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斩杀姜子牙!

2021-06-07 作者: 吉祥小猪
  第136章 斩杀姜子牙!
  朝歌城内一片寂静。

  所有人都在看着半空威严伫立的叶辛。

  而在南城主道上。

  姜子牙独自一人站在街道中间,脸色阴晴不定。

  “姜子牙,你可知罪?”

  叶辛脸色漠然,再次开口。

  姜子牙脸色变了一下。

  他若是知罪,谁知道这昏君会如何处置他?!
  而且,他堂堂阐教亲传,岂能向一昏君低头?!
  可他若说不知罪,岂不是质疑女娲娘娘,说女娲娘娘的座下神鸟是妖孽?
  一时间,姜子牙怔在原地,不知该如何是好。

  无话可说?

  叶辛淡淡地看了他一眼,道:“暂时收押……”

  姜子牙眉头一皱。

  “三日后,问斩!”

  叶辛继续道。

  姜子牙顿时脸色大变。

  “昏君!你……”

  话音未落,只见典韦和恶来瞬间便是狞笑着从天际落来,两只大手一左一右抓向自己。

  “该死的昏君!”

  姜子牙脸色难看,不敢迟疑,瞬间掐了个法诀,口中念咒:“未、午、辰、寅……”

  嗤!
  地面忽然一阵蠕动,然后姜子牙的身形竟然开始往地面沉下!

  “土遁?”

  一道冷笑声在街道响起。

  下一刻,地面陡然一震!
  跟着,整个街道的地面,忽然变得如精铁一般坚硬!
  姜子牙瞳孔一缩,刚没入半截身子,便是卡在了地面,浑身被无尽力量挤压,让得他面容都变得扭曲起来。

  “在吾面前,施展遁术?”

  只见吕布从旁边走来,冷笑着一把抓住姜子牙,然后撤去对地面的控制,直接将他从地面扯了出来,一把扔给旁边的典韦和恶来。

  典韦啧啧称奇,“三姓家奴,你有点……”

  典韦话音未落,忽然间便是感觉到一股冷意,抬头看去,只见吕布正阴恻恻地看着他,“你要管不住嘴,我帮你把嘴缝上!”

  典韦打了个冷颤,悻悻地提起姜子牙,朝皇宫内走去了。

  吕布冷哼一声,转身朝着半空的叶辛拱手一礼,随后也缓缓消失在了人群中。

  半空,叶辛扫了一眼下方人群,然后看了一下旁边不远处的孔宣和金宁,目光聚集在金宁身上,淡淡道:“不管你是为了叙旧也好,有何谋划也好,看在孔宣的面子上,朕给你三日时间。”

  说罢,叶辛面色淡漠,转身往皇宫方向而去。

  金宁脸色有些发白,他看着叶辛离去,然后转头看向孔宣,“兄长……”

  孔宣脸色也有些复杂,他看着金宁,沉默了片刻,道:“先回去说吧。”

  随着皇宫的人离去。

  街道上,慢慢又热闹了起来。

  “想不到那神鸟还真是凤凰,还是女娲娘娘座下的瑞兽!”

  “可看她那样子,不像啊!一点都不在乎咱们的死活,今日若不是霸王出手,只怕咱们早就葬身火海了……”

  “哼!还不是怪那姜子牙,非要将人家当成妖孽,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

  “我之前还找他算过命呢!没想到,三日后就要被问斩了!”

  “活该……”

  许多百姓议论纷纷,感慨不已。

  而同一时间。

  在人群中,有一个白须白眉,鹤骨仙风的白袍道人,他就站在人群里,气势不俗,颇有些鹤立鸡群的感觉,可周围的百姓,却没有一个注意到他。

  这道人看着皇宫方向,眉头紧蹙。

  “三日……子牙师弟也太冲动了……”

  …

  “陛下,当真要问斩那姜子牙吗?”

  九间殿,孟子、墨子二人,看着龙椅上的叶辛,皱眉问道。

  他们都是知道封神计划的。

  这姜子牙身为封神的关键人物,又岂是那么好杀的!
  一个不小心,说不定还会将那元始天尊再次引来。

  这阐教的护短,他们这段时间已经见识到了!
  上次在陈塘关,仅仅只是一个哪吒,元始天尊都亲自下场。

  更别说是姜子牙了!

  “斩!”

  叶辛斩钉截铁道。

  “朕知道你们的忧虑,但此刻,量劫变了!吾等不能坐以待毙!”

  叶辛眼中冷芒闪烁,道:“闻太师以天眼观测到,吾大商气运变动,这代表,量劫已经在渗透了!朕召四个诸侯进京,也直到现在都没有消息,朕怀疑,可能会出变故!”

  “变故?”

  墨子眉头紧蹙,他墨学一脉,也是懂一些观测星象之术的,但正如叶辛所说,此刻劫气笼罩整个洪荒,天机晦暗,根本看不清楚!

  墨子看向叶辛,“那陛下处斩姜子牙的目的是?”

  “女娲!”

