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章 你认识命运么?

2021-09-17 作者: 菲童小可
  第247章 你认识命运么?

  “忽”的一声,郑坤猛的坐起身,周身冷汗,头疼欲裂。

  整个仿佛被撕裂了无数碎片一般,如果不是他保持着枯寂的心境,此时的哀号肯定已经惊动天际了。

  “回来了啊!”

  他大口大口的喘息着,旋即便开始入定,修炼起烈火真罡来。

  随着精神力量增加,他那已经化为白金焰光飞虫的神念也在不断的增加着,直到数量超过了一千,他方才停下了修炼,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看来1000的数量是保底的基数,一旦我的神念飞虫的数量低于1000,灵魂就算是受到了重创,变的不再稳固,甚至有消散的可能性,也亏得我能够在那诡异的地方撑那么久。”

  想到诡梦世界,他的面色阴沉了下来。

  那个世界,就是木门之后的世界,一个充满着诡异,并且利用诡异,最后自己把自己玩崩掉的世界。

  当然,在他的梦中,那个世界还没有崩掉,甚至有一点繁花着锦,烈火烹油的味道,文明不比他现在这个世界低多少,事实上那个世界的科技水平大概处于他前世世纪初的样子。

  该有的都有,甚至连文化也都极其的相似。

  不过,又与他前世有着显著的不同,那是一个科技与武道并存的世界,武道在那个世界就像是武术一般,成为了一种体育项目,可是地位却又不同。

  那不是一般的体育项目,那是那个世界体育的基石。

  那个世界的武道是真功夫,修炼武道自然能够强身健体,因此衍生出来的各种体育项目虽然与这个世界大同小异,可是所谓世界纪录却要远超现世和他的前世。

  百米纪录是不存在的,在武道的强化之处,千米是短跑,万米是中跑,百公里才勉强算得上是长跑。

  当然,因为世界的特殊性,武道对于身体的强化也有极限,所以在那个世界,千米纪录是8秒4,能够跳进十秒以内的,都是世界级高手。

  也正是因为武道的普及,那个世界已经变成了运动盛世,最有名的赛事就是世界武道大赛。

  当然,这都和那个世界崩不崩没有关系。

  真正能够导致那个世界崩掉的东西应该和郑坤预测的一样,怪谈。

  或者说,是怪谈的诡异力量。

  但有一点郑坤推测错了,那个世界对怪谈并不是敬而远之,相反,他们着力于开发怪谈的力量,形成了一套独特的武道与怪谈力量相融合的体系。

  正是因为他们从怪谈的力量之中尝到了甜头,他们很早以前就打着和郑坤一样的主意,创造怪谈,驾驭怪谈,所以那个世界的怪谈十分的发达,小说故事电影层出不穷。

  当然,与郑坤不同,郑坤现在还是处于尝试和试探阶段,那个世界却已经丧心病狂,他们对于怪谈的利用是全方位立体化的,为了让怪谈具现,他们大力的推广着怪异的文化事来。

  以前郑坤觉得如果怪谈能够具现,起点一定是诸天万界的恐怖之源,到了那个世界,他才知道什么叫小巫见大巫,那个世界之中,类似于起点这样的网站多不胜数,出版业发达,文化界繁荣。

