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64.知人知面

2021-06-22 作者: 绘长安
  第64章 64.知人知面
  马清玄恐卢琛儿被李淳盯上,每日出入宫内,都派了人暗中护着,好在,李淳忙着安抚那群唯恐天下不乱的大臣,暂时无心来找茬。

  卢琛儿照旧将御书房收拾的井井有条,今日朝堂还算安稳,只是,这后宫可不怎么安宁。

  好在折子不多,皇帝每日晚一些都会提前离开御书房,卢琛儿便得了些许空闲,今日能好好休息休息。

  城郊野林。

  屋内,白衣少年和一位熟悉的身影在悠悠的饮茶,只听马清玄道。

  “你若是早些想开,也不用如此麻烦。”

  白衣少年正是表面上离开京城的大皇子李贞,他提前打探过城郊的四处,这处野林少有人来,最适合隐遁起来。

  他听了马清玄的劝告,终于松口与周慎合作,只不过,伤害人的事情,他断然不会去做。

  他想做的,只不过是护住自己的命罢了。

  “没想到李淳眼线如此多,一方面抓了卢姑娘,一方面竟然还养了暗探来袭击我。”

  “还好我早有准备。”马清玄瞅着院子里那群奄奄一息的人,叹了口气,“那,贞兄,这群人,你打算如何处置?”

  李贞站起身,矗立在门前好一阵,那眸子微垂,半响,他似乎是下了一个很大的决定一般,突然按住门框,有些落寞的道。

  “若是我回京,可行吗?”

  “可行。”马清玄回答的很是轻松,“苦肉计,或者,把实情交上去。”

  这些惹人怜惜,博取人的信任之事,他可太会了,“苦肉计更好一些,回去的也是理所当然。”

  “需要我怎么做?”李贞转过身,一双眼眸变得异常冷漠和坚定,他之前确实从未有过害人的心思,只是,当他不动的矗立在原地,却总是有一些莫名其妙的人和事来对自己造成伤害。

  事已至此,他不该再任由这些事情发展下去了,他得反击,得去争。

  “交给大理寺吧。”马清玄一脸的志在必得,“我办事儿,贞兄放心。”

  三日后。

  皇帝正在御书房批阅折子,卢琛儿坐在一旁安静的研墨,却见李公公一改往日的沉静,拿着个拂尘,狼狈的冲了进来。

  “皇上……皇上不好了,不好了……”

  “何事?”

  李公公是上了年纪的老人,又在宫内侍候多年,从来未如此毛躁,此次如此失态,怕是出了大事。

  只见他颤抖着跪在地下,一双眼眸尽是泪光,“皇上大皇子殿下,怕是……怕是……”

  “怕是什么?”皇帝闻言自己心中最爱的儿子有危险,手中的折子不禁一个没拿稳,掉落在地上。

  卢琛儿听了也是一惊,悄悄起身将折子捡起,站在皇帝身后看着李公公。

  “快说!”皇帝龙颜大怒,李贞已经无心争夺皇位,自己申请移去别处,为何剩下的两个人还是不肯将他放过。

  “大理寺今日查案,查到了别处一荒郊野岭之地,却发现大皇子被人重伤昏迷不醒……眼下,贼人已经擒拿,只是大皇子性命垂危,已经送回殿内了,王太医在诊治……”

  “岂有此理!”皇帝狠狠的拍了桌案,吓得卢琛儿迅速后退,紧接着,他拂袖转头道,“跟朕过去看看,朕倒是要瞧一瞧,究竟是何人这么大胆!”

  伤害帝王家,这等同于不将他大塘放在眼里,皇帝怒从心起,走起路来都带着一股怒意。

  大皇子的寝殿内乌压压站了一堆宫人,太医院来了几位太医,有的拿着自己的药匣子抓耳挠腮,有的在忙着翻阅典籍,还有一个应该就是李公公口中的王太医,他坐在大皇子榻前给他切脉。

