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2章 沈亭之战(3)

2021-04-19 作者: 玩蛇怪
  第412章 沈亭之战(3)

  黄昏末刻还未到人定初时的时间,炎炎夏日,草木上蚊虫萦绕,嗡嗡嗡嗡在耳边作响,吵得人心神不宁。

  北面的山岗附近的树林中,黑魆魆的杂草丛间,不断冒出脑袋向旁边的山岗上窥探,先是一个两个,然后三个四个,紧接着就是成百上千。

  孙坚早就观察过,这里是整个袁营的制高点,从这里居高临下,不仅能够看到远处他的营地,还能对近在咫尺的袁军进行打击。

  林间也不是没有袁军的暗哨,包括袁军营寨附近,到处都有岗哨和守卫,所以几乎是当黄盖潜入林中后不久,暗哨就发了警示,山岗上的瞭望塔,三名弓箭手也同时敲响了铜锣。

  “咚咚咚咚咚!”

  轰隆的锣鼓声震天响动,整个袁军营寨都仿佛被惊醒过来,随着一声长啸,原本就长途跋涉,精神高度紧张的袁军几乎是差点崩溃,有些地方竟然发生了营啸,连绵数里的营盘,到处都是一片混乱。

  黄盖带着两千人从林间杀出,顷刻间就占领了北面的小山岗。孙坚的主力部队与孙策的兵马结成数个方阵,举着无数火把,在月光下,如一片浩荡的火海,向着袁军袭来。

  “你们都死在这里做什么,还不快去各营安抚士卒。”

  袁术听到锣鼓声音与周边所有营盘发生出来的混乱声与呼喊声,再看各中高级军官居然全聚在自己这里,没有在自己营中组织士兵,气不打一处来,对着诸多将领狂怒道:“滚!”

  这些将领都是听到动静来看情况,现在看到袁术大怒,一个个连忙灰溜溜地回到了自己的营寨里,有些发生营啸的就立即平定混乱,有些则马上组织士兵,准备严正以待,还有些则整顿了兵马之后,坐下来观望局势。

  只不过就当他们还处于混乱之中,在短时间内尚没有平息动荡的时候,孙坚孙策大军就已经靠近过来,外围的袁军将领立即组织士兵出寨防御,簌簌的响声与不断呼喊的声音络绎不绝,紧接着大量的袁军士兵冲出营寨,与孙坚军很快战在了一起。

  但黑夜作战一片慌乱,哪怕营寨附近到处都点满了火把,夏日月色也如银水洒落在地上,能见度不算差,只是袁军毕竟处于高度紧张与疲惫的状况,再加上孙坚孙策父子勇猛作战,很快就冲散了出来迎敌的袁军,靠近到了袁军外围。

  “点火!”

  孙坚举起手中的古锭刀,在马上高声大喝。

  士兵们纷纷让开道路,从后方大量运送辎重的板车被推出来,上面都装满了稻草与树枝,举着火把的士兵将车内的稻草引燃,在这样干旱的天气里,正适合放一把大火。

  “推!”

  随着一声令下,士兵们推着已经着火的板车飞速向着袁军营地外的栅栏冲去,撞在了栅栏上之后,推车的士兵扭头就跑,轰隆隆的火势顿时燃烧了起来,烈焰将整个栅栏全部点燃,在夏风之中,火势快速蔓延,靠近栅栏的营盘第一个火起。

  古代放火可没有汽油,也没有什么远程点火装置,一般都是用车辆装了引火物再推过去,火箭虽然已经发明,可成本太大,一支箭从箭头到油脂,都需要钱,用大量火箭的话,那是真的烧钱,孙坚还没财大气粗到这个程度。

  所以干脆趁着袁军处于极度疲惫加混乱的时候,用火车足矣。只是栅栏的作用本来就是做障碍物,袁术也没有蠢到学波才结草而营,所以这场大火也仅仅只是蔓延到了营盘外围,没有伤害到了营地里面的帐篷。

