经离开人世,一个.另外一个前不久也去世了。”

  前两日,道士文士庐给常笑云递了消息,告知其水华与恶妖为伍,害人害命,他已经为民除害。

  当时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常笑云想了很久,芙蓉的死,水华的死,似乎都怪他。

  他没能保护好芙蓉,没能教育好水华。

  常笑云落寞的表情,像是有人在苏宁心头砸碎了一个砚台,砚台的碎片划伤她的心脏,墨汁还浸染了伤口。

  胸口发闷的苏宁微微有些惊愕,她是觉得常笑云作为自己的双修伴侣条件十分不错。但这突然的怦然心动是怎么回事儿?
  她可都过了少女思春的年纪了,真是心动来的猝不及防,莫名其妙!

  “对不起。我并没有怀疑她们的意思,只是想你对花妖树精更了解一些。”

  说完这些话的苏宁,觉得自己完全就是多说多错,不再言语。

  “这不怪你。”

  姜沫安抚苏宁,苏宁感激的朝其露出一个灿烂明媚笑容,姜沫正在倒茶的手一下子停住,茶水洒在了桌子上。

  如果可以,姜沫愿意相信这就是芙蓉活过来了。

  放下茶壶的姜沫,唤来店小二,擦干净桌上茶水。

  始终望着苏宁的梁君,看到苏宁凝视常笑云的眼神儿,微微蹙眉,表情逐渐凝重。

  是夜,常笑云独坐凉亭美人靠上,仰望星空。

  梁君提着一壶酒行进花园,坐在常笑云身侧,斟满一杯,双手呈上。

  常笑云接过酒,握在手中,明月映在微微荡漾的酒杯内。

  “师父,你相信芙蓉师妹还会从新修出肉身吗?”

  芙蓉的魂魄是否已经回到本体并蒂莲花之上这一点儿,常笑云自己也说不准。

  最开始,他觉得芙蓉魂魄无处可依,必然会回到并蒂莲花之上。

  可是,他在给并蒂莲花输入真气的时候,并未感受到芙蓉魂魄的存在。

  他只是想要坚持相信,芙蓉的魂魄并未魂飞魄散。

  “若是一直坚信,就会梦想成真吧!”

  梁君闻言,有些怔愣。

  未曾想到,师父会说出这样的话。

  清晨的鸡鸣将阳光送进千家万户,苏宁站在天师府院中,笑嘻嘻的荡着秋千。

  “这姑娘,是不是自来熟的有些过头了?”

  睡眼惺忪的姜沫,悄声对梁君抱怨,苏宁一大早就来敲门,害得他都没睡好。

  一直眉头紧锁的梁君望着苏宁:“师父不在吗?”

  “刚起。”

  姜沫说着,打了一个哈欠儿,言他要回去补觉,却被迎面而来的易定胜堵住了路。

  易定胜面色不太好看的瞪着苏宁:“她又来做什么?”

  姜沫觉得易定胜的态度好笑:“人家苏小姐怎么招惹你了?”

  “你们不要忘了,她并不是芙蓉师姐。”

  姜沫脸色一僵,梁君沉默不语,易定胜又补了一句:“你们可别把她当成替代品。那才是对她的不尊重。”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