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攻略极品

281.第280章 第十四个极品(二十二)

    第280章 第十四个极品(二十二)

    “正好爱康你来了,就先把这六十块钱给我吧。”

    安妮仿佛没有看到梁老太一副见了鬼的表情,淡淡的对周爱康说道。

    “对啊对啊,”

    周家五兄妹中,还是周爱敏这个重生人士机灵,率先反应过来,第一个附和道:“爱康哥能长这么高,一定是小时候打下的底子好。也是,喝了我哥这么多奶粉,又吃了我家这么多鸡蛋和肉,所以才能长得比我哥还高。”

    挟恩以报嘛,不止老太太会,她周爱敏也会。

    “就是就是,爱康哥,你可不能忘本啊。我们家对你这么好,我们不求你回报,好歹你把欠我家的钱还了吧。”

    周爱军也足够机灵,他不但出声帮腔,还站到了周爱康身边。

    他的个头没有周爱康高,可这两年家里伙食好,将他养得十分健壮,往周爱康身边一站,多少给了周爱康一些压力。

    “我、我,我没有钱。”

    周爱康虽然深得其父周大力的真传,最会装模作样,可他到底只是个初出山村的十七岁少年。

    原本以为是来叔叔家好吃好喝、外带解决工作的,没想到,刚进门,就被叔叔和堂兄弟们围着要钱。

    而且看叔叔那表情和口吻,并不像开玩笑。

    这、这——

    周爱康有些慌神了。

    “你没钱?那就先打个欠条吧。”

    安妮道,“爱国,去给你哥写个六十块钱的欠条。”

    说完,安妮还体贴的对周爱康说,“你也不用费事儿,按个手印就成。”

    周爱国到底老实,还没有从眼前这一幕回过神儿来,听到父亲叫他的名字,他竟只呆呆的看着安妮。

    又是周爱敏,兴奋的一蹦三尺高,急吼吼的说,“爸,我帮爱康哥写。”

    说罢,一溜烟就跑去了自己的卧室,扒拉出书包,找出笔,又从作业本上撕下一张纸,唰唰唰就写了一张借据。

    然后她又风一样的卷了回来,直接把借据拍到了周爱康面前。

    这速度,直接把周爱康看傻眼了。

    而梁老太也终于反应过来,她立刻怒了:“二勇,你可是爱康的亲叔叔啊,你怎么能——”跟孩子要钱?

    安妮打断梁老太的话,“妈,您也说了,我只是爱康的叔叔,不是他亲爹,没义务养他。所以,这才跟他算抚养费啊。”

    “二勇,你、你怎么能这么说?你待你侄子好,他以后也会孝顺你的啊。”

    梁老太试图继续跟安妮打亲情牌。

    安妮却根本不吃这一套,“妈,我有儿有女,老了也有自己的孩子孝顺,用不着指望别人的孩子。”

    “对对,我们兄妹以后会好好孝顺爸爸和妈妈的。”周爱敏赶忙表态。

    如果是她刚重生回来的时候,定不会想着给愚孝的父亲养老。

    但经过这两三年的时间,周爱敏心中对父亲的恨也渐渐消失了。

    毕竟是自己的亲爹,只要有稍稍改变,只要能有一丝一毫的顾念他们娘儿六个,周爱敏就不会真的狠下心来不管他。

    周爱国也反应过来,连连点头,“恩恩,我会孝顺爸妈的。”

    他是长子,又继承了父亲的手艺,以后结了婚也会继续跟父母一起住,负责两位老人的赡养问题。

    周爱军赶忙跟着附和,就连最小的周爱党和周爱红也跟着点头。

    五个孩子,看向安妮的目光也充满孺慕与敬爱。

    “爱康怎么会是别人的孩子,他、他可是你亲哥哥的儿子啊。”

    梁老太仍不放弃道德绑架,“当年你大哥对你那么好,一个鸡蛋也不忘留给你。你弟弟也让着,所以你才能长得这么高,正是因为你长得高,你才能入选省体校,才能——”

    进厂当工人,才能住上这么好的大房子。

    人,不能忘本,更要懂得感恩图报啊。

    又是这一套。

    三年前,安妮刚穿来的时候,或许无法反驳梁老太这番说词。

    但现在嘛——

    安妮没有立刻怼回去,而是转身去了房间,片刻后,他拿了几个本本回来。

    “妈,您还不知道吧,我现在不是一级工了,而是七级工!”

    安妮将那几个本本展开,一一摆放在茶几上,“这是我这两年在厂里获得的奖状,还有技术大比武的获奖证书。”

    “我爸没日没夜的在车间里干活,钻研技术,又有师爷悉心教导,所以才能在两三年的时间里,技术得到了突飞猛进。”

    提到这些,周爱国最有发言权,他一反往日的老实、木讷,激动的说道:“爸爸是七级工,是仅次于师爷的高级技工,所以才能享受高干待遇。”

    所以才能分到这三室一厅的大房子!

