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章 不是梦,是催眠

    平安宾馆。

    傅正骁下车后,直接迈着大长腿往里走。

    车上两个下属紧紧盯着前台,一看前台还是早上那个人,心里已经为傅正骁捏了汗。

    果然,那前台站了起来,可对待傅正骁的态度却跟早上对待他们时截然不同。

    只见她笑眯眯看着傅正骁:“帅哥,你这是要……”

    “找个朋友。”傅正骁言简意赅:“需要我让他给你们打个电话吗?”

    “啊,不用不用,”前台小姐连连摆手:“您直接上去就行。”

    车内两人:“……”

    行吧,他们明白了,这个前台的女人压根就是个颜狗!所以早上把人跟丢这事也不怪他们,要怪只能怪基因不争气。

    ……

    203房间门口。

    傅正骁敲了敲门,很快屋内就传来回应。

    “不是跟你说八点再来嘛,怎么提前这么……”

    话没说完,池新华就愣住了,呆呆看着出现在门口的男人。

    “傅……傅总?”

    傅正骁牵了牵唇,勾起一个没什么温度的笑容:“小叔,我可以进去吗?”

    池新华脑子里嗡了一下。

    “你、你叫我什么?”

    他严重怀疑自己是不是幻听了。傅正骁,堂堂正寰传媒总裁,竟然叫他小叔?

    池新华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傅总你之前跟娇娇在一起的时候,好像也没叫过我小叔吧?”

    傅正骁点头:“你没记错。”

    池新华眉头皱起:“那你这是……”

    “可以进去说吗?”

    池新华张了张嘴,看着他犹豫了会儿,到底还是侧身给他让了路:“进来吧。”

    没想到傅正骁却道:“您先。”

    池新华:“……”

    傅正骁突然客气起来,池新华感觉还真有点吃不消,甚至莫名有种黄鼠狼给鸡拜年的感觉。

    两人进屋坐下后,池新华给傅正骁倒了杯茶,这才进入正题。

    “傅总找我,到底什么事?”

    傅正骁看着池新华,直接开门见山道:“你刚才说晚上八点约了人,约的是池娇吧?”

    池新华脸色微微一变:“你怎么知道?”

    傅正骁淡淡道:“我今天之所以叫你小叔,是因为你当得起这一声。但接下来,我希望你能继续当好这个小叔,保护好池娇。”

    池新华心里莫名有些不舒服。

    “傅总跟我们娇娇不是已经分手了,你现在来找我说这些,好像不太合适吧?”

    傅正骁沉默了一下。

    “我跟池娇分手的事情,今天暂时不提,我今天来,是想跟你谈谈秦姝那边的事。”

    池新华身子一僵。

    “什么姝?”他故意装傻:“傅总在说什么,我没听明白。”

    傅正骁却直接就戳破了他的伪装。

    “今年六月十八日,你从工地收工回去,结果在半路上被人打晕,那人就是秦姝的秘书。第二天你醒来后,就从你家老太太的遗物里,翻出了临终前给池娇那封信。”

    池新华瞪大眼睛看着他,脸色苍白。

    “你、你胡说……那天我没有被人打晕,我是自己晕倒的,是工友送我回家的……”

    傅正骁嗤笑一声。

    “没错,这是杜兰给你的解释,可你真的相信吗?”

    池新华咬紧了牙:“就算我是被人打晕的,可我也没见到你说的什么秦姝……”

    “你当然见到了,不过是在梦里见到的。”傅正骁淡淡道:“你敢说你那天晚上没有梦见那个女人?”

    池新华眼睛瞪得更大了。

    这、这怎么可能……他怎么会连自己梦见了谁都知道?难不成这傅总还会占卜?

    池新华本来已经够懵了,谁知道傅正骁下一句话,竟然还能让他更懵。

    “你那不是梦,是现实发生的事情。”

    池新华:“……”

    明明这傅正骁说的每个字他都懂,怎么组合在一起就是听不明白呢?什么叫不是梦?他这么大人了,难不成连梦和现实都分不清?

    “你被秦姝催眠了,所以你会以为自己只是做了个梦。”

    “催眠?”

    池新华满脸疑惑看着傅正骁。

    “什么意思?催我睡觉?可我那不是已经被人打晕了吗?”

    池新华毕竟只有高中学历,自然是不懂这些复杂的东西。

    傅正骁也不急,简单给他科普了一下真正的催眠,池新华听完第一反应是不信,可紧接着,回想起自己这段时间跟秦姝接触的点点滴滴,再结合傅正骁的话,他忽然间只觉得后背一阵阵发凉。

    因为他发现,傅正骁还真没说错!

    就比如说六月十八日那天晚上,他确实是被人从后面打晕了,然后做了个奇怪的梦,梦里有个女人一直在问他老太太的事情,最后还提醒他去找找老太太留下那封信。

    所以第二天醒来后,池新华才去把那封信找了出来!

    看到信,他才想起老太太临终前的嘱托。

    如果池娇这辈子都没遇到姓傅家人,这封信就不必给她看,但如果遇到了,一定要让她看。

    老太太也没说这信自己不能看,所以池新华自然是没能按捺住好奇心,先看了信,看完后才知道,原来傅家跟池家有这么深的恩怨!

    池新华拿到信第一反应就是去找池娇。

    但紧接着他又发现,他跟池娇已经好多年没联系过,他之前又丢过一次手机,把池娇号码给弄丢了,至于池娇回国后的住址,他更是无从得知。

    就在他不知该怎么办的时候,却突然收到个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短信内容就是池娇的住址。

    除了江城的住址之外,还有池娇当时在海城参加青歌赛住的酒店地址。

    池新华虽然觉得这事很蹊跷,可上网搜了搜,发现两个地址都没什么问题,便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去了。

    ……

    “对了小叔,其实我很好奇一件事。”

    傅正骁的声音,将池新华从回忆里拉回来。

    他抬起头,神情还有些怔忡:“什么?”

    “你看了那封信后,一开始是想找池娇的吧?怎么后来会想到来找我?”

    池新华沉默了一瞬。

    没错,他刚开始带着那信来江城,确实是打算来找池娇,结果池娇刚好去了海城比赛,加上他碰巧得知傅正骁跟池娇住在一个小区,他就临时改变了想法。

    说是临时,其实也不算。

    因为他在来的路上,就一直在纠结,到底该不该给池娇看那封信。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