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王牌对王牌

2021-04-11 作者: YTT桃桃
  第12章 王牌对王牌

  别看左撇子在心里吐槽“太热闹了”,但今儿,他心里莫名痛快。

  就背着手站在院子里听,感觉脊梁骨都直溜一些。

  什么叫吵架。

  不用多大个事儿。

  只要双方语气冲一些,再越吵越能勾起存在心底的不满,那这事儿就成啦。

  平日里,吴婆子就不是那让人的性子,要不然她家也不能总传出她打骂儿媳的动静。

  吴婆子的三个儿子,更是打小就觉得比隔壁高高在上。

  娘说的啊,从小说到大:你看咱两家住的这么近,都是前后脚生的娃。你瞅那面生仨丫头,再看咱家,我生仨儿子。个顶个壮小伙。

  这事让吴婆子在她男人面前很得意。

  所以,吴家的三位儿子,只十四五岁到十八岁前后没有瞧不起老左家外,在这之前和成家之后,他们又恢复斜眼看老左家人的习惯。感觉自家哪怕是村里破落户也比左家强。

  至于那几年,为啥没有欺负老左家。

  那不是左家姑娘们长大啦像朵花,不好意思冲三朵花吆五喝六。

  可眼下却不一样。

  三朵花都已嫁人,他们也早就娶妻生子,谁惯着谁呀。

  尤其是想到那年,他们娘因为老左家的事被爹揍,被人起外号棉裤腰,那年修水渠,他们家还被里正多安排了活计。

  这不嘛,仨男人听到动静出来仗腰。

  可惜,还是晚了一步。

  秀花给甜水领到门口就撒开,几步蹿上来,跳着脚蹦高要去扯吴婆子头发。

  吴家仨小子喝骂:“你特娘的,敢扯我娘。”

  朱兴德也稍稍拦一下,有些懵,问秀花:“你谁啊?”

  “我是你媳妇的外婆。”

  “你敢推我外婆?!”

