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3章 事情的真相

2021-04-17 作者: 金涌泉
  “还真被你猜对了,你喝的就是毒酒,哦……不是酒,只是水而已……”

  亲眼看着金烨枫把杯中的液体喝下肚,王岩松眼中的戒备霎时便卸下了许多。

  “你喝的水里有高浓度的砷,也就是传说中的‘砒霜’,不过是经过改良的,你的痛苦会很小,过一会儿才会平静地停止呼吸……呵,你不要怪我,因为你听到了不该听的话!”

  “也就是说,你已经把我杀死了?呵呵,你还真是厉害,随便杀个人,还脸不变色心不跳的……哼,也对,你能把亲生的爷爷杀死,杀我这个外人当然无所谓了!”

  听到这个事实,金烨枫没有哭闹,甚至没有表现出对死亡的恐惧,她的眼中只有正中下怀,仿佛是提前预料到的,并且还能冷静地说出自己的猜测。

  这让王岩松十分惊讶,如果不是亲眼看到她喝下了毒水,他还真以为她是装出来的呢,而听了她的话,他却对自己的行为更加庆幸了:

  “呵,看来你真的听到了,幸亏让你闭嘴了……就是有点可惜,你这样的女人,正是我喜欢的类型!”

  反正她不久就是死人了,王岩松肆无忌惮地抚摸起了她倔强的脸,可是,金烨枫却表情严肃地打掉了他的手:

  “我都喝下了,快告诉我事实吧!在我死之前,让我死也死个明白!”

  “好,我就告诉你!爷爷的确是我杀死的,谁让他不给我钱,还不让我卖掉九龙鼎,甚至还把传家宝拱手让给别人!”

  被她打掉的手,瞬间死死地攥成了拳头,王岩松想起这些,浑身都愤恨地颤抖了起来,仿佛有着深仇大恨般,真相也从他的嘴里缓缓吐出:

  “我在外面欠下那么多赌债,如果还不上,那些人会把我杀死的!我回家里来,就是要和我爹商量钱的事,谁知他在外面养了好几个家,亏空了更多公款。”

  “他如果补不上这钱,不仅得坐牢、丢了乌纱帽,我们全家也都完了,我看我爹的问题比我还严重,于是我们就去跟爷爷商量,没想到爷爷不仅不帮我们,还把我们两个训斥了一顿!”

  “其实,我爷爷也没有多少钱,但当我们提议,不行就把九龙鼎卖掉,先救命再说,毕竟人命比死物件更加重要!可是爷爷一听,就大发雷霆,还骂我们两个是不肖子孙,就是死也不会把九龙鼎给我们两个继承……”

  “所以你们就合起伙来把自己的亲生爷爷、亲生父亲给毒死了,对吧!”

  没想到事实真的是这样的!在得知真相后,金烨枫的心顿时冰凉得如沉入了地狱的寒池中,这世上真有为了金钱,谋害自己亲人的事情!

  原来,这种“弑父夺位”的事,真的会在现实中发生,而且更可笑的是:“弑父”并不是为了夺天下,仅仅是为了钱而已,这样的事实太悲凉了……

  “刚开始,我也不想的,只在他的饮食里加了少量的“砒霜”而已,让他慢慢中毒,只是想让他感觉到不舒服,觉得自己命不久矣,逼他把传家宝交出来而已,可是谁成想,他居然真的把九龙鼎交给外人了!”

  说到这里,王岩松竟然激动了起来,他不甘心地盯着身为冯奕飞未婚妻的她,仿佛想透过她,把愤怒的火焰喷射到冯奕飞身上。

  “从小就是这样,爷爷把好的东西都给他了,在他家穷的时候也好,富的时候也好,现在还要把家里祖传的宝贝给他!拿我这个亲生孙子当什么!”

  “呵呵,这样的结果也算好,我杀了他的未婚妻,让他永远得不到自己心爱的女人,我也算是大仇得报了,哈哈哈……”

  他突然歇斯底里地大笑了起来,他的笑声在这个房间里的九条龙间回荡着,就像是远在天边的龙看到他丧心病狂的样子,发出了低沉的咆哮。

  “你这‘砒霜’,是从九龙鼎上得到的吗?泡着九龙鼎的水就是毒药吧!”