    父亲取得的这些,跟奶奶、大伯、三叔都没有半分钱关系,全是他自己努力得来的。

    “啥?你已经是七级工了?”

    梁老太非但没有任何被道破小算计的心虚,反而直接怒了,“七级工,少说一个月也要一百块钱的工资吧?你都挣这么多钱了,为什么还要跟爱康他们要生活费?你知不知道你哥和你弟现在还在老家种地?”

    “哼,我爸挣再多,也是我爸自己的本事,跟别人有什么关系?”

    周爱敏撅着嘴,不屑的说道,“难道因为我爸能赚钱,就活该救济别人,给别人养孩子吗?”

    我穷我有理什么的,最恶心人了!

    “爱敏!”

    安妮低声训斥了一声,回怼梁老太可以,但一定要注意语气措辞,否则,一个不慎就会被梁老太抓住把柄。

    果然,周爱敏刚说完这话,梁老太就直接从沙发上跳下来,熟门熟路的往地上一坐,双手拍打大腿,开始嚎了起来——

    “老天爷啊,我不活了,我十四岁嫁进你们老周家的门,生了六个孩子,最后活下来四个,男人又死的早,我一人累死累活的把孩子拉扯大,给他们娶妻生子,还给他们照看孩子,临老临老,还被个孙女挤兑啊。”

    “啊啊啊,老头子,你睁开眼睛看看吧,看看这些不孝子孙吧。”

    “周二勇,你个不孝子,居然让个死丫头来挤兑你亲妈,还敢‘哼’我?她眼里还有我这个奶奶吗?”

    “周二勇,你的良心让狗吃了啊……”

    梁老太一通哭嚎,却忽然发现,四周依然静悄悄的。

    除了安妮一家七口,就只有她和周爱康祖孙两个,一个跑来看热闹的人都没有。

    没有观众,她的哭闹还有什么用!

    梁老太的哭嚎声越来越小,滴溜乱转的目光扫到紧闭的大门时,这才发现了问题:这是楼房啊,不是以前的平房,一层楼就两个住户。

    就算她叫破喉咙,把整个楼洞的人都喊出来,也不过才十二户人。

    而且这栋宿舍楼是新楼,还有一些住户没有搬进来。

    梁老太刚才上楼的时候,就看到楼下有一户还锁着大门哩。

    发现了问题,那就要解决。

    梁老太可不是个肯轻易认输的人。

    她利索的爬起来,打开房门就往下走,一边走还一边嚎,“大家快来看看吧,看看周二勇这个不孝子——”

    周爱康怕奶奶出事,更怕被叔叔和堂弟们押着写欠条,赶忙追了出去。

    “爸,我、我是不是惹祸了?”

    周爱敏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亲奶奶的无耻和偏心程度,心里惴惴不安,嗫嚅的对安妮说道。

    安妮笑了,轻声对她说,“没有,你就是不说,你奶也会想办法的闹一场。不过,这次的事,你们要接受教训。”

    安妮正好趁机跟妻子和儿女们统一一下思想,并且告诉他们一些“技巧”。

    她看了眼徐春妮和其它几个孩子,轻声道,“不管你们心里怎么想,对长辈,该有的礼貌和尊敬还是要有的。奶奶是你们的长辈,她说的话,有道理你们就听,没道理也不要反驳,权当没听到就好了。”

    周爱敏忽然明白了,眼睛biubiu的泛着光,“爸,我知道了,我知道您的意思了!”

    徐春妮也不傻,刚才她一直没有出声,却将一切都看在了眼底。

    她现在非常确定,丈夫或许不会对婆婆绝情断义,但也不会再任由她摆布。

    只要丈夫不愚孝,不再没有原则的提携、帮助老家的兄弟,徐春妮也愿意跟丈夫一起,好好“孝顺”梁老太。

    “老天爷啊,我不活了,儿子不孝顺,孙女更是敢骂我,我还活着有什么意思,让我死了吧!”

    梁老太坐在机械厂职工宿舍门口,双手拍着大腿,抑扬顿挫的哭嚎着。

    周围围了一圈的人,冲着梁老太指指点点。

    安妮小跑着追了上来,走到近前,呼哧带喘的,她顾不得喘匀了气,直接挤开人群,伸手就要去拉梁老太,“妈,妈,您又怎么了?有话,咱们回家说。”

    啪!

    梁老太抬手就把安妮的胳膊拍开,看她麻利的动作,显是平常没有少打儿子。

    周围的人原本还觉得这老太太挺可怜,但看她这般利索,不禁眉头微蹙:这老太太,并不像她哭诉的那般“可怜”啊。

    “我才不回去,有话咱们当着大家伙的面儿说。”

    楼上连个观众都没有,她闹得再厉害也没用,她才不回去呢。

    “唉,妈,我就是机械厂的普通职工,实在没有门路给侄子找个正式工的工作啊。就是我家爱国,现在也只是厂里的临时工……”

    一更,求月票。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