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三章 大婚 二

    用过晚饭之后季妩便回房歇息了。

    高寅与姬行从房中挪到院子里,两个人对着月亮小酌。

    姬行四下扫了一眼看着高寅勾唇一笑压低声音说道:“方才你演的可真像,何苦这样瞒着她呢?陆离的事她早晚都会知晓不是吗?”

    “阿妩性子淡漠看似无情,实则最重感情,她与陆离虽没有血缘关系,但却一直视陆离为嫡亲的兄长,陆离骤然离去我怕她受不住,缓些日子在说吧!”高寅看着姬行说道。

    “砰……”两个人举杯轻轻碰了一下,皆一饮而尽。

    姬行面带担忧看着高寅说道:“姜策必不会善罢甘休,你可准备好应对之策了?”

    高寅嘴角一勾淡淡说道:“来着便是客,我唯恐他不来呢!”

    “看来是我多虑了。”姬行眯眼一笑,他举起手中的酒樽看着高寅说道:“你终于盼到了这一日,心想事成的感觉如何啊?是不是美的睡觉都会笑醒?”

    “你也找个人安定下来吧!”高寅站在过来人的立场看着姬行说道。

    “不急。”姬行一饮而尽看着高寅说道:“未曾遇到她之前你想过娶妻生子吗?”

    在他的注视下高寅缓缓摇了摇头。

    未曾遇到她之前他从未想过娶妻生子。

    “我还没有遇到对的那个人,想来总有一日我也会遇见一个会为了她不顾一切的女子。”姬行眯着眼说道。

    “嗯。”高寅深以为然,很多时候缘分就是这么妙不可言,不经意之间有那么一个人突然入了心,直入心扉再难以忘怀。

    “祝你们幸福。”姬行看着高寅真挚的说道。

    “多谢了。”高寅举杯与姬行的酒樽撞在一起,两个人相视一笑。

    但凡高家的子嗣年过十五之后便要出门历练。

    他就是在历练途中结识姬行与天子的,几个人感情深厚远非常人所能想象。

    时间过得飞快。

    一眨眼天已经亮了。

    今日黄昏季妩与高寅便要举行婚礼。

    姬行可不是空手而来,他亦为季妩准备丰厚的嫁妆。

    别院到处张灯结彩,一派喜气洋洋的模样。

    午后季妩正在梳妆,高寅给了季妩一个天大的惊喜。

    “娇娇……”他竟将赵婆子,冬雪与夏白接了过来,三个人对着季妩盈盈一福。

    “你们来了!”季妩看着她们几个人一笑,只是不知为何鼻子有些发酸。

    “恭喜娇娇,贺喜娇娇!”三个人欢天喜地的看着季妩,不由得红了眼眶。

    季妩抬头朝外面看了一眼喃喃说道:“也不知兄长今日回不回来。”

    赵婆子她们尚不知陆离不在的消息,她含笑看着季妩说道:“娇娇放心吧!陆先生他一定回来的。”

    娇娇于情爱之上十分迟钝,可陆离对娇娇的感情她却是看在眼中的。

    他深知娇娇拿他当嫡亲的兄长,娇娇大婚他怎会不来呢!

    赵婆子上前接过婢女手中的梳子替季妩梳妆。

    很快几个人便替季妩梳妆好。

    季妩穿着一身大红的嫁衣,站在那里便已经美成一幅画。

    婚礼之前高寅是不能来看季妩的。

    姬行已然成了季妩的兄长,作为季妩的娘家人他自然是可以来看季妩的。

    一见季妩他便啧啧叹道:“阿妩我有些悔了,我后悔把你让给高寅了。”

    “我爱的从始至终唯有他一人,何来想让一说?”季妩含笑看着姬行说道,思及高寅她脸上的笑十分温柔,与从前相较少了几分淡漠。

    姬行来看了看季妩便离开了。

    其实是高寅让他来的。

    从早上到现在都未见她,他心中十分挂念。

    姬行离开之后,季妩每隔一会便朝外面张望一眼。

    赵婆子知道她是在等陆离,她含笑看着季妩说道:“娇娇就放心吧!无论陆先生在哪里他都会来的。”

    季妩从午后一直等到傍晚,天子都来了,陆离依旧没有来。

    季妩心中有些不安。

    吉时已至。

    赵婆子拿起盖头给季妩盖在头上。

    “阿妩,吉时已至,宾客尽到,该去前院行礼了。”今日姬行穿的也格外喜庆,未免抢了高寅的风头,他今日穿了一身绛紫色的衣袍,他说着朝季妩伸出了手。

    “好!”季妩心中很是紧张,她缓缓起身将手搭在姬行的手上。

    姬行牵着她的手缓缓朝前院走去。

    两个人的手之前隔着一张红色的锦怕,若不细看的话根本发现不了,由此可见高寅有多么小气

    丝竹阵阵。

    天子已至,文武百官惧在,还有几个高寅的挚友,真真是热闹非凡。

    高寅为季妩准备的嫁妆,还有姬行为季妩准备的嫁妆前院,后院皆摆满了,十里红妆也不过如此。

    “新人到!”随着司仪一声高呼,姬行牵着季妩的手缓缓而来。

    在场所有人皆扭头看去。

    高寅站在大红的喜字之下,他目不转睛的看着季妩,隔着红色的盖头季妩也定睛看着他,这世间已没有什么能将他们分开。

    天子居于主位之上。

    姬行缓步上前将季妩交到高寅手中。

    两个人皆是一身大红的喜服,男才女貌真乃天作之合。

    “吉时已到。”司仪高声喊道。

    天子看着他们二人缓缓站了起来,他嘴角一勾说道:“一拜天地!”

