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我家大门常打开,开放怀抱等你(二更)

2021-05-07 作者: YTT桃桃
  第61章 我家大门常打开,开放怀抱等你(二更)

  朱家老三朱兴平,没想到堂弟在左家地位这么高。

  朱兴平本以为老左家最得意的女婿,会是罗家那位在各村有名的“文曲星”。

  换咱,咱也是啊,读书人将来多有出息,一旦发迹就会不得了。这时候不笼络等啥时候笼络。

  至少他老丈人家就是如此,哪位女婿有本事就捧哪个。

  过年过节招待的饭菜、岳母脸上的表情都是不一样的,有本事的女婿在岳父家说话底气也不同。

  却没想到,那“文曲星”在二混子堂弟面前,一口一句大姐夫,表现的极为关心和尊重。

  读书人对二混子堂弟尊重?
  朱兴平心想:如若不是亲眼见到这一幕,别人与他说,他都不会信。

  而且罗峻熙对祖父还行晚辈礼。

  那位文曲星的娘,更是没有像别的村传的那样爱自持身份,不爱搭理人啥的,他看那罗母和左家人挺亲近的站在一起,对他祖父也非常热络。

  朱兴平有些眼热地看着堂弟和这个打招呼,和那个说两句的。

  而朱兴德这头,拒绝了岳父岳母的真心挽留。

  不能在这里住。

  一宿也不行。

  不是外道。

  是怕爷本来吃喝拉撒就不方便,在别人家更放不开。

  病情好不容易稳定下来,别再休息不好哈喇子流的更快。

  你瞅就这一会儿,来打招呼的人多了些,激动了点儿,爷那前大襟都湿了。

  还有一点,朱兴德不想承认也要承认,他爷不止他一个孙子,家里还有好几个呐。

  虽然那几位不惦记他爷,但挡不住祖父惦记人家啊。

  祖父还要着急回去看看呢。无论是看那几个孙子,还是要看看那藏钱的地方。

  嘿嘿,朱兴德在心里憋不住笑,就让爷回去望着那道藏钱的墙过过眼瘾吧,里面早就空啦。

  朱兴德又拒绝小稻跟回去。

  小稻有些懵,示意朱兴德向远走几步:“我不和你回去,谁规整屋子,不是说要换屋子?你个大男人哪会干那个。”

  朱兴德不以为然道:“大男人咋啦?我没娶你前,袜子都会缝,不就收拾个破屋子。你放心,我指定落不下你那些破烂。”

  他媳妇有一堆乱七八糟的,在朱兴德眼里全是没用的东西。

  像是用纸叠的门帘,进出特别不方便。装果皮的小篓子,一年到头,好不容易吃回瓜子都无法放纵,不让随便扔。

  还有为闺女做的风车,晒的干花,薄荷叶,扇窗户的竹帘,总之,杂七杂八一堆没用的。

  他们老左家姑娘都有那毛病,看岳父岳母家就知晓。

  小稻压低声音说:“那你明儿来不来猎猪啦?你出门,谁照顾爷洗洗涮涮喂饭呀。”

  朱兴德瞪眼:“咋不来,还要还五爷爷车呢。家里那一堆女的,米面油我出,还不能照顾照顾?那他们可是作死,我得找里正聊聊。那怎的,分家就能不孝顺啦?”

  小稻还是不放心,朱兴德打手势,那一看脾气都上来啦,差些吼出:你快住嘴吧。

  朱兴德心想:媳妇双身子,野猪进院,一宿没睡,瞎折腾啥。回去照顾爷,需要扶着躺下的,孩子万一折腾掉,身体还要不要。

  真想回家,也等过几天的。

  回头朱兴德来到车前,指着小稻就对朱老爷子解释了。

  老爷子流着口水,一脸着急,右手指都跟着动了动。

  大伙能看出来,老爷子也不想让小稻折腾回去,甚至都半瘫状态,还能看出偏心眼。

  那脸上的意思就差表达:“往后也不用你照顾我,你好好养身子。要是娘家待着舒坦,你能给我小孙儿生出大胖小子,你在娘家常住都中。”

  事实上真是这样。

  朱老爷子躺在车板上,望着小孙媳心想:家里一堆孙儿,咋能让孙媳伺候呢。女子伺候他,他也不得劲儿呀。

  这就是左家人为何高看朱家的原因,尤其是对待朱老爷子。

  这位老爷子真是没话说。

  秀花有听说过朱老爷子的为人,所以今儿她格外热情。

  据说,朱兴德和小稻最初议亲时,朱老爷子姿态就放的很低。说都是我家的错,我小孙儿相中你家大闺女不好好相中,脚底下使绊子让人掉河里再去救,没教好孩子,对不住。

  朱老爷子不坦白,左家人压根儿不知晓真相。

  当时朱家聘礼也比照平常庄户人家厚重太多,给左家送来四袋子粮食,小稻还是姐妹几人中穿的最好的,不止成亲当日有新衣,平常换的有新衣,冬天的棉衣,被子被面棉花全是里外三新。

  到头来,小稻还能给娘家留下不少棉花和新布匹,那小豆的棉被和嫁衣料子就是用她姐剩在娘家没带走的。

  然后,过了门,又一不小心生了甜水。

  朱老爷子虽然不隐藏失望,但是从没像别家那老人给脸色瞧。

  甜水百日,左家两口子登朱家门,朱老爷子照样热情对待。还宽慰年纪小,再生呗,身体都没毛病,先开花后结果。

  见过谁家太爷爷帮着带小曾孙女的?

  甜水就是朱老爷子给扯大的。

  没拉拔过别的曾孙,却背抱过甜水。

  小稻回娘家提过好几次,说有听见过祖父哄甜水睡觉时小声哼哼着不成调的曲子。被发现,祖父脸通红。

  再说回眼下,小稻不回去,朱兴德更不能让甜水回去啦。孩子回去不是添乱吗?

  朱兴德将左老汉拽一边,递给卖猪银钱时,甜水正扒着车板子对朱老爷子说悄悄话:
  “太爷爷,你还疼吗?甜水给你呼呼。”

  说完,毫无征兆一咧嘴,“呜呜,太爷爷,你咋这样了呢,甜水心疼,你快好起来别躺着。”

  孩子大颗大颗的眼泪往下掉,知晓爹爹不让她跟车回去,更是心碎。

  秀花比白玉兰动作还快,急忙抱起甜水。

  甜水哭的咳嗽,不忘讲条件:“我不跟回去也成,可是别忘了给我太爷爷装包子。”

  一句话将大伙逗笑,这孩子比较实际。

  左家人将二十个包子,罗家给左家的大米,左家自己攒的小米,还有十七个鸡蛋,通通都给朱老爷子随车装走。

  朱兴德要赶车离开前,又忽然停下,来到挥手的老丈人面前。

  左撇子一愣:“落下啥啦?”

  “爹,给我找把锁头。”他要将灶房锁起来,每日只单独拿出给祖父吃的交给大房那头。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