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鹿妖逐鹿

390.第388章 389.好运猪

    第388章 389.好运猪

    知山、修业、铁鬣赶至外围,远远先瞧清了战况。

    十六娘、忘机等围住的巫魔,委实猥琐,也足够癫狂,五名妖王领若干妖丁围杀,他却不惧,并未就逃,欺负围他的全是女妖,肉身就变化成大坨雄**官,完全没有其他类生灵的五官七巧,只顾蠕动着在低空中快速飞动躲避,还不耽误他瞬发法术,闪电、风刃无差别还向女妖们。

    便知山等赶至的几息时间里,这肉坨也连吃几记法术,不过行动丝毫未受影响。

    十六娘、地隐几个泼辣女妖,倒不会受他所化之物所惑,不过魔族施法之能远在人、妖、鬼、怪诸族之上,巫魔虽只与妖王同级别,一时却拿他无法。

    鸥妖王忘机受不得这个,那肉坨所到之处,又有挑动某种情绪的粉雾狂喷洒,忘机稍吸些进鼻,便手酸脚软,躲避迟缓,连吃了几记法术轰击,痛楚中夹杂某种如潮般情绪澎湃激烈,已忍不住在哭。

    吸进粉雾,地隐与玉爪大圣家两名女妖王两颊通红,身上香汗津津,口鼻里轻吟着,而风把粉雾吹得四散,靠后的女妖丁们嗅到,更是不堪,甚至有女妖丁伸手进衣袍自家抚摸起的,只貂妖刁钻一向泼辣且胆肥,仗着妖王们在前面护着,她的法术伤害不到巫魔,便停下施法,在地上喘着粗气叉腰骂:“你这厮要显肉大,可信老娘拿兜风岭朝天辣来,教你受用个饱?”

    瞧清楚局势,知山、铁鬣很有些无语,倒是修业得刁钻提醒一句,巫魔所化肉坨又飞得近了些,他便从坐骑背上猛往前跃出,再近些后,身下飞出道文字,瞬间化为虚影,往那肉坨上罩去。

    这个文字虚影,知山、铁鬣等小妖时就熟识,是鹿老爷肩上也有的“辣”,只不晓得修业何时练成的“同感”,平时又未外显的,究竟藏在哪?

    想是蛇妖抽骨淬炼法有成之前,被一干妖丁捉拿,吃尽各般苦楚,才暗发源出“同感”。

    来时铁鬣本不情不愿,此时见巫魔不是真强横到能打得几个女妖王哭的程度,胆子倒壮起来,招呼知山道:“哥哥快取修罗眼瞧!”

    敌方不是太过凶猛,倒又想谋玉骨了。

    之前对战那妖将级别的法魔,三名妖丁被逼得紧,压根没空闲看,直到打杀后知山才得取出修罗眼,现在女妖王们顶在前,倒不怎么紧张,猴妖果然取出修罗眼,察看玉骨。

    那边修业才刚落地,不过“辣”字飞罩上去,凭小小妖丁的神识魂力,哪能给与妖王同级的巫魔造成困扰?肉坨反倒瞬间还了一记足切断金铁的风刃回来。

    巫魔施法实在是快,风刃一路切断枝叶无数,眨眼就至面前,修业避无所避,身子一晃,化出条盘旋着的二十余丈长、水桶粗细蟒蛇,蟒身上黑白两色相间呈环状。

    风刃一晃而过,因蛇身盘在一起,直被切断成几截,风刃余势未消,往后再切断大蓬灌木,方才消去。

    黑白蟒蛇高昂起头,蛇嘴张开,冲巫魔方向“嘶嘶”吼两声,然后吞吐着蛇信,双眸冷冰冰盯着半空那坨肉。

    黑白相间的蟒蛇身躯在眼前被切成几段,女小妖里边,朝夕惊呼:“修业这厮,本相怎又长了?”

    卯女、青虹等专心对抗烦恼的情绪,并未吭声,刁钻冷哼着:“返祖巴蛇,血脉更纯而已,不过本相越长,要淬的骨越多,贪不死他!这厮定要老死在妖丁境!”

    说话间,地上切断的蛇身各处断口蠕动着,把被风刃切断的骨骼挤出掉落,就有新的肉、骨、皮生出,直到断口处彼此两两相接,连在一起。

    几个呼吸间,除地上还有几块断蛇骨,黑白蛇竟已复原如初。

    这是修业得通晓老祖指点后,巴蛇血脉渐渐纯正,本相越来越长,又生出新神通“连绵”,与鹿老爷的“再生”很相似,除头部要害之外,他本相蟒蛇长身躯便被一切几段也不会致命,不过这是巴蛇血脉的特异处,别的妖都学不去,每被切断,要靠神通再相连,断口都要消耗些妖气,还要重新淬炼损坏的蛇骨,除保住巴蛇自家性命外,也无多大用处。

    修业身后,知山欢喜着放下修罗眼,跳下坐骑向战场扑去,半途中先张口“嗷”地一嗓子,分明猿猴啼声,却也是“乌啼”神通,想助一干女妖退去异样情绪。

    多年前灵桃峰妖王大战,摘星王的铃铛紊乱攻击,还是底层小妖的牛妖狗宝、乌妖大吉一声“乌啼”,都能祛除铃铛影响,这神通比“清心咒”可好用得多,但今日面对魔族猥琐法术,却只让女妖们稍微褪去些异样情绪,未能根除。

    瞧知山欢喜模样,这巫魔身上当是有玉骨的,可惜随在知山身后的铁鬣唯有一身厚肉,攻击不到乱飞的巫魔,只能干着急。

    知山等赶到之前,蛟妖王地隐早将“清心咒”念过好些遍,每次只能稍清退些异样情绪,也不能完全清除。

    魔族法术之精深,冠绝这天下有灵生灵。

    玉爪大圣家陪来的也是两名女妖王,先前只有一干女妖参战,忘机哭哭啼啼、地隐低声轻吟都不如何,但知山等赶至,多出几名男妖来,十六娘顿觉大丢脸,堂堂龙女如此狼狈,哪还再忍得住?

