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单身有爱

206.第206章 二零七,回到陆家

    第206章 二零七,回到陆家

    “我们要设立个总公司,主要培训加盟商和人员管理,还要有些激励产业的政策,我们要把企业做大、做强必须要有总公司。”钟文丽说。

    “哦,当然可以。”陆小康诚恳的答道。

    “总部大楼,可以临时租用,等机会成熟就买个大楼。”钟文丽说。

    陆小康觉得钟文丽的思路很对,目前已经加盟几十家,如果上百家,上千家……目前的地方适合总店,不适合人员培训和行政部门。

    “我完全同意你的意见,等你出院咱们就开始运作。”陆小康说道。

    “最主要是我们发给加盟商的材料,不可能在总店加工,因为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和场地,所以需要一个行政大楼,带加工和包装。那样,我们就能应付巨大的市场,而且人员管理与店铺脱离。我们不能在店铺里管理很多家的加盟商,所以势在必行。”

    钟文丽一边思索一边看着陆小康说道。

    “嗯,没错,你的眼光看很远。”陆小康说。

    钟文丽羞涩的低下了头。

    “对了,汪小敏有消息没?那可是你的救命恩人啊。”钟文丽突然问道。

    “哎!”陆小康陷入了沉思。

    这是钟文丽心里的结,她总也放不开对陆小康的爱,她怕,毕竟还有汪小敏,目前只是在事业上帮助陆小康,在情感上钟文丽内心是火热的,但仅仅是内心,不敢大张旗鼓的去爱,汪小敏多可怜啊,为了救陆小康毁了容,那可是女孩的名片啊,名片被损坏这辈子可怎么办?以前还是个大美女更加深了伤心程度,钟文丽很同情汪小敏,可汪小敏却失踪了,假如她突然出现在我们面前给怎么对待?

    只能有一个人撤退,那就是自己,钟文丽想到这脸上露出悲伤。

    陆小康的内心也不好受,自己喜欢的是钟文丽,可汪小敏为了自己毁容,虽然责任不等于爱,但汪小敏怎么办?

    此时的陆小康也陷入了极度悲哀中。

    “说实话,我喜欢你。”陆小康看着钟文丽深情的说道。

    钟文丽一惊,她心里很高兴,因为这是陆小康对自己的头一次表白,钟文丽含羞的低下了头。

    突然,钟文丽又出现了淡淡忧思,又是汪小敏的名字在内心闪现。

    “我终于明白责任不是爱情,我会向汪小敏解释的,虽然很难,但是必须解释。”陆小康终于说出了内心想法。

    这是钟文丽一直等待的话,陆小康终于说了出来,钟文丽一下子抱住陆小康。

    陆小康一惊,脸“唰!”的一下红了起来。

    “咯咯!哈哈!”钟文丽大笑着。

    “嗯!嗯!”突然出来咳声,两人一惊,钟文丽赶紧松开陆小康然后偷笑着。

    “该换药了,那个啥,那个不能有大动作,怕抻着伤口。”是护士,护士也脸色微红,她警告的说道。

    “谢谢!我会的。”钟文丽微笑的看着陆小康说。

    “好的,尽量注意。”护士瞟了一眼陆小康说完开始给中文来换药,钟文丽的手紧紧攥着陆小康的手,只见陆小康的手要缩回去,被钟文丽攥住,陆小康无奈的看着旁边。钟文丽的嘴角挂满笑意。

    护士也见到这幕,她装作什么也没看见,然后她趴在钟文丽的耳边说:“你男友真帅。”

    钟文丽笑了:“英雄所见略同。”

    护士笑着又瞟了眼陆小康,陆小康懵懵的看着她两。

    突然,陆小康的手机响起,他一惊,一看号码是大管家打来的,钟文丽在盯着陆小康。

    陆小康看了眼电话,接通了,他没必要隐瞒钟文丽,都公开了自己身份,所以不需要出去接电话了。

    “总管好。”陆小康说道。

    “你快回家吧,老爷子好像不行了。”

    “什么?怎么回事?”陆小康焦急的问道。

    这话使钟文丽一惊,她感觉到有突发事件。

    “老爷子最近身体每况愈下,好像不行了,见他最后一面吧。”

    “啊,我,我马上回去。”陆小康的手在颤抖。

    “你去机场,有专机接你。”

    “好,我现在就走。”陆小康说完挂断了电话。他呆呆的看着一点。

    “怎么了?”钟文丽问道。

    “啊!老爷子好像不行了,我得马上回去。”陆小康一愣,赶紧说道。

    此时的陆小康在想老爷子到底出现了什么问题,他最后见到父亲时,他好好的啊,身体并没什么大碍,身体怎么会突然不行了呢?一点征兆都没有啊,前段时间他和总管联系时,都说父亲身体很好呀,这也太突然了。

