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0.第210章

    第210章

    一枝花上前一步拽着冷斯言胳膊左右摇晃,像是小女孩撒娇般,声音软软萌萌的,搞的冷斯言一阵恶寒,“臭小子,那女的,你想办法弄回家,母后很喜欢那女人。”

    “……”冷斯言无语,母后啊母后,您当这是买大白菜啊,我说弄回家就弄回家。要是您儿子有那个本事,也不至于现在搞的这么狼狈了。

    一枝花见冷斯言不吃她这套,随即摆下脸,“干嘛不说话!回答母后啊。”

    冷斯言揉揉太阳穴,为难道,“母后,爱情这东西,不是你想的那么容易的。”

    “切,我知道,我和你父皇当年不就是这样吗?好歹母后当年也是道儿上混的,儿子自然也不能比别家儿子差,不就一个女人吗?你去骗啊,骗不来就抢,抢不来就弄死!”

    想当年,老龙王也是妖界钻石王老五啊,不还是被她抢来了?

    她哪里知道,那是老龙王当初未娶,她又未嫁,两个人又情投意合,才凑成了一对,根本和冷斯言现在的情况不一样。

    “……母后,咱以后能低调点不?”冷斯言实在受不了他母后一副大姐大的样子啊,很丢人啊,有木有!

    一枝花不以为然道,“低调?那俩字怎么写?”

    “……当我没说!反正,儿子的事情,儿子自己搞定,就不劳母后插手了,您老还是回宫颐养天年吧,省的父皇又满世界的找您。搅的三界不宁的。”

    从记事开始,父皇和母后总是一个满世界溜达,一个满世界找人状态。

    后来父皇找出了经验,每次只要打听,哪里事件最多,母后出现的几率就越大,所以到后来,几乎不用想,都能准确的找到母后的方位。

    长此以往,两人都把这个当成了一种夫妻乐趣,一个愿躲,一个愿找!

    如果这俩人不是他的父母,他肯定要说,这是对奇葩夫妇。

    一枝花不满意的嘟嘟嘴,做出与她这个年纪不相符的动作,不耐烦的挥挥手道,“哎呀呀,我知道我知道,我这不是趁着找你的借口溜出来玩两天吗?在皇宫里,你父皇整天看着我,我很烦的啦,都没办法好好玩儿。”

    还玩?冷斯言无语,这都多大了,咋就没改掉这个到处玩儿的性子啊。

    “……反正。您赶快回去就行了。”冷斯言催促,恨不得让他这个五迷三道的母后赶快打道回府。

    一枝花不屑的撇撇嘴,嘴上答应的好。“臭小子,知道了!”

    冷斯言见一枝花答应了。也不想多打扰她。毕竟再怎么说,一枝花也是他亲生母亲,这么大把年纪。大老远的赶了过来,他自然是要让她好好休息休息的。

    他懂事的道,“那母后您好好休息。儿子先出去了!”说完。便退了出去。

    “去吧去吧,忙你的去吧,不用管我!”一枝花看着冷斯言的背影笑的奸诈。想让我这么快回去。门儿都没有。

    本大娘的事儿还没办呢。当然得办完事儿再走人,这千里迢迢的。可不能白来一趟。

    白小洛和夜子冥在屋子里*的累了,一个人出来透透气。在客栈大厅里刚坐下喝了口茶,便感觉到一道火辣辣的视线注视着她,让她浑身不自在起来。

    她转头。看向视线来源,一枝花正大大咧咧的坐在另一张桌子上,眼神丝毫不避讳的看着她咧。

    白小洛皱眉,这大妈,不在房间里好好呆着,又想玩什么花样?

    不管她玩什么花样,她都没心思陪她耗着,她还有正事儿没解决呢,现在上火云之巅,才是她的正经事,别的事情,她可懒得去搭理。

    想到这里,白小洛站起身,准备远离一枝花,脚步刚抬起来,便被一枝花给硬生生的挡住了。

    白小洛心里暗暗骂道,靠,这大妈老胳膊老腿的,蹦跶的还挺快,她是怎么到她跟前来的。

    一枝花嘿嘿的笑着,跟个萎缩大妈似得,伸手冲着白小洛打招呼,“哈喽,儿子的心上人。”

    “……”儿子的心上人,这是什么鬼称呼。白小洛不说话,决定以静制动。

    一枝花干笑两声,见自己打招呼白小洛没有丝毫搭理的趋向,于是放下笑脸,直奔主题。

    “那个,我知道,之前呢,你跟我儿子之间发生了一点小误会。”

    白小洛一听到一枝花提到了冷斯言,脸色更加难看了,说出口的话也冰冷无比,“你是来帮冷斯言当说客的?”

