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第62章 小马寨的三幅画二

    第62章 小马寨的三幅画二

    由于我不知道那个叫小马寨的地方具体在什么地方,只听方大说那地方在河南河北的交界处,这两个省交界的城市我倒是知道,那就是河南的安阳市跟河北的邯郸市。

    邯郸市是我国历史文化名城,现在人们提起邯郸知道最多的就是邯郸学步,这个故事出自于燕国。而事实上早在战国时期,邯郸便是赵国的都城,汉代与洛阳,临淄,南阳,成都被誉为‘五大都会’。

    坐火车到了邯郸市,我就近找了家旅店休息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一早吃过饭,就出门找人询问打听,两省最为相邻的地方怎么走。

    我问了十几个人,最后才问清两个省最近的地上是哪,那就是邯郸市临漳县。

    临漳县这个名字我一点也不陌生,它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古时候被称为‘邺’,享有三国故地,六朝古都的美誉,孕育了鬼谷子文化,西门豹文化,佛教文化,成语典故几大文化脉系。

    三国时期曹操击败袁绍后建立的邺都,修建的铜雀台就位于临漳县城西南18公里处,是我国重点保护的文物单位。

    大名鼎鼎的鬼谷故里以及诞生地,就位于临漳县西部的香菜营乡鬼谷子村和盐食村。战国时期的军事家,纵横家鬼谷子王禅就诞生在这里。鬼谷子村有个王禅老祖大殿,盐食村有王禅诞生处的茅草庵。要不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做,我是真打算好好在这个地方到处转转看看。

    打车来到了临漳县与河南安阳交界的小镇,我在镇上找人问了下两省最近的村子叫什么,怎么走之后,便花钱买了一辆自行车,然后骑车前往一个叫马家坡的地方。

    虽然我要找的是小马寨,可这里却没有人听说过这个地方,他们只知道有个叫马家坡的村子。我想这个小马寨可能是早些年的名字,后来才改名为了马家坡,所以知道的人很少。

    我这也是瞎猫碰死耗子‘蒙’,反正都已经来到了两省最近的交界处,而且马家坡确实也是紧挨河南的村子,就算我找的不是马家坡不是小马寨,那肯定也就在附近。

    小镇距离马家坡不是太远,我骑自行车一个多小时就到了村子入口,入口处用木头撑着一块木板,上面写着‘马家坡’。

    把自行车停在村口,我迈步走进了这个有些破旧的小村子,这个村子不大,一眼就能看个大概,最多也就二三十户人家,其中还有一部是谁废气的荒院。而且人也不是很多,这大白天的我一路走下来,见到的人也不超过五个。

    我一直走到村子的尽头,尽头被一圈茂密的树木围了起来,树木村子这面有三间木屋依树而立另外在这三间木屋正前方的空地上,还有一口……!

    井!

    看到这口井,我急忙把羊皮卷拿出来对比,对比过后我发现,这三间木屋虽然和画上的不一样,但建造的位置和井的位置却和画里的一模一样!

    我在周围转了几圈,最后十分肯定,这地方就是羊皮卷画的地方。确定了自己没来错地方之后,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找向红日和方大集合,他们两个开车来的,应该比我早到才对,可现在却没看到他们人影。所以我现在要去找村子的人问问看,有没有人见过他们两个。

    这三间木屋正中当中的那一间门是开着的,我走到门前正好听到屋子里有人谈话的声音,于是就‘当当当’敲了敲门。

    “谁啊?”一个老人询问的声音从里面传来,紧跟着两个六十多岁年纪的老大爷从里面走了出来,他们一个上身穿的是一件类似打太极拳的那种白色上衣,另一个穿的是一件同样款式,颜色是与之相反黑色的上衣。

    白衣老大爷上下打量了我两眼,一脸和善笑容的问我:“小伙子,你有什么事吗?”我‘恩’了一声,然后问两位老大爷,这两天有没有见过一个三十多岁一个四十多岁年纪的人来过村子。白衣老大爷正要开口,身旁的黑衣老大爷却面色不怎么友善,皱着眉说:“你找他们做什么?”

    我听他这话的意思,估计是见过向红日和方大了,于是解释道:“我是他们两个的朋友,说好一起在这里汇合的,他们俩比我早一步出发,我来了之后没找到他们,所以就想找您二老问一下。”

    黑衣老大爷看上去非常谨慎,沉默了片刻后,眉头一挑,“你说是他们朋友就是朋友?你怎么证明自己是他们的朋友?”

    这话给我问的,我还真就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方大和向红日又没在,我还就真没办法证明我是他们的朋友……

    不过好在一旁的白衣老大爷看出了我的为难,笑着问我,“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

    “李四海。”我老老实实的回答道。

    我介绍完自己的名字后,就见两位大爷相互对视了一眼,紧跟着那黑衣老大爷板着的脸马上就稍缓了,而且直接抓起我的手往屋里面走,边走边说:“这里说话不方便,进去说。”

    进去坐在椅子上后,黑衣老大爷就跟变了个人一样,看我的眼神就好像看大姑娘一样,把我看的浑身不得劲儿,我清了清桑,“大爷,您能不能别用这种眼神看我,咱有什么话能直说吗?”

    “哈哈哈。”黑衣大爷大笑两声,“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见到故人之子,一时失态一时失态,小伙子不要介意哈。”

    “故人之子?”我一愣,“您老说的故人……是我爷爷李三泉还是我爸李中山?”

    白衣老大爷闻言摇头笑笑,“李中山在我们眼里都是个孩子,我们的故人当然是你爷爷了,呵呵呵。”

    我是没想到,在这里还能碰到爷爷的朋友,心情不由激动起来,一直询问有关我爷爷生前的事迹。

    两位老大爷在我爸还没出生就认识我爷爷了,穿黑衣的爷爷叫孙安,穿白衣的叫孙家,有安家立业之意,是亲哥俩,也是书画水平极高的书法字画方面的大师,据他们所说,和我爷爷便是因为书画认识的。

    新书(这本书有妖气)欢迎试毒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