    “啊,那你快点回去吧。”钟文丽说道。

    “那,你呢?你怎么办?”陆小康担心的问道。

    “我能走能跑的,不用护理,也不是瘫痪在床。”钟文丽说。

    “是呀,她自理没问题。”护士也帮着说。

    “那,你保重,随时联系,我现在就要去机场。”陆小康说完又握了下钟文丽的手,然后向护士点头道:“辛苦了,我女友就交给你了。”

    “放心吧,过几天她就出院了。”护士安慰道。

    陆小康冲冲忙忙的走出病房,向院外跑去。

    他很快打了辆出租,心事重重的坐在副驾驶上。

    从小就老爹对自己好,很惯着自己,想干嘛就干嘛,任由发展,他最害怕父亲出差办事,父亲一出去自己在家里都不敢仆人们有尊严,母亲余飞燕时不时打骂自己,而且体罚那是家常便饭。

    父亲不在家,他就没和哥哥们一桌吃过饭,饿了在家的院子里吃块点心,或者吃点水果充饥。

    母亲从来就没管过他的吃饭问题,也当没这个人,陆小康很少出自己房间,就是研究些武术杂学等。

    可哥哥们不是老实人,一想撒气就来到自己房间,然后就是拳脚相踢,自己从来不反抗,因为他们是哥哥,自己最小。

    实际,他们加起来也打不过陆小康,但陆小康感到是自己亲哥哥,他从来就没还手过。

    越是这样越增加了哥哥们的快感,时而折磨下陆小康。

    母亲余飞燕就装作没看见,有时哥哥们出事都往陆小康身上推,陆小康被叫去体罚。

    从小陆小康就恨死这个家庭了,自己还不能反驳,只有父亲回来,陆小康才感到家的温暖,所以,陆小康跟父亲的感情很深。

    实际老爷子对陆小康只是做到了资助权利,与陆家其他人相比是善良的父亲,陆小康记忆犹新。

    慢慢的自己长大了,终于走出了陆家,在五年前的一次大年三十,陆小康实在看不惯哥哥们的做法而大打出手,从此断绝与陆家来往。

    出租车到了机场,他刚要进机场,就走来很多保镖。

    “您是陆公子吧。”一个貌似头头的人说道。

    “是的。”陆小康答道。

    “请跟我走!”头头说完向旁边走去,其他保镖像木偶似的没有语言,都跟着陆小康的后面做着保卫工作。

    陆小康头一次有这个待遇,简直是大老板级别,自己像个襁褓中的孩子被这帮保镖保护着,引来很多众人的注目。

    “哎呀,这男的是谁啊?好帅,这么多保镖呢?”

    “肯定是富二代,太有钱了,这些保镖就得不少钱。”

    “不是,不是,这么帅肯定是明星。”

    “明星?叫什么名字?赶紧搜索。”

    众人们有拍照的,有自拍的……

    头头领着他进入一辆豪车,天啊,这豪车简直太打眼了,几十米的长度,溜光锃亮,车身映着陆小康和保镖们的影子。

    “天啊,这是这么车?得很贵吧?”

    “很贵?咱们几代玩命干也买不起这辆车。”

    “多少钱?”

    “少说也得五千万,限量版的,全球就两辆。”

    “哇塞,天啊,赶紧拍照,机会难得啊。”

    众人们又是淅沥啪啦的拍照着。

    陆小康进入后车就启动了,直奔机场里面。

    车队前方有机场的保安骑着摩托带队,不一会就来到了机场跑道,在一架飞机前停住,陆小康下车,他没心思看飞机和车辆、保镖,他内心全是自己的父亲陆豪。

    这次回去他要主要看爸爸是什么病,因为自己对中医的研究很深,古书秘籍已经深深刻在脑海里,他要给父亲治病。

    几个小时候,飞机降落在小岛上。

    下了飞机的陆小康看见小岛,立刻心切起来,因为自己在这里度过了童年、少年。

    虽然很不幸,但是对自己曾经生活的地方还是留恋的。

    陆小康看着小岛在回忆儿时印象。

    确实,没有什么变化,跟自己小时候一样,就是有些设备等已经披上了岁月的痕迹,但依然干净整洁。

    大管家已经在迎接自己:“陆叔好,我爸在哪呢?”陆小康见到大管家就问道。

    “你不用休息一下吗?”大管家问道。

    “不需要,我要见父亲。”陆小康果断的说。

    “好吧,我领你去,小康啊,你跟你的哥哥们真是不一样。”管家说道。

    “怎么了?”陆小康奇怪的问道。

    “他们下飞机都先要休息和按摩,然后才会见你父亲。”管家说道。

    陆小康一想起自己的哥哥们,他难于启齿,毕竟是家族的事情,家丑不可外扬,可总管陆叔只是不说而已,内心已经看到了儿孙们的不孝。

    只有陆小康一个人例外,这次叫陆小康回来主要是总管陆叔的意见,按道理说陆家说了最算的余飞燕不想叫陆小康回来,是陆叔动用伎俩使陆小康回来的,如果没有陆叔的聪明才干,陆豪死了陆小康都不知道。