    高寅牵着季妩的手缓缓摆了下去。

    “二拜高堂。”因着双方长辈皆未至,高寅牵着季妩的手对着临淄的方向拜了拜。

    姬行笑眯眯的看着他们二人眼中有几分羡慕。

    “夫妻对拜!”高寅看着季妩,季妩眼中亦唯有高寅,两个人朝着对方缓缓拜了下去。

    “礼成!送入洞房。”天子的声音在风中飘荡。

    高寅与季妩才转身。

    “今日乃是你大喜之日自然不醉不归。”姬行便揽住了高寅。

    天子也在一旁起哄:“今日你若是不喝醉便不能入洞房。”

    高寅早已知晓他们定不会轻易放过他的。

    “好。”他看着他们两人一笑,命人将季妩送回洞房。

    他端起酒樽定睛看了季妩的背影一眼。

    赵婆子,冬雪与夏白陪着季妩在洞房之中。

    从午后到现在季妩都未进食。

    “娇娇先吃下糕点垫垫。”赵婆子拿了一盘云片糕放在季妩手中。

    这一会季妩的心砰砰的跳个不停,她哪里有心思吃糕点,她头上盖着盖头对着赵婆子缓缓摇了头。

    冬雪在一旁问道:“娇娇渴不渴?要不要喝茶?”

    季妩也摇了摇头,她现在不饿也不渴,只是心中格外紧张。

    “娇娇不用怕。”赵婆子轻声安慰着季妩,不知为何她总觉得眼前的娇娇与从前不太一样,胆子似乎格外的小。

    冬雪与夏白在一旁有说有笑,故意分散季妩的注意力。

    可季妩始终紧张的很,与她们根本搭不上话。

    冬雪与夏白眼底也闪过一丝疑惑,几个人只当做季妩紧张罢了都未曾多想。

    高寅派了影卫重重守着洞房,生怕有什么万一。

    季妩坐在榻上,纵然赵婆子她们在一旁说说笑笑,可不知为何她心中有些不宁。

    “吱呀……”过了没有多久门突然开了,所有人都以为是高寅来了,第一时间扭头看去。

    季妩亦是如此,怎料门口竟是空荡荡的根本没有人。

    “娇娇,许是风把门吹来了。”赵婆子转身就要去关门。

    就在那个时候姜策一身黑衣风尘仆仆的走了进来。

    当下所有人皆是一惊。

    “来人……”赵婆子下意识就要喊人,可她才张嘴寒光闪动的长剑便架在了她的脖子上。

    冬雪与夏白亦没有幸免于难。

    季妩眼波飞速流转,不知为何她眼中尽是惊恐,身子控制不住的颤抖起来。

    姜策朝季妩大步走了过去。

    “你想要做什么?”季妩缩了缩脖子看着姜策声音颤抖的问道。

    姜策冷冷一笑伸手揭开季妩的盖头。

    季妩面色煞白,她又惊又恐的看着姜策忍不住朝后退去。

    姜策一把攥住她的手腕说道:“此生你只能是寡人的王后,跟寡人离开这里。”

    季妩大惊失色忍不住大叫了起来:“不,不要!”

    姜策在季妩身上一点,季妩当下发不出一点声音来。

    姜策看了一眼身旁的侍卫,几个侍卫抬手将赵婆子,冬雪与夏白打晕了。

    他拉着季妩的手大步朝外走去。

    就在他踏出房门的那瞬间外面突然亮了起来。

    天子已经离开了。

    高寅与姬行出现在姜策眼中。

    姜策所带来的人早已被高寅的人擒住。

    “大王既来了何不到前院饮一杯酒?”高寅含笑看着姜策说道。

    姜策双眼一眯,他抬手扣住季妩的咽喉,他面容狰狞看着高寅放声大笑道:“高寅有她在寡人手中,终究还是你输了。”

    他说着一顿看着高寅接着又道:“寡人从一数到三,你若是不在寡人面前自戕,寡人便扭断她的脖子送她归西。”

    他骤然施力,季妩忍不住咳了起来:“咳咳咳……”

    高寅面不改色的站在那里,在姜策的注视下他勾唇一笑:“大王你好好的看看她是谁?”

    他声音一落,姜策骤然扭头朝季妩看去。

    徒然间他双目微睁在季妩脸上用力一撕,一张人皮面具飘然落在地上。

    姜策顿时勃然大怒,他伸手扭断了那个女子的脖子。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