    顿就有黑光冲天而起,是两支嵌合在一起的利刃,模样就是把大黑剪,向那巫魔所化肉坨剪去。

    五名女妖王联手,就算打不死巫魔也稳操胜券,别的同伴全没有法宝,十六娘也就一直未用,身为龙宫嫡女,她也只有这一件法宝,算压箱底之物,是龙族前辈以两条龙脊椎炼化而成。

    巫魔所化之物太过应景,眼瞧着大黑剪恶狠狠地剪下,高昂着蛇头的双柄儿修业脖子一缩,险些就维持不住本相!

    第一次看见十六娘这位龙女的法宝,看见此情此景,知山、铁鬣也寒气大冒!

    只是那巫魔所化肉坨一缩,身边立有狂风呼啸旋转,如同实质般,将那正要绞合的剪刃抵得顿了一下,等大黑剪再合拢时,大肉坨已往前一闪,飞身出去。

    大黑剪刀剪了个空。

    法宝出手,还是未建功,十六娘颜面无光,伸手一招,合拢的大黑剪又急掠着追上肉坨,再张合开剪下。

    巫魔还想重施故伎,妖丁知山恰此时张口:“呜嗷!”

    这并非兜风岭大吼发源出来鹿老爷也会的“咆哮”,而是能短时间内凝固冻结妖气、灵气、魔气、阴气的“狼嚎”,是野小妖中一名狼妖晋级妖丁时所得,琅琅、三才等之外,知山是兜风岭唯一一个没有豺狼狈血脉而又学成的妖。

    鹿老爷也不会。

    这声“狼嚎”出口,敌我同时身受,修业、刁钻等妖丁不说,十六娘、地隐、忘机等五名女妖王全都不由一滞。

    那巫魔所化肉坨也是如此,在半空中顿了一下!

    生死绞杀之时,这般停顿一下,可要他的命!

    十六娘妖气本也受“狼嚎”影响,但与地隐、忘机等停下的法术攻击不同,法宝自有灵,无需龙女全程操控,趁这难得的时机,大黑剪瞬间闭合拢,将巫魔所化肉坨一剪两断!

    “嘶嘶!”

    一直没出过声的巫魔终于嚎叫起来,声音却是嘶鸣,也不知是哪一截断身发出的。

    肉坨被剪成两截,并不掉落地上,巫魔嘶嚎着,一截完全虚化,往刚松口气的鸥妖王忘机身上一扑,顿就消失不见;另一截则还是实体,化成一缕黑光,往天际急掠飞逃!

    被法宝断身,神魂大受创,但这巫魔伤而不死,尚能一分为二,分开施为!

    这巫魔猥琐,之前一直调戏着众女妖寻觅机会,现在看他拼出老命,所剩半截身子飞掠的速度,妖王们根本追之不及!

    猪妖哀嚎出声:“俺的玉骨!”

    巫魔逃走,知山、铁鬣、修业还在为失去的玉骨叹息,十六娘转过身,对虚影入体,双眼通红喘着粗气的忘机道:“巫魔神魂入体,就带你回兜风岭,请妹夫神通净化,就会没事!”

    白鹿妖的“浴日通幽”神通,只是净魂的话,海妖中好些章鱼妖王也会模拟,可惜玉爪大圣家没有章妖王,还不如直接赶回兜风岭。

    与多数女妖不同,忘机是个爱洁的,最近些年,白狮谷几个犀妖王轮番勾搭,都没能在她这讨到半点好,此时却已没有悲戚模样,通红眼光扫过知山、修业、铁鬣,嘴上恶狠狠地答:“哪还等得?”

    看她模样,十六娘吓了一跳,手上忙出龙须绳。

    忘机鼻中喷着粉雾气,厉声尖叫:“捆上俺要爆的!”

    一声阻住十六娘,她已选定目标,尖叫着向三名男妖扑去。

    知山、修业呆滞的目光中,女妖王呼啸着扑至,放过日辣的猴妖丁知山,放过双柄儿修业,却扑翻兜风岭拾粪妖丁铁鬣,妖王劲大,扑腾得周边一阵地动枝摇。

    身为妖丁坐骑,在远处停歇的三名飞行小妖瞧得目瞪口呆。

    怎就偏去扑那猪妖丁?

    十六娘啐了一口,冲瞧得心动神摇的知山、修业叱骂:“还不滚远些去?”

    鸥妖王性子拧巴,真被看完一场春宫,清醒回来后不知要给多少小鞋穿,又不知铁鬣运道如何。

    知山、修业忙招呼着坐骑,远远逃开去,再不敢看。

    巫魔所剩半截肉身,呼啸着在北漠半空中一路狂逃,直飞出去五六百里,才寻处密林钻进去。

    此地正好潜下养伤些时日,巫魔方觉满意,密林中便有些淡淡黄雾泛起,在他面前聚成一个胖大和尚虚影,不过虚影已是极黯淡,冲巫魔道:“施主,老衲念经文与你听,可好?”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