  但是,却又都跑偏了。

  他们的文化作品以恐怖诡异血腥为正统。

  真正能够写出这种东西的才是大家。

  至于其他的什么言情骚情纯爱的,全部靠边站。

  没人看的。

  用一句大白话来讲,那就是男频的天堂,女频的地狱。

  但是,真正能够演化出怪谈的却并不多。

  因为怪谈的演化条件十分的复杂,并不是看的人多,喜欢的人多,就能够具现为怪谈。

  怪谈想要具现出来,最紧要的一点是相信的人多。

  否则的话,看的人再多,也木有鸟用。

  就像你看起点的小说一样,不管什么样的小说,都是图一个乐子,娱乐美化一下心灵,放松一下心情,你真的会相信上头所写的那些东西么?
  不会的。

  即使那个世界的文化世界繁荣昌盛、群魔乱舞,但是真正能够演化出怪谈的极少。

  所以大部分的怪谈,都是故老传下来的一些古老的传说,与隐秘的历史。

  也正因为如此,那个世界表面上看起来还十分的正常。

  怪谈指南司,也不是郑坤之前想象中的类似于龙组这样的神秘机构。

  它是一本杂志。

  像这样的杂志,在那个世界还有许多,甚至可以说是数不胜数。

  王墙是看大门的保安。

  会几手粗浅的拳脚。

  这也是题中应有之义,即使是在武道盛世,有机会修炼到高深武道的人也不会太多,就像是在现世,即使各种知识都放开了,可是真正能够学习到高深的知识,并学会高深的知识的同样也只是一小撮人。

  大部分人在最开始的时候就被淘汰了。

  王墙就是普罗大众、芸芸众生中的一员。

  不过他也有不凡之处,因为他有一个叔叔叫做王将臣。

  王将臣是怪谈指南司的高级调查主任。

  像怪谈指南司这样的杂志,主要以讨论介绍分析调查怪谈为主的,所以设置了调查部,专事怪谈调查。

  从调查员到调查主任到高级调查主任再到调查部主管。

  在郑坤看来,这些调查员其实就是这个杂志社的记者,只是称呼不同。

  当然,调查员和记者还有一个本质的区别就是调查员都是武者,手上都有功夫,而且很多人的功夫都不耐。

  王将臣就是一个高手。

  所以才能够爬到高级调查主任的位置上,才能把他的侄子弄到怪谈指南司来当保安。

  “推测和真实,相差是真的大啊!”

  想到自己曾经对那个木门之后世界的推测,如今再以入梦的形式进入那个世界,他才发现了推测与现实的差距实在是有点大。

  “不过,那个世界的污染可真够严重的,连修炼精神力都是一件极高风险的事情。”

  这也是郑坤为什么在醒来之后才开始修复自己的精神力,而不是在那个世界修补的原因。

  在物质层面,那个世界和现世相差不大,但是在精神层面,就显得恐怖了。

  空气之中弥漫着对于精神的污染力量,一旦开始精神方面的修行,就会受到巨大的干扰和污染,郑坤在尝试着修炼了一次,不但没有恢复精神,还损失了三十多个飞虫神念,那几乎是他吞噬了王墙精神之后恢复的神念飞虫数量的三分之一了。

  而那种污染,让郑坤想到了轮盘上的黑斑。

  虽然比起黑斑来要微弱的多,可是本质上却是一样的。

  那些黑斑在污染着轮盘连接的维度!
  这是郑坤得出的结论,甚至他的发散思维之中还能够确定,那些黑斑恐怕就是怪谈具现的源头之一。

  将臣曾经跟他说过弥漫于世界的能量粒子与人类思维的波动形成共振,就会化为了不得的东西。

  他当时的理解之中,应该是怪谈具现化。

  但是现在看来,那也只是怪谈具现化其中的一个条件罢了。

  侵蚀“齿轮”的黑斑,也是其中的一个条件。

  或许还有其他的因素,可是以上两个应该是最主要的条件,现在看来,条件已经达成了。

  曾经在暗影之中袭击他的阴影之蛇便是明证。

  因为他现在还记得那些阴影之蛇的气息,其实和那些黑斑的气息也是相通的。

  也就是说,那些阴影之蛇,便是这个世界遭受到黑斑侵蚀的产物。

  老岳父跟他说过,并不存在什么元气衰落,末法降临,只是因为能量粒子的性质发生了变化,原有的修炼体系不再适应新的能量变化罢了,在这样的情况之下,需要做出一些改变,就能够重新修炼。