    一枝花也看出白小洛脸上的表情不大对劲,连忙说道,“儿子的心上人啊,你误会了,我没有帮谁做说客的意思,我只是觉得,你真的误会我儿子了啊。”

    白小洛倒想知道,她是怎么误会冷斯言了,“好啊,那你倒是说说,我怎么误会他了。”

    一枝花见白小洛终于被她打动了,连忙把自己知道的实情给说了出来。

    “我儿子根本没有和慕容烟雨联手,不错,他一开始接近你是真的有目的的,可那目的早在和你相处的过程中慢慢消失了。”

    白小洛看着一枝花满脸的不相信。

    “我凭什么相信你?你是他母亲,自然为他说话。”

    一枝花见白小洛不相信她,顿时着急的继续解释。

    “儿子的心上人啊,你这话说的,你也不打听打听,我一枝花可是道儿上混的,名声响叮当啊,谁不知道我是为了朋友两肋插刀的人啊,我办事从来都是讲义气的,不会为了个人感情偏袒哪一方的。”

    白小洛对天翻了个白眼,这大妈,真是三句话不离本行啊,到哪儿都要嘚瑟几句她当年的英雄事迹,生怕别人不知道她是黑道一枝花似得。

    一枝花没有发现白小洛的不正常状态,这一味的说道。

    “还有那个慕容烟雨啊,那个女人啊,真是个心肠歹毒的女人啊,她居然公布了你的那些照片,不过我发誓啊,我儿子真的是不知情的,他那么喜欢你,怎么会让你的那些照片流落在外啊。”

    提到那些照片,白小洛明显的身体僵硬了一下,但随即又恢复了正常。

    一枝花特意找到她说这些,铁定不止那么简单,一定是有别的什么事情吧。

    想到这里,白小洛淡然道,“好吧,就算你说的都是真的,那现在你说这些又想要做什么呢?只是让我和冷斯言和好这么简单吗?”

    一枝花捂着嘴笑道,这小丫头果然不简单啊,不愧是她喜欢的!真是越看越喜欢啊。

    “哎呀,我那臭小子,自从上次回去后就魂不守舍的,我不想看到他那样,说出来除了想让你接受他的帮助,让他内心少点自责外,还有个私人的目的……”

    一枝花说到这里故意停顿,想看看白小洛的反应。

    白小洛知道她的意思,示意她说下去,“什么目的?”

    一枝花嘿嘿笑两声,心情愉悦的不行,这丫头的体格,以后给她生十个八个孙子给她玩玩也是好的啊。

    想到这里,她乐呵的开口,“就是想让你做我儿媳妇。”

    白小洛愕然,这大妈,居然打的是这个主意,“你难道看不出来,我已经有相公了?”

    “可以离!”一枝花淡定道。

    白小洛满脸黑线,继续反驳,“我有小孩子了!”

    “可以带着改嫁!”一枝花丝毫不受影响!

    “我…”白小洛还没说的出口,便被一枝花打断了,放佛她将要说出口的问题都不是问题似得。

    “我不会介意的!”这话说的,好像白小洛就真的非她们家儿子不嫁了,她似乎已经忘记了,她是在抢人家的媳妇。

    “我介意!”雄厚洪亮的声音从白小洛背后传来,声音中似乎还带着难以压制的怒火。

    这大妈,居然抢人抢到他头上来了,要不是当年这大妈和他父王有点交情,是他长辈,他早就掀了这客栈了。

    “老公!”白小洛刚说完,夜子冥颇为满意的上前一步,揽住白小洛的小蛮腰,把她整个人往自己怀里一带。

    示威性的朝着一枝花一竖眉!意思着,白小洛是名花有主的人了,不管什么人,都休想打她的主意。

    向来在外人面前,白小洛是不会让夜子冥这么放肆的,但是今天不同,她没有反抗,只一味的让夜子冥搂着,她只是想让一枝花打消她刚才的念头。

    她现在已经够烦了,没有时间和精力去忙那些私人感情的东西,还是让她打退堂鼓比较好。

    “……”看着彼此恩爱的两个人,一枝花不屑的瞥了两眼,看来她们家的臭小子是没戏了,白瞎了这么好的一个儿媳妇。

    不过,话说回来,说不定哪天,这俩人就闹掰了呢,那她家臭小子不就有希望了?

