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第18章 秘密

2019-09-22 作者: 大王喂你鸡汤
  第18章 秘密

  自竹枝死后,名若离便一直躲在当铺之中。她不敢回名门,亦不敢回去见主人。

  然而,她没有想到的是,主人竟在这个风雨交加的夜晚找到了她。

  “主人!”名若离一脸惶恐地跪在地上,她知道没有完成任务的下场,那就是死路一条。

  那个被称作主人的男人昂首挺胸站在那里,一袭黑衣在夜色的笼罩下更加显得不真切。他冷着一张脸看着跪在地上的名若离冷笑道:“这点小事都办不成,你说,我养你有何用?”

  ‘啪’

  男人将手上的琉璃杯捏的粉碎,一双丹凤眼带着些许笑意。

  名若离吓得瑟瑟发抖,在她的印象里,他就像是暗夜的修罗。她曾亲眼见识过他是如何将他手下的人抽筋剔骨,如何叫他们生不如死。

  想到这儿,她就连说话都颤抖了起来:“主人,我……我知道一个天大的秘密,如今将这个秘密献给你,以抵消我的罪过。”

  “哦?这个天下竟然还有我不知道的秘密?你倒是说来听听!”男人的语气中没有丝毫波动。

  “其实……当年的太子墨玥城根本就没有死!”

  “你说什么?”男人闻言立即愤怒的挑起名若离的下巴,一双眼睛满是探究,像是要把名若离吸进去一样。

  随着他手上的力度加重,名若离感到有些呼吸困难,不由剧烈咳嗽了起来。她费尽力气说道:“白溪……就是……墨玥城……”

  见她不像是说谎,男人立刻收了手。

  名若离坐在地上,眼神复杂难明,没有人知道她在想什么。

  “此时当真?”

  “千真万确?”

  “那你又是如何知晓的?”

  名若离以为男人不相信,竟直接跪倒在男人面前信誓旦旦地说:“你该知道,我爹就是大名鼎鼎的名扬。想当年,名扬是皇帝身边的大红人。皇帝驾崩后,便把太子托付给了我爹。我爹带着他离开皇宫,然后创立了名门。其实名门弟子大多都是对前皇帝忠心耿耿的人,这些年来,他们时时刻刻都在为了墨玥城重夺帝位而努力着。”

  “听说名门里规矩很多,背叛名门者,无论是谁,都得死。是不是?”

  名若离连连点头:“的确如此!”

  “嘿嘿,那你为何要投靠我而背叛名门?名扬可是你的亲爹呀……”

  “呵呵,亲爹?可是我恨他,我要让他生不如死!”名若离的眼神中突然闪出无尽的怨恨,她咬着牙恨声道,“他亲手杀死了我娘,他根本就不配做我爹。”

  男人冷冷的看了名若离一眼,依旧淡淡道:“你要是敢说一句假话,我就让你生不如死。”

  名若离跪在地上,双手呈跪拜的姿势,不停磕头:“谢主人开恩,谢主人开恩!”

  男人冷哼一声,随即拂袖离开。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名若离跪坐在地上,不住摇头苦笑。

  是的,从她下山的那一刻起,她就已经无路可退了。

  ……

  墨越国,瞭星台。

  跟名扬一样,罄音的心里也莫名烦躁了起来。看着天边那些五颜六色的闪电,一时之间她竟不知道自己的决定到底是对还是错。她傻傻地望着天空,任由豆大的雨滴落到自己脸上。她自言自语地痴痴呓语:“能拯救这个世界的,也许……只有你了。”

  “罄音,太子并没有死,你为什么没有告诉我?”

  罄音突然听到了东方朔满是质问的语气,她缓缓回头,但见东方朔正站在自己身后。他身着一袭黑衣,给自己增添了少许神秘的气息。他的眼神里有些愤怒,但更多的却是责怪。

  罄音早就知道东方朔今天晚上要来找她,但是听到他这副质问的语气还是气得有些受不了。

  “如果你的态度能稍微好一点点,兴许我早就告诉你了。”

  罄音说罢故意扭过头,走到瞭星台上专心致志地开始摆动自己那些天文仪器。说是专心致志,其实不过是她装出来的,这一点除了东方朔,竟连她身边的侍女都看了出来。

  “你们先下去吧!”

