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末日机修师

41.第41章 杀猪叫

    第41章 杀猪叫

    陈凯似乎感觉到了,身边多了许多不速之客,真的大眼睛,直溜溜的盯着他相互议论着。

    “你说他能坚持多久~”

    “不知道,从刚才到现在,应该有三个小时了吧~”

    “他的肌肉能受得了~”

    “谁知道呢~”

    “要不要叫醒他……”

    胡教练见情况有些不对,正要伸手去打断陈凯的练习,却被冒子一把拦住了。

    “不要试着去打断,肌肉在高强度练习下,要保持惯性,一旦破坏这个惯性,有可能造成大面积技术拉伤,轻则住院,重则就医。”

    我靠~这不是两个都要住院吗~

    “总之,不要轻易打断练习,让他自己停下来,会好一点。”

    感受到了很多目光,他立刻挺直接挂机,手臂出拳的力度逐渐变小,最终停了下来~

    冒子教练立刻抓住陈凯的手臂,一阵按摩加甩动,然后再是另一个手臂。

    刚才是没什么~只是觉得有一点麻木,其它的感觉就没有。

    “第一次就高强度运动,会现成肌肉大面积拉伤,不及时放松,估计接下来几天,你的手臂连拿杯子的力气都没有~”

    “哦~”

    陈凯抬着手臂,没有感觉到一丝疼痛,感觉挺正常的,一看时间不早了,这时候陈士兵也站在门口等了许久……

    “爸,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也不说一声。”

    “刚来,刚来~”

    冒子看着陈凯离开的背影,瞪着胡教练训斥道:“怎么也不拦着点,估计一二周都来不了~”

    “有这么严重~”

    王旦小声的问了一句。

    冒子教练,冷冷一笑,说道:“连续三个小时的高强度训练,就算是我也忍受不了,而且那小子还是第一次训练跆拳道,肌肉不拉伤才怪,比较轻的几天就好了,像他这种,至少两周。”

    一路上,陈士兵也没问练的怎么样,从小养到大的儿子,心里清楚的紧,就算没有人监护,也不会偷懒。

    “这个月,除了上课,下课后就去练习。”

    陈凯地拉着头,小声道:“爸,明天有一个宴会,能不能后天再去?”

    “宴会,什么宴会,同学聚会?”

    “不是,不过也差不多。”

    “那我陪你一块儿去~”

    陈凯一脸垂头丧气,陈士兵决定了的事,说什么也不会改变,他不想多说,也没有办法改变父亲的决定。

    “算了,我越不让你去,你肯定的去。”

    “小兔崽子,老子不去,万一杀手再出现可怎么办,我就你一个儿子,你死了,谁给老子养老送终。”

    “我都说了,是意外,再说了,那个杀手想杀我早就杀了,我只是碰巧遇上了~”

    “老子不管,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别说了,只要出了学校,你小子去哪里,老子都跟着,除非你能打赢老子。”

    “这可是你说的,不许反悔~”

    针尖对麦芒,父子二人打了堵,然后一同回到了新租的房间里。

    推开门~

    房间不大,家具显得很陈旧,桌子,床和被套都有,而且被子还是叠的豆腐块~

    “老爸,你不是从来不叠被子吗,怎么叠这么好?”

    陈凯有点儿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肯定不是父亲叠的被子,他用心魔发誓,绝对不是,二十多年从来没有看见父亲叠过被子。

    “你小子,老爹我当过兵,怎么就不能叠豆腐块,以前都是是装的~”

    “行,行,行,我有点累,明天还要早起。”

    洗了一把脸,陈凯栽进被窝里就睡着了,直到第二天早晨,听到院子里的响声,陈凯睁开眼睛,用力的将身体撑了起来。

    “手臂好疼~”

    睡了一晚上都没有感觉,一用力就感觉手臂疼痛不已,就连拿筷子都十分费劲。

    翻身下了床,努力的站了起来,但是一双手臂却无法抬起,伸手想要开门,却发现怎么也使不上劲,无奈之下,只好一脚将门踢开~

    “砰~”

    正在练拳的陈士兵,见自家房门被踢开,还以为出了什么事情,急忙进了屋,见儿子没有事,这才松了一口气。

    “你个臭小子,没事踢门干啥~”

    “干啥,爸,我手抬不起来,一用力就疼特别疼~”

    陈士兵伸出手捏了一下,只见儿子疼的死去活来。

    “疼疼疼~爸,你轻点。”

    “轻点,轻点疼的更久,跟我下来。”

    父子二人来到院子里,面对面站着,陈凯有些不解,问道:“爸,你要干啥,我可是伤员~”

    “哼,打的就是伤员~”

    陈士兵对准儿子的手臂,就是用力一拉,只听到一声猪叫~

    过年杀猪有没有见过,就是那种,临死之前的挣扎。

    惨叫~

    “啊~爸,轻点,疼~”

    陈士兵一边用力拉扯儿子的手臂,一边往后退,再这么用力一拉,来了一个过肩摔,将儿子的身体旋转三百六十度,继续拉扯~

    杀猪声惊天动地~

    叫的人心里发凉,此时,从四面八方飘来锅碗瓢盖,伴随着阵阵怒吼。

    “狗日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大清早的,要打儿子上别的地去打~”

    妇人的怒吼如同狮吼功一般,震的头发都飘了起来,陈士兵见扰民,逐渐放松了动作。

    “爸,虎毒不食子,你真狠~儿子记下了。”

    等你老了,拔你氧气罐~看你急不急。

    在妇人的毒辣的目光下,父子二人回到屋子里,洗脸刷牙。

    “老子年轻的时候,经常拉伤肌肉,两人一组,高强度恢复,很管用,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陈凯抬了抬手,疼痛感立马传来,但是比刚才好多了,似乎能将手臂抬起来,但是疼痛感依然还在。

    至少宴会时,那个杯子应该没什么问题。

    “那个,爸,有人要接我,这儿人家找不到,要去门口等,还有,爸这身衣服恐怕不妥,我已经给你买了一件。”

    “你这孩子,还给爸买什么衣服。”

    嘴上说着不要,可是心里却乐滋滋的。

    回到寝室后,进了门发现室友都不在,在床上找到那件天价西服,在陈士兵身上比划一番。

    “还挺合适~”

    陈士兵当然不知道这件衣服价值十几万,要是知道了估计又要追儿子几条街不可。

    “就一件,你自己穿吧,爸穿这身已习惯了。”

    陈凯直接撕开包装套在陈士兵身上。

    “爸,儿子孝敬你的,穿上~”

    陈士兵顿了一下,将西服换上,陈凯翻了翻衣柜里也没什么正式的服装,一时眼急,见到陆远衣柜里有几套西服。

    带着一丝贼笑,写了一张字条。

    “兄弟,今晚参加高级宴会,没有正式的衣服,衣服多少钱,买我了,一口价,绝不还价。”

    留下字条,穿上陆远的西装,父子二人来到学校门口,只见一辆红色的宝马早已停在路边,等候多时。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