    想到这里,一枝花眼光蹭亮蹭亮的。

    看着面前的两人,随即慢悠悠的开口,“儿子的心上人啊,我刚才对你说的话,你可要记住了,我先闪了,出来这么久,我家老头子肯定又开始四处找人了。”

    接着又调转头,对着一边的夜子冥道,“还有你,臭小子,做人不要那么嚣张,结婚了又怎么样,照样可以离的,这世界上分分合合的事情多了去了,难保哪天,你不离嘛。”

    说完还拉着白小洛给她投赞成票,“对吧,儿子的心上人!”

    臭小子,以为捷足先登就一劳永逸了?

    老娘有的是时间和你耗,撬墙角这事儿,老娘最擅长了。

    哼,让老娘一时不痛快,老娘让你一辈子不痛快。

    “……”白小洛已经无语了,她没想到一枝花的韧性这么强,已经到了刀枪不入的地步。

    夜子冥看到一枝花的表情,心里就火大,想他妖界之王,面对千军万马的时候都没像现在这么胆战心惊。

    但是一想到,自己的老婆时刻还被别的男人惦记着,他整个人就如坐针毡。

    只见他冷着一张脸开始下逐客令,“不劳你费心,我自己的女人,自己会看好。倒是你,如果再不走的话,被老龙王压着走,可就不太好看了。”

    一枝花撇撇嘴,“要你管,哼!再见!”说完瞬间在原地消失不见,逃跑速度令人咋舌。

    白小洛愣在当场。

    这大妈消失的速度似乎也太快了……

    夜子冥似乎很不满意自己的女人在自己跟前走神,很不客气的托起白小洛的下巴,唇便压了上去。

    这个吻带着浓浓的惩罚味道,一开始便长驱直入,白小洛瞬间感觉到自己脑中的氧气都被抽尽了。

    夜子冥似乎感觉还不够似得,吻渐渐放缓,让白小洛有片刻的*,随即又重重的压了过来。

    舌尖划过白小洛的唇形,撬开她的贝齿,薄荷气味瞬间席卷了白小洛的整个感官。迷惑了她的心智,她感觉到自己整个人似乎都飘了起来,甚至忘记了自己姓甚名谁。

    直到,某个不适宜的声音响起。

    “娘亲……”

    白小洛听见福寿安康的声音后,瞬间清醒了过来,连忙推开跟她耳鬓厮磨的夜子冥,俏脸通红,她刚才居然跟他在大庭广众之下就亲亲了,好羞人啊。

    白小洛刚想逃跑,便被夜子冥拽住了胳膊。

    刚才还没有吃饱,便被白小洛推开了,他现在真的欲求不满了,都是那个混球小子,打扰了他的好事。

    想到这里,夜子冥不满的眼神朝着福寿安康就扫了过去。

    “你最好有重要的事情,否则……”

    福寿安康感觉到老爹身上那股子压力又排山倒海的过来了。

    这老爹什么都好。就是一遇见娘亲的事情就不淡定了,连亲生儿子都能被拍飞的那种。

    迫于夜子冥的巨大压力,福寿安康打了个冷颤。点头如捣蒜。

    他是有重要的事情的,差点都把正事儿给忘了。

    “重要的事情。哦。对对对,那个冷斯言,今天早上自己跑火云之巅去了。”

    白小洛一改刚才的娇弱。整个人激动的惊呼,“什么?那小子又添什么乱?”

    紫衣也在这个时候慌慌忙忙的闯了进来,刚巧听到白小洛的这声惊呼。连忙把她刚从店小二那儿打听来的消息。都一股脑儿的说了出来。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