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第131章 130.真.宠弟狂魔(3/3)

    第131章 130.真.宠弟狂魔(33)

    “没什么,只是一开始王都都是传侯爷被白桃花甩了,被白桃花羞辱了,很多人在笑您翻车了...然后娘娘就发怒了,让暗卫去街上潜伏,谁敢说就直接抓起来。

    同时,娘娘又雇佣了一些知名的说书人,把这故事改了改,就放出来了,所以就变成这样子了。”

    夏极:...

    他无语固然无语,但心底真是暖暖的。

    居然用暗卫来做这种事。

    这可真是亡国的征兆...

    三人又走了五百米。

    巷口忽然走出一名锦衣男子,腰间缠绕墨色蟒带,三把长刀束在其中,显出几分几位独特的刀客味道,一张脸恍如刀削斧凿,双目似总在思索问题。

    这男子快速走来。

    红云虽然知道主上十有八九知道此人,但山公公不知道主上知道这么多啊,所以她还是忙道:“这是王阁老家的家臣,天阙城中赫赫有名的武痴段水流,实力很强。”

    夏极当然认识这位,不仅认识,他还虐过他两次,只是不知道这段时间有没有长进。

    段水流显然没认出面前少年是谁,上前傲然道:“逍遥侯,我家小姐有请,说您如果回来了就赶紧去阁老府见她。她对您跟着白桃花去往江南很不开心。”

    夏极还没开口,山公公尖叫道:“杂家先来的,夏侯爷先去宫里,段大侠回去让王姑娘先等等吧。”

    段水流是个铁头:“不行!我家小姐说了,她看着自己的未婚夫被另一个女人拐上马车,很生气!所以一定要逍遥侯先去王府?”

    夏极道:“什么未婚妻?”

    山公公和段水流两人吵的厉害,谁都不搭理他。

    一旁的红云又开始压低声音普及:“娘娘与王姑娘相处了几天,觉得这姑娘很好,能照顾你,她生怕你挑三拣四,于是就帮你把这婚给彻底定下来了。

    王阁老也直接同意了,同时娘娘因为没有生养,就认了六皇子姬无争为儿子。”

    夏极叹了口气。

    姐姐真是为自己操碎了心。

    为了寻个女人照顾自己,让自己有着强大背景,竟然宁可委屈自己收个儿子。

    而自己也要委屈地被一个比自己大不少的男子叫舅舅。

    这真是身不由己啊。

    “都别吵了,我先沐浴更衣,去哪儿再说。”

    夏极扬声打断了两人的争吵。

    山公公与段水流彼此冷冷地对视一眼,但都没意见。

    夏极这长途跋涉的模样却是不适合见任何人。

    再走了五百米。

    远处忽然走来一群大大小小的孩子,领队的少女很是显眼,她戴着“酒瓶底”的厚眼镜,背着夸张的白金色剑匣,一看就知道是天阙学宫的老师萧樱。

    萧樱托了托眼镜,恰好看清了对面走来的少年,于是急忙拍拍手道:“快去,那就是你们的大师兄,如今的戮妖剑圣,我大周鼎鼎有名的逍遥侯,夏极!”

    一群男孩女孩一窝蜂跑过去,凑到夏极面前,颇有几分侠客模样地齐声恭敬喊着:“参见大师兄。”

    声音里还带了些奶气。

    夏极:...

    一群孩子参拜完了,又兴奋地跑回到了眼镜娘身边。

    萧樱托了托眼镜道:“戮妖剑圣是为师生平最引以为荣的弟子,也是你们今后追逐的对象,都听明白了吗?”

    孩子们齐声回答:“听明白了。”

    忽然有个小男孩说:“萧老师,戮妖剑圣在深冬一剑定乾坤,斩杀妖狐的剑法是不是萧老师...”

    萧樱为了教学声望也是彻底不要脸了,她淡淡道:“嗯,你想的没错,所以你们从今以后也要跟着为师好好学习才是...”

    “哇,萧老师好厉害。”

    “嗯,一定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夏极:...

