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1章 最终审判日

2021-12-04 作者: 屠鸽者
  第711章 最终审判日
  以色列,耶路撒冷。

  这个基教的圣地,原本是由天启四骑士在管理着的,其余人无论是从教法上还是从实力上,都无法与他们四个竞争。

  只是在天启四骑士失踪后,耶路撒冷瞬间变成焦点,谁能入主圣地成为了基教最重要的事情。

  连沙漠教对此都是蠢蠢欲动,如果天启四骑士真的消失不见,那他们便有了夺回耶路撒冷的机会。

  在这种情况下,基教分散在世界各地的强力人物,迅速派出亲信或者是亲自赶来耶路撒冷,准备在这场盛宴中分一杯羹。

  谁能得到耶路撒冷,谁将得到令世界瞩目的荣光和地位。

  至于天启四骑士的死活,虽然基教的中低层信徒们很关心,但高层却一点也在乎。

  这四个骑士虽然代表主的意志,也代表了基教的强大,可他们高高在上,从未向教内其他高层分润过自己的力量和权力。

  没有利益,基教高层们又不傻,怎么可能喜欢头上多了四个爹。

  所以在天启四骑士失踪后,基教虽然发表了很严肃的声明,声称会追究到底,但实际上也只是随便派人找一找而已。

  如今,整个耶路撒冷比以往更加热闹,来自全世界各地的信徒都汇聚在这座圣城中,准备亲眼见证一下圣城的归属。

  天启四骑士中排行第一的瘟疫骑士普雷特也回来了。

  时隔数月,他再一次踏上这座已经生活了许多年的城市。

  走在热闹的大街上,周围熙熙攘攘的信徒并未发现普雷特,完全将这个代表了神之意志,地位比教皇还要崇高的骑士给无视了。

  这数个月内,方诚和人革联总部,加上伊希斯的吸血鬼势力,一直在世界各地寻找普雷特的下落。

  他们都认为,普雷特要么已经离开了地球,要么就是躲到某处类似于亚空间的地方,才会一直找不到。

  其实普雷特并没有躲起来,而是一直在耶路撒冷附近的某个教堂内生活。

  只不过旁人看不到他,寻找他的人也看不到他。

  直到今日,普雷特才重返耶路撒冷。

  为什么选择在今日回来,不仅仅是因为今日4月2号的耶稣受难日,更是因为方诚前往北美,深陷森特勒利亚镇。

  远在以色列的普雷特知晓这一情况后,第一时间便赶回耶路撒冷。

  事到如今,在三个同伴皆惨死方诚手中之后,普雷特也不得不承认,方诚已经是最大的敌人和最大的阻碍。

  现在连他这个排行第一的天启骑士都不敢正面与方诚战斗,必须等他陷入到短时间内无法脱身的麻烦事后,才敢出来行动。

  但这也是最后一次行动了。

  原本天启四骑士的目的是慢慢寻找母亲的灵魂下落,阻止她复活。

  在方诚如流星般崛起后,天启四骑士接连减员,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方诚的存在,甚至可能对主的降临造成影响。

