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6.第276章

    第276章

    “是吗?”还是这一句话,一样面无表情的问出来,这一位也一口老血憋在嘴巴里,欲吐不能。

    “可不就是这样吗?我看,芸儿姑娘最后的结果,要么是嫁到一个小户人家,一生清苦,要么就是嫁进大户人家做妾,谁叫人家什么靠山都没有,只能靠自己了啊!”随后,又一位不怕死的接话了。

    “呜呜呜……”

    此言一出,小姑娘再也受不了了,抱着琵琶嘤嘤低泣起来。

    慕铭冬忍不住翻个白眼。

    这群男人,真是够可以的!就为了旁敲侧击的刺激她,就拿人家小姑娘的身世来说事?他们要不要脸皮的啊?

    转过身,沉声道:“芸儿姑娘,你过来。”

    “夫人?”立马抬起小脑袋,小姑娘眨眨水汪汪的大眼睛,满脸紧张的问,“奴家哪里唱得不够好吗?你要是不喜欢看我哭,我马上就不哭了!”

    “不,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你唱得很好,我也不讨厌你哭。我只是想让你过来,问你几句话。”对她摆出笑脸,慕铭冬柔声道。

    “哦。”心放宽一点,小姑娘抱着琵琶慢慢蹭了过来。

    “你叫芸儿,是吗?”走近了,慕铭冬身上抬起她的下巴,低声问道。

    小姑娘轻轻点头:“是。”

    “今年多大了?”

    “十六岁,再过三个月就满十七了。”

    那就是还很年轻嘛!

    人生才刚刚开始呢,怎么就给人下定论成这样了?

    嘴角请撇,慕铭冬拉起她的手,低声问:“芸儿,我现在只是想问你一句,你很想嫁人了吗?”

    小姑娘睁大眼睛看看她,再点点头:“想。”

    “为什么?”

    “因为……因为,奴家现在孤身一人,无依无靠,四处漂泊,若不是幸得掌柜的收留,早流落在外。而今之计,奴家只愿找一处栖身之地,有个倚靠,以便了此残生。”

    看吧!女人嘛,都是指望找个男人依靠着的!

    这个小丫头总算不负他们所望,说出了几句人话啊!几位表公子热泪盈眶,差点又想人手摸出一定银子扔过去打赏。

    眼角余光瞥见他们脸上浅浅的得意,慕铭冬轻轻一笑,捏捏小姑娘的手,再问:“那,如果现在我对你说,我不是个男人,但是,我想带你走,你愿不愿意?”

    “嗯?”眼角霎时瞪得大大的,小姑娘泪光盈盈的双眼里满是讶异,“夫人,你……要收了奴家进府?”

    其他几个人也都惊讶的睁大眼,不知她肚子里又在打着什么样的小算盘。

    慕铭冬微笑摇头:“不。我是让你跟我回京城……大概半年之后。”

    “京城?”眨眨眼,小姑娘不解低问。

    与此同时,几位表哥表弟也随同低呼出声。

    唯有佟俊彦,他看着慕铭冬,似乎想到了什么。

    “对。”对着小姑娘点点头,慕铭冬嗓音轻柔的道,“我姐姐家开了一家舞坊,正在招贤纳士,你要是愿意的话,过几个月,等我回京城的时候,我带你回去。我保证,跟着我,只要你兢兢业业,做好你该做的事,不要想其他的,那么,每日吃饱穿暖不成问题,我还可以保证,你在那里,赚的银子绝对比在这里多,而且绝对没有这里劳累,更不用看着别人的脸色过日子。并且,要是做得好的话,你又可以过上被人捧在手心里的好日子,就算心情不好,偶尔闹个小脾气,也没人敢对你发火,反而都抢着过来劝。”

    闻言,几位表公子立马也想到了她是什么意思,脸色狠狠一变!

    小姑娘则是眼中一抹亮光闪过,但随即又摇头,疑惑的看着她:“有这么好的事?真的吗?”

    嗯,不错,还有一点警觉心理,不会盲从,是个备选的人才。

    慕铭冬微笑,点头:“真的。”便微微倾身,附在她耳边低声道,“舞榭歌台,这个地方你听说过没有?”

    “舞榭歌台?”

    小姑娘转眼看看她,随即眼睛一亮:“听说过!”