    几个月没回来,世道变了。

    他之前还担心小樱桃没了自己这个唯一弟子该怎么办。

    没想到,她一转眼就又收了一堆学生,看样子还是去教一年级了。

    这是不教自己了吧?

    那自己去天阙学宫会重新跟哪位老师?

    ...

    沐浴更衣无需再上青楼了。

    豪华无比的三层画舫正停在长虹湖上。

    夏极走上画舫,却见画舫前盈盈欠身的侍女非常眼熟,竟是身为花魁的雪千柔...

    ...

    红云继续普及:“娘娘怕您看不惯不熟悉的人,于是挑了个您认识的,就给买下了,放在画舫上。”

    “逍遥侯。”

    雪千柔轻声喊着。

    她此时心情复杂无比。

    也许是因为才子游川之行不顺利的缘故,她这个花魁错失了“鲤鱼跃龙门”的最好机会,而霸道的皇后娘娘硬是要为自己赎身,神女阁也不敢得罪,于是就这么在几番拉扯之下,神女阁就松了手,让雪千柔上了逍遥画舫,算是成了逍遥侯的管家。

    “侯爷,千柔服侍您沐浴吧。”

    雪千柔声音平静,带了几分讨好,但花魁的经历已经使得她拥有了更多的魅力,虽然比不上夏宁的倾国倾城,比不上慕容嫣然的江南艳丽,但却是当之无愧的花魁,而且这身世本就有几分惹人爱怜。

    她与夏极从陌生到熟悉,再从熟悉到陌生,如今最终却成了他的侍女。

    她依稀还记得那时候...这位少年在自己闺房里靠窗醉吟出那句“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

    如今,他是否还是他?

    但,无论他是怎么样,无论要她做什么事,她都只能接受了。

    夏极没有回应她,他只是有些感慨。

    自己这位姐姐还真不是个安分的主。

    想了想,他转身道:“山公公,一会我先随你去见皇后。”

    段水流急忙道:“逍遥侯!”

    夏极本想不理他,但想起在初春雨夜,客栈遇袭的时候,那雪衣铃兰横剑护住自己的模样,于是道:“段大侠去告诉柒柒姑娘,从皇宫返回后,我就去见她。好了,我先要去沐浴了...”

    他上了甲板,背影慢慢消失。

    山公公得意地哼笑了一声,然后摇摇头。

    段水流狠狠瞪了这老太监一眼,却是昂首不言。

    京城的红灯笼挂成了一条火龙。

    ...

    极远处。

    也是一片大火。

    火焰吞没了一个岛。

    一个原本该锁住一个人的岛。

    慕容世家的岛。

    没有人知道是怎么失火的。

    许多小舟正飞快向西子湖那湖心小筑划去。

    喧闹声,嘈杂声,不解声,讨论声...

    都很淡很淡,好像隔了层水膜。

    慕容嫣然全然听不到那些,她正捂着嘴看着那大火。

    双目通红。

    轻轻呢喃出一声:“娘...”

    树妖怕黑,示意她把长明灯拿到门前。

    树妖轻轻摸着她的头,用可以杀人的蔓藤给着她一个温柔的拥抱。

    树妖扭动着躯体,推着她去寒玉洞,然后洞中的寒气前所未有的多,一丝一缕全部钻入她体内。

    树妖趁着她在睡梦之中,将聚气、妖气全部推出,用浩荡的寒气让她更上层楼,自己却在迅速衰老。

    然后,树妖在今夜抱着自杀的心悄悄地拔出了树根,触须沾染到了一点火星,然后拥抱着这火星,直到大火燃烧起来,照亮了天空。

    树妖看着她哭花的脸。

    树妖已经不会说话了,但她知道这是自己...最爱的女儿。

    她活的很痛苦,如今算是解脱了。

    慕容嫣然知道,所以她才站着,静静看着,放肆地哭着。

    而大火噼里啪啦地声音里,隐隐传来嘶哑的声音,那声音发出几声“嘶嘶嘶”...

    最终化成了不标准的腔调,甚至有些滑稽。

    谢谢你...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