  所以普雷特只能采用最后的办法,强行发起最终审判,接引主的降临,净化这个罪恶的世界。

  在所有人的无视中,普雷特向着耶路撒冷的圣殿山走去。

  在汹涌的人潮中登上圣殿山,来到第三圣殿前。

  来自世界各地的信徒们,都被阻拦在圣殿大门之外,只能在这里顶礼膜拜,献上自己的信仰。

  普雷特穿过看守大门的守卫,进入到圣殿内部。

  原本属于天启四骑士的守卫都被方诚杀光,现在这些守卫都是新来的。

  圣殿内部并不平静,来自世界各地的枢机主教们齐聚一堂,连已经分裂出去的新教和东正教,也派人前来。

  在圣殿最中央的圆桌上,这里原本是属于天启四骑士们聚会商议的地方,此刻已经换了一张面积更大的圆桌,并且坐满了人。

  枢机主教,也就是红衣主教,是基教中地位仅次于教皇的职位,相当于政府议员,可以选举下一任教皇。

  分布在全世界的枢机主教一共有178位,虽然大部分都是实权人物,但能够对基教上层事务发表意见并且造成影响的,也才不过二十位。

  这二十位中,有十八位亲自赶到了耶路撒冷,就坐在这张大圆桌上,只有两位实在没空走开,只能派亲信过来。

  除了二十位枢机主教之外,还有五位是来自北美的新教和两位来自东欧的东正教。

  一共二十七人,将这张大圆桌坐满了。

  往日安逸宁静的圣殿,此刻充满了喧闹声,因为这群人正在激烈争吵中,唾沫横飞,声浪如潮,完全没有身为主教的气度和礼貌。

  他们已经争吵了快两个月的时间,谁都说服不了谁,因为事关耶路撒冷的归属问题。

  除了表面上争吵之外,私底下已经悄悄动手不知道多少次了。

  可惜没有谁能够力压群雄,各种明面上的私底下的手段尽出也无法分出胜负,争吵自然吵不出一个结果来。

  所以,他们只能在这里干耗着,就算分不出结果,也不能退出。

  普雷特就站在一旁,看着这群平日里道貌岸然的教会高层,用最恶毒的话语互相诅咒和嘲讽。

  哐!哐!哐!
  清脆响亮的木锤敲击声忽然响起,压下了圆桌上的争吵声。

  名为艾尔索普的枢机主教不知从哪掏出一根小木锤,用力敲打着桌面,沉声喝道:“都安静!安静!”

  争吵声逐渐消失,一双双目光,包括普雷特的视线,都落在他身上。

  坐在主位上的艾尔索普能够让众人安静,不是因为小木锤的声音比较大,而是因为他的身份。

  他是最有权势的枢机主教之一,同时也是梵蒂冈教皇冕下的亲信。

  在天启四骑士相继失踪后,教皇无疑是全世界基教中地位最高和最有权势的人,没有之一。

  教皇对耶路撒冷的觊觎,也是人尽皆知,他曾经提议将教廷搬迁到耶路撒冷,得到了枢机主教团的同意,结果被瘟疫骑士一言否决。

  天启四骑士失踪后,教皇第一时间就派遣艾尔索普赶到耶路撒冷宣誓主权,可惜还是慢了一步。

  枢机主教团并非是一个整体的,当初主教团同意教皇搬迁教廷,是希望这位尊敬的冕下带领他们对抗天启四骑士。

  现在天启四骑士已经失踪,主教团当然不希望教皇的权势更进一步。

  所以,作为教皇亲信的艾尔索普,这两个月中反而频频受到围攻和背刺,大家虽然尊敬他,忌惮他,可面对耶路撒冷的归属权也是寸步不让。

  现在大家都安静下来,准备看一看这位教皇亲信又会发表出什么高见。

  如果还是要求众人看在教皇的份上退让一步,那少不得啐他一脸。

  面对诸多警惕中带着不善的目光,艾尔索普缓慢开口:“我们在这里争吵不休,难道就没有人考虑过,天启四骑士还会不会再回来吗?”

  其余人哪里没有考虑过,但这已经好几个月的时间了,天启四骑士都没有再露过脸,就像他们当年突然出现一样。

  连圣殿骑士团都消失不见,现在很多人都意识到,天启四骑士可能真出事了,否则不会丢下耶路撒冷不管,这么长时间都没露面。

  这群人这两个月来迟迟无法决定耶路撒冷归属权的问题,其实也是担忧天启四骑士突然返回。

  只是他们都没有想到,瘟疫骑士普雷特已经回来了,并且就站在一旁静静看着他们表演。

  “就算天启四骑士不会再回来,难道我们就要一直这样争吵下去?”

