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2章:寿宴(4)

2020-09-08 作者: 夭草儿
  “来人,把那名女拥带上来”薛老爷子厉声道。

  没多会儿,薛家的保镖就一左一右地压着那名女佣来到了厅堂,此刻那名女用脸上的慌乱还未退去。

  没等薛老爷子再度开口,柳月心看着女佣厉声道:“说,是不是你偷偷拿了二小姐的东西?”

  女佣看着柳月心,一脸惊慌,刚要开口,又被柳月心打断:“想好了再回答,可别说错了话。”

  见柳月心沉着应对,薛欣瑶稍微恢复了冷静。

  女佣看着柳月心眼里满满的威胁,想到二小姐在房间对她说的话:“你最好是老老实实按我的吩咐去做,否则你儿子的肾源可就别指望了,拦下一个肾源对于薛家来说可不是什么难事儿!”

  这名女佣家庭很普通,唯一的儿子还身患严重的尿毒症,眼下刚刚听说找到了匹配的肾源,她不想错过。

  而且薛欣瑶还承诺她事后会给一笔丰厚的酬劳,正好可以作为她儿子的手术费。

  现在柳月心明显是要她顶罪了,她在薛家多年,知道柳月心母女在薛家是什么地位,这不是她一个小小的佣人能得罪得起的。

  想到这里,那名女佣牙一咬,噗通一声跪在地上,一边磕头一边认错,嘴里哭饶道:“老爷、夫人、二小姐,对不起,是我见二小姐房里的东西精致漂亮,想必价格不菲,这才偷偷拿走了,想着兴许能卖个好价钱。

  却不想那是二小姐为老爷准备的寿礼,我已经知道错了,求求你们饶了我吧!”

  “好哇,你好大的胆子,连主人家的东西都敢偷......”

  柳月心刚好想作势将罪名安在女佣身上,顺便把她赶出去再想个办法永远堵住她的嘴。

  但她话未说完,就被薛筱强势地打断:“阿姨,您先别急着训斥她,眼下最重要的是找回妹妹弄丢的东西,您说是吧?”

  随及不等柳月心发话继续对佣人慢吞吞道:“既然你说东西是你拿了,那么便把它交出来还给二小姐吧。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想必老爷子也不至于重罚你”

  女佣看着薛筱微冷的目光,眼神有些闪躲。

  东西她当然交不出来,因为已经被她偷偷放到薛筱包里了,可她又不能说实话。

  后面的柳月心和薛欣瑶又时不时地用眼神警告她,想到薛欣瑶让她做的事本来也就是把东西悄悄放到大小姐身上,目的就是要让大小姐被当着众人的面搜出不该有的东西,好让她在众人面前抬不起头。

  反正大小姐在薛家也不受宠,倒不如...兴许这样还能趁机讨得夫人和二小姐欢心。

  女佣想到这里牙一咬扑到薛筱面前跪哭到:“大小姐,我已经按您的吩咐把东西偷出来交给你了,并且都已经答应如果事发就一个人抗下。

  我都已经按您的要求做了,求您别再为难我了。

  您救救我,我家里还有老人孩子要供养,我不能丢了这份工作,求求您了。”

  一边哭还一边磕头,好不可怜的样子。

  薛筱心下一冷,本来她见这名女佣似乎是被柳月心母女威胁了,想着只要她说实话,把事情交代清楚,她或许还可以帮上她一把。

  但是现在看来,没必要了,有的人真的不值得被同情......

  这下大家脸上的表情可都精彩了,周围议论纷纷,是针对薛筱的。

  柳月心面上不显,心下微微有些警惕,却也乐得见薛筱吃亏。

  薛欣瑶也看着薛筱,按捺住心下的得意,眼中含着泪,一脸的委屈:“姐姐,你为什么要那么做?

  难道是想看着我在爷爷寿辰送不出礼物而出丑吗?

  当年那件事我都已经原谅你了,你为什么还不肯放过我......”

  薛欣瑶说着说着,突然捂住嘴不说话了,眸光紧张地环视一下周围,似乎是紧张自己把什么说漏了嘴,赶紧住嘴的样子。

  周围有些宾客是薛筱刚刚在门口与柳月心对话的时候就在的,有些也是心里清楚当年的事的,现在见到这一出再联想到当年的事,大家心里都本能地认定女佣说的是实话了。

  毕竟薛筱是有前科的......