  金烨枫没有心思去理会这个疯子的情绪失控,她只是急于得到答案。

  事到如今,王岩松也没有什么可以和她隐瞒的了,一股脑地把事实全都倒了出来:

  “你猜的没错,其实这个纯金的九龙鼎只是一个完美的外壳而已,真正的宝贝就是龙嘴里含着的珠子,这颗珠子是精心炮制的毒药,只有泡水之后,才能发挥最大的效果。”

  “你知道九龙鼎真正的用处吗?世人皆知它是黄金打造,价值连城,却并不知道它真正的用途,其实它是一个很阴鸷的东西,是古代的皇帝用来让嫔妃殉葬的……”

  “殉葬?”如果说之前的事实,她都有一定的心理准备,但这件事的确超出她意料的范围。

  而王岩松接下来的话,再次刷新了金烨枫对这个世界的认知,他笑得越发疯狂,已经顾不上表情管理了,甚至有些痛苦:

  “哈哈!与其说是‘殉葬’,也许‘赐死’更为恰当,这个九龙鼎,不知道发挥了多少次作用了,虽然我没有证据,但我隐约能够猜到,我爹就是用这毒水,把我娘‘赐死’的,因为我娘发现了我爹的秘密……”

  “什么秘密?快说呀!”金烨枫已经快忍耐到极限了,她开始浑身颤抖到支撑不了自己的身体,不由自主地抓住了王岩松的胳膊。

  “呵,你开始发作了吧?别再追问真相了,反正你也快死了,你放心,我不会让冯奕飞找到你的,我会把你的尸体好好地藏起来。”

  王岩松不再提起真相了,因为他发现金烨枫的身体出现了和石头爷爷临死前一样的症状,于是,他的眼睛里再次燃起了淫邪的光芒:

  “不如趁现在,你的身体还没有僵硬之前,让我来疼爱你一下吧,临死前再让你享受一下最后的快乐如何?”说着,他便在金烨枫身上摸索了起来。

  “你先等一下,告诉我,你娘到底发现了你爹什么秘密?”金烨枫感觉自己已经很接近临界点了,她拼尽了所有的力气抵抗着他。

  “当然是发现我爹亏空公款的事实啊,我娘要去举报他,被我爹推了一把,正在怀孕的她,立即就早产了。”

  ”为了怕我娘恢复健康以后再闹事,我爹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趁我娘生下小麦子后,就把她毒死了……”

  “当时我还小,但其实我一直躲在旁边,亲眼看到了我爹推我妈的事实,可是,当我意识到的时候,我爹已经下手了……”

  “我救不了我娘,也不敢替她报仇,因为我爹说,他也可以把我毒死!而且,我要想过上好的生活,也必须依靠我爹,我今天的所有,都是靠我爹贪污公款、收受贿赂得来的!”

  没想到说出这个事实后,让原本如没有人性的野兽一般的王岩松突然哭了出来,他脆弱无力地趴在了金烨枫的身上。

  金烨枫被他沉重得身体压得动弹不得,无论怎么用力也推不开他,她虽然能感受到他的伤心和眼泪,却对他毫无怜悯之情。

  她突然放弃了抗拒,神情麻木地望向天花板,因为她想到了王岩松刚才说过的一句话话,不禁冷哼一声:

  “哼,你刚才说过‘毕竟人命比死物件更加重要’,怎么到了这里就行不通了呢?人命难道没有钱、权力、欲望这些‘死物件’重要吗?”

  “是啊,人命才是最重要的,所以我好后悔啊,娘……”

  王岩松终于抑制不住内心悔恨,崩溃地哭了出来,他就这么趴在金烨枫身上哇哇大哭着。

  突然,随着“咣当”一声,王岩松的哭声戛然而止了,一道猩红的液体从他的额头上流了下来,他身体一挺,紧接着又瘫软了下去。

  一个女人的身影瞬间出现在了他的背后,这个女人大力地把王岩松从金烨枫身上拉开,并对金烨枫伸出了手,她大声喊道:

  “你快起来,马上抠嗓子眼,把毒水吐出来,也许你还有救!”

  “你是?”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金烨枫有些措手不及,这个女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你别管我是谁了,快催吐吧!”

  这女人蹲下身来,使劲地拍着金烨枫的后背,她用的力气很大,差点把金烨枫拍吐血。

  “咳咳,那个……”金烨枫正想解释,却忍不住气管痉挛的感觉。

  正在这时,房间的大门被粗暴地打开了,冯奕飞带着老王、李俊峰、王蔻麦等人冲了进来。

  “金烨枫,你在哪里!快出来!”他一进门就疯狂地大喊着。

  金烨枫当然第一时间就听到了冯奕飞在喊他的名字,她很敏感,因为他极少直接称呼她的全名,除非是在他极度愤怒或焦灼的状态。

  “大飞……”她刚吐出两个字,冯奕飞就反射性地冲了过来。

  他一把将金烨枫搂在怀里,紧紧地、用尽全身力气地,片刻后他又把她推出怀抱,抽出她的手,狠狠地捶向自己的胸膛:

  “你真是吓死我了,你没事吧?我后悔死了,早知道我陪你去卫生间就好了,我该死!你打我吧!”

  金烨枫还没有反应过来,那女人先火急火燎地分开了两人,她急迫地说:

  “亲热还是待会再说吧!她刚才喝了砒霜,现在要马上让她全都吐出来,再晚就来不及了!”

  “什么?你喝了砒霜?”

  这句话像一道巨大的天雷,狠狠地在冯奕飞脑海里炸出了一片火海……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