  艾尔索普继续道:“我有一个提议,既然暂时无法解决耶路撒冷的归属权问题,那就先将圣地共同管理吧,归属权的问题等日后再解决。”

  不少人有些心动,他们身为枢机主教日理万机,不可能一直在耶路撒冷耗下去,迟早得回家。

  如果能够将耶路撒冷共管,那至少不会被一脚踢出局。

  但也有人看穿了艾尔索普的目的,冷笑道:“共同管理圣地?我们远在世界的另一端,而梵蒂冈就在意大利境内,距离圣地可不远,你们随时可以对圣地施加影响,几年后就该你们说了算。”

  艾尔索普被揭穿了也不着急:“如果你们不同意这个提议,那也有另外的办法,要么找到下落不明的天启四骑士,要么替他们报仇,敌人我也知道是谁,教皇冕下已经决定了,哪位能做到这两件事,就支持他得到圣地归属权,你们愿意吗?”

  大圆桌一下子变得安静,无人再吭声。

  没人愿意天启四骑士再回来,同样的,也没人敢替他们报仇。

  那个男人据说已经成为万妖之主和不死者之王,连天启四骑士都不是对手,他们这群最多就是王牌级的枢机主教,怎么敢去找麻烦。

  普雷特望着这群趁着主人不再就准备抢夺房屋的小偷,纯白的双眸中没有丝毫波动。

  无论是耶路撒冷或者基教,对天启四骑士来说都毫无意义,这只是他们为了便于行动而套用的马甲而已,根本没有任何归属感。

  他们四人的目的始终只有两个,一个是阻止母亲的复活,另外一个是发起最终审判。

  现在第一个目的已经无法完成,那就只剩下另一个目的了。

  艾尔索普用话怼住所有人后,继续道:“共同管理圣地,你们都可以派遣人员前来驻守,梵蒂冈也会派遣人员,但数量会保持你们相同,几年之内都不会超出……”

  这一次,众人终于略感到心动了,主要是他们在这里耗费的时间已经太久,没法一直拖延下去。

  望着众人沉思的模样,艾尔索普心中冷笑。

  昨晚上教皇冕下亲自给他打电话,让他尽快结束这里的纷争,他才会提出这样的提议。

  只要先把这群人轰走,梵蒂冈有的是办法对耶路撒冷施加影响力,逐渐控制这个地方。

  到时候枢机主教团就算反应过来,也无济于事了。

  给众人一段时间思索考虑后,艾尔索普开口让大家进行举手表决。

  二十七个人,最终有二十四个举手,来自北美新教的三位枢机主教没有同意,但多数盖过少数,他们的意见已经无关紧要。

  “既然大家都同意,那我……”

  “抱歉,我反对!”

  话说一半就被打断,艾尔索普表情立刻阴沉下来,目光落在那三个来自北美新教的枢机主教:“你们真的打算与梵蒂冈站在敌对立场吗?”

  三个枢机主教面面相觑,他们虽然反对,但并没有开口啊。

  “我并不赞同梵蒂冈的主张。”

  声音又一次响起,来自大圆桌之外。

  “是谁?!”

  艾尔索普下意识顺着声音看过去,凶厉的目光却一下子化作惊愕,表情都凝固住了。

  大圆桌上其他人也纷纷扭头看去,然后一股股露出大白天见鬼的表情。

  拥有纯白色双眸的普雷特,就站在黑暗的边缘。

  浓眉国字脸,两道深刻的法令纹和下垂的嘴角,令他淡漠的表情也充满了威严。

  艾尔索普猛地一下站起来,目光死死盯着普雷特。

  “你、你还敢出现?”

  语气带着惊慌,作为教皇亲信,艾尔索普知道更多事情,包括那个男人和人革联总部正在满世界寻找普雷特下落这件事。

  原以为在这种情况下,普雷特不敢再露面,没想到他居然就这样出现在所有人面前。

  其余人不知道内情,但也被普雷特的出现给狠狠吓一跳。

  他们同样感到惊慌,因为天启四骑士对待基教内部也绝对谈不上温情,死在他们手里的信徒和主教可不少。

  “我为什么不能出现?”

