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彪炳史册

2020-08-17 作者: 徐远书
  “公仲昭休要猖狂,朕亲自来会会你!”

  雪白头一声嘶鸣,犹如离弦之箭般驮着徐扶苏蹿出阵去,伴随着一声叱喝,手中的百变龙魂枪一招青龙出水,自下方斜斜的刺向公仲昭咽喉。

  公仲昭先是一惊,接着心中一阵狂喜,不管这人是不是真的大秦天子,先把他击毙了再说。假的自己也不吃亏,万一是真的,那就赚大发了!

  一念及此,公仲昭拼尽全身之力挥锤荡开宇文成都的镏金镋,以猛虎下山之势杀向徐扶苏,企图一鼓作气将徐扶苏毙于双锤之下。

  “秦帝受死!”

  公仲昭一声咆哮,犹如半空里响起一道惊雷,吓了徐扶苏一跳。

  一双大锤携带着闪烁的银光,仿佛泰山压顶,以雷霆万钧之势奔着徐扶苏的脑门狠狠的砸了下来,声势骇人,吓得后面刚刚反应过来的秦军将士齐齐发出一声惊呼,“不得了啦,陛下竟然亲自出马了!”

  公仲昭一击得手,欣喜若狂,怒吼一声:“秦帝纳命来!”

  一对赛过酒坛的大锤裹挟着呼啸风声,以横扫千军之势卷向徐扶苏,恨不能一锤把徐扶苏砸成肉泥。

  有些事情在旁边看热闹的时候,品头论足,头头是道;真要是亲自上场,那就是险象环生,招招致命。面对着公仲昭排山倒海,连绵不绝的攻势,徐扶苏算是领教了顶级猛将的战斗力,这可是稍有不慎便**迸裂的节奏,比起自己从前交手的虾兵蟹将自然不可同日而语!

  “驾!”

  徐扶苏之所以敢以身犯险出马挑战公仲昭,耳听得公仲昭的大锤呼啸而来,急忙叱喝胯下坐骑拨马就逃。

  “咴……”

  雪白头一声嘶鸣,四肢猛地用力在地上一蹬,犹如离弦之箭般射了出去,堪堪避过公仲昭的双锤,将徐扶苏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公仲昭一击落空,眼看着徐扶苏脱身而去,让煮熟的鸭子飞走了,又气又急,催马想要追赶徐扶苏,却忽略了身后的杨戬。耳听得身后风声响起,手中双锤一个神龙摆尾,急忙向后遮挡。

  却仍然是被杨戬斩杀马下。

  “大秦未兴,我死不瞑目,死不瞑目!”

  公仲昭绵软无力的躺在沙场中央,瞳孔急剧扩散,拼尽最后的力气大喊三声,就此战死沙场。

  就在公仲昭陈尸沙场之际,左耶律才领着一干偏将从后面赶了上来,心中不由得悲怆不已。公仲昭乃是整个北厥国屈指可数的猛将,今日被秦将阵前击毙,对军心的影响可想而知。

  果不其然,随着公仲昭的落马毙命,近十万北厥军兔死狐悲,发出惊恐的叹息,士气瞬间降到低谷。而秦军则齐声呐喊,旌旗招展,斗志空前高涨。

  “全军冲锋,争取冲过郁河拿下端溪!”

  看到秦军占了上风却不急于进攻,左耶律猜测徐扶苏十有**是在等待后面的徐晃赶到前后夹击,只能绝地反击,拼死冲过郁河攻占端溪,抢占一个立足之地再图后策。

  随着左耶律一声令下,近十万北厥军与太平军组成的残部凭借着兵力优势,鼓噪呐喊,挥舞着刀枪,踩踏的烟尘滚滚向着对面的秦军冲杀了上去。

  沙场上瞬息万变,徐扶苏暂时无暇顾及爆表名单,强行退出系统后集中精神指挥秦军应战,勒马带缰立于阵前,冷静的叱喝一声:“听朕号令再乱箭齐发,任何人不得擅射!”

  北厥军挥舞着刀枪冲锋,踩踏的尘土飞扬,遮天蔽日。

  两军相距只剩下三百丈左右,徐扶苏依然视若无睹,立马横枪压住阵脚。自己都与隋唐第三条好秦过招了,还怕这些虾兵蟹将么?

  虽然一个回合就败下阵来,但至少自己曾经和顶级猛将真刀真枪的厮杀过,公仲昭如此之叼,几年之后还不是坟头长满青草,更大的可能是死无葬身之地。

  “杀啊!”

  北厥军继续冲锋,距离秦军阵地只剩两百丈,徐扶苏依旧镇定自若,充耳不闻。

  当北厥军逼近到大约一百二十丈的时候,徐扶苏方才挥手下令:“给我放箭!”

  随着徐扶苏一声令下,排在前面的秦军弓弩手同时拉得弓弦如满月,弓弩雷发,乱箭齐射,登时让冲锋的北厥军成片成片的倒下。

  在秦军弓弩兵的强势阻击之下,冲锋在最前面的太平军一排一排的倒下,犹如被收割了的麦子,半个时辰的冲锋下来,在秦军阵前伏尸四千余人。堆积的密密麻麻,每一脚踩下去都会踏在尸体之上。

  “谁敢后退立斩无赦,大刀队督阵!”

