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5章 暴力小宝!(三更)

2021-09-20 作者: 偏方方
  第915章 暴力小宝!(三更)

  小丫鬟讪讪道:“您今日也是来为二小姐取首饰的吗?呃……这位是……”

  她看见了姚氏身边的顾娇。

  姚氏正色道:“她是大小姐。”

  小丫鬟脸色一惊,躬身行了一礼:“奴婢春柳,见过大小姐。”

  姚氏对顾娇道:“春柳是瑾瑜的陪房丫鬟……忘了和你说,瑾瑜也要成亲了,未婚夫是昌平侯家的三公子,姓权。”

  这桩婚事是顾瑾瑜自己选的。

  原本姚氏为她相中的是黄门侍郎家的嫡子,虽说出身不高,可心地善良,为人正直,又勤勉上进。

  公公婆婆也是和善人。

  加上人家没嫌弃顾瑾瑜在京城名声不好,顾瑾瑜嫁过去看就安安稳稳地过完下半辈子。

  可她说她不想嫁。

  恰巧昌平侯从封地回京叙职,带上了家眷。

  权三公子对顾瑾瑜一见倾心,忙着人上门提亲。

  他不是京城人,对顾瑾瑜在京城的名声不大了解,他们在京城成亲,婚后再去往封地。

  姚氏虽气愤顾瑾瑜曾经的所作所为,可看在顾家三房曾真心疼爱顾娇的份儿上,她还是希望顾瑾瑜能有个好的归宿。

  顾瑾瑜与姚氏的关系淡了许多,她的亲事如今是顾老夫人在操持。

  “春柳是去年来侯府的,你没见过。”姚氏对顾娇说。

  春柳行完礼,开始偷偷打量顾娇。

  只看眼睛是极美的,连二小姐都没有这样一双清冷动人的眼睛。

  春柳道:“夫人,二小姐的婚期定下来了,是在下个月的十八。”

  “不是早就定了吗?”姚氏问。

  “……您还没问过。”春柳小声说。

  顾娇淡淡地看着她:“这种事需要我娘亲自去问吗?你们做下人的不会禀报一声?”

  春柳委屈道:“奴、奴婢以为侯爷和夫人说过了……”

  最近京城的矿山出了事,工部紧急抢修,顾侯爷已经快一个月没回来了。

  谈话间,顾娇面纱上的夹子脱落,面纱掉了下来。

  春柳的目光一下子落在顾娇的胎记上,她大吃一惊,随即垂下眸子,嘴角不屑地撇了下。

  难怪要用面纱遮脸,原来这么丑。

  比不上二小姐的一根手指。

  顾小宝突然伸出手,一把抓住了春柳的头发。

  小孩子还不能很好地控制自己的力道,抓握起来没轻没重。

  春柳疼得嗷嗷儿直叫!
  她伸手去扯开顾小宝的手。

  顾小宝抓得死紧死紧,她越扯自己越痛,到后面眼泪都出来了!
  “小宝!”姚氏脸色一变,忙握住儿子的小胳膊,“不能抓人,快松手!”

  顾小宝不松手。

  姚氏急了:“他平日里不这样的,他不抓人,也不打人……今儿是怎么了?”

  春柳疼得哭爹喊娘,铺子里的客人全朝她看了过来。

  若是个大人欺负她,兴许就有人上前帮忙了,可她被个一岁奶娃给抓了,这要怎么管?
  今日的顾小宝有点凶。

  顾娇看着奶凶奶凶的弟弟,淡淡说道:“松手。”

  姐姐比娘凶。

  顾小宝松了手。

  春柳的头发被薅了一大块,顶上简直快给薅秃了。

  可薅她的是小少爷,她敢怒不敢言。

  加上在那么多人面前丢了脸,她一刻也不想待下去了,她甚至连顾瑾瑜的首饰都忘了取,哭着跑了出去。

  姚氏蹙眉看向被自己抱在怀中的儿子,严厉地说道:“小宝,你今天怎么了?为什么要动手抓人?”

