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弦月至尊

第297章 离朴的担忧

    “弦月,你真的决定要先动兽族和冰雪灵族吗?”离朴看到李弦月开心的走出了灵气层,赶紧布置好了灵气层把李弦月拉了进去,一脸担忧的问道。

    天角族答应了李弦月的提议,李弦月不仅了了一桩心事,也为以后反抗兽族和冰雪灵族打下了更为牢固的根基。

    只是,离朴可是灵湖境灵尊级巅峰大圆满顶峰的生灵,而天角族长却只是灵河境灵王级巅峰大圆满顶峰,他布置的灵气层离朴还是可以轻易偷听到的。

    当离朴听到李弦月告诉天角族长他想先动兽族和冰雪灵族时,就知道那就是李弦月心里最真实的想法。

    两万多年来,兽族和冰雪灵族让一代代弦月刀主惨死,也让人族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李弦月想先动兽族和冰雪灵族也合情合理。

    但离朴一想到李弦月优先考虑要动的族群中有冰雪灵族时就不免很是担心,心里很是害怕李弦月也会把矛头指向雪灵之族。

    必竟,从一开始雪灵之族就只有他来帮助李弦月,还有大算师远程阻止十大主族对李弦月的怀疑和动作,对李弦月的帮助本来就是先天不足的。

    而他又自我感觉从加入伙伴们开始,他虽然也为李弦月做了很多事,但还不足以到就让李弦月放过雪灵之族的那一步。

    特别是当李弦月开始对冰雪灵族下手之后,肯定会惹怒当代冰雪灵皇,到时冰雪灵族追杀伙伴们,也势必会把雪灵之族搅和进来。

    万一到了那个时候,雪灵之族与伙伴们的矛盾太过激化,甚至大有不死不休的趋势,离朴很难想象李弦月还是会放过雪灵之族。

    而不是李弦月还会认为,即使雪灵之族把伙伴们追杀的很惨,也造成了很大的伤害,伙伴们也应该看在他和大算师的面子上,一直饶恕雪灵之族。

    “欸,真是头疼,如果是我,有人一直不厌其烦的追杀我,非要置我于死地,我肯定会不管不顾的把他们的干掉!”

    “而李弦月的背后还有至少五个与我一般强大的灵湖境灵尊,万一李弦月真对雪灵之族动手,我恐怕拼死都挡不住,到了那时,我又该怎么办呢?”

    离朴这般想着,甚至已经想到雪灵之族的追杀惹恼李弦月、逼得李弦月不得不对雪灵之族动手的那一天,就更加担忧李弦月不会放过雪灵之族了。

    他又何尝不明白,虽然李弦月就是一个人族,根本不是某一主族的灵皇之子,那五个强大至极的灵湖境灵尊自然也不是李弦月背后主族的生灵。

    但那五个强大至极的灵湖境灵尊肯响应李弦月的号召灭了蜉灵族、还吓怕了豚生族,再响应李弦月的号召对雪灵之族动手也是完全有可能的。

    而且他也明白那五个强大至极的灵湖境灵尊就在伙伴们附近,一旦他想阻止李弦月对雪灵之族动手,那五个强大至极的灵湖境灵尊就会露面阻止他。

    到时候,哪怕他也是强大至极的灵湖境灵尊,面对五个同等战力的灵湖境灵尊,他也只有战死一途,根本阻止不了李弦月。

    想到这里,他颇感觉有些有心无力,一想到李弦月可能也会对雪灵之族下手,而他似乎什么都做不了,他又感到有些迷茫。

    “以前我怎么就总想着要等到机会让李弦月对我感恩戴德,以至于错过了多做一些事让李弦月对我感谢呢,如今想来,真是悔不当初啊!”

    离朴又想到以前当李弦月需要他的时候,他却总在是选择要等待重要的机会,而表现一般,显得很不给力。

    特别是在囚沙禁地的时候,一行五人面对危险的禁地,他作为最强的伙伴,却是出力最不积极的那个人,还明显引起了李弦月的不满

    也有的时候,即使李弦月呼喊他做什么事,他也是不理不睬,只是待在李弦月身边,丧失了很多让李弦月感谢他的机会。

    可现在突然发觉李弦月可能会对雪灵之族动手,他却发现自己和李弦月的关系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

    而以他与李弦月的关系,他还真没有把握李弦月会因为他而尽量减少与雪灵之族产生矛盾,甚至饶恕雪灵之族,因而感到异常后悔。

    只是,后悔又有什么用呢?担忧又有什么用呢?离朴也知道后悔和担忧是没有用的,他只好询问李弦月,提前了解一下李弦月心里的想法。

    “离朴,你在偷听我们的谈话?”