  薛老爷子除了让人把女佣带上来之后从始至终都没发话,只是一脸威严地坐在主座静静地看着这一切。

  正在这时被老爷子派出去办事的薛国强也回来了,见着宴厅的氛围不太对,询问了一番后这才知晓事情的始末。

  薛国强站在柳月心身边,安抚着正在委屈落泪的薛欣瑶,自始至终没理会薛筱。

  薛筱见着薛国强冷漠的样子,心下难免还是有些堵,却也已经不似从前那般难过了。

  她压下心里那股子因薛国强而升起的情绪,居高临下,森冷地看着还跪在她面前哭泣的女佣,一字一顿道:“既然你说是我让你偷二小姐的东西,那我可有交代你要偷的是什么?”

  女佣感觉薛筱身上的冷意似乎蔓延到了她身上,不自觉的打了个冷颤,但说话的语速还算流利道:“当然,您交代我找个由头进入二小姐房间,将二小姐准备给老爷的寿礼给偷出来。”

  “好,那我问你,你又怎知二小姐为老爷准备的礼物是什么?

  还进二小姐房间一次就那么准确地偷走礼物还交给了我?

  你就不怕偷错了我怪罪于你?

  再者,在这北城谁都知道我在薛家是个什么地位,你又凭什么会听我差遣还不惜为此得罪堂堂薛家最受宠的小公主?

  难不成还是我用金钱收买你不成?”

  “我......”女佣有些语塞。

  她当然知道礼物是什么,因为那是二小姐亲手交给她的一枚古董扳指。

  她虽不懂,但光看样子却也知道那东西有多贵重,她一个女佣怎会提前知道二小姐为老爷准备的礼物是什么?

  再者那么贵重的东西难道还真就那么好偷?

  还一次就给她偷着了?

  更何况监控里看得清楚,当时她可是和二小姐一起待在屋里的,只不过她先走出来。

  难道她还能当着二小姐的面那么轻松的就偷走了她精心准备的礼物?

  薛筱依然冷冷地看着她,女佣在刚刚思索间,倒是凌幽幽扯高了声音当着众人的面将她刚才暗里思索的东西大声提问了出来。

  其实周围的人大家都不是傻子,这么稍微一细想就看得出来其中的问题,只不过被薛欣瑶故意旧事重提混淆视听,让大家先入为主地怀疑薛筱的人品。

  薛欣瑶见薛筱从容不迫的样子就来气:“姐姐,你那么气定神闲的吓唬一个佣人做什么?莫不是欺负她嘴笨?还是你心虚了故意提些有的没的转移大家的视线?”

  柳月心见事情已将发展成这样,也无法挽回了,索性就随了薛欣瑶的意愿,踩一踩薛筱。

  她温柔地对薛筱道:“筱筱啊,今儿是你爷爷寿辰,大家一直僵在这儿也不是个事儿。

  这样啊,咱也不在贵客们面前争执了,你跟妈妈回房间让妈妈看看你身上有没有瑶瑶的东西。

  你放心,若是没有,妈妈一定狠狠地教训这个不知分寸瞎攀咬的佣人,给你一个交代。”

  柳月心一口一个妈妈本就让薛筱心里很不舒服。

  现在还冠冕堂皇明着是顾全大局,让大家别再继续僵持了,却又侧面承下了女佣的攀咬,但又要维持一个好母亲的形象,保全自家女儿的自尊心,要她回房间搜身,不当着宾客们的面让她丢脸。

  旁边的薛国强依然表情淡淡,不表态。

  薛筱硬是被柳月心给恶心到了:呵呵,要是真随她回房间搜身了,那还得了?

  再说了,刚刚柳月心只说了若是她身上没有便狠狠教训佣人,却没有说如果她身上有的话那要怎么处罚她,自动把话留给观众想象了......

  无论她身上有没有薛欣瑶的东西,在外人眼里都成了有了,毕竟若是在房间里搜身搜出来的,那随便薛家怎么说都成。

  若是薛家为了保全自家小姐名声,又说是东西掉在哪哪哪找着了什么的,那还不是薛家自己人说什么就是什么?

  更何况现在薛筱包里还真有那东西......

  当然,在柳月心与薛欣瑶眼里,薛筱对自己包里多了不该有的东西是不知情的......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