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7.第447章 一个姑娘

2021-03-20 作者: 姚颖怡
  第447章 一个姑娘

  “诏狱那边最新送来的消息,谢记漆器铺老板谢宝船招认,把小宝送到他们铺子里的人,是招莲生的师姐范莲叶。但是范莲叶并不在西市街抓到的人里,至今在逃。根据谢宝船的描述,范莲叶很可能就是那天与陶平说话的姑娘,葛老爹和小红鞋在院子里看到的也是她。”

  招莲生是孤儿,在进入青云教之前,他是京城街头的小叫花子,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能成为祭酒方白明的亲传弟子。

  而与他恰恰相反,范莲叶可谓“根正苗红”,她的叔父便是无为上君王墨秋七大弟子中,排行第三的范志明!
  除去裴涣生母的真实身份暂且不提,展辉一案中,已被抓获的凶手当中便有范志明,范志明便是在西市街口被行刑的。在范志明之前,无为道众是以“师巫邪术罪”入刑,根据大周律,此罪首犯斩刑,余者为从众。

  教主王墨秋和四大护法既已自尽,其余人等一经擒获,所判之刑也只是杖一百,流放三千里,不得以银相抵。

  而在展辉死后,朝廷对无为道的定性便从“师巫邪术罪”,改为谋大逆罪!

  根据大周律,但凡参与谋大逆者,不分首从,一律凌迟;谋而未行者绞,并依首从法;父子年十六以上皆绞,十五以下及母女、妻妾、祖孙、兄弟、姊妹、家仆、资财、田宅并没官;伯叔父、兄弟之子皆流三千里。

  范志明和一同被抓获的羊志晓便是第一和第二个被按谋大逆罪被凌迟处死的无为道中人。

  在朝廷眼中,范志明是十恶不赦的恶徒,但是在无为道的信徒心目中,范志明所作所为则是舍身取义,以身证法。

  范志明被教众中称为明护法,他和羊志晓的牌位与四大护法并列。

  范志明兄弟是孤儿,范志明没有成亲,侄女范莲叶便是他唯一的后人。

  无为道分为白水教和青云教后,范莲叶虽然被方白明收在座下,可实际上,范莲叶是堂堂明护法的后人,方白明除了传授她教义和武功之外,对她没有任何约束。

  根据招莲生的供词,早在他们动身去顺德府之前,范莲叶便已经不在大兴了。

  “范师姐在师傅那里只是挂个名而已,她的地位比师傅还要高,她很少回大兴,对于她的行踪,我们不知道,也不敢问。”

  而谢老板谢宝船的供词则说上一次见到范莲叶还是大年初二,范莲叶让他们弄一份出京的路引,还要求有京城户籍的牌子,路引好做,可是户籍牌子颇费功夫,直到初五那天才弄好,送到得胜楼,交给一个洗碗的乔婆子。

  京城户籍管理严格,无论男女老幼,每个人都有一块对应的户籍牌子,出生一年申请领牌,人死销牌,领牌销牌均由里正负责。

  牌子上刻有姓名、性别和出生年月,据说京城最初实行这种牌子的时候,有很多女子只有姓氏没有名字,无奈之下只好现取名,一时之间京城里兴起很多取名的摊子。

  这种牌子由户部委托工部统一打制,有特殊标志,若有仿造一旦发现便是重罪。

  因此,谢宝船所说“户籍牌子颇费功夫”并没有夸张。

  闻言,华静瑶眼睛亮了:“他们把户籍牌子交给了一位乔婆子?户籍牌子上用的什么名字?”

  沈逍说道:“黄小霞,三十岁,被丈夫殴打致死,死后三个月未曾报官,谢宝船给了里正五十两,里正给了黄小霞丈夫三十两,买到黄小霞的户籍牌子。飞鱼卫已连夜抓捕里正与黄小霞的丈夫,二人供认不讳。”

  华静瑶冷笑:“呵呵,女人还真是值钱啊,一个死了还能卖尸体,另一个死了还能卖户籍牌子,可惜啊可惜。”

  沈逍知道华静瑶可惜的是北后村的乔家二老。

  黄小霞的丈夫能以杀妻和匿尸、倒卖户籍制罪,而大小乔氏的父母却没有律法可以制裁他们,他们好好的活着,住在大房子里,有人服侍,享受着女儿们死后给他们带来的好处。

  乔婆子很可能就是消失无踪的大乔氏,可惜飞鱼卫找到得胜楼时,那个洗碗的乔婆子早就不在这里了。

  得胜楼的掌柜和伙计的供词是一样的,乔婆子是自己找上门的,她说她是外地来寻亲的,亲戚没有找到,身上的盘缠让小偷偷走了,掌柜的看她可怜,便让她在后厨洗碗。

  当时还有客人在场,那几个客人对此也有印像。

  乔婆子在得胜楼干了十几天,她不是伙计,按理说得胜楼不包吃住,掌柜的看她可怜,就让她住在后院里的柴房,乔婆子顺便还帮忙劈柴。

  得胜楼的伙计说:“别看乔婆子是个女的,力气大得很,劈上一大堆柴也毫不费力。”

  小乔氏曾经说过,大乔氏在杂耍班子里敲大鼓,臂力很大。

  正月初六的早上,得胜楼的人便没有看到乔婆子了,为此,掌柜的还骂她是个白眼狼,后来想到乔婆子连工钱也没要,掌柜的也就不再骂了。

  方家三口身份特殊,在命案发生之后,飞鱼卫便在城门口加强布控,但凡是出城之人,无论男女老幼都要一一登记。

  沈逍和华静瑶正在说话间,城门那边也查到了黄小霞的名字。

  正月初六的上午,黄小霞持京城户籍牌和顺天府出具的路引出城,路引上标明的目的地是顺德府。

  当然,她的路引也是假的。

  按照规定,大乔氏若想去其他地方,也要先到顺德府,由顺德府衙给她换路引。

  但是,如果她只在山野乡村转悠,而不进城,那么就不用换路引了。

  从京城到顺德府迢迢千里,随便找个地方藏起来,像小乔氏那样,从此便消声匿迹了。

  即使知道想要找到大乔氏难于登天,可还是要找。

  好在又有了好消息,陶平找到了。

  陶平虽然腰有旧疾,但是乍看上去,他还是个年轻后生,于是便被做为青壮卖去山西矿上,走到半路上被飞鱼卫快马加鞭追上了。

  最可笑就是陶平竟然不知道他自己也被卖了,他还以为他是负责押送其他人的。

  直到次日傍晚,陶平被先行押到京城,其余几人还在路上。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