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7.第1035章 你这怎么让人放心的下

2021-05-11 作者: 不祈十弦
  第1035章 你这怎么让人放心的下
  安南很想跟乌鸫说一声,自己其实是黄金阶的超凡者。

  而且安南有着能够解毒的要素、也有能够反隐的能力,而且还有专门用来防御刺客的召唤物……

  哪怕换个白银阶的破坏巫师,安南可能都得提高点警惕——甚至尽快离开这个不安全的城市。

  毕竟白银阶的破坏巫师那是真要命。

  他要是在城东被打急眼了决定全力自爆,安南在城西这边根本察觉不到有个破坏巫师炸了。冷不丁的被炸一下、不会重伤也得被炸个够呛……

  而如果他拉开架势,对安南读个条——或者直接近身自爆、或者被安南直接近距离锤死的话。

  如果安南不开要素之力抵挡,恐怕也会被直接炸个半残……若是不使用光辉姿态减伤,白银阶破坏巫师的伤害,甚至就能越级将安南直接灌死。

  当然,副作用就是他自己也会被歪曲法术的副作用冲个半死……

  ——破坏巫师显然不会在意那种东西。

  连命都不要、连屎都敢吃的人,显然不会在意法术副作用什么的。

  除了破坏巫师以及特别强的仪式师之外,在持有卡芙妮赠予的“影魔”的情况下,安南并不认为有什么白银阶的超凡者能够伤到自己。

  不过安南想了想,既然自己已经成为了黄金阶超凡者的这种情报,还没有传出去。那么自己还是别说了吧。

  虽然安南的确不在乎这种事。

  但多少还是给各国的情报部门一个面子……

  这也可以看出,萨尔瓦托雷给的戒指的确好使。

  安南作为初入黄金阶的超凡者,也是完全无法遮蔽自己的超凡能力的。原本他会像是神像一般,始终绽放着璀璨而温润的光辉,行走在街上、照射到他的光辉的人,身上的疾病都会被治愈。

  按常理来说,安南不可能遮蔽自己的存在感。

  他甚至只要出现在人前,就会被无知的人当做神明祭拜——

  但这些光都被萨尔瓦托雷的戒指吸走了。

  结果上,就是安南看上去似乎并没有什么特质、只是看着让人格外容易产生好感。

  乌鸫作为一名猎人,他的主属性必然是能够影响身体协调以及校准、平衡能力的“敏捷”。感知能力全靠宠物补足。

  他那条能够自我传送的猎犬“夏莉”,倒是足够敏锐。

  或者说,野兽的本能就是如此敏锐……

  在安南遮蔽了近乎神性的要素之力的情况下,她竟然能够仅凭嗅觉、察觉到安南的超凡之处。

  毕竟安南身上没有带白银饰品,脖子上的金项链看着也不像是青铜的。而十五岁的黄金阶——这种事乌鸫想都不敢想。

  根据他这边接触到的隐秘情报,安南大公应该是一位创世级的仪式师。

  他是真正的天才仪式师,甚至能够对创世级的仪式进行修改。

  ——这的确非常强大。

  可以说是全世界首屈一指的仪式师。单就仪式学上,能够与安南大公抗衡的“人”,大概不超过两个。

  但仪式这种东西怎么说呢……

  至少对仪式的了解,仅限于“搓个不明觉厉的法阵”这种程度的乌鸫来说,他觉得这东西直接面对堕落者刺客的时候、还是不太好使。不过安南大公看上去很自信的样子,他也不好说什么。

  于是他很有情商的转移了话题:“除此之外,‘毒手’还有说什么话、或者留下什么情报吗?”

  “他有说过什么‘海水涨落,钱也涨落;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之类的话。”

  “——那他应该是又去赌钱了。”

  乌鸫下了结论:“您这边应该是安全的。

  “‘毒手’有强烈的赌欲,他最初会做海盗、就是因为赌债还不清了,但又不敢跟当地的海盗帮派叫板,所以跟着出海劫掠商船去捞钱。

  “那个时候,他还是青铜阶的超凡者、尚未堕落。他凭借着自己的身手,很快就还完了钱,并且成为了二把手。

  “在他与硝石牧场那边的血手帮——也就是一个堕落者组织搭上线、并获得了堕落能力之后,他就找机会毒杀了自己的老大。并且抢走了他的船和帮派。”

  ……硝石牧场的血手帮?