  她是真的生气了!
  顾小宝无辜地看着姚氏,三秒后,他捧住姚氏的脸,奶声奶气地说:“娘,小宝爱你。”

  姚氏:“……”

  周围的人全被这孩子逗笑了,让姚氏别怪孩子,孩子还小,慢慢教。

  只有姚氏知道,儿子在家里真的很听话,他懂事得很,只有今天怪怪的。

  顾娇看了小家伙一眼,抬起指节,他脑门儿上敲了一下。

  ……

  到底是亲姐弟,熟悉起来相当快,当坐在厢房挑首饰时,他已经愿意和顾娇玩了。

  顾娇把他抱到腿上,他特别不卖力地挣扎了两下,然后就躺平任挼了。

  但他还是不叫姐姐。

  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他们挑选首饰挑得有些久,出来都下午了,顾小宝在顾娇怀里睡得口水横流。

  这个时辰,姑婆也在午睡,顾娇不想打搅她:“娘,要不我先去一趟义父那边。”

  姚氏想了想,温声道:“也好。安国公初来乍到,你好生招待他。”

  顾娇嗯了一声:“我会的!”

  马车先将姚氏母子送回了碧水胡同,随后再将顾娇送去了她说的街上。

  车夫望着前方搬运箱笼的长龙,头皮一麻,说道:“小姐,前面全是人,咱们的马车过不去。”

  “就停这儿吧。”顾娇说,“你先回去,一会儿我有马车回。”

  “是,小姐。”

  车夫将马车调头。

  顾娇徒步朝安国公置办的府邸走过去。

  她才走了没几步,忽然被人叫住。

  “姐姐?”

  顾娇扭头,就见斜对面的一座府邸里走出来一道袅袅娉婷的身影。

  戴着淡紫色半透明面纱,精致的容颜若隐若现,美得不可方物。

  ——正是许久不见的顾瑾瑜。

  顾瑾瑜刚走下台阶,门口停着一辆马车,车夫见她出来,赶忙伸手打开了帘子。

  她冲车夫压了压手,车夫放下帘子,她来到顾娇面前,一脸惊喜地说道:“姐姐,你怎么过来了?听说你陪琰儿去幽州找神医治完心疾后又回乡下探亲了,你过得可好?”

  去幽州是姑婆与姑爷爷编造出来的版本,便是对顾侯爷也是这么说的。

  “挺好。”顾娇说。

  没问顾瑾瑜过得好不好。

  她们不熟。

  寒暄浪费力气。

  顾娇要走。

  顾瑾瑜又道:“姐姐……你……不要太难过……”

  顾娇古怪地看了她一眼。

  顾瑾瑜幽幽一叹:“我不知道娘和弟弟与你说了没有……原来,姐夫就是六年前命丧大火的昭都小侯爷,他没死,在你去幽州的那段日子,他与家人相认了……如今,他已经不是萧六郎了,他恢复了小侯爷的身份。是陛下下旨,亲自恢复的,姐姐若是不信,可入宫向陛下与太后求证。”

  她一脸难过:“最初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是很为姐姐高兴的。姐姐在乡下捡回来的相公,居然是落难的小侯爷,这是何等福气?日后,姐姐就是小侯爷的妻子了,是宣平侯府未来的女主人。”

  “可我万万没料到,就在几个月前,宫里传来了小侯爷与燕国联姻的消息。”

  说到这里,顾瑾瑜看向顾娇的眼神充满了心疼与惋惜。

  可顾娇分明看到了几分快意。

  ——我声名狼藉,本以为今生都嫁不出去,谁料我竟被昌平侯的嫡子相中。而一直踩在我头上的姐姐你,却沦为了小侯爷的下堂妻!

  一年不见,顾瑾瑜变了许多。

  看来这段日子没少承欢顾老夫人膝下。

  昌平侯是有实权的侯爷,他与宣平侯的庶弟威远大将军一起镇守昭国东境。

  他最宠爱排行第三的幼子,也难怪顾老夫人一改常态,对顾瑾瑜疼爱了起来。

  顾瑾瑜眼底有了水光:“我听说当初在乡下,姐姐为了供小侯爷念书,节衣缩食,吃尽苦头,本以为苦尽甘来,谁曾想会被下堂……”

  顾娇道:“你好像真的很关心我。”

  “我当然关心姐姐了。”顾瑾瑜声音哽咽,“姐姐你不知道,小侯爷的未婚妻是燕国的国公府千金……她背后是燕国女帝与整个轩辕家……这样的身世背景,别说我们定安侯府惹不起,怕是陛下与太后也不敢轻易为姐姐出头。”

  她抬手,指向斜对面搬运箱笼的数十名侍卫,“姐姐,你看见了吗?那座府邸便是安国公为女儿出嫁置办的宅院,比定安侯府还大。昨日夜里我便瞧见他们带来数百担嫁妆,今日,竟又从外面采买了这么多。”

  她说着,凑近顾娇,在顾娇耳畔轻轻嘲讽道,“姐姐,你羡慕吗?”

   三更来啦~
    爱泥萌~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