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攻略极品

697.第691章 穿越的对照组(三十四)

    第691章 穿越的对照组(三十四)

    什么叫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安妮利索的用王氏的姓氏“傲”了县令这个小世家子,看着他脸色忽忽黑,看着他面露尴尬,安妮没有任何表情,只是抬着下巴。

    那种因为姓氏而特有的倨傲,县令太熟悉了,因为他没少这么干。

    可当他的对手用同样的方式来对待他的时候,他内心充满憋屈。

    尤其是对方还是他最瞧不起的女人,还疑似是个挂羊头卖狗肉的老鸨,县令除了憋屈,还有说不尽的羞辱感。

    但,他却说不出什么。

    因为正如他用姓氏鄙视别人一般,此刻,他也被对方用姓氏压制了。

    琅琊王氏,煊赫千年的大世家。

    现在虽然没落了,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啊。

    且在《氏族志》上,琅琊王依然是一等一的顶级世家。

    而他所在的京兆杨氏,不过只是个末等小世家,跟琅琊王氏之间还隔着好几个级别哪。

    “你、你——”杨县令被怼得说不出话来,周围更是有无数双嘲讽的眼睛,让他根本就待不下去了。

    最后,杨县令腾的站起来,冷着一张脸,直接拂袖而去!

    “!”

    面对父母官的愤怒离去,几位耆老并不以为意。

    狂啥?

    这样不作为的混账县令,他们不去京城找御史告状就不错了,还敢在他们面前张狂?

    几位耆老,尤其是那位老寿星可以不把县令当回事。

    但里长兼村长却不能这般。

    山村的里长是个精明人,也曾去京城见过世面,所以很有头脑。

    目送县令呼啸而去,他眯了眯眼睛,唔,不行,不能再让这个人继续做他们县的父母官了。

    杨县令或许不敢报复几位老祖宗,但只要他歪歪,下头的差役就能各种为难村子。

    作为大夏最基础的“官”,里长太清楚“阎王好过、小鬼难缠”的道理了。

    所以,杨县令必须走!

    安妮没有错过里长眼中的寒芒,她慢慢垂下眸子,唔,这一步的计划还算顺利啊。

    是的,安妮选择来这个县,并挑中这个村子,都是有原因的。

    “观主,他、他们,我、我——”

    妙法激动得话都说不全了,她俏脸通,眼里更是闪烁着泪花。

    她以为,一旦自己的出身被揭穿,那些被她救助的人,非但不会再感激她,还会跟着别人一起瞧不起她、嘲笑她。

    这、将是她无法承受的痛苦。

    万万没想到,这些村民并没有那样,反而帮她说话。

    尤其是听到耆老们那些理解她的话语,妙法更是满心感动。

    看来,不是所有人都瞧不起她,也不是所有人都不问缘由的鄙视她。

    “我知道,我都知道。”

    安妮明白妙法此刻的心情,她笑着对妙法说,“你很努力,能有今天的一切,都是你应得的。”

    妙法虽然是妓女,可她勤学医术,对待病患的时候,也无比耐心。

    人心都是肉长的,那些村民也不是没良心的白眼狼。

    而耆老说的那些话,安妮早有预测,这也是她选择带领妓子出身的女冠来村子义诊的主要原因。

    其实,对于贫苦大众来说,贞操什么的真心不怎么看重。

    圣人说“仓禀足而知礼节”,这话再正确不过。

    人只有吃饱饭了,才会想那些有的没的。

    一旦连饭都吃不上了,人们更看重的还是生存问题。

    对于更多的贫苦百姓来说,只要能活下去,不让家里老弱饿死,女人就算敞开门来做生意,也是能理解的。

    能活着就好,难道非要为了一个狗屁贞洁,让一家老小都去死吗?

    尤其是每次战乱过后,民间寡妇再嫁的事就特别多。

    全都是为了活下去,为了子嗣繁衍!

    再加上大夏民风开放,对女子的束缚也没有那么变态,普通百姓对那些可怜女子还是比较宽容的。

    妓子怎么了,只要一心向善,就是个好孩子!

    耆老们看妙法的眼光,充满善意和慈,这让原就感动不已的妙法,更加感激涕零。

    她明明笑着,眼泪却哗哗的往下流。

    安妮看了眼兀自盘算的里长,然后对又哭又笑的妙法说道,“妙法,这件事可能会被闹大。”

    里长想拉杨县令下马,便会刻意宣扬他的种种不作为。

    一个弄不好,还会撺掇几位老祖宗去京城告御状。

    这几位老汉心直口快,又毫无忌惮,没准儿又会当众说什么“杨县令不如妓子”的话。

    到那时,妙法这个当事人便会被人拎出来反复讨论。

    妙法当年的过往也会被人彻查,并反复被人拿来说事。

    安妮知道,曾经的卖身生涯,是妙法等一众出身妓子的女冠心底最大的伤疤。

    如果这道伤疤被人一遍又一遍的撕扯开,露出新鲜的血肉,对于妙法等人而言,不啻于最大的痛苦。

    安妮想为妙法等人要个公道的对待,却又不想伤害她们。

    妙法听了安妮的细细讲述,沉默了良久。

    她知道,观主说的这些情况,都有可能发生。

    更有甚者,现实中可能会更加严重。

    她“玉”也将成为世人关注的对象,走到哪儿,都有人指指点点。

    普通百姓能够理解她、宽容她,但世间还有一些人,他们内心肮脏,便看什么都不干净。

    这样的人,无故都能找茬,如果知道“玉”的事,他们还不大讲特讲?

    名声可能受到污蔑,她甚至会遭到无数陌生人的言语攻击。

    那种千人指责、万人唾骂的场景,想想就让人不寒而栗!

    妙法,以及其他二十多个妓子出身的女冠,纷纷沉默了。

    好半晌,她们彼此对视着,无声的用眼神交流。

    足足过了小半天的功夫,妙法才又找到安妮,坚定的说道,“观主,我不怕。还是那句话,我们问心无愧,我们无畏无惧!”

    安妮对上那双坚毅的眸子,又看了看其他女冠,“好,我知道了。你们放心,我不会让他们伤害到你们!”

    “观主,我们信您!”妙法等齐齐说道。

    就这样,安妮带着众女冠,从灾区凯旋归来。

    而京城的朱雀大街上,山村的里长送着几位老寿星去了太极宫,准备敲登闻鼓鸣冤……

    六月的第二天,求票、求票、求票,(*^▽^*)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