  朱兴德以一己之力立马要干吴家仨小子。

  横冲直踹,四个男人眨眼间拳打脚踢起来。

  吴婆子和秀花也没闲着。

  杨满山之前一直在干活。

  他以为大姐夫也就是在门口和人拌拌嘴,在镇上领教过,大姐夫打嘴仗不会吃亏。

  满山将特意带回的几只猪骨头扔到水井旁,又将两台沾满血迹的骡子车拽进院,正要默默去喂累坏的骡子,听见动静不对劲儿重新返回大门口。

  变成打架了?那大姐夫咋不知道召唤人。

  朱兴德被吴家仨男人团团围住,杨满山一过来,形势立即逆转。

  满山一手一个,用胳膊勒住吴家兄弟的脖子,拖拽着给人放倒。

  朱兴德倒出手,正预备要踢吴老大,想将吴老大一脚踹回吴家院落时,有一人,出脚比他还快。

  只看罗峻熙早已换下那身破破烂烂的书生长袍,穿着他老丈人的短打衣裳,端着伤胳膊冲了上去。

  从这一瞬起,罗峻熙成了补脚小能手。

  他大姐夫直接上手揍,男的女的都不惧,吴婆子敢拦,连吴婆子也给推搡在地,罗峻熙就趁大姐夫顾不上踢对方时,他踢。

  他二姐夫不打人,只用胳膊牢牢控制住吴家两位兄弟,罗峻熙就更有发挥的余地,他在混乱中横踢瞎踹。

  外面一时乱哄哄,快赶上唱大戏了。

  至少在小娃甜水眼里是这样:拉大锯,扯大锯,姥姥家门口唱大戏。

  有村民从大地归来,扔下锄头跑过来拉架。

  有妇女嚷着:一个村住着,又邻里邻居住着这是要干啥,快消消火。

  有喊去找里正的。

  其间,始终夹杂秀花外婆的大嗓门。

  那骂人话一串串,甭管咋骂,秀花也不忘一个主题,那就是:再敢胡乱编排老左家人,让她听见就带仨孙女婿打上门。

  一遍遍不重样质问:
  敢欺负她家没人?瞎啊,睁开你们狗眼看看,十里八村打听打听。

  武有敢动刀子的大孙女婿。

  二孙女婿更是能打狼打虎更不用说猎杀你个小龟孙。

  文有小孙女婿。

  听没听过,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这话。

  听没听过,十年河东十年河西这话。

  再敢惹老左家,就算眼下割不了舌头,她沈秀花也会搁心里记着,死记的那种,闭眼那日都不带忘了那些敢对老左家吐吐沫的人。

  到时候,等小孙女婿考下功名那日,她就给名单,让小孙女婿捆了那些敢编排官老爷家人的下大牢。

  搞得村民们只以为吴婆子那破嘴的毛病又犯了,也不知这回骂老左家的是啥话,能惹得人放出这样的狠话。

  压根没人知晓,这不过是甜水端肉出去馋人惹的事儿。

  左家灶房。

  左小豆探头看眼她爹的背影,回身对小稻说:“姐,爹压根儿没出去拉仗,娘倒是出去啦。不过,咋没听见娘的动静?”

  又问小稻:“大姐,你要不要出去劝劝。”

  满山那人,小豆放心。

  别看是猎户,见血是家常便饭,不知道的以为脾气烈,其实人憨着呢,老实。

  在小豆眼中,甚至不被欺负惨,杨满山一般情况下不和别人计较。

  所以才问大姐要不要出去。

  毕竟大姐夫和满山不同,混名在外。

  小稻咣咣咣切菜,头没抬道:

  “不用。我家甜水长这么大,只被老朱家那些娃子欺负过,你大姐夫也只有对着老朱家人会吃哑巴亏。

  就这,他也会拽过侄子侄女苦口婆心讲道理,让对甜水好些。

  其他人嘛,在俺们杏林村,就没人敢骂甜水是赔钱货敢用石头丢甜水的,都知晓欺负了甜水,回头你大姐夫甭管夜里多晚都会找上门。不开门,能给人家大门凿烂。”

  小稻边说边干活,只几句话的功夫已切完菜、刷完锅,用家里特制的“油布”抹了抹锅底,这就算是炒菜放油了,继续道:

  “说实话,只有来咱娘家,甜水在村里玩才会被欺负,我以前都是嘱咐她回去别说的。

  想着一个月头才能看回爹娘,怕给咱爹娘惹口角。咱拍拍屁股走了,他们难做人。

  这回正好杀鸡儆猴给村里人看看,省的一个个闲的。”

  她男人就这点好,反正混名在外,不必为名声所累。

  偶尔和谁讲个道理,能让对方吃惊够呛。稍稍配合村里的活,他们村的里正都会夸奖两句。

  此时,外面已经到了最后一步,游寒村的里正来啦,清清楚楚听见秀花那一番话。

  左撇子这才出去假装拉架,搓着手对里正道:“五叔,你说这些孩子,真是的,有啥大不了。我去后院喂骡子的功夫,这就干起来了。”

  游寒村的里正和左撇子沾亲带故,论亲叫一声五叔。

  里正叔没在乎秀花要打上门的话,他在乎的是,罗峻熙往后要是考中,要给得罪左家人的村民抓起来。

  里正看向罗后生。

  这位可是十里八村最有望吃“皇粮”的后生。

  罗峻熙也和里正对视,毫不躲避,心里却在琢磨:
  外婆让他赶明抓人那话,纯属无稽之谈。

  别说他眼下不是秀才和举人老爷,就算将来真的功成名就做了官,那他也不会那么做啊,那成了什么人。

  不过,他不会告诉大伙外婆那话是瞎说唬人的。何必泄了外婆的老底。

  恩,其实用不着他开口。

  他只要站在这,不主动解释,不拒绝那话真假,也不负责。

  让大伙去猜吧,你猜他将来会不会。

  里正叔眼神闪了闪,喝骂道:“又吃饱了撑的是不是,我看还是地里活不累。都给我散啦。”

  ……

  白玉兰给里正叔家送了一碗肉回来,左家大门重新关上。

  左撇子拉着甜水的小手,听到老岳母张罗。

  “支桌子吃饭。

  孙女婿们,给我把饭桌子支院里,我要馋死他们。”

   这几天又有一连串打赏,感谢大家鼎力支持,周一再贴打赏名单。眼下想求大家的是,新书期多多发言,多多投票,去书评区多唠唠嗑呗,哪怕你们告诉我今儿吃啥也成,也馋死我。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