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 兵对兵,将对将,王对王!

2021-06-07 作者: 吉祥小猪
  第162章 兵对兵,将对将,王对王!
  吼!吼!吼!
  战马嘶鸣,城关大开,密密麻麻的黑甲士卒,喊杀着冲出了关外。

  为首主将,一席金色战甲,坐骑紫玉麒麟,手持紫金战戟,气度威严。

  而在他两侧,左边一人身穿黑色文士服,戴黑色文士帽,骑普通黑鬃马,一手拉缰绳,一手持羽扇,气度翩翩,看起来不像是来打仗,倒像是来旅游的。

  右边一人,身躯伟岸,着黑色璀璨战甲,骑着乌骓神驹,气势平静,却令人不敢小觑,只感觉整个人充满压迫力!
  再后面,则是游魂关诸多守将,总兵窦荣夫妇,副总兵趴蝮等等。

  不过在侧方一队手持长戟长矛的飞虎大军中,还有一脚踏朱龙的黑甲武将。

  那朱龙仅有十来米大小,但尽管如此,也是十分骇人了!

  口中不是传出一两声低沉的龙吟,让得周围的士兵战马都不敢靠近!

  天王,冉闵!
  在他后面,还跟着骑五色神牛,披金黄战甲的武成王黄飞虎!

  其他不说,仅是这阵容,刚一踏出游魂关,便是让得对面的东鲁大军中一片骚乱。

  “不愧是人皇亲征,麾下竟然如此多的大将!”

  “快看!那个黑甲大将踩在脚下的怪兽是不是传说中的真龙?!”

  “好像是,我曾经在东海见过,不过只是蛟龙!”

  “龙骑士!我们能打过吗?!”

  “还有人皇!快看,人皇在那边!他旁边那两个人,就是三日前斩了那个什么广法天尊的……”

  …

  大军前方,姜文焕、李靖一家、慈航道人等人并肩而立。

  看着对面出关的阵容,诸人脸上都是十分凝重。

  而在慈航道人旁边,还站着一手持琉璃黑灯的道人,道人头束双髻,身披玄光道袍,面目平和。

  这道人,赫然正是燃灯!

  “燃灯师叔,以八卦阵法谋害了文殊师兄的,就是昏君左边手持鹅羽扇那个黑衣文士!”

  慈航道人脸色阴沉,他左手托着净瓶,不过那净瓶里面,已经没有了柳枝,空荡荡的,略显怪异。

  “无妨!一会儿贫道出手,将他生擒了,拿住送往玉虚宫,交由教主处置!”

  燃灯道人气度淡然,淡淡说道。

  “多谢师叔!”

  慈航道人作揖一礼,旋即看向另外一边,咬牙道:“右边那个黑甲汉子,则是三日前抢了师尊赐予我的绿柳枝的人!一会儿还请燃灯师叔也替弟子将他擒住,将弟子那绿柳夺回来!”

  燃灯淡淡道:“无妨!区区小……呃?!”

  正说着,燃灯眼睛一瞪,看着远处那骑着乌骓马,手持霸王枪的黑甲身影,嘴角微微抽搐。

  “师叔?您怎么了?”

  慈航道人皱眉道。

  燃灯道:“呃……这个,慈航啊!这个,师叔尽力而为!不过你那绿柳若是被他抢去的话,只怕……要不回来了啊!”

  慈航道人顿时一惊,看向燃灯,道:“燃灯师叔,那人竟如此厉害,连师叔您都不是对手?!”

  “咳……”

  燃灯道人轻咳一声,道:“师侄啊!你有所不知,这黑甲男子,也是一位斩却三尸的混元金仙大能啊!上次子牙师侄出事,贫道受教主之邀,前往朝歌救你子牙师弟,却被此人拦住,寸功未建!若你那绿柳是被他夺去的,只怕是难以要回来了啊!”

  “什么?!”

  慈航道人脸色顿时便是变得苍白无比,“跟师叔您一个层次的大能?这怎么可能?!”

  燃灯道人无奈道:“师侄你之前怎么未给贫道说,你若说他在此处,贫道前往邀请一两个道友前来,也倒是无碍,如今大战将启,想要拿下他,怕是不容易啊!”

  “可是我那绿柳……”

  慈航道人一阵不甘。

  燃灯道人看了眼慈航手中空荡荡的净瓶,点点头道:“嗯……你这八宝琉璃瓶乃我玉虚至宝,这样空荡荡的却是不太好看,要不等改天师叔前往天庭王母娘娘的蟠桃园里,给你摘一根桃枝插上?”

  插桃枝?
  慈航道人嘴角一抽,不悦道:“师叔说的哪里话!我那柳枝乃是先天绿柳,乃当年杨眉大仙赐予师尊,师尊又赐予弟子的,岂是那蟠桃能比!”