  冲天的火光又带来些许混乱,袁术反应还算快,立即命令士兵往后面的营盘撤离,同时派人隔断了起火两边的栅栏,防止火势蔓延到别的营盘。

  就这个将领们迅速组织起士兵,袁术则亲自指挥前面的军队从容应对,毕竟是能拉起那么大家当的人,除了遇到曹操那样能征善战的主,即便是刘表也只能借着乌龟壳一样的荆州来抵御袁术,可见他还是有一些能耐。

  袁军士兵从最开始的混乱再到逐渐稳定下来,只是将士们也不敢贸然下令行动,所有的将领都命令自己的本部人马都留在各自的营盘内固守。

  谁也不知道现在外面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小心点没有大错。

  在经历了约一刻钟的混乱之后,袁军营寨总算是恢复了秩序,袁术本人率领着本部人马自正面的营门口出来,与孙坚孙策大军遥遥对峙。由于简易营寨只有正面有栅栏,左右两侧与后方河流方向毫无遮蔽,所以袁术轻易从右侧领军出来。

  而袁术方的右侧,就是大营的南面,平舆方向大队人马缓缓而来,赵云领着本部八千大军杀至,他和孙坚也都是长途跋涉,不过汝阳毕竟离平舆近一些,早在昨日他们就到了沈亭外七八里处,不仅休整了一夜,还派人侦测过地形,好歹休息了一会儿,没那么累。

  因此相比于疲惫不堪的袁术军,孙坚与赵云勉强占了地利。作为军中宿将,孙坚设计了疲敌之计,今夜放火烧了袁军外围营寨,在冲天的大火之中,双方隐隐对峙。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火焰也继续在燃烧,后方的将领在组织灭火。

  前方阵线之中,旁边就是熊熊烈焰,染红了半边天空。远处隔着约一里地,则是孙坚军火海的阵型。双方剑拔弩张,好似随时都会打起来。烈焰与盛夏,让每一名袁军士兵燥热难耐,额头的汗珠如雨水一样落下。

  气氛在此时好似凝固住,杀气在弥漫,两边谁也没有第一个下令进攻。不知过了多久,当远方的夜鹰第三次回响在林间,当北面的山岗不断箭雨往下落,反而是黄盖先与北面敌人交手的时候。

  随着孙坚军轰鸣如雷的鸣金声,宁静在这一瞬间被打破,紧张的气氛也随之以泻,滔天的烈焰如火浪一样退去。

  “撤撤撤!”

  那边从侧翼骚扰的黄盖终于听到了鸣金声音,手起刀落斩杀一名敌人的同时,立即呼喊着身边作战的士兵按照原定计划开始脱离战斗。

  他们且战且退,很快又撤进了来时的林子,林木森森,深邃幽静,谁也不敢追进去,只能看着。

  与黄盖交战的是北面扎营的袁胤部,奋勇拼杀,双方皆死伤数百,见到敌人逃去了森林,有袁胤的军司马说道:“将军,不如此时引火,把这林子点燃,烧死他们。”

  孙坚放火是在正面栅栏,而森林是在北面,隔了约一里多地,差不多四五百米距离,由于中间的栅栏被拆掉了,再加上还有一片小山岗将森林与营地隔开,所以火势并没有蔓延到这边林地。

  但当袁胤听到这个建议的时候,差点没气死,没好气地说道:“你是巴不得我们没被孙坚烧死?此时正刮北风,风从北面来,点燃大火,必然会把那处小山点燃,我们的营地就在小山下,很快就会烧到我们营地里。”

  作为袁术的从弟,袁胤好歹读书识字,比底层士兵更多几分见识。如果真按那位头脑简单只知道上阵杀敌的军司马所言,去林子里点火,按夏季日常刮的北风来看,怕是敌人没烧着,先把自己给烧死了。

  其实孙坚也不是没有考虑过趁着刮北风的时候点燃这片树林,不过袁术布置的营盘还是很有讲究,北面只有袁胤一部人马在,其它营盘都隔开了,即便点燃大火,也顶多只是烧了袁胤部。