    “那是我姐姐开的,现在,我也是个管事的了。”拍拍她的小脑瓜,慕铭冬轻声道。

    “哦!那我知道了,你是……傅公子的表弟的夫人,原来是慕小姐!”喜笑颜开,小姑娘大声道。

    “那,愿不愿意跟我回去啊?”慕铭冬也笑得分外灿烂,低声询问。

    “去!我去!”忙不迭点头,小姑娘回答得真干脆。

    “下定决心了吗?”慕铭冬看着她,轻轻给她撩开额头上的发,“事先我得和你说清楚,那里边全是女人,或许也没有多少机会给你接触到男人。而且,应该来说,现在也有不少男人愿意娶你回去做妾的吧!你刚才不是说很想找人嫁了的吗?要是你选择一个个男人做为一生的依靠,再生个一男半女,你的下半辈子都有保障了,那其实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不。整天仰人鼻息,上头还被人压制着,有什么好的?而且,那些人想娶我回去做妾,都是看中了我的嗓子。到时候,有一天我唱不动了,或许还没到唱不动的那天,他们又遇到更感兴趣的对象,移情别恋了,那我该怎么办?再说了,就算有幸有了儿女做靠山,但为人婢妾,日子又能好到哪里去?若是有的选择,又能凭借一己之力改变现状,我为什么不去拼一拼呢?而且,我仰慕皇后娘娘,六王妃,还有舞榭歌台里的姐姐好久了!要是可以,我也想和她们一样,无拘无束,潇洒度过一生。就算老了,也还有好姐妹互相依靠着,好歹不会觉得孤单凄凉。”

    “这是你自己说的。”看着她的眼,慕铭冬沉声道。

    小姑娘定定点头:“对,就是我说的。”

    “那行,既然你心意已决,我们就这么说定了。你跟我走,等我生完孩子,我就带你回京城去。”慕铭冬颔首,满意的瞥见身边的那几个男人的脸色刷白。

    “好!”小姑娘赶紧点头,反过来一把抓住她的手,“慕小姐,你可要说话算话,千万别和我开玩笑啊!”

    “那是自然。”慕铭冬点头,顺手拔下头上一根簪子塞进她手里,“我拿这跟金钗给你担保,就算我不能说到做到,但是,这根金钗,也足够你吃穿不愁几年了吧?”

    “多谢慕小姐!”连忙将簪子紧紧握在掌心,小姑娘感激涕零,大声几乎是喊出来的了。

    “芸儿,芸儿!快点,这里唱完,马上去隔壁。还有五六桌的客人等着你去唱呢!”

    这边的对话刚刚进行完毕,店小二便匆忙跑了过来,抱着门框大声喊道。

    小姑娘回头,眨眨眼,低声道:“我不去了。今天,我要留下来伺候慕小姐他们。”

    “你在胡说些什么呢?”小二立马低呼一声,瞪大眼睛看着她。

    “没错!她今天哪里都不会去了,她今天一天,我包了!那些客人要是有谁不爽,那你叫他们过来找我啊!”一把将小姑娘拽到自己身边站好,慕铭冬扬起脸,淡淡笑道。

    回头再看看那几个瞬息脸上充血的男人,冷冷一笑。

    想刺激我是不是?好啊,我就回头来刺激刺激你们!

    “慕铭冬。”

    “嗯?”

    轻应一声,眼睫一抬,见到那个蹑手蹑脚来到自己跟前的男人,慕铭冬嘴角轻轻一挑:“干什么?”

    “我……那个,今天……”

    “哦,今天啊?今天玩得不错,我很高兴,表哥他们安排得很好,记得向他们转达我的谢意。也顺便谢谢他们,助我又为我们舞榭歌台找到一个好苗子。”

    “哦。”讪讪低下头,佟俊彦一肚子的话快憋到内伤,却怎么也吐不出,便决定慢悠悠的晃悠出去,让自己继续内伤下去。

    但是,身后,立马又传来一声轻唤……

    “佟俊彦。”

    立马心口紧缩,肩膀一抖,赶紧回头:“什么事?”

    “明天,还有什么玩的地吗?”

    “啊?”张大嘴,不明白她这话什么意思。

    慕铭冬便看着他,眨眨眼:“难道说,接下来没有安排了?他们不是说了要带我见识一下梅城特色的吗?但是我们今天就只去吃了点东西,听了点小曲啊!”顿一顿,“梅城不至于只有这点特色吧?”

    “啊,不会,有!有!还有好多呢!”连忙点头,佟俊彦转身往外狂奔,“我这就去问问他们!”

    “好,相公,快去快回哟!”目送他远去,慕铭冬挥舞着小手帕,娇声嘱咐着。

    切。

    而一回头,她便收起笑脸,轻叱一声,摇头低低一笑:“小样。”

    他肚子里那点货,还以为她不知道吗?

    “小姐。”

    等佟俊彦走得差不多远了,夏荷上前来。

    慕铭冬转头:“嗯?”

    “那个……今天……”

    “有话直说,别吞吞吐吐的!”

    “是!”连忙点头,夏荷低声道,“今天,表少爷他们明显是在明嘲暗讽你啊!”

