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0.第319章 【工具人不是更香吗?】

    第319章 【工具人不是更香吗?】

    这一次钟元宏再来拜访逗留的时间是上次的两倍有余,双方交谈了长达两个多小时方才结束了这次会面。

    随着钟元宏告辞离去,这笔高达500亿的国资仅仅在第二天就成功的汇入到了晟峰资本。

    当天便是五百亿元人民币全部一次性到款。

    成为了所有投资者当中速度最快的那个,就连罗晟自己实际掌握的那20支基金也要等三天之后才才能到账。

    这就是国家级的效率,不服都不行。

    在华国,一件事情,效率的快慢可谓是随心所欲,拖,能拖到让你心力憔悴,甚至心如死灰;快,能快到让你不可思议,一脸懵圈。

    快与慢,看的是要对什么人、什么事。

    消息不胫而走,国资办携以五百亿规模的资金进场,让本就处在时下新闻风口的晟峰资本再次推向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峰。

    无数人都看傻了,一点也不夸张。

    晟峰资本什么都还没有干的情况下,什么成绩都没有出的情况下就已经募集到了2177亿元人民币,总资产规模达到了2377亿元人民币,这串数字真的看傻了无数人。

    网上的热议也是不绝于耳。

    “看到这条新闻,除了卧槽以表达心中感触之外找不到什么形容词了啊卧槽!”

    “教主威武!”

    “这就是‘罗晟现象’吗?一种无法用科学来解释的现象,简直有魔力光环一样,连国资办都‘中招’了卧槽,流弊啊!”

    “我真的很好奇,现在多半不知道有多少想要钻进罗总的脑袋里看看的好奇者,他到底是用什么手段把投资人的钱搞到手的,尼玛2377亿软妹币,筹集这么一笔天文数字简直跟喝水一样,真的过分。”

    “已经在封神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了,服气,不愧是新晋的世界首富!”

    “呵呵,看吧,一旦摔下来就是粉身碎骨。”

    “有奸细闯入我教领地挑拨离间,弄他!”

    “气不气?这种话已经反复出现过N次了,可罗总一次飞的比一次高,就是摔不下来你说气人不……哈哈。”

    “这种人不要理会就行了,不是神经病就是拿钱办事的,五毛已到,快滚吧。”

    “网传说晟峰资本成立的目的是为了布局第四次工业革命,我的天罗总的思维这得领先多远?他已经在琢磨着第四次工业革命了?”

    “真的假的?哪来的消息?怎么听都不靠谱。”

    “应该是真的,罗总前段时间的私人宴会上参加的资方好几十家,有人曝光了。”

    “这么说国资办也入局就不意外了,甚至可以反证网传的消息了,卧槽牛笔啊罗总,干了科学院该干的事情。”

    “或许这就是天佑我华夏,总能在关键时刻出现一个神人,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说的大概就是这种情况吧。”

    “这个真的服气,很可能会被写进历史课本里面去,历史书上能出现名字的哪一个不是那个时代吊炸天的真·大佬?”

    “我原本以为自己生活在一个平淡的和平年代,没想到生活在一个最为激荡的风云时代。”

    “低调低调,韬光养晦,韬光养晦,战忽局的工作越来越难了,以后还怎么做?这么搞要不了多久怕是韬不住了啊……[手动滑稽]”

    ……

    外界热议不断,某种意义上来说晟峰资本当中,国资办那五百个亿的分量比其它投资者加起来都要足,这不仅仅是五百个亿那么简单的事情,国资办进场间接代表的是国家在为晟峰资本背书。

    已经远超了一般意义上的投资基金了。

    事实证明,有一种神奇的东西叫做“势”,这种“势”一旦起来了,挡都挡不住,现在就连罗晟自己都很难把这股“势”压下来。

    国资办进场直接导致另一个后果的发生,那就是之前进来的几十个资方看到这个结果更加安心了。

    各大资方能心甘情愿的掏钱,一方面是无法用科学分析能解释的“罗晟现象”,另一方面也是看好华国经济起飞,最后一方面是投资未来,风险对冲。

    谁也没有料到2008年席卷世界的金融灾难,进入2009年之后,华国居然是第一个实现经济起飞的国家。

    大中华区的市场消费潜力初显露冰山一角,而嗅觉敏锐的资本家早已经对此重视了。

    对于跨国资本集团来说,不论华国崛起与否,都能对冲掉世界巨变带来的不确定性。

    资本没有一个是傻子,并且资本是没有国界的,那里有利可图便会出现在哪里。

    多方因素聚集在一起形成的化学反应,直接导致晟峰资本在接下来的一个月又迎来了一大批的资本联系上门,纷纷挥舞着钞票喊着求入坑。

    要知道,进入晟峰资本的条件对于外部资本来说是非常苛刻的,简单说把钱给我可以,但是你不能干预,万一将来血亏了也别来找我,接受那就来投资吧。

    即便如此苛刻的条件,对于投资者完全没有风险保障,也依旧有无数的资本纷至沓来,个个都带着上亿的资本要求入坑。

    在这一月以来,晟峰资本再次接纳了475亿元人民币,基金池总的资本规模达到了破天荒的2852亿元人民币。

    这种不可思议的现象也是在这段时间垄断了全球新闻媒体的头版头条,人们以为股市、国际外汇市场很疯狂,但晟峰资本的这场“事件驱动”却更加疯狂,疯狂到常人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去解释这种现象。

    全世界的经济学者研究的头大,都想要掀桌子和撂挑子不干。

    这活没法干,你告诉我怎么解释嘛?