  所以为了取得更大的战果,他选择的是先烧掉袁术外围的栅栏,让他的外围防御工事被毁坏,等待决战的时候,袁术就没办法在短时间内再继续造更多的防御工事来固守。

  袁术看着举着大量火把的孙坚军撤了,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这一仗他不太想的打,因为他的士兵本来就经过几日奔波,十分疲惫,再加上大火与忽如其来的进攻,一惊一乍,军心涣散了不少,所以袁术更需要时间来休整。

  孙坚也知道他的情况,这才趁夜想要袭击,因为孙坚知道,拖下去的话,他的胜算会越来越小。

  只是袁术亲自领军出来,数万大军排开阵势,还是让孙坚有些忌惮,最终在犹豫许久之后,还是下令撤兵,回到了自己的营地之中。

  很快一个个帐篷竖立起来,已经到了人定时分,撤兵之后,孙坚加紧命令士卒保证休息,等待来日的战斗。

  那边赵云也接受到了孙坚撤兵的信号,同时也撤兵,一路往南而去,离袁术营地差不多七八里,安营扎寨,原地休整。

  翌日清晨,当震天的锣鼓敲响的时候,孙坚军的所有人士兵全都惊醒过来,纷纷起床准备作战。

  在远处的地平线上,袁术率先整理好了阵型,一列列的士兵从昨夜烧毁的残垣断壁中出来,列好了整齐的方阵,然后在锣鼓震天之中,向着孙坚的营地发起了冲锋。

  最先过来的是一大批骑着战马的骑兵,作为中原腹地,袁术占领的汝南、淮扬、荆南等地并不产马,所以这一千多骑兵,已经是袁术的极限。

  这些骑兵纷纷呼喝着,在豫东平原上如风一样来去自如,几乎是在孙坚军还未反应过来,弓箭手都没有准备好的时候,骑兵们举着用鱼膏油脂点燃的火把,冲到了外围板车区域,将手中的火把纷纷丢了出去。

  昨日孙坚用火攻破了袁术外围的屏障给了袁术启发,既然你烧了我的栅栏围墙,那我也烧了你的外围板车障碍物,想要依托障碍物进行防御,大家谁都不给这个机会,就两军对垒真刀真枪。

  这个时候孙坚和儿子孙策一起吃早餐,他们正说着话,谁知道话才刚刚起个头,就听见外面石破天惊的警戒锣鼓响动。一瞬间端着汤碗的孙坚也有些恍惚一一没想到袁术大军经过昨夜疲敌之后,今天居然还敢先动手。

  他之前还以为袁术最少要休整两日,等稳定好军心,恢复了士兵的体力之后才敢出来正式决战。看来平舆已经危在旦夕,已经让袁术不得不尽快解决自己之后,去救平舆。

  如果说昨日袁军因为疲惫还没有十足把握,那今日好歹休息了一天,总算是有那么点精神。

  袁术骑在马上,冷冷地看着远处孙坚营盘中的大火。

  孙坚昨天不敢打是因为他就这么点人,而且他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拖慢袁术的步伐而已,没必要把自己的家底全拼掉。可袁术要是不拼的话,那他在平舆的家底就会彻底没了,所以今天必须打,而且必须一战将孙坚击溃。

  “父亲,袁术进攻了。”

  孙策放下了手中的饭碗,蹭地一下从地上站起来,说道:“我这就去我的营寨集结士兵,准备决战。”

  “等一下。”

  孙坚深吸一口气,努力稳住心神,转头对孙策道:“伯符,此战你切不可再鲁莽,先回营寨集结了士兵之后,做为侧翼,等我军令再出击。”

  他怕孙策再像上次那样直接见面就是干,虽然上次莽过去打赢了,可孙坚也是行军打仗多年,早已经清楚打仗靠莽是走不了太远的,所以相比于早期只知道一头往敌人怀里冲的打法,孙坚也慢慢学会了有脑子。

  孙策也明白此战对于父亲的重要性,脸色严肃,认真拱手道:“我明白了父亲。”

  等孙策走后,孙坚才独自走出帐篷,就听见远处的前营方向已经是马蹄卷地杀声雷动,连带着兵器激撞交进叱咤惨叫声此起彼伏混成一片,催战的战鼓辨分不出节点,集结调配的号角也没个整调。