    “是啊!他们分明就是在指责你,说你的不好呢!”秋蓉紧跟着点着小脑袋。

    “我知道啊!”慕铭冬微笑,躺在椅子上悠然自得的道,“他们看不惯我的所作所为,想教训我,让我顺着他们的路子走,好啊!只要他们有这个本事!现在,我就和他们见招拆招,看看他们还有些什么招数没使出来的!反正我也闲得无聊。”顺便,也就当做给肚子里这个小子做做胎教吧!教育要从娃娃抓起,让他别和他爹一个德行,一直这个呆呆傻傻的,只能给人欺负。

    “小姐放心,奴婢们一直站在你这边。若是表少爷他们敢欺负你,奴婢们一定会竭尽全力帮助你的!”连忙睁大了眼睛看着她,夏荷好大声的叫道。

    “嗯!”秋蓉跟着点头。

    见到这两个丫头如此忠心的模样,慕铭冬心里好宽慰。便点点头,拉起她们的手:“真是好孩子。”

    而后,不由自主的打个哈欠,慢慢站起身:“我好困,不多说了,走,回房睡觉去。”

    第二天,表少爷们没有安排任何活动,说是慕铭冬昨天已经出去劳累了一天,不宜再度劳累,还是在家休整一天的好。慕铭冬更宁愿相信他们是回家闭门养伤去了。

    第三天,吃过早饭,便有那边府上的人过来传话,说是已经将一切准备妥当,请他们出去乘车游玩。

    这一出去,便是被带到了美人湖边上。

    天高云淡,阳光明媚,绿柳荫荫,碧波荡漾,许久不来,美人湖似乎没有多少变化,依旧是美不胜收。

    下了轿子,慕铭冬转动脑袋看看四周围的景色,禁不住微微一笑,心情也开阔了许多。

    “表弟妹,这里你已经来过一次了,应该不会陌生吧?”慢步来到她的身边,大表哥低声询问。

    慕铭冬笑笑:“我也就来了一次,也不算太熟悉吧!”

    大表哥嘴角轻扯。还好不算太熟悉,否则,那次他们掉进水里去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连忙抬头,脸上又漾起浅浅的笑:“表弟妹,今天,我们就自己人聚聚,所以没有请歌姬什么的,免得让旁人打扰了雅兴。”

    “好啊!”慕铭冬微笑点头。

    说句心里话,当出了家门,见到他们几个男人身边一人带着一个女眷的时候,她就已经考虑到这一点了。毕竟,这么多人呢,要是再加上几个唱歌跳舞的,那得多大一艘画舫才装得下?

    “呵呵,表弟妹你没有异议便好。”连忙笑得更欢,大表哥率先拔开步子,“好了,我们上去吧!”

    一行人便登船,上了二楼。举目所见,内部空间不算太小,至少可以同时容纳十个人也不算太拥挤。里边摆放着两张小桌子,旁边还预留出一点给人站立还放东西的地方。

    “表弟妹,你们女眷坐这里。”第一个踏进去,大表哥转身,指着靠门那侧的桌子对和佟俊彦并肩进来的慕铭冬笑眯眯的道。再指指里边那张桌子,“我们男人坐这边。”

    也就是说,他今天是决定把她和佟俊彦分开了。

    慕铭冬咧开嘴角,冲他笑着:“好啊,没问题。”

    “但是,我要坐在这里。”来到两张桌子相接的那一边,她指指靠着那边的位置,“而佟俊彦,他就坐这边。”

    大表哥沉吟一会。然后才重重点头:“好!你是孕妇,你为大。”

    “多谢表哥体谅。”慕铭冬便也笑着,对他柔柔的施个礼。

    大表哥象征性的点点头,便回身招呼进来的人道:“大家都坐吧!反正都是自己人,不必拘束。”

    不拘束?呵呵,看看所有人的表现,慕铭冬垂眸低笑。若是这都叫不拘束,她还真不知道什么叫拘束了。

    等人都坐好了,便感觉到船身一阵晃动,艄公起锚,撑着竹竿将船慢慢向湖心划去。

    几个丫鬟掀开帘子进来,将几个食盒一一摆放在靠着墙壁的那边,便施礼走了出去。立时,和慕铭冬同坐一桌的女人们纷纷起身,打开食盒,将里边的东西取出来,分别端上两边桌子。

    “表弟妹,因为今天是我们自己人聚聚,来的人又比较多,所以没带几个丫鬟,一切从简,能自己动手的就自己动手了,伺候不周,你多体谅。”便又对她笑笑,大表哥看似歉疚的道。

    慕铭冬点头:“明白。”

    在这几个女人们的巧手布置下,很快,两边桌子上边密密麻麻的摆满了许多小碟。碟子上堆放着一些精致的糕点吃食,幽幽的向外散发着诱人的香味。

    “今天,我们也懒得再烦人去外边做了,就自己从家里带了些吃食来。表弟妹,尝尝你表嫂她们的手艺吧!”脸上的笑意明显变大了,大表哥热情的对慕铭冬伸手。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