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画春光

198.第198章 坦白

    第198章 坦白

    “你怎么看待此事?”邵璟轻而易举推开房门走进去,将窗户打开,正好看到远处的海天霞光。

    他背光而立,光影将他的侧脸衬得分明,以往显得稚嫩的下颌竟然已经有了刚硬的线条。

    他长大了!

    田幼薇只顾着看人,一时忘了回答邵璟的话。

    一张放大的俊脸突然出现在她面前,邵璟黑亮的眼睛一直看到她眼里去:“阿姐是看我太好看了吗?”

    田幼薇的心“咚”的一跳,面上丝毫不显,淡定地道:“长得是不错,不过距离我所想要的绝色还差那么一点点,另外你也不是进士状元郎,更没有万贯家资,没有大粗腿给我抱。所以一般般吧。”

    “……”邵璟完全没料到她竟然会这么说,一时之间竟然无言以对,只差一点就冲口而出,他会长成绝色,万贯家资也很快就会积存满了。

    他不是一般般,而是很不一般。

    却见田幼薇悠闲地坐到椅子上斟了一杯茶,闲适地观赏着窗外的云影天光,慢悠悠换了话题:“我记得令尊是追随渊圣而不幸身亡的吧?”

    居然如此轻松换了话题!邵璟好容易才按捺住冲动,装作一本正经的样子:“是。”

    他的父亲邵东当年也是风云人物,不顾生死安危诛杀六贼,在都城被破之时力战而死,可以说是渊圣最为忠诚的追随者之一。

    田幼薇道:“那么问题就在这里了。”

    邵父虽然亡故,但代表的是渊圣那一派的人。

    邵璟作为忠臣遗孤活着,无论被动还是主动,都理当继承某些东西。

    两派争斗,从来最先死的都是小虾米,就像风暴之中最先被巨浪打翻的都是小舢板。

    邵璟就是那个小虾米,被卷入风浪之中身不由己,直至惨死。

    但如果本身没有做什么危险的事,那也不至于到这个地步。

    毕竟邵东死时官职并不高,只是一个朝奉郎而已。

    “所以,你究竟做了些什么?”田幼薇断喝一声,严厉地看着邵璟厉声道:“事到如今还要隐瞒,已经丢过一次性命了,你还想再死一次吗?”

    前一刻还理智温和,下一刻竟然就翻脸凶悍,问的问题更是狠辣无比,直指核心。

    邵璟眉头微蹙,静静地看着田幼薇不说话。

    田幼薇拿不准他到底是怎么回事,也不知道自己这个策略是否奏效,只能努力睁圆眼睛,保持着严厉冷肃、誓不罢休的模样盯紧邵璟。

    她自以为这样子很凶,却不知落到邵璟眼中宛若一只张牙舞爪,然而脸圆眼睛圆,虚张声势的小奶猫。

    见邵璟一直看着自己不说话,田幼薇的内心很忐忑,这家伙到底是怎么想的?

    都到这一步了,必须下猛药!

    她便又严肃地道:“再死一次,拖着所有人跟着你再死一次?生死面前无大事,什么事能比生死更重要呢?”

    邵璟眼里的亮光倏忽淡灭,唇角那一丝浅淡的笑意也消失不见。

    他怔怔地看着田幼薇,眼神苍茫。

    田幼薇原本只是试探,看到邵璟这模样,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

    她情不自禁地颤抖起来,死死掐着手掌心才能勉强保持镇定:“阿璟……除了生死无大事,只有活着,才能做其他事,你懂我的意思吗?”

    这一段话,她说得十分艰难,每一个字都仿佛是在吐出一团火焰,灼伤了她的唇,更是炙伤了她的魂。

    她其实想要转身狂奔离去,并不想面对邵璟。

    她此刻看着他,就会一直想,他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是很小的时候和她一起回来的吗?还是最近回来的?

    若是和她一起回来的,这么多年,他一直这样瞒着骗她……

    光是这样想想,她就已经忍不住想要发飙嘶吼。

    多年的一片爱心喂了狗。

    但是,毕竟那件事已经过去那么多年,这些年她也经历过太多的事,做过太多假设和想象。

    所以,真的,除了生死无大事。

    田幼薇露出一个有些惨淡的笑容:“不管什么,我们都得先活着才行。”

    这是她给他的最后一次机会。

    邵璟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注视着她,轻声道:“阿薇,我真的什么都没做,我只知道自己惹了不得了的人……”

    一声熟悉的“阿薇”,彻底击破了田幼薇所有的坚强和勇气。

    她一言不发,转身冲了出去。

    “阿姐,阿姐!”邵璟追出去,猛力捉住她的胳膊,试图把她拉回房去。

    “放开我。”田幼薇凶神恶煞地瞪视着他,低声道:“狗男人!”

    “……”邵璟一怔,随即讪讪地松了手。

    田幼薇深呼吸,仰头看着天空,竭力让即将汹涌而出的眼泪不要流出来。

    她稳住脚步,不让自己失态狂奔,就那么昂首挺胸地稳步走了出去。

    太阳即将落下,挂在海平线上像个鲜红的咸蛋黄。

    海风咸湿,孩子们在街上追逐打闹,街上游人不见减少反而增多,因为终于凉快了。

    田幼薇沿着街道慢悠悠地走着,她知道邵璟一直跟在她身后,但她不想搭理他,所以选择无视他。

    终于,太阳被海平线吞没,天边只剩下一丝淡红,天黑了下来,有一盏盏的灯笼渐被点亮,她的身影投在地上被拖得老长。

    “你别跟着我。”田幼薇觉得自己终于要和缓些了,便停下脚步,淡声道:“我想独自走走。”

    邵璟没出声,默默走上前来塞给她一个东西,又折身走开。

    田幼薇瞪视着他的背影,确认他果然走了,堵在胸口的那口恶气才算略散了些。

    他给她的是一个钱袋子,她出来时太匆忙,没带钱。

    真是体贴,果然什么时候都不忘给她钱花。

    田幼薇不无讽刺地想,可是现在她已经不需要他的钱了,她自己能挣会挣!

    她气呼呼地把那一袋子钱往街边使劲扔去,谁稀罕!

    却听一声低呼骤然而起:“哎哟!”

    这声音嘶哑难听,痛楚难当。

    田幼薇吓了一跳,知道自己砸着了人。

    “对不起啊……”她快步赶过去道歉,“有没有伤到哪里?”

    那人捂着脑袋慢慢抬起头来。

    借着道旁的灯光,她看清了那张脸,不由惊道:“是你?!”

    嗯,憋了两天,终于放了个大招!坦白啦!快表扬我!

    我要去医院看病扎银针,今天就这么着吧,么么哒。

    另外,上一章关于皇家继承关系的描述,写得不够清楚,好几个书友表示疑问,我重新调整写过了,大家可以去看看。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