    听到离朴的疑问,李弦月脸上开心的笑容立马消失了,而显得很是不悦的问道,脸色也有些阴沉。

    连天角族长都意识到他是心里有顾虑因而很是犹豫要不要和他(天角族长)说,这才布置了灵气层,好让他放心的交代事情。

    而以离朴的聪慧自然也是知道他会告诉天角族长一些重要内容,是不方便现在就告诉伙伴们的,离朴就应该刻意回避一下。

    可离朴竟然在对此心知肚明的情况下,依然不管不顾的侵入天角族长布置的灵气层,偷听了他和天角族长的谈话。

    他可以想到以离朴现在的做法,肯定平时没少偷听伙伴们与其他生灵的谈话,那就意味着伙伴们在离朴这里都没有丝毫秘密可言,李弦月又怎么可能不生气呢!

    李弦月也感到万分庆幸,幸好以前他根本没有和其他生灵说过要动雪灵之族,而这一次,也说的是动冰雪灵族,而不是雪灵之族。

    要不然,万一被离朴偷听到对雪灵之族不利的消息,哪怕为了雪灵之族着想,离朴恐怕也会对伙伴们下手。

    到了那时,离朴离伙伴们如此之近,如果再是突然动手,伙伴们一点防备都没有,很有可能会陨落当场,跑都跑不掉。

    哪怕是有那五个强大至极的灵湖境灵尊在附近保护着伙伴们,恐怕在那等突发情况下,也无法及时救援伙伴们。

    等那五个强大至极的灵湖境灵尊发现异常赶来驰援,等他们到达,伙伴们恐怕都死光了,而离朴也早回雪灵之族了,连伙伴们的仇都报不了。

    可以说,离朴随时窥探伙伴们,那就等于在伙伴们身边放了一个超级大隐患,李弦月又不禁感到万分害怕。

    “弦月,你放心,我保证在这之前我绝对没有偷听过你、各位伙伴和其他生灵的任何谈话,弦月你不用有担心和顾虑。”

    “而这一次,我知道与天角族有恩怨的只有兽族、冰雪灵族和石族,我很担心你会和天角族长说与雪灵之族相关的事,这才偷听了一次。”

    “我也保证,从此以后,我绝对不会再偷听你、伙伴们和其他生灵的任何谈话了,还请你看在我是为了雪灵之族的份上饶恕我这一次吧。”

    离朴看到李弦月生气了,心里咯噔一下,他可不想在本来与李弦月就没多亲近的情况下再惹怒李弦月。

    万一李弦月因此跟他翻脸了,那肯定不会再考虑轻易的放过雪灵之族了,甚至还会因为他而对雪灵之族的感官恶化。

    在这个李弦月已经决定要先动兽族和冰雪灵族的情况下,离朴是坚决不想看到这种情况出现的,于是赶紧解释道。

    “要记得你说的话,但有下次,你直接回雪灵之族吧!”

    李弦月点了点头,离朴的守族护族之心极其强烈,他也是早就知道的,就像他守护人族的心一样,因此而选择偷听一次,他也不想太过纠结。

    只要离朴从此以后不再偷听伙伴们说话,从而给伙伴们带来极大的安全隐患了,李弦月觉得也不是不可以饶恕他。

    “呼!”离朴终于大松了一口气,他还真怕李弦月因此而万分纠结、抓着不放,幸好李弦月饶过了他,他可以安心了。

    “离朴,你大可不必偷听我的谈话的,我既然答应了你尽量少于雪灵之族发生矛盾便一定会少与雪灵之族发生矛盾。”

    “等到伙伴们都强大了,我对冰雪灵族下手的时候,只要你从中调和,不要让雪灵之族追着伙伴们到处跑,甚至让伙伴们出事,我也没必要为难雪灵之族的。”

    李弦月见他虽然不再纠结离朴偷听的事,但离朴依然显得很是失落,心知离朴是在为雪灵之族担忧呢,就贴心的解释到。

    一年多以来,虽然离朴有的时候很不给力,但总体来说还是相当不错的,李弦月已经把他当做伙伴,就不想他再被冰雪灵族的未来而一直困扰着了。

    “真的吗!?弦月你请放心,到时哪怕我拼死也会缓解伙伴们和我雪灵之族的矛盾,不会让伙伴们受到伤害的!”

    离朴听了李弦月的解释,终于放下了心中的担忧,李弦月既然如此说,那雪灵之族的安全就已经有了保障,他也就放心了。

    而且,李弦月可是说等伙伴们强大了才会动兽族和冰雪灵族,那就说明李弦月只是在做准备而已,离动冰雪灵族还有很长一段时间。

    而在这段时间之内,他大可以多为李弦月做一些事,好与李弦月打好关系,到了那时,雪灵之族就更安全了,他就更没必要担心了。

    “我以后一定要尽心竭力的帮助李弦月,保护好李弦月,李弦月越是感谢于我,我族的安全保障就越加坚实可靠!”

    离朴在心里默默下决心到,他再也不想等李弦月真对冰雪灵族动手的时候,才发现跟李弦月关系不好,他再因雪灵之族而担惊受怕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