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5.第635章 635:杜振被弹劾

    第635章 635:杜振被弹劾

    驿馆中,每日晚上都有大臣乔庄去说服吴王,请求他带领他们清君侧。

    李阁老作为太子的外公,也没有少被骚扰,但是他油盐不进,怎么说都没反应,也是急刹了众朝臣。

    帝王依旧在昏迷,不提醒来的征兆,就是好转的征兆也没有,完全就是靠人参吊着一口气。

    昏迷的时间越来越久,等同于活死人了,百官对帝王醒来的期盼也是越来越少了。

    朝堂上也不再像之前那般暗潮汹涌,你咬我一口我咬你一口,只日常上奏,完成任务似的。

    众人以为这样的平静至少要维持一段时间,怎么也得半个月以上。

    然只平静了不过五六日,一份奏折如惊雷般炸了整个金銮殿,这惊雷显得这五六日的平静好似不过只是给他们一个喘息的时间而已。

    “禀太子殿下,臣在城外别院搜到大量兵器,此别院乃是原丞相杜振所有。”

    “禀太子殿下,锦州私卖盐引一事已经查明,是原丞相杜振在背后操纵。”

    “禀太子殿下,沧州买卖官员一案已查明,是原丞相杜振在其背后操纵。”

    “禀太子殿下,乔洲知府贪污一案已查明,是原丞相在其背后操纵。”

    “禀太子殿下,徐州暴动一事已查明,是当地官员剥削老百姓滥杀无辜引起民愤,而这滥杀无辜源于当地铁矿一事,许多老百姓被抓去开采了一处不在官府记录中的铁矿,这些老百姓遭到了不良待遇,被激起了民愤,其背后操纵者亦是原丞相杜振,臣还查到这些铁矿的去处,被做成了兵器,而这其中亦牵扯了多条人命。”

    上奏是一个接着一个,简直就是平地惊雷起,炸得整个金銮殿嗡嗡的。

    有些反应快的突然想起,这几件事可不就是顾秦当初刚上任不久,百官为难他的那几件事吗?

    除了柳州山匪霍乱一事,柳河洲涝灾一事没在其列,其余的都在其列了。

    百官一时间满身汗毛竖立,不知道这事到底只是巧合还是说早有预谋,是真有其事,还是被栽赃陷害。

    这些个奏折怎么就跟商量好的似的,就这么突然出现在了朝堂上。

    这是要作何?要连根拔起杜振?

    若是帝王坐在上面还有可信度,可现在那上面坐着的是年幼的太子,旁边站着的是寒门出身没做几年官的顾秦,就凭这两人就想搬倒杜振?

    这是要搬倒吗?

    这完全就是在逼反。

    凭杜振的势力,他怎么可能会束手就擒,这是谁的主意,也太不自量力了。

    又或者这是杜振自己的主意?

    一时间百官各种思绪翻腾。

    “杜振这是要做什么?这是要反吗?禁军统领何在?立刻给本太子将杜振抓紧天牢明日午时斩首,此等大罪不可饶恕。”听完各种弹劾之后,季焱直接就来了一句抓紧天牢斩首。

    百官大骇,有原丞相党,有帝王党。

    原丞相党维护杜振是毋庸置疑的,至于帝王党,特别是那些固执的老臣则是因为帝王昏迷太子年幼,怕朝纲紊乱,顾秦包藏祸心,再起动荡,社稷改姓。

    “太子殿下请三思,还请先查证事实。”

    “查什么查,证据不都摆上来了,你们这是要包庇吗?不如连你们一起抓进去?”

    “太子殿下请三思。”

    “太子殿下请三思。”

    季焱那么一反驳,让谏言的朝臣不敢多言,只一句太子殿下请三思,一跪便是一大片,跪了大半的金銮殿。

    “没什么好三思的,禁军统领,抓杜振入天牢,明日午时斩首,退朝。”

    季焱摆明了什么都不听,丢下这么一句就直接喊退朝了。

    顾秦紧随其后离开了。

    ……

    季焱虽小,朝中局势还是很明白的。

    在朝堂上季焱气势很足,言之凿凿,但回到东宫的书房,只有他和顾秦的时候,他紧张地蜷了蜷手指,“先生,我表现得可行?”

    顾秦安抚地摸了摸季焱的发顶,“别怕,你做得很好。”

    “那我接下来要做什么?”

    顾秦没立刻说,而是蹲下来与季焱平视,认真地看着季焱,“太子,你可是真的相信臣?”

    “我自是信先生的。”

    “太子可曾怀疑过臣有不轨之心。”

    “没有。”

    “为何?”

    “我觉得这般将师娘放于心尖上的先生是不会做这些事的,我信先生是真心待我,我感受得到。”

    除了程宁宁面前,顾秦很少笑,哪怕自己的两个孩子面前。

    此刻却是笑了,并再次摸了摸太子的发顶。

    季焱惊奇地弯起了嘴,“先生你还会笑?”

    季焱这一句立刻让顾秦敛起了嘴角。

    季焱立刻抬手捂住了嘴,一副当我没说的样子。

    “太子,记住你今日跟臣说得话。”

    季焱捂着嘴猛点头。

    “今晚太子跟臣的两个孩子还有臣妻就在这东宫中,待在一起,哪里也不要去,谁叫也不要去,什么消息也不要去,哪怕是有人传来陛下和德妃娘娘的死讯,殿下都不要去,一定不要出这东宫半步。陛下和娘娘不会有事,臣保证。”

    季焱也感觉到了有什么事要发生,但是他小,帮不上忙。

    “好,我一定乖乖在这东宫跟师娘还有凝儿城儿在一起。”

    顾秦摸了摸季焱的发顶,“现在去看奏折,臣去寻臣妻。”

    “好。”

    ……

    顾秦每日都很忙,早出晚归,唯一能陪程宁宁和孩子的时间大概就是午时和晚间吃饭的那么些时间。

    今儿个还没到饭点,孩子们在院子里玩,程宁宁在厨房里备菜,顾秦就出现了。

    孩子们惊喜地缠着顾秦缠了好一会儿,然后顾秦哄着他们自己玩,他这才得以去寻程宁宁。

    孩子们高兴的声音早就出卖了顾秦的到来,“今儿怎么这么早回来了?”顾秦进来的时候,程宁宁正在切菜,饭食都是程宁宁亲力亲为,绝不假以第二人之手。

    顾秦没说话,而是从后面抱住了程宁宁的腰身,将下巴放在了她的肩头,这样还不够,还歪首在程宁宁的脸上亲了一下。

    程宁宁臂膀后缩,用手肘捅了顾秦一下,“孩子们在外面呢。”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