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1章 还是少哭吧,要不惹来谁怜惜

    第351章 还是少哭吧,要不惹来谁怜惜

    魏秀儿身上已经没纯净露了。

    好在她储物格里,还是攒有不少白开水,热的凉的尽有。

    可恶的那些坏人,竟将她丈夫丢在洞口上!

    这让她很不方便照顾丈夫!

    她这储物格的东西一拿出来,对方远远一瞭眼,就能看到山洞口情况……

    此时,她也顾不得里头那堆稻草的怪味了,抓了一把稻草将地面小石块清扫干净,窸窸窣窣地将石子都清理到一边上。

    再度来到丈夫身边,看到他手被反扣在后背用麻绳捆了死结,她得庆幸自己在储物格里存有剪刀!

    将手腕麻绳子剪断,剪刀她顺手收入空间里,在丈夫身上垫了床被褥,她借着被褥,费了她全身力量,她才将丈夫拖到稻草堆旁、

    好歹这里有稻草,要不然晚一点山上冷空气降下来,不用别人出手了,直接冻都能把他们夫妻冻死了!

    她刚将破烂的被褥收了,又把丈夫一双手臂压在他后腰下,做出还被捆绑的假状,整个人发软的跪坐在丈夫身侧,一时难受不已……

    这男人,要不是为了救她,不会弄得他现在如此狼狈,到现在还昏迷中!

    魏秀儿动作再细小,她拖动霍立钊时,还是发出了不少窸窣声,引来了大妮查看——

    隔着木栅栏,她无声出现,见到这竹竿女人,居然将她男人拉到稻草边,正无声抹眼泪,她拧起眉头,确定那男人全程都在昏迷后,她又无声离开。

    凭魏秀儿的耳力,自然是听得见那女人的脚步声,毕竟她身体差时耳力都敏锐,这心疾被抑制后,自然听力更超凡。

    她是故意做出孱弱无能的样子……

    此时,天色完全暗下来了。

    魏秀儿趁着那女人真离开了,赶紧将丈夫脚上的麻绳也剪开了。

    回到丈夫身侧,她从储物格里拿出一坛水,自己洗了手脸后,又拿出毛巾给丈夫仔细擦干净脸面,最后拿着水杯,温柔的灌了他喝了小半杯水。

    她看了看药物格,除了金疮药粉外,她就只有两枚灵葠丹!

    “立钊哥、你醒醒啊……呜、”

    魏秀儿低低哑哑的唤着,可她男人就如同植物人似的,一点反应都没有!她之前又听到那两个坏人说下了重药……

    魏秀儿不敢迟疑,也只能将灵葠丹当成救命药!

    想到她第一回服下药时,还股药香气,她怕药香气挥发的太广,用力扣开丈夫嘴巴后,才一念取出丹药瓶,将一枚丹药喂进他嘴里,直接又拿水喂了口,人工合上他嘴巴。

    等了几分钟,丈夫还是没点反应,这回,魏秀儿是真的伤心地在哭泣、

    “呜呜……哥,你醒醒!”

    正在这时,她又听到由远及近的细微脚步声,比那女人的脚步声更沉一点,她快速将东西都收进储物格,确定没有异样后,她渐渐越哭越大声,低低唤道:

    “呜呜、哥……你醒醒,别丢下我!”

    “哟,这女人醒来一直哭到现在?”

    黑狗今天运气好,花了十几分钟就逮到两只野鸡,将猎物交给大妮处理后,又听到她说山洞那女人醒来了,他便想来看看。

    可惜,他小心思还没来得及动作,又听到身后有人靠近、

    扭头一看,居然是大妮拿了一碗水上来,他摸摸鼻子,尴尬的丢下这句话,就匆匆走人了。

    这干大事儿,还带女人就是这点不好,想干什么还得顾忌这女人有什么想法,回山上还跟他那恶婆娘告状——

    想到这,黑狗决定等深夜再说。

    大妮看了眼黑狗急窜离开的矮小身影,拧眉没理他,拿了碗水从木栅栏下方处送进山洞里,沙哑道:

    “女人,这是山泉水,爱喝不喝。你男人中了迷药,药量重了,没十来个小时,醒不来,你还是少哭吧,要不惹来谁怜惜了,哼。”

    说完,她就站起来,头也不回的走了。

    魏秀儿微愣,倏地明白到,刚刚那男人过来是想干什么了!

    她脸色铁青,也想起了在车上,那两个男人说的话,她打了个冷颤、

    不行,她不能这么坐以待毙!

    可是,她身上真没武器,她在山洞里瞎悠转,摸到尖锐的石头也不放过,直接就移进储物格里,想着后面实在不行,就拿它们当暗器用了!

    除了稻草和石头,这山洞里,真的什么都没有。

    见到装着水的碗,魏秀儿直接将水拿到丈夫身边,利用剪刀撕了下摆,弄出一个小布块,将那水倒了,又从储物格里倒出一碗水,细细给丈夫清洗双手,摸黑给他上了金疮药粉。

    好在他手伤的不是很严重,不过手腕处已经变了色,显然是被麻绳勒出来的。

    山洞太黑了,除了一丢丢月光,真看不清楚什么。

    她空间里倒是有手电筒,可她不能拿出来用,太危险了。

    服下药大约一个小时左右,霍立钊头动了一下、

    “立钊哥?”

    魏秀儿就守在丈夫身边,他一动,她惊喜了。

    她倾耳听了听,确定外头没人在,她也不敢太大声,为此弯腰伏在丈夫耳边轻唤,可他就动了一下,她唤了几句都没出一句声,她紧张了,低低啜泣:

    “立钊哥、你怎么样?唔……老公你醒醒,我好怕……”

    虽然丈夫还没给她回应,但是丈夫动了下,说明灵葠丹对他还是有用的!她移了杯水出来,拿着水杯小口小口喂他喝,发现他会主动吞咽后,魏秀儿大喜!

    “立钊哥……”

    情绪起伏过大,她差一点没捂住这一声喜极而泣的哽咽。

    十几秒后,霍立钊终于打开眼了、

    其实,他早在听到小妻子难过的低唤他时,他‘精神’已经醒过来,但是他就是无法睁开眼!

    身体像是吞了什么大补丹似的,有股强烈的气感,在他体内横冲直撞,令他痛苦又舒服——

    直到现在,他才重新掌握了身体,他一把将爱妻拥入怀里,气虚道:“媳妇……别怕。”

    魏秀儿哽咽的点点头,将水杯移进储物格后,她紧紧搂住丈夫脖子,眼泪狂肆,随即落入男人脖子上,令他更是心疼的抱紧小妻子,轻拍她背脊,是安慰又是提醒:

    “乖,先别哭,保持体力。”

    听着怀里小妻子哭得压抑又无声,霍立钊眯起深邃的凤眸——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