  “咳咳……”

  燃灯道人再次咳嗽,转头道:“是师叔孟浪了!如此那师叔尽力而为,尽量看看,能否将你那绿柳要回来!”

  “多谢师叔了!”

  慈航道人点头,然后道:“还有那黑衣文士,是杀死文殊师兄的凶手,师叔也不可放过!”

  “这个小问题!”

  燃灯点点头道。

  …

  咚咚咚!
  沉闷的战鼓不断响彻。

  一直到双方进入百米左右的对峙距离。

  一眼看去,黑压压的一片,整个游魂关前充满一股肃杀的气息!
  大军止步,窦荣立即便纵马上前,看着对面军中,怒喝道:“逆东叛军贼首姜文焕何在?!我家陛下亲临游魂关,你还不快快上前跪地求饶!”

  “我呸!窦荣匹夫!你个只会躲在城里苟延残喘的缩头乌龟,也敢出来放肆!是哪个孙子裤袋没扎紧,把你给放出来了?有种的就出来与本将大战三百回合!”

  姜文焕身披,一个黄脸大汉大喝道。

  “呀!气煞我也!”

  窦荣脸色一阵涨红,怒吼道:“匹夫!纳命来!”

  说着,他不等叶辛吩咐,便是准备踏马走出。

  “窦荣将军!”

  叶辛脸色一变,连忙喊道:“回来!莫要中了他的激将法!”

  窦荣理也不理,脸色狰狞地怒喝道:“陛下!我誓要斩了这嘴贱的匹夫,方解我心头之恨啊!”

  说完,一拉讲缰绳,便驾马冲了出去。

  轰!
  然而就在这时,一杆血红长矛陡然破空出,刚好落在窦荣的马前。

  马儿受惊,两只前蹄高高抬起,口中发出嘶鸣。

  他若再晚半步,只怕就要被那长矛钉死在地面了!
  窦荣神色惊恐,回头看去,只见那脚踏朱龙的天王上将军冉闵,正冷冷看着他,“陛下让你回来,你聋了吗?”

  窦荣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看了眼叶辛,“陛下,我……”

  “滚回去!”

  冉闵冷喝道。

  彻地夫人走出,将窦荣拉回,看了眼冉闵,脸色有些不好看,道:“冉闵将军,我夫君不过是杀敌心切,将军不用如此羞辱吧?我夫君贵为游魂关总兵,官职可不比将军差多少,更何况陛下在此,就算要训斥,也轮不到你来开口!”

  冉闵双眼一眯,“你可是有什么意见?”

  彻地夫人正想说话,但对上冉闵那双冷漠的眸子,却是心中一颤,咬了咬牙,说不出话来。

  “好了!敌军当前,争争吵吵,成何体统!”

  敲打也敲打的差不多了,叶辛开口制止,冷哼道:“今后谁要敢违背军令,或者战场争吵,一律杀之!”

  窦荣脸色苍白,拱手道:“谢陛下开恩,末将绝不敢再犯!”

  叶辛点了点头,然后转身,骑着紫玉麒麟上前两步,看向对面大军之中,目光从被关押在囚车上的申公豹和商容身上扫过,随后看向东鲁大军前方,喝道:“谁是姜文焕,给朕出来答话!”

  人皇开口,气氛顿时凝重起来。

  双方大军寂寥无声,皆是紧紧地盯着紫玉麒麟身上那道身披金甲,头戴金盔,手握紫金战戟的威严身影。

  沉默了片刻。

  姜文焕骑着鬃狼走出,看着对面叶辛,目光复杂,却是大声喝道:“本帅便是姜桓楚之子姜文焕,昏君,你有何话说!”

  叶辛眼眸微眯,看着姜文焕,道:“姜文焕,朕再给你一次机会,重新组织语言!你可是想清楚了,确定要反朕之大商?”

  姜文焕方天戟一指,喝道:“昏君!”

  “正所谓,君正,则居其位!”

  “昔日,夏桀暴虐,成汤伐之!今日你身为君王,却不思修身养德,反宠信奸臣,擅杀忠良,致使大商疆域流民四起,妖孽横生!”

  “可怜我父东伯侯姜桓楚,坐镇东鲁,抵御异族海寇,保你成汤江山多年,兢兢业业,却被你设计召入朝歌,于半路派人刺杀身亡,尸首无存!”

  “今四大诸侯俱反,天下诸侯群起而伐之,你若还不思悔过,免不了这六百年的成汤基业葬送你手,国破人亡!”

  姜桓楚话音刚落,黄飞虎便是豁然走出,怒喝道:“姜文焕,你父姜桓楚身死一事,必有隐情,你竟敢不等朝廷出面,便肆意举兵造反,今还敢出言污蔑陛下,你好大的胆子!”