  叶辛淡淡道:“无故杀他,民间必有非议,毕竟这姜子牙最近在朝歌的声望还是不错的!但此次变故,乃是因为那金宁而起……”

  孟子眸光一闪,“陛下的意思是,借女娲的名义,处斩姜子牙?”

  “没错!”

  叶辛点点头,道:“那姜子牙冒犯女娲座下神鸟,就算他在民间颇有威望,但在女娲面前,肯定是没法比的,朕杀他,不过是顺从民意而已!”

  说着,叶辛抬头看向天空,嘴角微掀,“而且朕这也是为了维护女娲,她若还在意自己在吾大商的形象,此次她就不会坐视不理的!说不定,此次还不用我们出手,便可达到目的,甚至可能还会有意外收获……”

  下方,孟子和墨子眉头松弛,眼中同时闪过一抹异色。

  …

  三日时间,转瞬即至。

  这一日,朝歌城内,热闹无比。

  昨日朝廷已经传出消息。

  今日将于南门外公开处斩冒犯女娲娘娘的姜子牙。

  而且是陛下亲自监斩。

  除了之前册封国兽一事之外,朝歌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热闹过了。

  是以,天还未亮,便有无数人往南门外聚集看热闹。

  在那里,早就已经搭建好了一座法场,台上伫立着锋利的铡刀,和两个早已等候在法场的刽子手,四周还有朝廷的禁军把手,让得气氛都莫名有些严肃起来。

  “那犯人怎么还没带来?”

  “急什么!要午时才问斩呢!这会儿想必是在游街示众!”

  “喂!我听说,那姜子牙还是一个算命先生?怎么会冒犯女娲娘娘?”

  “你不是南城的吧?兄弟,这你都不知道?”

  “咳……我是北城区的,之前去外地走亲戚,今日方才回来,所以只听说这姜子牙冒犯了女娲娘娘,但具体因为何事,却是不清楚!兄台可否解惑?”

  “原来如此!不过此事嘛,这说来可就话长了……”

  “那就长话短说……”

  …

  “来了!来了!”

  百姓正在低声讨论,城门处忽然传来一阵骚动。

  然后他们就看到,在城门处,一辆囚车缓缓朝法场驶来。

  而在那囚车之上,关着一个身穿囚服,双手双脚都被精铁枷锁扣住的老者。

  这老者批头散发,身上头上还挂着许多烂菜叶和臭鸡蛋,形象极为狼狈。

  可他却时分平静,哪怕面对周围无数的指指点点,也是面无表情,似乎一点儿也不担心即将到来的下场。

  “这就是姜子牙啊?”

  “对!就是他冒犯女娲娘娘,调戏女娲娘娘座下侍女!”

  “不对啊!不是说那侍女是妖怪么?”

  “什么妖怪,那是女娲娘娘座下神鸟凤凰!他捉妖都捉到凤凰头上了!”

  “原来如此!不管了,扔就完了!”

  啪啪啪啪!

  顿时,又是无数臭鸡蛋、烂菜叶往姜子牙身上招呼而去。

  “散开!散开!”

  负责押送囚车的是吕布,在他身后,还跟着上将军殷破败、雷开等人,纷纷上前开道。

  废了好大功夫,才将姜子牙拉到法场,然后吕布下令打开囚车,拉到法场中间,可却怎么也无法将姜子牙按下去跪着。

  “跪下!”

  雷开和殷破败二人见状,顿时便走上前去,两人同时踢在姜子牙两条腿后,力大无比,一下便将姜子牙踢跪在地,口中也是发出了一声闷哼。

  “不知死活!”

  雷开冷哼一声。

  姜子牙看着雷开和殷破败,脸色冰冷,道:“贫道看你们印堂发黑,恐怕命不久矣!”

  “还敢嘴硬?”

  殷破败脸上一横,便欲上前抽打。

  吕布眉头一皱,道:“住手!跟一个将死之人见什么劲?”

  “是!”

  两人脸色微变,然后看了眼姜子牙,冷冷道:“等死吧你!”

  姜子牙冷笑一声,不说话,只是目光微转,往围观人群某处看了一眼。

  “陛下驾到!”

  就在这时,城门处再次传来一阵轰动。

  众人回头看去,只见城门处,六匹骏马拉着一张华贵车辇,从城内缓缓走出。

  车辇之上,叶辛身披龙袍,剑眉星目,气势威严端坐其中。

  而在旁边,典韦和恶来左右护驾。

  身后还跟着一群人,一眼看去,霸王项羽、墨子、孟子、太师闻仲、丞相商容、亚相比干、上将军冉闵、薛仁贵等人赫然都在其中,阵容庞大无比!
  甚至连那金宁也跟在车辇旁边,脸色复杂。

  她没想到,因为她竟会引出这么大的场面,心底不由生了一丝悔意。

  当然对那姜子牙,她绝对是没有一丝好感的,所以今日受叶辛之邀,她才会亲自赶来,想看姜子牙被处斩,以泄心头之愤。

  “拜见陛下!”

