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5章 366地位(二更)

2021-03-29 作者: 简思
  第355章 366地位(二更)
  “你爸呢?”

  荣朝凤指指里面;“睡觉呢。”

  白歆把手里买回来的菜放到厨房,也去快递点了。

  家里人多口杂,平时根本安静不下来,在这样的环境里肯定没的休息,荣长玺也很少会在楼上休息,这不小凤要过来和王知迟旭玩,荣长玺顺路送他过来,段鹤把房子腾出来了。

  段鹤这个做姐夫的真的很有样,只要你的钱到位。

  快递点今天就热闹了。

  隋静跑彩票站去:“把门打开,别抽烟了,这里有老太太……”

  白奶奶被推下来了,隋静就顶烦这些抽烟的男人们。

  一天嘛事不干就晓得抽烟。

  换个杠精肯定就和她过不去了,今天隋静也是运气好。

  她说什么,人家也就听了。

  该研究号码的研究号码,买完的人家就直接走了。

  白奶奶坐在轮椅上,隋静问她:“妈啊,能坐住吗?不行我这里有钢丝床。”

  这床是怎么回事儿呢,是赶上六一八或者双十一用的。

  虽然家里雇人了,但到大的节快递点简直就是爆炸的状态。

  隋静不管怎么说,自从干了这个快递点,她这附近没有任何一家代收的能干下去,几乎所有的快递都归拢到她这里了,除了顺丰。

  顺丰人家有专门的快递点,比隋静这个大多了。

  “能坐。”

  隋静叨叨:“这没办法啊,大荣在楼上睡觉呢。”

  其实原本她对荣长玺吧,也没多高看两眼,毕竟她隋静是只认钱的。

  后来听邻居说,这去东院排住院排了四个月啊,四个月是什么概念?
  隋静一听,就觉得自己赚了。

  她女婿在东院啊。

  家里好像每回有什么事情,都能以最快的速度入院,这……

  赚钱能力不行,可工作好啊。

  这上了年纪,谁家没有个头疼脑热的。

  “你女婿来了?”有邻居听见,过来问了一句。

  邻居也有热情不热情的,有的大妈就好打听好拉拉关系。

  这当大夫的拉上关系也是对自己家有益的。

  “嗯,这不嘛全家人都腾地方给他休息,当大夫的不得了啊,不赚什么钱一天天的还挺忙……之前这里待两年那里待两年的,孩子孩子他不管,老婆老婆他也照顾不上,我女儿从怀孕到生孩子都是我照顾的……”

  “那你女婿对你这个丈母娘可得感谢了。”

  “可不嘛。”

  隋静觉得自己的作用可大了。

  白歆在一旁翻白眼。

  觉得她妈怎么就那么……虚荣呢?

  你照顾的?

  你照顾啥了?就坐月子你跟着去了,然后把她二姐气的半死。

  前后也就不到四十分钟的时间,荣长玺就醒了。

  睡不踏实。

  不是自己的地方,睡不好。

  还有就是……

  荣长玺的家,永远都是干干净净的。

  白勍虽然没有洁癖的毛病,但家是丈夫收拾的,大多数都是非常整洁她也不至于总搞什么破坏,荣长玺是个对生活有要求的人,东西该摆在哪里就必须摆在哪里,不能出现在不对的地方。

  隋静家呢,就是随便过。

  什么东西不东西的随便扔。

  全家都是这样的。

  段鹤什么都干,可他毕竟是个男人啊,他干活的质量你就别要求了,能干就行。

  大荣呆不惯。

  下楼来找荣朝凤。

  “爸……”

  荣长玺揉揉儿子的头。

  带着两儿子和迟旭说是去超市了。

  隋静等人走了这才喘口气,对白奶奶说:“你看,他在这儿我连气都不敢喘。”

  白奶奶笑:“他又不是老虎,你怕他干什么。”

  隋静:“哎呦,人家现在了不得,我不得怕着点啊。”

  “说话没边儿。”

  隋静冷笑:“他现在正值壮年,人生最好的阶段。要学历有学历要事业有事业,要名声有名声,白勍这傻狍子也不知道有没有危机感……”

  做妈的开始替女儿担心了。

  男人有钱就变坏。

  这地位一上升,万一觉得自己都被白勍镇压不舒服怎么办?
  万一要跑出去作祸怎么办?
  这都不好讲的事儿。

  白庆国那死玩意儿不就是生完孩子开始折腾的。

  男的没几个好玩意儿。

  白奶奶:“不能。”

  “什么不能,你以为他是超凡脱俗呢?就是一个大俗人,他不市侩他找二小?”