  大理寺的人也在,贼人已经被扣押进了地牢,马清玄带了几个随行的人站在大殿内,似乎是等待着皇帝到来之后,汇报情况。

  卢琛儿和李公公跟随者皇帝的脚步,急匆匆的冲进了寝殿。

  榻上,往日那个温文尔雅的少年,此刻的脸色苍白如纸,他的一身白色袍子上沾满了血迹,那衣袖似乎已经被扯烂,里面的伤口合着衣料,生生的粘合在一块。

  皇帝见状,心头剧痛,他眼眶瞬间红了起来,大声喊马清玄上前。

  “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回皇上。”马清玄自然作揖行礼,“今日,臣奉周大人之命追捕潜逃的人犯,这伙儿贼人在京城贩卖私盐,搞得街市巷口行情混乱,周大人也是派人追查了好多天,最终才锁定了这伙人的行踪。”

  卢琛儿站在一旁,瞧着皇帝那铁青的脸,默默的替马清玄捏了一把汗。

  “臣带人从京城追去了别处。”马清玄道,“这伙人钻进了野林中,待臣赶到时,便看到大皇子倒在血泊中,臣当时留下照看大皇子,手底下的人总算不负所托,将那伙儿贼人抓捕了。”

  “可有拷问清楚,这伙人的幕后主使?”

  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杀人的,在大塘便已经不多见,更何况,这伙人害的是当今的大皇子。

  “拷问过了……”马清玄突然变得支支吾吾了起来,卢琛儿有些懵,手心微微生出了汗。

  隔壁二皇子殿内,李淳听到李贞受伤的消息,本是心头一喜,却听手下人回,那伙暗杀的人全被大理寺抓住,他原本一张喜悦的脸,顿时变得铁青。

  那伙人是他临时豢养的暗探,虽是暗探但并未实际的好处和利益牵扯,如今被大理寺抓住,恐怕……

  恐怕他便要被供出来了。

  想到这,李淳突然吓得没拿稳手中的碗,那碗突然裂开,手下的人见状,迅速上前收拾起来。

  “晚了。”千防万防,他竟然没想到还是会百密一疏,“能否派人打进大理寺,将那群人全部杀掉?”

  手底下的人摇摇头,直言此计划无法实施。

  “那……”李淳拼命按捺住自己惊慌的心,他暗示自己绝对不能慌张,就算是这一切无法改变,但他还在抱有侥幸。

  他毕竟是皇帝的亲生儿子,他不相信自己的生父会那么心狠手辣。

  毕竟,虎毒还不食子呢。

  “对了。”李淳拍了手,“马大宝呢?就是那个父皇身边的小宫人?”

  手底下的人叹息,“现如今也和陛下在大皇子寝殿呢。”

  “该死。”李淳气的牙直痒痒,自己安插的人手,关键时刻,竟然没有一个能用得上的。

  “事到如今,本宫也无计可施了。”李淳打算破罐子破摔,先假意关心大皇子,混去他的寝殿,观察风向。

  若是威胁不到自己,那是最好,若是一旦对自己无益,那他一定要先认错,乞求父皇的怜悯。

  真是可笑啊,李淳冷笑了一声,紧接着,便进了大皇子殿内。

  “说下去!”皇帝正在专心听取马清玄的话,十分焦急的等待着他陈述幕后凶手。

  “臣审问过了!”马清玄正要说出口,这二皇子李淳便走了进来,他二话不说就打断了马清玄的话语,突然就开始装好人,“我的皇兄这是怎么了?”

  二皇子为了显示自己悲伤过度,没有给任何人说话的空间,哭声十分之大,不禁让卢琛儿觉得浮夸。

  能做大事者,果真就是不要脸?
  “马清玄,继续说。”皇帝丝毫不为所动,他声音异常浑厚,那声音带着一股穿透力和震慑力,慑的屋内乱糟糟的声音戛然而止,时间静了一秒,随后是马清玄的声音。

  “皇上,这是口供。”大理寺的人连忙将口供递给了皇帝,一时之间,所有人的目光全都定在了那张泛黄的纸张之上。

  “混账!”一声恼怒的声音响彻了大皇子的寝殿,李淳定在原地,紧张的屏住了呼吸,很快,皇帝就命大理寺的人将他捆了起来。

  李淳知道自己的父皇疑心很重,所以,他并不打算就范,而是拼命的寻找这件事情的漏洞,企图将自己的嫌疑洗个干净。

  “父皇,父皇你先听我说。”大理寺的人尽管得了皇帝的命令,但还是不敢过于粗丨暴的对待一个皇子。

  “父皇,我没有害过皇兄,就算给我十个胆,我也不敢,是有人诬陷!有人诬陷!”

