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

2020-05-11 作者: 钱小柒
  “对的对的,”逸阳加入话题,“你看我哥,每次看到你就抱你,跟抱个宝似得,我看着都受……唔……”

  逸阳被塞了一个偌大的猪蹄。

  逸晨说:“吃吧,猪蹄子。”

  “……”

  一顿饭其乐融融的结束。

  待逸晨上厕所的时间,逸阳趁机反击刚刚那猪蹄子一事。

  “小七,我告诉你哦,你不在的四年里,虽然我哥没有交女朋友,但他有去相亲,要不是我从中作梗,说不定我哥就真的相中别人了。”

  在逸晨安排要相亲的时候,姆星立即许小七下来。

  而小七的飞船遇到气流,在空中漂浮了好长一段时间,所以后面逸晨相亲之事她不清楚。

  不过心里是很信他,他怎么可能会相亲。

  所以对于逸阳的话,“我才不信。”

  “就知道你不信?”说着逸阳拿出手机,点开相册给她看,“你看,我可是留了证据的。”

  小七一看,顿时火了。

  因为那照片是林逸晨与一个女孩子坐在餐厅里用餐,这一看就是相亲呀。

  她怒气冲冲的说:“太过分了,我今天一定要让他睡书房。”

  逸阳用怀疑的目光看她。他可是最了解自己的哥哥的,这个哥哥从小就阴险狡猾,从小到大,他就没占过一次便宜。

  小七能行吗?

  已经自燃的小七在逸阳怀疑的目光中,无比坚定愤慨的点头。

  见目地达到了,逸阳见好就收,立即闪人。

  第二天一大早,逸阳就致电小七:“怎么样怎么样?我哥昨天睡书房了?”

  “啊……”小七在电话里吞吞吐吐了半天才模糊的回答:“……是啊。”

  “那你的声音怎么这么没力气?”

  “呃……我要去做早餐了,挂了啊。”

  “啪!”

  电话里立刻传来了忙音,逸阳愣了一会,按捺不住好奇心,壮着胆子又打电话自己的哥:“哥,你昨天,那个,小七好像很生气呢,没吵架吧?”

  “没有,”林总裁的声音很和风霁月。

  “哈哈,”逸阳干笑,“我就说,小七还说要让你睡书房呢,怎么可能,哈哈。”

  “我昨天的确睡在书房。”

  “啊?”逸阳惊呼。

  电话那边林总裁似乎在轻笑,“偶尔换个地方也很有意思。”

  逸阳迷惘,睡书房很有意思?

  而且哥这笑声未免太古怪了。

  他还待再问,就听自己哥说:“你一大早就打电话来说这个?是不是太闲了?我去做早餐了,挂了。”

  “啪!”

  电话中再度传来忙音。

  又是做早餐?

  逸阳扔下话筒郁闷,不过哥会跟他说这么多闲话已属难得。

  但是总是不甘心,再去问小七,小七仍然支支吾吾的,飞快的挂了电话。

  逸阳疑惑了一小会,然后拍下脑膜。

  哥竟然没有追究那照片的事情。

  那想必就是……

  所以他这反而是助攻了哥,再所以哥才那么好说话。

  那照片的的确确是逸晨跟王小姐。

  但并不是相亲,因为毕竟约了王小姐,所以于情于理,逸晨觉得得赴约下。

  只不过赴约的逸晨说了一句话就离开了。

  “王小姐抱歉,我突然又不想相亲。”

  电话那头,小七趴在办公桌上默默哀嚎,唉~~昨天怎么那么想不开呢,竟然去单挑林总裁,结果,结果……

  结果昨晚林总裁的确睡书房了,可是……她也睡那了= =

  虽然前天在书房那啥的,但夜还是在卧室过的呀!

  小七想起昨晚的事,脸就热的不行,一具温热的身体包来, “小七,今晚要不要把我关在厨房?”

  小七立即摇头,“不要不要,今天不是要去老家吗?”

  “呃,我不建议我们俩一起关在你老家的厨房。”

  “……”

  俩人在床上闹了一会才起床洗漱。

  电话又响了。

  小七看眼来电显示,是阿姨的。

  莫名不敢接呀。

  所以把手机塞到林总裁手里。

  后者看眼,了然接起。

  “阿姨!”