  “武成王黄飞虎?”

  姜文焕冷哼一声,道:“是非曲直,自有公断!”

  “放肆!”

  黄飞虎怒吼道:“姜文焕,你若还执迷不悟,休怪本将不给你父姜桓楚面子,今日便于阵前将你斩首示众!”

  姜文焕冷哼道:“黄飞虎,你与我同辈,且我乃东鲁二百镇诸侯之主,征西伐商神武大元帅,你不过区区一偏将,你有资格训斥于吾?!”

  “冥顽不灵!今日本将便将你这叛逆贼子斩于阵前!”

  黄飞虎怒喝道。

  “哼!武成王,你不够资格!”

  姜文焕冷冷道:“两军交战,当然是兵对兵,将对将,王对王!今我为大军主帅,就是要战,也是这昏君与我一战,岂能轮得到你!”

  “我呸!就你区区一匹夫,也有资格与陛下一战!”

  黄飞虎怒骂道。

  姜文焕却并未再理他,而是看向叶辛,冷哼道:“昏君,听说你年幼时便托梁换柱,力能扛鼎?巧了!本帅也是号称勇冠三军,万人中无敌!你可敢与我一战?!”

  “姜文焕,你……”

  黄飞虎还想再说,叶辛却突然摆摆手,看着姜文焕,漠然道:“你可想清楚了?”

  “放马过来!”

  姜文焕方天戟一指,大喝道。

  话音刚落,便是驱赶座下鬃狼,奔袭而出!

  两军之中顿时寂静下来。

  无数人都是期待而又惶恐地看着进入战场的那两道身影。

  “吼!!!”

  紫玉麒麟咆哮一声,前爪刨地,也是立刻便怒吼着冲出。

  叶辛目光冰冷,右手持紫金战戟,眼看那姜文焕接近,战戟高举,朝着姜文焕便是斜劈下去!
  叶辛心中,已然动了杀意!
  不管他是不是受了阐教蛊惑,但他此刻的态度,已经表明了一切!
  自寻死路,谁也救不了他!
  梓潼,朕尽力了!
  當!
  下一刻,金戈交击,姜文焕手中的方天戟猛地一阵颤动,险些拿不住,脱手而出!

  当即骇然地看着叶辛,好大的力气!

  传言果然不假,人皇神武,不弱任何武将!

  “昏君!本帅与你拼了!”

  在无数双目光的注视下,姜文焕咬了咬牙,大喝一声,方天戟再次斜着劈出!

  叶辛目光冰冷,握紧战绩,也是准备再次挥砍。

  不过这时,他耳边却是忽然传来一道焦急细微的声音:“陛下手下留情!”

  叶辛双眸一眯,出手下意识地轻了几分。

  當!
  两杆长戟再次对击在一起。

  不过这一次,两人一步未退。

  趁着距离接近,姜文焕看着叶辛,焦急道:“陛下,我东鲁反叛,实属无奈,还请陛下宽恕!”

  嗤!
  两人退开,然后再次劈砍在一起。

  叶辛眸光闪烁,道:“朕知道你东鲁反叛有隐情,但你为何不报?!”

  轰!
  再次退开!

  “陛下!非臣不报!而是不敢报!那玉虚宫弟子金吒兄弟二人以邪术威胁,将臣的母亲妻儿控制,臣不得不受制于他!”

  轰!
  “阐教?!果然!”

  叶辛目光一冷。

  “没错!那金吒兄弟二人,半月前来我东鲁,让臣继任东伯侯,起兵伐商,还有不少诸侯心有反意,与他们合谋,然后联合起兵,同逼我反!臣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啊!”

  趁着交手空隙,姜文焕再次说道。

  “那你此刻何意?”

  叶辛脸色已经恢复了平静。

  “臣自知罪孽深重,但因家中老母和一家妻儿,却不得不如此!今日特意会战陛下,就是想对陛下表明此事,还望陛下能够看在我父姜桓楚的份上,宽恕微臣,微臣愿意将功补过,与陛下配合,将那阐教门人斩杀,使我老母和妻儿得救,使我东鲁恢复安宁!”

  “你想如何配合?”

  “陛下,待会儿臣假装失利退走,然后陛下再派将出阵,臣将东鲁那些有反意的将领派出阵来,陛下尽数将他们斩杀!”

  “然后臣借机破了那邪道金吒的捆妖绳,将那申公豹道长放出,与我里应外合,将那金吒兄弟二人斩杀,救出老丞相商容!”

  “不过那木吒的师尊慈航道人邪术极强,还有他身边那个老道,乃是他的师叔,道号燃灯,据说是什么阐教的副教主,想必也会邪术,此二人臣无能为力,还望陛下能够派人牵制他们!”