  遭到秦军弩箭的震慑,充作炮灰的太平军开始裹足不前。渐生退缩之心。

  左耶律急忙命令心腹武将率领五百名大刀手拎着鬼头刀与盾牌上前督战,凡有畏缩不前,临阵脱逃者立斩不赦。

  “噗、噗、噗……”

  杀红了眼的北厥侩子手挥舞着大刀,连续砍杀了百十个裹足不前的太平军,登时逼的这些傀儡重新鼓起勇气向秦军阵地发起冲锋。后退也是死前进或许还有生路,姑且拼死冲锋吧!

  左耶律在这波进攻中投入了一万北厥士兵,手持盾牌与太平军鱼龙混杂,步步为营的向前推进。

  有了盾牌的保护,北厥军的损失大幅降低,在折损了两千左右的兵力之后,逐渐的靠近了秦军阵地,齐齐发出一声呐喊。展开了血肉横飞的肉搏战。

  徐扶苏包扎了下虎口,立于黄罗伞盖之下亲自擂鼓,文鸯带领了五百御林军在左右护卫。宇文成都与尚师徒、马忠三将率领了近三万士气高昂的秦军与不到十万的联军展开了肉搏战,以少敌多,丝毫不落下风,战斗持续到傍晚,北厥军寸步难进,更别说度过郁河了。

  左耶律正红着眼睛督战,誓死冲过郁河,就有斥候从后面策马而来。心急火燎的禀报道:“启禀都督,苏烈率领一万骑兵从高凉方向杀了过来,距离我军背部只剩三十里!”

  “苍天无眼,不助北厥!”

  左耶律恨恨的把手里的长枪插在地上。四处眺望寻找有利的地形,发现顺着郁河向西,上游五里左右有一处方圆十几里的山坡,居高临下,易守难攻,而且还有水源。可以暂时驻扎大军,避免腹背受敌的局面。遂决定暂时先稳住阵脚,再谋求向西突围,会合蒙恬率领的主力大军。

  “鸣号角收兵,随我向西来!”

  左耶律叱喝一声,策马扬鞭,引领着千余骑当先向西驰骋而去。

  收兵的号角在夕阳下响起,在北厥武将的殿后之下,由一部分北厥军率先撤退,大量的太平军被裹挟在中央随波逐流,跟着左耶律撤到了上游那片凸起的山坡,暂时屯驻下来喘口气。

  秦军虽然精锐,但兵力比北厥军少了三倍,所以徐扶苏并不急于进攻。反正左耶律已经钻进了口袋,只要关上门不用打也能把他们饿死,还是尽量的减少士兵的伤亡才是上策。

  这场战役暂时告一段落,十万北厥军折损了一万两千余人,大将公仲昭遭到阵斩,更是导致士气降到谷底。在左耶律的指挥下暂时屯驻在这座形似“馒头”的山坡上,埋锅造饭,等吃饱喝足之后再图良策。

  秦军凭借着徐扶苏出色的指挥,伤亡人数不足两千。虽然以寡敌众,但在伤亡比例方面依旧获得了一比六的巨大优势。

  看到左耶律引军据守山坡,徐扶苏马鞭一挥,率领着士气高昂的秦军紧随其后,在山坡下列阵围堵,以少数兵力包围了北厥的优势兵力。

  不消半个时辰的功夫,南方马蹄声大作,尘土弥漫。

  北厥军吃饱喝足休息了半夜,于深夜子时再次向秦军发起了主动进攻,企图一举突破围困,朝合浦方向撤退。

  但有了李靖率领的浮屠军增援,再加上北厥军士气萎靡,尽管左耶律使出了浑身解数,也是难挽狂澜,厮杀了半夜又折损了五千余人,只能率军沿着郁河继续向上游撤退,企图奔苍梧、猛陵一带寻找蒙恬率领的主力。

  “杀啊,全军冲锋!”

  皇帝亲自督战,七万多秦军各个斗志昂扬,精神抖擞,在徐扶苏的率领下,四面八方的涌上山坡,围剿穷途末路的北厥将士。

  在秦军将领衔冲锋之下,北厥军兵败如山倒,尸横遍地,血流成河,甚至把郁河的河水慢慢染红。

  “将军跳水逃命吧?”

  左耶律的亲兵护卫着左耶律朝郁河撤退,纷纷跳进了冰冷的河水之中。

  运气不好的被湍急的水流向下游卷去,那些怀里抱着木板的北厥士兵则卸掉铠甲,轻装泅水,护着左耶律向这条宽达两百余丈的大河对面游去。

  一番挣扎,最终有惊无险的抵达了彼岸,左耶律犹如落汤鸡一般从水里挣扎了出来,回顾左右,只有数百人跟随自己。当下也顾不得悲哀,顺着河边干枯的芦苇丛向西夺路狂奔,事到如今还是先保住性命要紧。

  走了不过四五里路,芦苇丛里突然钩镰枪乱刺,瞬间就把左耶律的数百亲兵刺杀了一大半,马忠大喝一声,率领着五千埋伏了多时的汉兵一拥而上,把左耶律困在中央。

  “我大秦只有断头之士,绝无求生将军!”眼见无路可逃,左耶律呐喊一声,拔剑在手,当场自刎。

  战斗结束,秦军的伤亡人数只有两千左右,而北厥军则战死溺死了两万五千余人,被俘虏了一万五千余人,包括主将左耶律在内,全军覆没,不曾走脱一人。

  徐扶苏在郁河边上勒马带缰,春风得意:“哈哈……太好了,左耶律率领的十万人全部被歼灭,接下来全军向西急行,会合陈清之、张衍、陈世墨等人全歼陆沉、夏侯景率领的二十三万人马,让这场大捷留名青史,彪炳史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