  听到是逸晨的声音,那端本来就大嗓门的声音低了下来,但还是带着不高兴的语气。

  “我说逸晨,不带你这样的,曦,小七都回来一个多月了,你竟然一点消息都不透露。”

  后者侧目,对上小七的大眼睛,眼底蔓延着笑意,说:“我也只是想让阿姨早点当上姨姥。”

  “……”

  身边的小七闻言,心里超级鄙视。

  此人还真是一如既往的奸诈,跟他说话永远都是个坑,明明在强词夺理,他偏偏还能摆出一套你无法反驳的言论。

  所以……

  彼端的方云无话可说了,“我爸妈突然见到小七,估计要吓一跳。”

  “嗯!反正结果都是喜悦,不过,我现在会打电话告知爷爷奶奶的。”

  本来是想着小七怀孕去老家,可没有怀上,于是就不能原计划安排了。

  逸晨挂电话后,立即给爷爷奶奶去了个电话,二老得知小七回来了,顿时喜极而泪了。

  四人在老家待了三天后,某人就绷不住了。

  逸晨:“小七,你知道我这个大总裁日理万机的,所以我们明天回去。”

  他那啥想法,小七怎能不了解。

  在这里那啥,哪有在那偌大的别墅发挥自如的。

  “公司不是有方沥嘛!而且我以前来两次都是匆匆离开的,这次还隔了四年,怎样也得多住几天的。”

  逸晨满脸的不爽,“你想多住几天?”

  小七佯装思考,“我最少也得住……一周吧!”

  后者点点头,“行,那依你。”

  咦?这么好说话?

  此人可是个狡猾之人,所以小七觉得这次好说话,妥妥的非奸即盗。

  可是这天她相安无事,她在彤彤家待了一下午,某人也没来喊她。

  直到……

  “喂,林逸晨,你动静小点,这可不是别墅,隔音很弱的。”

  某人充耳不闻,仍旧在她身上我行我素,而那普通的床在林总裁的威猛下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无论小七怎么喊,后者就是不为所动,还说:“你如果声音喊大点,我可以考虑考虑你的话。”

  小七哪还敢喊,只能闭嘴,大眼睛瞪着在她身上为非作歹的人。

  于是第二天一早,小七就笑眯眯的跟爷爷奶奶说回a市去。

  而俩人昨晚的动静,他们可是听的真真切切的。

  都看眼逸晨,被看的人从容应对,“爷爷奶奶,我公司确实有些文件等着我急签,下次我们来多住些时日。”

  就这样,在林总裁大人的大动静下,二人打道回府了。

  而潘森跟方云一家人打算再住些时日。

  当然,他们在爷爷奶奶住的几日,也谈了婚礼的事情。

  这求婚聘礼什么的,早就做了也给了,所以这次婚礼跟二老说了下,婚日也订下来了。

  逸晨这次本想带他们一同过去,到时好参加他们的婚礼。

  二老说他们的婚礼临近,他们再去。

  说来说去两位老人家也是不想打扰他们年轻人的二人世界。

  而两老人年纪也大了,不能太过奔波,所以逸晨说到时婚礼日期近了,他再来接他们。

  待婚期定下后,也近了,逸晨打算去接二老喝喜酒。

  父亲这才打电话来,他们已经把二老接过来了。

  穿好婚纱的小七一把抱住逸晨,“林逸晨,四年前在老家的那天,我觉得我很幸福,可我没想到,原来我还可以更幸福。”

  逸晨吻她,“嗯,等下还有更更更幸福的。”

  至于这个更更更幸福的就是……

  婚礼致词的时候是婚纱,敬酒是唐装。

  然后洞房花烛夜是……

  某人被压的空隙间喘气问:“为什么洞房要穿这件衣服?”

  身上的男人含糊不清的答:“一,这件白色纱裙是见证我们彼此的第一次,二,这衣服方便。”

  小七捶他,“林逸晨,你怎么这么不正经呀!”

  “嗯,我还有更不正经的。”

  于是……

  新房内响起微弱抗议的声音:“喂,你别咬我那,痒,喂,那敏感地带,不能咬……”

  清晨,某人在睡的很是香甜的人儿身上又开始不安分了,小七立即怒他吵醒她太过分了,逸晨却说:“你不是一直骂我资本家来着?”

  被吵醒的小七怒道:“骂你资本家算轻的了,你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吸血资本家。”

  逸晨哼了一声,手指不客气的在她身上游戈,同时在她颈侧不轻不重的咬了一下:“资本家最擅长干什么?榨干你最后一滴血汗。”

  然后……

  她虽然没被榨干,可是也差不多了……

  囧!

  小七这段时间内,体会到了小别胜新婚,更体会到了这新婚燕尔,真的,这被他折腾了一番后,她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没有了。

  逸晨怎么喊她,她就是赖在床上怎么也不肯起来。

  一般吃饱餍足后的男人都是很好说话的,没有勉强她,只说饭做好了,饿了一定要起来吃。

  然后神清气爽的去公司了。

  ?

  小七正打算好好补眠一口气睡到中午,安娜却打电话来邀她逛街。

  小七听到逛街两个字就想把头埋在枕头里装死,因为前段时间她可是见证了安娜大小姐那逛街的恐怖……

  可是又找不到理由拒绝,总不能一大早说自己太累了吧,那不被人家笑死呀= =。

  无奈之下只好起来,让保镖把她送去时尚某家名店与安娜会合。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