    有什么参量吗?什么都没有!只有玄学能解释。

    研究分析个锤子研究。

    ……

    秦微木的别墅。

    今天是周三,下班之后罗晟便与秦微木一起到了她的家里,按照彼此不点破的默契约定,每周二、四、六归艾琳,一、三、五则归秦微木。

    这种情况已经保持了很长一段时间了,挺好的。

    秦微木端着高脚杯轻抿了一口红酒,望着坐在她对面的罗晟启颜笑语:“市场和投资者都已经对你进行盲目的推崇了,这里面就连华尔街也没能例外,有趣,翻遍历史都没有见过这么有趣的现象,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确实是一种不可思议的奇迹。”

    此时此刻,安静的客厅里夜挑烛光,不过是一男、一女、一桌、一曲、一杯酒而已。

    罗晟一听她这么说,煞有其事的连连点头,并且一本正经的回道:“我觉得这还不是最传奇的地方。”

    秦微木眉梢轻挑,注视着他:“是吗,说来听听。”

    对于罗晟这种给点颜色就能开染坊的人,她倒也见怪不怪了,不过确实有这个实力,不给颜色甚至都能开染坊……

    罗晟与之对视:“最奇迹和最传奇的是,这样的男人你却能搞到手,还是你厉害。”

    闻言,秦微木的眼色不由得错愕了一阵,顿时感到一阵忍俊不禁,甩了他一个大白眼便从对方的视线移开:“戚~~”

    罗晟大笑:“哈哈,是不是很有道理嘛?”

    秦微木没好气的说道:“得了便宜还卖乖,没见过这么臭不要脸的男人…”

    过了一会儿,秦微主动木转移话题,她的目光又重新与对方的视线交织在一起:“我在想一件事情,有没有可能去做一做?”

    罗晟不假思索的道:“做什么?”

    秦微木若有所思的轻语:“现在的市场和投资者对你越发的盲目推崇,跟风者的数量一批多过一批,这里其实可以加以利用。”

    罗晟愣了一会儿:“你的意思是,让我利用这种市场和跟风者对我的盲目推崇,故意给这些人挖坑,比如假装非常看好一个其实是真正巨坑项目,从而诱导别人往里跳?”

    秦微木螓首轻点:“对。为什么不呢?跟风者通常情况下都是我们的竞争者,这种做法虽然确实不怎么地道,但如果是敌人,那就不要有什么仁慈了吧。”

    罗晟下意识呆道:“卧槽好狠无情啊!我还经常说你善良来着……”

    秦微木瞄了他一眼便收回目光,不点而赤的朱唇抿一口红酒,轻飘淡雅的回道:“对谁都善良甚至对敌人都如此,等价于圣母,我不是圣母也不想做圣母,而我的善良是有限的,有限的善良也已经消耗在了你身上,我的男人,仅此而已,已经别无多余了。”

    罗晟大翻白眼:“直接说对自己人好,对敌人狠不就完事了嘛。”

    不过秦微木这番话听得罗晟特有成就感,不免暗暗得意了三分。

    现如今能Get到他虚荣心的东西真的不多了,晟峰资本轻轻松松就募集2852亿人民币的天量资金也没有让他感觉有什么值得激动和虚荣心得以满足的。

    反倒是秦微木的一句话就在他的虚荣心上命中靶心。

    这话充分的诠释了什么叫真正的事业型女强人,也诠释了什么叫巾帼不让须眉,善良过了度的确容被其所伤,被人所利用。

    想要从她身上占到便宜实在是太难了,除非她自愿才会发生这种情况。

    罗晟回头一想觉得也是,秦微木要是没有属于她过人的独特手腕,也不可能把离岸家族基金打理的如此无可挑剔。

    过了片刻,罗晟摇摇头说道:“想法不错,也很有操作空间,可以肯定能坑惨一大群人,但格局低了点。”

    秦微木作为他最为仰赖私人幕僚,几乎绝大多数建议,他都会点头采纳,但这一次罗晟并不认同秦微木的看法。

    “凡事皆有两面性,两害相比取其轻,两利相比取其重,这才是理性的选择。给人挖坑其利所图有限,但负面效果却会大于正面效果;相反,如果能持续保持现在这种光环,让市场和投资者继续盲目推崇我,就像这次晟峰资本募集资金,你出来吼一声,纷至沓来,心甘情愿的变成工具人为我所用,这才是利用的最高境界,工具人不是更香吗?”

    ……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