    陆叔在陆家工作了一辈,首先他姓陆,但与陆家不是一个族,跟陆家没有血缘关系。

    只是同姓而已,可这拉近了和陆家的距离,本身陆叔就能干,而且会见机行事,处理陆家的各种事物非他莫属,人也忠诚。

    所以深得陆豪和余飞燕的赏识,他以前就是余飞燕的司机,由于勤劳能干,而且会见机行事,为人忠厚诚实,后来晋升总管家。

    陆叔私下与陆豪关系很深,这是余飞燕等不知道的,因为陆总管发现了陆家很多问题,虽然表面老爷子是一家之长,但都听余飞燕的,陆总管很钦佩陆豪的善良和大度。

    所以与陆豪私下处的很好。这就是陆豪的人格魅力,使在陆家干了一辈子的大管家成了陆豪粉丝。

    每个仆人或者保姆见到陆豪都低头说:“陆公子好,大管家好。”

    整个岛上的仆人和保姆就有好几千人,不算岛上的几千保镖,还有很多勤杂工,这些人都是为陆家服务的。

    陆小康已经顾不得什么礼节,他要首先见到父亲,陆小康懂中医的事,陆家根本不知道包括陆总管。

    陆小康不回来,陆家根本就想不起还有这个孩子,只有父亲在关注着自己,其余的人都当没这个人。

    陆小康在外的生活费开始由管家给点,余飞燕告诉不许给太多,按着贫民的要求资助。

    陆小康毕业后,什么都没了,最起码的贫民费用都不给了,断了他所有的经济来源,所以陆小康只能靠自己打工来维持生计,

    加上五年前大年三十的事件,余飞燕从此断绝陆小康登上此岛,当然陆小康也不会回来的。

    整整五年,陆小康没回到岛上,但他心里惦记着父亲,因为父亲生活在一帮禽兽不如的环境里,他担心父亲的安全。

    自己的哥哥们都在虎视眈眈望着陆家的财产,都在为继承权各自打着自己的小算盘。

    哥哥们都已成家,这帮嫂子们更是狼心狗肺,没一个孝敬老人,都是暗里藏刀的小人,为何能嫁到陆家?都是奔陆家财大气粗而来的,没有一个为了爱情,这帮嫂子们眼里只看钱其余的都丧失无影无踪。

    与哥哥们是同流合污的人,本身哥哥们就贪婪加上这帮嫂子们更是如虎添翼,贪婪立刻被放大很多倍。

    谁会管老爷子的死活,都盼望老爷子早点死,那样他们就能提前得到财产。

    说白了,陆豪养了一群寄生虫,而且是随时吸干你骨髓的寄生虫。

    陆总管领着陆小康来到一个楼房处,外边的保镖见到陆小康和总管过来,赶紧将楼门打开。

    这并不是岛上的主楼,而是一个比较偏僻的楼房,陆小康很吃惊。

    “怎么叫我爸在这栋楼呢?”陆小康忍不住的问道。

    陆总管一惊,他委婉的说:“夫人觉得这比较安静,怕那边的楼吵闹。”

    陆小康根本不信陆总管的话,这么简陋的楼房怎么养病?

    有点像毛坯房子,里面并没有装修,四处漏风。

    “这帮畜生!”陆小康看到大厅里空空而且屋内空气混浊而骂道。

    “夫人最近迷信,她怕招来晦气,这楼早晚得拆,所以先暂时在这里。”大管家解释道。

    他说的实话,因为,这就是余飞燕的想法,反正要死的人了,住哪都一样,假如有太平间,余飞燕都能把没咽气的陆豪送去,以图吉利。

    “就这样的环境好人都能死了。”陆小康有些激动的喊道。

    陆总管不好说什么,只能默默的听着,毕竟不是他将老爷子送到这里,而是夫人余飞燕,自己只是个执行者,并不是指挥者。

    陆管家听到余飞燕要将老爷子送到这楼里,他一惊,他提前就来到楼里一看他惊呆了,这怎么能住人呢?

    毛坯房子不说,窗户都坏了,楼内的野鸟们飞来飞去,陆管家赶紧派人收拾房子,把碎玻璃换掉,把室内打扫干净,

    但他不敢装饰,他怕装饰对老爷子身体不好,陆总管做到了仁义至尽,他尽量把房子弄的舒服些。

    假如人不能动了,只能任人摆布,陆豪就是这样,生命已经垂危没有了反抗和任何能力。

    即便他内心知道自己所居住的环境,只能忍,没办法,自己失去了自理能力。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