  普雷特淡淡道:“难道任由你们这群虫豸光明正大的占据圣地吗?”

  “你!”

  感觉被嘲讽的人都愤怒起来,但面对排行第一的瘟疫骑士,他们的内心是极为畏惧的,连口头表达愤怒的勇气都没有。

  艾尔索普深吸几口气,压抑住煮熟鸭子飞走的糟糕心情:“既然你已经回来了,那就不需要我们来决定圣地的归属权,你好自为之吧。”

  说完他就准备走人,继续留下来可不是什么好事,谁知道普雷特会不会发疯。

  等那个男人找上门来,看他怎么死。

  带着这种阴暗心理,艾尔索普已经离开了座位,其他人也是纷纷起身。

  “站住!”

  普雷特的话可比艾尔索普有用多了,不需要小锤子,马上让所有准备离开的人都停下了脚步。

  艾尔索普回身望着他,压抑着怒火道:“你还想惩罚我们这群虫豸吗?”

  他这句话带着满满的嘲讽,熟知内情的人都知道,天启四骑士曾经以惩罚信仰不纯者的名义,对基教内部展开清洗,连教皇都无法阻止。

  普雷特对艾尔索普的嘲讽无动于衷,而是用一种不容置疑的语气道:“我准备开启天国之门,迎接主的降临,需要祭品,你们刚好都合适,就留下来吧。”

  这句话宛如惊雷,在众人心中轰然砸响。

  作为基教高层,他们深知天国之门是什么东西,也知道开启天国之门需要的祭品是什么。

  艾尔索普勃然大怒:“你敢杀我们?”

  回应他的,是普雷特冰冷的眼神。

  额!
  艾尔索普骤然感到脖子一紧,似乎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死死掐住,连呼吸都变得困难。

  不仅是他,其余二十几人也遭到了同样的攻击,一个个脸庞涨红,双目圆瞪,身体被掐得腾空而起。

  这群人实力最低也是王牌,最高都有传奇大妖的力量。

  可是在天启四骑士当中排行第一的瘟疫骑士面前,连反抗一下都做不到。

  普雷特看也不看他们一眼,缓步绕过大圆桌,走到主位后面。

  这里是一个巨型的耶稣受难像,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脑袋微微低垂,仿佛在打量着站在面前的普雷特。

  普雷特抬头看着神像,抬手在胸前画了个十字,然后双手合拢,低声祷告起来。

  在他的后面,二十几个枢机主教漂浮在空中挣扎着。

  伴随着噗!噗!噗!的声音,他们从脖子部位被掐断,大量的血液喷涌出来。

  这些血液没有落地,而是在无形力量的牵引下,逐渐汇聚成红色的细流,流向了圣殿顶部。

  铛!铛!铛!
  悠扬的钟声忽然响彻整个耶路撒冷。

  无数信徒茫然四顾,寻找钟声来源,紧接着,有人状若疯狂的抬手指向第三圣殿,口中高呼‘神迹’。

  越来越多信徒注意到,在第三圣殿的顶部,一个虚幻的天国之门,正在逐渐浮现,整座城市都能清晰看见。

  “神迹啊,这是天国之门啊!”

  耶路撒冷中无数信徒们发疯一样,疯狂的涌向圣殿山。

  耶路撒冷的常住人口超过两百万,这两百万全部都是最虔诚的信徒。

  当他们见到天国之门出现时,引起的疯狂完全不亚于最狂热的狂信者。

  两百万人同时向圣殿山涌去,马上就因为骚乱和拥挤制造出无数车祸以及踩踏事件。

  在圣殿山上,更多的信徒开始冲击圣殿大门,准备涌入圣殿内近距离接触天国之门。

  守卫们几乎要阻拦不住这群疯狂的信徒,很快就被淹没在潮水一般的人潮中。

   感谢:右手呆的打赏!(*^▽^*)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