  可说的简单,做起来哪有那么容易。

  一个世界的修炼体系从初创到成熟,是一个漫长的历史过程,而粒子能量性质的变化虽然也很漫长,可是却是在潜移默化之中进行的,一开始的时候即使是强大的修行者也很难感觉到,而当他们感觉到的时候,质变已经开始了,再做什么都已经晚了。

  所以一个世界,一个维度,一个文明,往往在灾难发生之间便会出现一些预言之类的,什么末日降临啊,末法临世啊……

  本质上都是能量粒子的质变开始了。

  现在这个世界,似乎也面临着这个问题。

  而这一次的末法临世,末日降临还伴随着一个可怕的东西,黑斑侵蚀。

  黑斑侵蚀更进一步的让能量粒子发生了进一步的质变。

  或许这就是自己一直追寻的,关于末日关于怪谈的终极答案。

  这让他想到了前世界在做数学题的时候,答案已经在他的手上了,可惜,他不会解!

  这特么他只能写一个“解”啊!

  想到这里,他无奈的揉了揉还在发涨的头脑。

  不管怎么说,他的危机暂时解除了。

  告别了沈节,他再次回到了港岛,临别之时,他明显的看出了沈节眼中流露出来的惋惜之情。

  显然,在他看来,自己修炼了烈火真罡,完成了一次神变之后,修行的前路差不已绝。

  不过这样也好,也能够让组织对自己更放心,由着自己在港岛这个小地方折腾一番。

  在总督府和警队的强力弹压之下,港岛渐渐的恢复了平稳,各项重建工作有序的进行着,郑坤甚至觉得这个时候的港岛活力大增,各个地方都热火朝天的干着,很是体现了一把港岛人的精神。

  同样,商界亦因此发生着剧烈的震荡。

  有人兴起,有人衰落。

  一部分地产商倒了霉,刚盖起来的楼倒掉了,第二天就宣布破产,而有些地产商则趁机将一些之前很难搞的地搞到了手,甚至都不用借社团的手来完成拆迁工作。

  郑坤站在九龙城寨的前方,眯着眼睛,看着屹立不动,完全没有一丝损失的九龙城寨,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九龙城寨没事。

  这显然不是自然现象,是有人出手护住了九龙城寨,这样的情况在港岛还有好几处,郑坤都一一记了下来。

  九龙城寨是谁保下来的,也不用多想,自然是那位蒋天生,或者说将臣了。

  在那诡楚世界之中吞噬了王墙的神魂,得到了他的记忆,他已经彻底的确定了将臣的身份,就是那位怪谈指南司的高级调查主任王将臣。

  因为他们都长着一张一模一样的脸。

  如果是巧合呢?

  不可能,不可能有那样的巧合!
  将臣就是王将臣。

  只是因为那个世界毁灭了,最后搞出了一个盘古族,然后重新开辟世界。

  当然,仅仅只是一个新的维度,而不是整个世界。

  现在他所处的世界是由许多维度和位面拼合起来的。

  所谓的盘古族开辟世界,开辟的恐怕也仅仅只是其中的一个维度,甚至只是一个位面而已。

  而在新的维度开辟之后,王将臣又因为某种原因陷入沉睡之中,失去了记忆,只记得自己的名字,连姓都忘掉了,所以才会成为现在这个样子。

  所以个屁啊!

  那个世界的人类可没有将臣这么强大!

  虽然武道盛行,可是真的论起来,真正纯粹的武者还比不得这个世界的气功师啊,因为那个世界根本就没有气功,又怎么会出现将臣这个超规格的存在。

  而且不只是将臣,还有那一大群子盘古族人,放到那个世界上,都是足以灭世般的存在。

  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这已经不是什么不可思议了,这完全是不可能,除非……

  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这帮子驾驭了某种强大的诡异,从诡异之中获得了这种力量。

  这也不难理解。

  那个世界本就走着武道与怪谈合流的道路,只是王墙的地位太低,虽然与王将臣同出一一个家族,但是真正的想了那个世界最深层次的隐秘,还是不够格的。

  可是同样,因为出身的原因,他也隐隐约约的听到过一些关于驾驭诡异的事情,结合着前因后果,他大概猜到了事实的真相。

  在对于怪谈和诡异的研究利用之中,一帮先行者,或者说幸运儿驾驭了一尊特殊的诡异,让他们得到了难以想象的力量,但同时,也正是因为他们的这种行为,把整个世界玩崩了。

  用通俗的话来讲,就是这帮家伙献祭了整个世界得到了永恒的生命与强大的力量。

  此致!