  “带走!”皇帝看了榻上的李贞一眼,那伤口触目惊心,使他不得不狠下心来惩处李淳。

  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这个道理,不仅要懂,更要实行。

  “王太医。”皇帝走上前,“大皇子伤势如何?”

  “回皇上。”王太医道,“大皇子殿下的伤很重,需要静养很久,但如今,这些大大小小的伤口,倒不是最令臣头疼的,大皇子殿下,似乎长久以来就被下过一种毒。”

  “毒?”马清玄皱眉,“王太医,你可看清楚了,大皇子的毒,是被下了多久?”

  “估计得半年有余。”王太医擦了擦额前的汗。

  半年有余,卢琛儿暗暗想到,按时间来算,这毒被下了这么久,也就是说,在李贞没有出宫之前便被下上了。

  那么,很可能现在在场的这群人中,有别处派来的卧底……

  这道理,卢琛儿能想明白,皇帝自然更清楚,他心头泛起微凉。

  能对李贞下手的,还能有谁?

  能轻而易举在他的眼皮底下下毒,不被他察觉,除了自己的另外两个皇子,还能有谁呢。

  “皇上。”马清玄这时主动请缨,“臣愿带领大理寺,将此事彻查清楚。”

  “好。”

  其实结果十分明显,差与不差,并不存在多少偏差,皇帝这个‘好’字,也是回的轻飘飘的。

  “王太医,大皇子就托给你了,有什么转变,一定第一时间告诉朕。”皇帝转过身,扶住额头对着李公公道,“李公公,朕累了,回宫吧。”

  李公公扶着皇帝离去,卢琛儿本跟在身后,却被马清玄从后拉住,两人走出院外,马清玄这才轻声道,“走,先出宫。”

  “我还得当值。”卢琛儿将话说出口,才发觉好像不需要再回御书房了,瞧皇帝刚刚的那副疲惫的神情,应该已经累了,怕是回殿睡了。

  “先回去吧。”马清玄不顾她还没反应过来,强拉她出了门。

  令卢琛儿出乎意料的是,马清玄竟然细心的备了马车,马车的帘子密不透风,遮挡的严严实实。

  上了马车以后,卢琛儿笑道,“李淳已经被抓住了,想来之后我也不需要这般仔细了。”

  “为何不需要仔细。”马清玄闻言,有些无奈,眼前的这个丫头,怎么时而聪明绝顶,时而傻乎乎的没边?
  “李淳只是暂时被抓住,你以为皇帝会真的惩处他吗?”马清玄眉角处显出一丝寒意,不要说李淳根本没有伤害到李贞,就算是真的伤害到了,这皇帝恐怕也不会真的将李淳赶尽杀绝。

  他自始至终就疑心很重,况且,他还想多留几个皇子,让他们互相残杀,减弱势力,又怎么会轻易的除掉一个呢。

  “你是说,李淳还有机会出来?”卢琛儿想到这,顿时出了一身冷汗,若是李淳这次被放过,那恐怕自己的小命就要玩完了。

  “马清玄,李贞都昏迷不醒了,皇上为何还肯放过李淳啊?”

  卢琛儿害怕,比起这个问题,其实她更想问,怎样才能让李淳没有翻身的余地。

  “你放心。”马清玄看出卢琛儿内心的惊恐,直截了当的来了这么一句,“我不会让他出来的。”

  “你,你有办法了是吗?”

  “嗯。”马清玄见卢琛儿的一双水眸此刻尽是好奇,宠溺的摸了她的头,“我会有办法去解决,只不过,你知道就好,别的,还是不要过问。”

  卢琛儿的心莫名‘咯噔’一下。

  “马清玄,是不是很危险,你不会受伤吧?”卢琛儿想起上次戏台的事情就是一顿后怕,“其实,你也不用为了我铤而走险,我尽快寻到图腾,到时候就远离京城好了。”

  “没什么危险,这一点,你放心。”马清玄道,“我只是怕,你知道的太多,到时候在皇上身边表现得不太自然,毕竟,皇帝是出了名的疑心重。”

  “你确定没有危险?”

  “嗯。”马清玄笑笑,“李淳本身做的坏事,已经够多了,我只不过是稍微的让事态发酵一下,不会出差错。”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