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 天凉了,就让苟氏破产吧

2021-02-28 作者: 蓝白格子
  第205章 天凉了,就让苟氏破产吧

  苟浈媚发现姜心昕面对老头时,还是以前硬气的性子,同样暗喜。

  她委屈不已的说:“心昕,这些年来因为你的失踪,我妈吃不好睡不好一直担心,你怎么能这么说她呢?”

  “不管怎么说,她可都是你的长辈。”她强调。

  姜心昕实在不想和她们演戏。

  要服软装绿茶,她也不是不会,可实在是懒得应付这几人。

  她以前有父亲和丧父没什么区别,他曾经的偏心,对她的各种不信任和责骂,她还在记忆犹新。

  所以要和他装父慈女孝,她自己都会觉得倒胃口。

  “她也配当我的长辈?你同样也别假惺惺的演了,我看着一样恶心。”

  姜心昕冷着脸说:“我家不欢迎你们,滚吧!”

  虽然鲍家母女希望姜心昕不服软,可养尊处优那么多年,被这么骂和喊滚,两人也是很不高兴的。

  苟金川气得半死,抬手指着姜心昕,“你这个不孝女,谁教你这么对待长辈的?你的教养呢?”

  姜心昕嗤笑一声,“我有妈生没爸养,我需要什么教养?”

  见他还要说话,她又道:“别说你将我养到了十八岁,我妈可留下不少的财产,足够我花一辈子了。”

  “自从我妈去世后,我不是跟着保姆,就是跟着这个毒妇受气,所以你千万别往脸上贴金,说是你教养过我。”

  “更别想用所谓的父亲长辈身份压我,你不够格。”她冷眼冷声的道。

  苟文川被她这冷眼刺的有些迷茫,她竟然这么恨自己?
  他自认为从来没有亏待过这个女儿,吃穿用度都是最好的,可她居然这么想自己。

  她就是接受不了鲍宝瑜这个后妈,可这个后妈对她的好,他是看在眼里的,她就是不领情。

  “你!”他又被气到了,这些话实在是太诛心了。

  姜心昕不耐烦的说:“别你你你的,当初我离开时就登报和你断绝了父女关系,现在麻烦别上门来攀关系。”

  “我不单只看着她们恶心,看着你这个眼瞎心瞎的人,也是一样的恶心。”

  “希望你们离我远点,别再出现碍人眼。”

  这么多年来要说没有怨气,那是不可能的。

  也因此她将心里话都说了出来。

  “我们回家。”

  说完也不等对方的反应,她带着洛柠和洛曦,就错身走上前要去开门。

  苟文川气得喘气,没忍住道:“苟心昕,你确定不认我这个父亲了?连苟氏你也不要了?”

  姜心昕没有回头,“从前我就不稀罕,现在就更不稀罕。”

  “苟氏,在我眼里就是狗屎,只有你们才当宝。”

  “还有我现在叫姜心昕,以后见到我,麻烦叫姜女士,谢谢!”

  她打开门,带着洛柠两人进门,然后重重的将门关上。

  同时隔绝了那三人气怒、暗喜的目光。

  苟文川真没想到自己亲自上门,姜心昕竟然这般对待他。

  “孽女,真是孽女。”他嘴带着几分颤抖的说。

  心里除了恼怒之外,其实还有了几分愧疚,被亲生女儿这么指责,他也不由得反思,当初是不是真的忽略了她。

  鲍宝瑜急忙扶住他顺气,“老公你别生气了,气坏了身子,我可要心疼的。”

  “心昕可能心里有气,才会这样。”

  “你也真是的,见了面就不会好好说几句服软的话,非要这么硬气的吵。”

  “过两天咱们再来一趟,好好的和她说说,父女之间哪有解不开的仇。”

  她越这样说,越等于火上浇油,原本还有些愧疚的苟文川怒气更盛。

  他强势了半辈子,怎么可能主动服软。

  故意对着门大声的说:“她既然这么硬气,那我就当没她这个女儿好了。”

  “我们走!”他说完杵着拐杖就先走了。

  鲍宝瑜母女对视一眼,彼此眼底都藏着笑意,然后快步的追了上去。

  听到外面的人走了,洛柠见妈妈一脸的解气,也知道妈妈当年受了很多委屈,这才会当面发泄出来。

  她其实还是第一次见妈妈这般嘴毒和强势。

  “妈,你刚才好威武,我喜欢!”她笑着说。

  对待苟老头和那对母女,就不能软。

  实在是那几人太贱了,给点颜色就会蹬鼻子上脸。

  前世那对母女先查到妈妈的下落,然后去国际黑盟买杀手暗杀。

  妈妈和弟弟避开后,来了帝都。

  然后苟老头找上门了,可他却怎么都不相信,那对母女会买凶对付亲生女儿。

  因此还对妈妈又是各种失望和指责,说是她故意冤枉人。

  就像是妈妈说的,完全是眼瞎和心瞎。

  也许苟老头在事业上确实有能力,可在家庭里,完全就是蠢货,连枕边人都看不清。

  被经常吹枕边风,就被洗脑了。

  洛曦也一脸崇拜的看着姜心昕,“妈,你太厉害了。”

  他对所谓的外公和继奶奶没有任何好感。

  他因为体质的原因,对人的情绪很敏感。

  那个外公虽然对妈妈没有敌视和厌恶,但确实带着怒气,像是妈妈做错了什么事情一样。

  不分青红皂白的自以为是,最讨厌了。

  那一对母女就是完全的恶意满满,特别恶心。

  见儿女这么说,姜心昕脸上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你们支持我就好。”

  她原本也不想当着儿女的面,那么对自己的父亲。

  可二十多年不见面,一来就是质问,仿佛又回到了曾经。

  无论她做什么都是错,他都认为她叛逆不对。

  在家里,他和后妈、继女才像是一家人,而她反而是多余的。

  这才没忍住,将曾经的委屈全都爆发出来。

  洛柠笑着说:“我们当然支持妈妈了,你骂的太好了。”

  “对对,那样的人就该骂,他们才没资格来嚣张和指责。”洛曦也道。

  那老头给妈妈的只有委屈和受气,根本没资格来抖长辈架子。

  姜心昕心里暖暖的,她有儿女就够了,“以后要是遇到,你们也离那一家子远点。”

  洛柠想了想说:“妈,你知道苟家的祖坟在什么地方吗?”

  既然苟老头那么重视苟家,那对母女这么多年来做的恶心事,也是为了苟氏。

  那么,天凉了,就让苟氏破产吧。

   咱们柠柠也来个天凉王破玩玩~~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