  以上俱为他的推测,但是他觉得自己在知道了那个世界的信息之后,这个推测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可惜,将臣已经失忆了,现在正在疯狂的寻找着自己的人性,不然的话,说不定还能够从他那里旁敲侧击出一些事情的真相了。

  话说,这个家伙为什么疯狂的寻找人性?
  难道这其中还有什么说道不成?
  不管有什么说道,不管这将臣现在的状态如何,究竟能不能记得那个世界的事情,可是现在这个世界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应该心里有数吧。

  或者说,他应该知道一些。

  所以他来到了九龙城寨。

  见到郑坤到来,蒋天生似乎并没有什么意外,不过,当他看清郑坤的状态时,却露出了意外之色。

  “神变,你这么快就神变了,用的还是如此拙劣的法门,你不想再进一步了吗?”

  “我也想啊,但是没办法,我的驱魔人血脉很魔,是什么黑梦血脉,直接将我的灵魂扯到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地方,差点没死在那里,如果不神变的话,你就看不到我了。”

  “黑梦血脉?”

  将臣先是一愣,“你不是姓郑的吗?怎么会有诸家的黑梦血脉?”

  “你果然知道诸家。”

  “我当然知道,那个家族就是我灭掉了,最后留了一个,把他变成了我的后裔,想不到还有你这么一个漏网之鱼。”

  “我可不是什么诸家的人,或许先祖之中有一点他们的血脉,到了我这里就倒霉的觉醒了。”郑坤自然不会跟他说自己的血脉是怎么来的,外挂的事情牵涉到他的老岳父,而从现在的情况来看,他的老岳父的实力和来历,恐怕不弱于将臣啊,不然的话,将臣不会看不穿自己的底细。

  “你觉醒了黑梦血脉,还没有疯掉,也算不错了。”

  将臣确认了郑坤话中的真假之后,露出了难得的佩服之色,“所谓的黑梦,就是一片完全漆黑的空间,没有声音没有光线,什么都没有,诸家的人一旦觉醒这种血脉,离死也就不远了,我之所以将那诸寂变成我的后裔,就是想看看他在成为我的后裔以后还会不会做那个诡异的梦。”

  这话我爱听!
  郑坤一听顿时来了兴趣。

  “他的神魂当时就崩了。”

  仿佛看出郑坤的想法,将臣直接一盆凉水泼了过来。

  “他的灵魂在身体的血脉彻底的转化之后就消散了,似乎是受不了两种血脉的冲击,所以,你的那个黑梦血脉来历不凡,如果能够从这上面动动脑筋的话,说不定会突破你现在修炼的气功限制。”

  我当然知道,这个所谓的黑梦血脉应该叫做食梦之种,才对。

  自家老岳父给自己的系统能够认出来,将臣认不出来,如果排除失忆的因素的话,现在的将臣至少在知识储备上,还是不如自己的老岳父。

  “这个血脉虽然麻烦,但我暂时还能应付,我现在担心的是那天晚上碰到的东西,阴影之蛇,这东西现在多吗?”

  “多?阴影之蛇穿行于维度和位面之间,除非是真的遇到了它们感兴趣的东西,否则是不会随意出现的,应该他们恰好就在附近,而你的血脉气息吸引了他们,所以他们才会冒出来的,所以对你来说,未来可能还会吸引更多的这种怪物。”

  “不会吧,那我岂不是麻烦大了?”

