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玩家超正义

268.第267章 六之数

    第267章 六之数

    被安南拉住手,卡芙妮突然怔住了。

    她的身体有些僵硬。

    卡芙妮微微瞪大眼睛,瞳孔清澈如赤琉璃一般,里面写满了茫然与惊愕。

    ……这个时候的卡芙妮,手这么软的吗?

    安南脑中第一时间却冒出了这样的念头。

    他被卡芙妮拉过很多次手……但要说感想,就是她的手与外表不同,显得格外有力。

    虽然没有任何老茧、皮肤也异常白皙,但她拉住安南的手时,安南是根本无法挣脱的……

    而如今卡芙妮的手心,甚至柔软到堪称纤弱无力的程度。

    ……这个时候的卡芙妮,还不是超凡者吗?

    安南略微怔了一下。

    这也就是说……

    卡芙妮是在四五年内,就从普通人进阶到了白银阶的超凡者?

    她现在甚至连基础职业都没有……

    这个升级速度,未免也太吓人了吧?

    但安南突然注意到了一件事。

    幼年安南的手心上,有着非常明显的茧子——这应当是练剑时产生的痕迹。

    ……是了。

    在安南第一次使用霜剑术的时候,他脑中浮现出的那个“幼安南”,差不多就是现在这个岁数。

    现在安南就已经开始练习霜剑术了吗?

    “我们的手牵在一起,就是朋友了。”

    安南发出稚嫩而认真的声音:“如果有人欺负你,我就会帮你打他。”

    在开口之前,安南反复斟酌了几次自己的语气。最终好不容易才确定自己应该怎么说。

    这应该就是九岁的小男孩应该说的话……吧?

    安南突然感觉自己应该改个名。

    他现在的情况不应该叫安南,应该叫江户川柯南……

    安南心里非常清楚。

    线索就在卡芙妮身上……为了节省时间,他需要以最快效率攻略卡芙妮。不指望让卡芙妮立刻就“加入队伍”,但至少要让卡芙妮能够愿意“提供信息”才行。

    他抓住卡芙妮的手,突然变得更紧了。

    但他保持的很好,没有捏疼她——这样就不会引起她的注意。

    这个时候,如果卡芙妮因为紧张或是什么,把安南的手挣开、或是将安南推开——那么他们之间的氛围就会立刻变的疏远而冷漠。

    如果安南再试图抓住卡芙妮,她就会坚定的拒绝他。

    这是因为,在卡芙妮本身对安南也有好感的情况下,年幼的她其实是无法分辨,自己究竟要礼貌的保持距离、还是维持现在的状态。

    假如她尝试推开安南、或是想要挣开手,却没有成功。她就会下意识认为,自己心中的确渴望这样一个朋友……而如果在她成功拒绝了一次安南后,她就会立刻清醒过来,并保持冷静和警惕。

    但安南并不想用蛮力抓住卡芙妮——

    毕竟卡芙妮的身份,基本与自己是同样高贵的。他作为外宾,也不能太过失礼……女仆可就在那看着呢。

    不过,以安南的经验来说,他根本用不上蛮力……

    他只是蹲了下来,保持着握手的状态,非常自然的转移话题:“你画的是什么?

    “是花田吗?”

    安南有意识的将谈话的节奏掌握在自己手中。

    这个时期的卡芙妮,明显比五年后要好糊弄的多。

    她的注意力很快被安南转移了。

    也可能是因为,如今的她的确找不到能够欣赏她的画的人——卡芙妮有些紧张、又有些不安的轻声答道:“是的……就是这些花。”

    她很担心……这个比自己稍矮一些的男孩,会不会嘲笑自己画的“古怪又吓人”。

    他是难得愿意与自己聊天,而不害怕自己的人。

    卡芙妮天生就有着看穿人心、洞彻真相的能力。

    她知道……这个长得很可爱的蓝眼睛男孩,的确是发自内心的想要与自己成为朋友的!

    卡芙妮不想失去这么一个难得的真心朋友。

    但好在,安南的确没有嘲笑她。

    他只是认真的点点头:“的确画的很好。

    “你以后说不定会成为了不起的画师呢,卡芙妮。”

    ——这不是安南的吹捧。

    因为安南的确知道,未来卡芙妮的画技简直一绝。年仅十四岁的她,就已经能成功临摹阿莫斯的画了。她自己还能画出奇异的“启示画”,拥有神秘的美感。

    而如今她笔下那血红色的花海……这笔触还很粗糙的蜡笔画,已经隐约有了那么点意思。

    卡芙妮也有些愕然的回头看向安南。

    她看到,安南居然是发自真心的认为她画的不错!