  安南的表情顿时变得有些微妙。

  他好像记得这个。

  似乎是被阿杠和阿刻剿灭的那个组织……

  在作为老大的血手兄弟,被牺牲圣者【与己对立之人】干掉之后……他们的主基地就被西酞普兰和刻子哥联手给端了。

  甚至都没出动“诺克萨斯之酒”,让她冲进去无情铁手接致残打击接大杀四方接西内……只是西酞普兰潜行进去,配合到处发小卡片炸弹的四暗刻,在没有和对面正面开团的情况下,就把对面杀了个干干净净。

  “毒手”当时应该是不在硝石牧场。

  不然的话,他现在的尸体应该要么是特别完整、要么是特别不完整……直接化身成为龙井茶交给安南的报告上的一个数字。

  “那么请您确认以上情报的真实性,并承诺这是您具有独立、清醒意识的情况下自愿提供的情报。”

  乌鸫的表情突然变得正经了起来。

  虽然没有接受过类似的问询,安南也很快意识到他的意思:“我确认。”

  在那之后,乌鸫便将录音关掉了。

  他深深呼出一口气,整个人看上去都变得放松了下来。看起来仿佛又比见面的时候疲惫了几分。

  “真是麻烦您了,陛下……”

  他深深鞠了一躬,以疲惫满溢的沙哑声音缓缓说道:“非常抱歉,打扰您了。但是夏莉嗅到您与毒手产生了对话,我必须向您进行一次询问……否则就是失职。”

  ——对话?
  原来如此……

  安南恍然大悟。

  他终于知道了,为什么自己会被找上了。

  是那两句下意识的“那是什么?”和“有仇?”,让安南沾染了毒手的“气息”啊。

  “你的追踪能力还真强……”

  看到乌鸫已经关掉了录音,安南才忍不住发问道:“可你不怕找到了毒手但是打不过吗?”

  “但我也必须寻找他。因为毒手有非常强的反追踪意识,能够找到他的只有我……或者说,只有‘夏莉’。”

  乌鸫一脸无所谓的笑了笑:“只要我找到毒手,和他对视并产生对话、或者直接接触到他,就可以直接给他打上标记。然后我要做的就是尽力逃走——我们本部的仪式师,可以顺着这个标记,直接追踪、催眠或者咒杀他。

  “就算我死了也无所谓,夏莉是不会死的。她只会被交给下一位‘猎人’。”

  ……狗才是本体吗?
  这听起来倒是真的很猎人。

  不过,这种追捕方式……

  安南眉头紧皱:“你作为超凡者,地位应该不低吧?为什么会被派来追捕毒手这种危险人物?”

  “如果真到了白银阶,那就是探长了。探长可不会出警。”

  乌鸫嘲讽般的说道:“而如果我不来的话,还会有其他人来。青铜阶的超凡者并不值钱……如果能用一个青铜阶的超凡者,‘兑掉’一个白银阶的通缉犯,我想上面的大人物是会愿意这么做的。

  “而且这也不是送死,毕竟只要我激活标记、本部的仪式师就能察觉。只要我将印记打在他身上,他在最晚三个小时后就会死亡。而我要做的就是逃命三个小时……有夏莉在,我没有那么容易死的。

  “我已经通过这种方式,‘捕获’了三个白银阶的罪犯了。如果我能将毒手也捕获的话,我就凑齐了功勋,可以升职副探长了……到时候就不用在前线奔波了、我也就可以回老家结婚了。”

  “……我还是跟你一起吧。”

  安南无奈的叹了口气。

  难得是丹尼索亚里让安南感觉顺眼的人。

  但你这话都敢出口,我是真怕你一转眼人就没了……

   更新完毕,求票啦~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