  营地最前方冲天的火光燃烧,转眼间西面也是杀声炽烈。

  孙坚心头登时紧成一团,他的军队分为前营中营后营三部分,前营外围都是大片的障碍物,袁术点燃了那些马车,现在已是一片火海。而在火海两侧,东面是孙策军,还未与敌人交战,北侧的程普黄盖率领着前军已经与敌人交战在了一起。

  营地内谈不上兵荒马乱,士兵们在各级军官的指挥下训练有素地开始集结,前营那边很快就有报信的过来向孙坚通报了情况,袁术的前军从右翼,也就是北面发起了猛攻,程普和黄盖利用还未点燃的马车障碍艰难阻挡。

  此时后营的韩当祖茂一干人早已经穿戴整齐,一身盔甲武器绑腿,来到中军找到了孙坚,一见面韩当就立即说道:“明公,袁术军进兵了,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是借着营地防守吗?”

  孙坚沉声道:“德谋与公覆已经与袁术前军开始交战,传令下去,各军整束队伍,检查装备!等待命令!”

  “唯!”韩当祖茂领令去了。

  安营扎寨当然不是所有军队挤在一起扎个帐篷睡觉就完事,孙坚选的地方左右两侧有一些山峦,还有一些陡坡高地,诸多营盘也是散落在一起,虽然没有修筑防御工事,但利用运送辎重的车辆建起了一些建议的障碍网,此时却被袁术一把火点燃。

  熊熊烈焰还在燃烧,前营那边因为靠近前沿的障碍网被烧了一些帐篷。不过问题不大,程普黄盖领着前军早从营寨中杀出来,与袁术的前军战在一起,双方的战斗焦点在还未燃烧起的障碍网、丘陵陡坡、小高地附近纠缠。

  过了一会儿从南面也传来了喊杀声,袁术派人从孙坚的左翼袭击,这里是孙策的营地,营地外有一处山坡至高点,孙策在上面安排了数百弓箭手,箭雨不断往下落,围绕着此地,双方展开了剧烈的战斗。

  与此同时,袁军浩浩荡荡的大军从四面八方开始围攻,中军也很快遇到了敌人,韩当祖茂领着后军驰援。

  可过了不久,后营也遭到袭击。这里负责运送辎重的民伕多,大都没有正刀真枪地上过战场,破营的消息一起顷刻就炸了营,有人见营帐就钻,有人跪地上哭天抢地地嚎,有人没头苍蝇一样四处乱撞,有人跟在别人后面漫无目的疯跑,还有人就地转圈子似乎想找趁手物事防手。

  孙坚自己领着兵马亲自上阵,结果才刚出自己中军营寨,就迎面撞上了从右翼杀来的张勋大军,双方几乎是如两股洪流一样撞在了一起,在平原上爆发出了猛烈的对轰,袁术的兵马优势在这一刻显示得淋漓尽致,孙坚军每一面都有大量的敌人,到处都陷入苦战。

  不过相比于正陷入苦战的孙坚本寨大营,处于营外的孙策部却轻松许多。他站立在小山坡上四下眺望,只见箭雨之下,敌人抱头鼠窜,看见的是一杆写着“刘”字的军旗,那是袁术的部将刘勋,带着八千人进攻孙策,却被这个小山坡弄得束手无策。

  “那边!”

  孙策骑在马上,手中的长枪指着那杆大旗的方向,对自己身边的亲卫说道:“让弓箭手停下,其余人跟紧我,我们往那边杀去!”

  “唯!”

  亲卫营声音震天如雷,一声令下,坡上的弓箭手们停止了射击,几乎当进攻的敌人以为对面没有了弓箭,精神一振,可以继续进攻的时候,远处的山坡之上,一名骑士领着身边数十名骑兵,再加上身后浩浩荡荡两三千士兵英勇地冲下了山坡,向着他们袭来。

  马蹄卷动着草甸,溅起了尘土。孙策如一柄锐利的枪一样刺进了刘勋的阵型里,然后仿佛开膛破肚,对着刘勋的竖起的大旗方向直插了过去。孙策终究是没有等到父亲的命令,最终他选择自己的判断,击溃眼前的敌人再说。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