    可就连卡芙妮自己,都觉得自己画的不怎么样……

    “怎么了?”

    安南有些困惑的回过头来。

    他说错了什么话了吗?

    怎么突然这么震惊,一脸纠结的样子?

    安南显然没意识到……卡芙妮的灵视能力,居然能够看穿谎言与人心。

    这是十四岁的卡芙妮,从未在安南面前展现过的能力。

    “……不,没什么。”

    卡芙妮突然感觉,自己的脸颊有些发烫。

    她偏开了目光,看向了画。

    她发出那标志性的,拖着长音的轻软声音,主动的解释道:“因为我看到……天空变成了红色。那是像火一样的颜色……有红色的藤,从地下爬到天上,把天空都变成红色。”

    一口气说出这么长的一段话,卡芙妮喘了两口气。

    安南微微皱眉,若有所思。

    ……红色的藤……爬到天空……?

    这是什么……

    卡芙妮年纪小,描述的不会很清楚。但她有灵视……她肯定看到了什么我们看不到的东西。

    在安南盯着画认真思索着的时候。

    卡芙妮则在偷偷的看他。

    安娜……好像很喜欢我的画?

    卡芙妮感觉有些触动。

    直到现在,她都没意识到……自己的左手和安南的右手一直牵在一起。

    ——但她爸看见了。

    阿尔伯特殿下急匆匆的刚从侧殿出来……看这方向,应该是来找卡芙妮的。

    但他却看到了那位跟在王姐身边的女仆,微笑着在嘴前伸出一根手指,示意他噤声。

    这时阿尔伯特才意识到了什么。

    他远远的看过来——第一时间竟是没看到安南。毕竟安南穿着一身纯白色的华服,在这银紫色的花海中,近乎像是保护色一样。

    而他在找到安南和卡芙妮的位置后,目光却是变得有些复杂。

    ……据他所知,安南殿下前往花园也就是几分钟前。

    他意识到,自己的女儿卡芙妮还在花园中……她的脾气是出了名的古怪、为人冷漠疏远,又不善言辞。可能会冲撞到安南殿下。

    所以阿尔伯特才急冲冲的赶过来,想要化解矛盾。

    安南出发的时间,也就比他早个五分钟。而且安南年龄小,走的肯定没他快……安南到这里,大约也就是不到三分钟的时间。

    ……可就是这么短的时间,你们已经能这么亲昵的靠在一起了吗?

    还是手拉着手……

    这才三分钟不到啊!

    看着卡芙妮脸上那难得的些许兴奋,与明亮到仿佛在闪光一样的眼神,阿尔伯特甚至感觉有些嫉妒……而在另一方面,他也不忍心破坏卡芙妮这难得的欢愉。

    而安南则没有注意到,卡芙妮正紧紧盯着自己看。

    他只是认真思考着卡芙妮的话。

    赤色的藤蔓……

    赤色的天空……

    突然,安南隐约意识到了什么。

    他把头凑过去,伏在卡芙妮耳边低声向她询问——这话不像是他能问出来的,所以安南必须尽量小声:“你看到了几条藤蔓,都在哪里?它们是不是组成了什么图案?”

    被安南凑的这么近,卡芙妮的脸有些红。

    她的身体略微后仰,有些慌乱的避开了些许。

    随后她也很快镇定下来,有样学样的凑到安南耳边,低声说道:“有六根……这里有一根。还有其他的五根……你要看吗?我带你去。”

    果然——

    安南微微眯眼。

    是……六芒星吗?

    六是战争之数,战争之神红骑士庇护月就是六月。如果说这个仪式的目的,是为了引起战争……那么用“六”为核心构架仪式,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从地下通到天上……

    这是说,整个王宫都是仪式场?

    难道是地下?

    安南暂时搁下心中的推测,对卡芙妮认真的点了点头:“好,你带我去吧。”

    卡芙妮没有任何犹豫。

    她直接把自己的靴子穿上,带上画板就要带着安南走人——直到这时,她才意识到他们已经牵了这么长时间的手。

    她抿了抿嘴,主动向安南伸出了手。

    “走吧,安娜。”

    她认真的说道:“我带去你看。”

    “……是安南。”

    安南无奈的纠正道。

    今天只有一更了,欠更数喜加一……

    终于成为了二十八人的怪物(沉痛)

    明天争取来波三更吧……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