  想当初,这荣长玺的算盘是打的啪啪作响的,一切都想好了。

  你看娶了个能赚钱的女人,然后不费吹灰之力得了房子又得两儿子,现在他有地位了,正是搞事情的时候。

  白奶奶叹气,觉得儿媳妇这股劲怎么又来了?
  说说话就跑偏。

  “大荣是个挺本分的孩子。”

  依着白奶奶瞧,荣长玺虽然有那么一点自傲……就一点点啊,本质上对白勍肯定没的说。

  找个这样的男人就算是少有了。

  “本分那是因为他拧不过二小,我最近细细观察,看他们俩都不怎么说话。”

  隋静想,婚姻出问题了?

  作为不怎么说话的那两口子,一个在公司加班呢,一个休息带着两儿子。

  白歆说家里的洗衣机坏了,荣长玺顺路就带着三个小孩儿出来买一个。

  他不买也得白勍买。

  家里现在出钱的事情一准叫白勍,好处就是,其他的事儿不找白勍麻烦。

  所以花不花钱的,荣长玺也就睁只眼闭只眼了。

  再一个,确实他就一个人。

  没有什么亲戚和朋友,钱这个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留在手里好像也就是个摆设。

  买好交钱,荣朝凤给人留地址呢。

  自己也是头一回干这个事情,速度有点慢,荣长玺也不追他儿子,就站一边等。

  什么街道什么小区,荣朝凤问他,他再回。

  荣朝凤和迟旭两个人把地址弄好,又准备留电话。

  荣朝凤:“留我妈电话。”

  迟旭:“你是不是傻?我二姨在公司呢,留我妈电话,我妈今天肯定都在,留我姥电话她容易给漏掉,我大姨加班,大姨夫说不定怎么回事儿……”

  “那留我三姨电话。”

  全部弄完,荣长玺带着两孩子回去。

  迟旭上车就开始叨叨:“你这星期天都可以随便玩多好。”

  荣朝凤:“我爸说学就好好学,玩就好好玩。”

  以前是玩半天,现在把课程挤一挤,变成了星期日彻底放松。

  迟旭羡慕。

  他一会还得写作业呢。

  “你作业写完了吗?”

  小凤说:“不是在学校就写了吗。”

  他几乎是不带作业回家的。

  迟旭:……

  他在学校的时候,他干啥来的?为什么每天都要回家写作业?

  下午一点多,洗衣机送过来的。

  是给附近的人送,顺带着也就把订单安排在今儿下午了。

  段鹤可高兴了。

  “妈,您这二女婿给家里换了个洗衣机。”

  隋静撇撇嘴:“谁出的钱还不一定呢。”

  “谁出也不用我们出啊……”段鹤嘟囔了一句,当面直接说。

  要么有些时候就说他傻呢。

  怎么会有人把这种小算计讲出来呢?
  随便买个洗衣机也要三千多吧,省下这三千不好吗?可以吃多少炒菜呢。

  因为高兴,段鹤去买了三百多块钱的螃蟹回来。

  ……他想吃!

  下午三点半,饭菜准备的七七八八,隋静也从楼下上来了,准备吃饭。

  “妈,洗洗手就吃吧。”

  隋静没好气,掏出来手机打给白勍,等电话一通马上开嗓;“……全家都等你吃饭呢,你人在哪儿呢?”

  “进门了。”

  白勍拉开门,挂了电话。

  “呦,这么丰富。”

  糖糖往他妈的怀里冲。

  “别黏了,热。”白勍推开小儿子。

  太黏糊了,小名当时给起错了,这孩子就好像是被太阳晒化掉的糖,黏了吧唧的。

  “妈,我去给你拿冰棍。”荣棠往冰箱的位置跑。

  “我不吃。”白勍喊。

  她不喜欢吃那种东西。

  太甜了。

  “洗洗手,吃饭吧。”

  白歆调侃隋静:“我妈现在这对着我二姐,完全不一样啊。”

  “哪不一样?”隋静怼白歆。

  “哪不一样,您老心里没点数?”

  过去什么时候等过她二姐吃饭啊?只要她大姐到场,保准就开饭了。

  “我心里有什么数有数,你天天搁这挑拨离间的……”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