  见到叶辛,无数百姓纷纷下拜行礼,脸色恭敬。

  其他地方且不说,至少在朝歌,此刻叶辛的声望是绝对无人可比的!
  迎着无数双恭敬的目光,车辇缓缓行至法场,然后叶辛下了车辇,径直走上法场,面向无数百姓,淡淡挥手:“免礼!”

  “谢陛下!”

  无数百姓这才缓缓起身。

  叶辛瞥了眼法场中间跪着的姜子牙,然后往旁边示意了一眼。

  商容会意,即刻上前,从袖中拿出一卷圣旨,朗声道:“犯人姜尚,字子牙,东海许州人士,三日前借看相为由,调戏女娲娘娘座下神鸟火凤,不敬女神,案例当斩!”

  调戏?!
  姜子牙豁然抬头,死死盯着叶辛,怒喝道:“昏君,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你不修身立德以养天下,提诗淫辱女娲娘娘,而贫道只是好心除妖,产生了误会,你便要处死贫道!昏君,你如此暴戾,殷商天下,命不久矣!”

  “放肆!将死之人,还敢嘴硬!”

  众臣顿时大怒。

  叶辛摆了摆手,看了眼旁边的金宁,笑道:“听到没?现在还认为你是妖呢!”

  金宁脸色阴沉,死死盯着法场上的姜子牙。

  叶辛淡淡一笑,往围观人群中环视一眼,并未发现什么异常后,便抬头看了眼天色,然后看向前方,道:“午时已到,斩!”

  气氛霎时一静!
  两名刽子手持刀上前,浑身煞气凛然。

  这两名刽子手一生不止斩了多少罪犯,凭他们自身所带的杀气,便可破了姜子牙的术法,更何况他们手中的屠刀还是经过特制的,而那姜子牙此刻浑身法力被禁,所以叶辛并不担心杀不了他。

  当然,如果不出意外的话……

  叶辛打起了十二分精神,此刻项羽、孟子、墨子和吕布、薛仁贵等人身上也是同时浮上了若有若无的恐怖气息,神情警备。

  “昏君!你杀不了我!”

  看着临近身旁的两名刽子手,而且旁边还有雷开和殷破败二将看护,可姜子牙脸上却仍然挂着冷笑,冷冷注视着叶辛。

  叶辛脸色一沉,冷冷道:“斩!”

  一名刽子手毫不犹豫地举起屠刀,挥砍而下!

  这一刻,许多围观百姓,都是面露恐惧或者不忍,闭上眼睛不敢再看。

  当然也有不少脸色兴奋,依旧紧紧地盯着。

  轰!
  忽地,就在这时,法场上忽然爆发一股恐怖的威势。

  只见姜子牙身上绽放一股刺眼的白光,这白光散发着令人心悸的气息,往旁边扩散。

  那两名刽子手和雷开、殷破败二人,甚至还未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便直接泯灭在了这白光之中。

  场中顿时便是一静!
  这场变故实在来的太突然了,就连叶辛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因为他们的目光,都是注意着四周,担心有人会前来相救。

  完全没想到,这变故竟然会发生在姜子牙自己身上!

  众人脸色阴沉,往那姜子牙看去,却只见他浑身沐浴在一片白光之中,而在他头顶,悬浮着一枚白色的符印,那白色光芒,正是从那符印上传出的。

  “玉清圣令!”

  旁边忽然传来一声惊呼,叶辛回头,只见金宁小嘴微张,满脸惊愕的表情,“阐教?!他是阐教的人?!”

  玉清圣令?!
  叶辛目光一沉,看了眼旁边的典韦和恶来。

  两人脸色微白,连忙跪地请罪道:“陛下!吾等着三日一直监视着他,末将以性命担保,绝对没有任何人接近他!”

  叶辛自然不会怀疑两人,可他也没想到,这姜子牙身上竟然还隐藏着这样一件至宝,如今连损两员上将,这让他如何不怒!
  “暴君!贫道说了,你杀不了我!”

  刑台上,姜子牙依旧被枷锁烤住,可他浑然不惧,冷笑着看向叶辛。

  “奉先!”

  叶辛冷冷道。

  “是!陛下!”

  吕布当即会意,手持方天戟,漠然走出,往那姜子牙走去,恐怖的煞气缓缓升腾。

  然而!
  他还未走到刑台上,场中瞬间又响起一道冷喝声:“孽障休得造肆!”

  下一刻,围观人群里,豁地爆发出一股股恐怖的气息,随后一道道身影踏空而起,往法场上疾射而来!

  变故突生,场中瞬间哗然!
  “放肆!”

  吕布、冉闵等人早有准备,当即怒喝一声,便是踏空而起,迎了上去。

  而法场上,叶辛缓缓闭上眼睛,低叹一声,果然!

  变故,还是来了!
  【面临当前局面,请宿主做出选择。】

  【选择一:变故已生,继续坚持下去,恐会引出元始天尊,况如今大劫来临,需保留底牌。放弃斩杀姜子牙,以待来日。奖励五百年修为。】

  【选择二:大劫已降,命运自主,不惜一切代价,斩杀姜子牙,打乱阐教计划。奖励人物召唤卡“赵云”。】

  ……

  ……

   第一章,保底1。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