  “这不是你的麻烦,你遇到的麻烦只是大麻烦中的一个小部分而已,普通人或许不会直接吸引这种东西,可是随着这个世界被进一步的侵蚀,他们的性命会比你想象中的更加脆弱,说起来也不会比你好到哪里去。”

  “知道它们的来源吗?”

  “不知道,我只知道这种力量侵蚀的不仅仅是这个维度和位面,其他的世界也有他们存在的痕迹,只是不像在这里这么明显罢了。”

  将臣摇了摇头,说起来,这种东西也让他感觉到麻烦,郑坤的血脉能够吸引这种东西,同样的,他的血脉好像也能够吸引这种东西,只是他的实力太强,那些钻出来的东西在他的面前就跟蝼蚁没有什么区别,随手拍死一只蝼蚁,对他来说,也不是什么麻烦的事情。

  “也就是说,这个世界将会发生改变。”

  “改变已经发生,只是普通人察觉不到罢了,你也不过堪堪踏入这个门槛之上,想要有更进一步的发现,还不够格!”

  一句“不够格”让郑坤一口老血差点没喷出来。

  “我不够格,那么,在港岛,还有谁够格知道?”

  “够格知道的人自然知道,不够格的人自然不知道。”

  将臣又说了一句废话。

  “如果我是你的话,就不会在这里浪费时间,想知道麻烦来自哪里,怎么解决,要靠你自己去调查才对,不要指望我这里,我有自己的事情要做。”

  “当渣男?”

  “渣男?什么意思?”

  “就是你对马叮当做的那些事情,典型的渣男行为啊。”

  “哦,这就是渣男么?听起来倒有点意思。”

  将臣听了郑坤的话,把玩着手里的红酒杯,一脸沉思。

  “山本一夫是你的后裔吧,他现在想要在港岛搞事,你管不管?”

  “不管。”将臣这话说的斩钉截铁,“他和况天佑的事情我都不会管,你不是已经把况天佑收到手下了吗,让他对付山本一夫就行了,他们之间有恩怨。”

  “我知道他们之间是有恩怨,可是真的闹起来,对港岛也不是好事,不管你想干什么,你现在也住在港岛,我想你也不想看着港岛生乱吧?”

  “我是搞社团的,港岛这个地方越乱,对我们社团的好处越大啊,为什么我不想看着港岛生乱?”

  “说的有道理,也就是说,你不会管他们,即使他们被人杀掉,你也不会管对不对?”

  “你能杀掉他们?”

  “我能杀掉山本一夫。”郑坤说道。

  僵尸不死不灭只是理论上的。

  事实上这世上的僵尸,除了将臣这个怪物和那个不知道存不存在的人王之外,郑坤有把握灭掉其他所有的僵尸。

  毕竟茅山嫡传也不是开玩笑的。

  茅山派千年积累,专注于消灭僵尸鬼物。

  二代僵尸虽然很强,可也在茅山派的清理范围之内。

  当年毛小方南下,横扫一切牛鬼蛇神,其中就有不少僵尸,茅山派对付僵尸是专业的。

  “你如果能杀他的话,就杀了吧,我没有意见。”将臣似乎对些真的没有什么兴趣,只是摆摆手道,“不过我提醒你,那股侵蚀世界的力量你还是要关注一番,我有一个感觉,它们很快就会闹出大乱子来。”

  “说的我好像是救世主一样。”

  郑坤嘴角撇了撇,又问道,“你知道山本一夫为什么要追寻达姆斯预言吗?”

  “达姆斯预言!”提到这个,将臣的面色明显有些变化,但是很快又恢复了正常。

  “不知道!”

  郑坤点点头,不再多问。

  诺查丹玛斯的预言或许是真的,可是这个真却是相对的。

  他是西方人,与东方处于不同的维度,他所预言的世界末日也应该是西方的世界末日,理论上东方没有什么关系。

  不同的维度,不同的位面,不同的世界,预言相互之间根本就影响不到好不好。

  “最后一个问题。”郑坤站起身来,望向将臣道,“你认识命运吗??”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