  “可以!待会儿朕会另派高手出战,先将你派出的东鲁反贼诛杀,然后你请那慈航道人和燃灯道人出手,朕自会派人对付他们!”

  “多谢陛下!”

  …

  两人一边缠斗,一边低声交谈。

  “这东鲁猛虎姜桓楚,果然名不虚传,竟然能与陛下交手那么久!”

  “这昏君果然名不虚传,竟然能与元帅打这么久!”

  双方士兵都是面露诧异。

  场中二人,一人是号称“东鲁猛虎”的老侯爷之子,姜文焕,曾年幼时便力能举鼎,勇冠三军,深得军中男儿崇敬。

  而另一人,乃是当今人皇陛下,但却也是曾有过辉煌战绩的,曾托梁换柱,领兵平反,打得周边不少部落闻风丧胆。

  这二人交手,不下于龙争虎斗,让得双方军中大开眼界,连大气也不敢喘一下!
  “这姜文焕武艺确实不错啊!竟然能与陛下打成平手!”

  游魂关一边,总兵窦荣诧异地道。

  “呵呵!”

  诸葛亮摇头一笑,“那是陛下让着他呢!否则,他第一回合就败了!”

  “啊这?”

  诸将俱是面露不解。

  然而诸葛亮却并未再多说,只是淡淡一笑,道:“等着看吧!很快,好戏开场了!”

  …

  “师祖不是说,女娲娘娘已经派了九尾狐入宫惑乱后宫朝政,吸取这昏君精元吗?那九尾狐乃千年狐妖,按理来说,他应该早已无力上战场才对,但此刻看起来,为何还是一副龙精虎猛的样子?”

  东鲁军中,木吒面色不解,朝着旁边性质低落的大哥金吒低声说道。

  金吒面色恍惚,摇头道:“难道你忘了,这昏君不知何故已经突破仙道,成为了圣皇?”

  木吒闻言一怔。

  “师叔,这昏君似乎并未尽全力!”

  慈航道人眉头紧蹙,看着远处斗法的二人,对燃灯道人说道。

  “看出来了!”

  燃灯道人双眼微眯,道:“这殷受,似乎不是本体……”

  “不是本体?!”

  慈航道人脸色骇然,“难道他……他竟然炼出了身外化身?!”

  燃灯道人微微颔首,“极有可能!他身上,并没有人道气运护体。”

  “这怎么可能?!”

  慈航道人骇然道:“他不过刚突破仙道没多久,怎么可能炼出身外化身?!”

  燃灯道人摇了摇头,“不知道!”

  “但这化身没有人道气运护体,便是可以……”

  燃灯道人眼眸微眯。

  慈航道人眼神一动,“师叔的意思是……”

  燃灯道人微微颔首,“你可想要回你那绿柳?”

  慈航道人点头,“自然是想的!”

  燃灯道人微微一笑,“你且附耳过来……”

  …

  轰!
  场中,尘埃飞扬。

  乒铃乓啷的金戈交击声不断响彻。

  “陛下,那就如此定下了,待会儿微臣佯装不敌,落败退走,然后陛下你也先回去,再派人出战!”

  叶辛微微颔首:“可以!”

  铛!
  金色的戟影落下,姜文焕躲闪不及,一下被打在肩膀,当即惨叫一声,口吐鲜血,险些从鬃狼身上落下。

  “元帅!”

  “元帅小心!”

  东鲁军中顿时大惊失色。

  反观游魂关一方,却是爆发出一阵欢呼声。

  “陛下万岁!陛下无敌!”

  “陛下万岁!陛下无敌!”

  …

  看着姜文焕那明显塌陷的肩膀,就连叶辛都不由愣了一下,“来真的?!这么狠……”

  “昏君!来日方长!你给我等着!”

  姜文焕稳住身形,一手捂住肩膀,骑着鬃狼便往回跑去。

  叶辛脸色一黑,“跑反了!”

  “呃……”

  姜文焕抬头看去,这才发现自己跑的是游魂关方向,当下再次转身,又放一句狠话,便是往东鲁军中跑去。

  叶辛收起紫金战戟,摇了摇头,“这智商,听他的真的能成功么……”

  说着,便是骑着紫玉麒麟,转身往游魂关方向而去。

  轰!
  蓦地,就在这时,一股恐怖的气势从天际笼罩。

  只见天空白光一闪,一道白袍身影,径直往紫玉麒麟身上的叶辛席卷而下,一双洁白玉手,朝着叶辛径直抓来。

  这突兀的变故,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

  愣神过后,大商众人顿时大惊失色。

  “陛下小心!”

  “贼子尔敢!”

  叶辛脸色也是微微一变,抬头看去,当下浑身发紧。

  “慈航道人……”

  ……

  ……

   PS:第三章,5600字,保底3。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