  “诺!”

  东方朔见罄音一副对自己爱理不理,于是支开了所有的下人。他缓缓登上瞭星台,鼻尖慢慢的靠近罄音的脸,随意拿起她几缕头发放到鼻间闻了闻笑道:“既然已经接受了我送给你的香水,这脾气为何还是这般暴躁?还是……你只有对我才这么暴躁?”

  看着他一副轻浮的模样,罄音直接给了他一个耳光,眼中闪烁着别样的光芒,不知道是被他给气的还是怎么的。她恨恨地说道:“东方朔,你以为所有人都和你一样下作吗?”

  “呵!我下作?可你又比我金贵到哪里去了?你是爱我的对不对?你愿意为了我放弃一切对不对?既然如此,你为何又要事事与我作对?”

  “不,我不爱你,也不会为了你放弃一切!”

  “呵呵,如果不爱我,你又怎会将圣晶石弄丢?”

  东方朔嘲讽的声音像是一根刺,狠狠的扎进了罄音心中。这么久以来,尽管他对她百般刁难,她也没有像今晚这一刻这么恨他。是啊,她当年所做的一切,在今天看来简直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笑话。

  她歇斯底里:“东方朔,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就是爱上了你。我有眼无珠,为了你,我竟鬼迷心窍残害了诸多苍生百姓,成为了天下的罪人。如若不是为了唤醒神女,我早已以死谢罪了。”

  也不知道是罄音的哪句话刺激了东方朔,他直接坑着罄音的脖子同样歇斯底里道:“想死?我不会让你死的,你欠了我那么多,就算死一万次都不够。所以我要你痛苦地活着……”

  罄音抬起头看他,素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眼睛里面布满血丝,像是许久都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了。

  东方朔逼着自己不去看她,所有的心痛都化为了手上的力度,他恨不得将她脸上的肉给撕扯下来。

  罄音没有反抗,脸上满是坚决,任由他将自己的脸狠狠捏住。尽管痛入骨髓,她也不要向他求饶。她冷声道:“哦?是吗?可惜,你根本就奈何不了我。你要我死,我便偏不死。你要我活,我现在就可以死在你的面前。要不要试试?”

  “你敢!”东方朔目眦欲裂。

  “你知道我的手段!”面对着自己深爱的男人,罄音终究还是狠心不下,她的语气竟也缓和了下来,她接着说,“回头吧,现在回头还不晚。东方,你不可以再这么胡闹下去了。”

  可是对方却无视了她的情义,东方朔大笑道:“你说我胡闹?若不是当年的皇帝昏庸无道,你以为我会举兵造反吗?是他该死,除了我,谁都不配做皇帝。他不配,他的儿子也不配!”

  “东方,你……”

  “我意已决,你什么都不必说了。”

  “东方!”罄音缓了良久才真诚地说道,“东方,你最应该注意的人是你身边的人。你以为最亲的人,可能就是将你推向深渊的人。你信我一次,好不好?”

  东方朔此刻哪里还能听进去她的话,他一把推开罄音冷笑道:“怎么,劝我不成,现在又想挑拨离间了?告诉你,我当年能杀得了皇帝,现在就能杀掉太子。白溪……还不是我的对手!”

  “东方,不要这样做。”罄音拉着他的手,一脸祈求。

  她早已在轮回之境中见到了一切事物的前因后果,他不希望东方朔会是那样的下场。她如今能做的就是劝东方朔回心转意,以人力战胜天意。

  然而,她也知道,天意不可违。她只是想再努力一下,但求问心无愧。

  东方朔以为他是在给白溪求情,一张脸深沉的像夜晚的湖水深不见底。他冷笑道:“你求我啊?只要你求我,我就不杀他。”

  终于,罄音缓缓跪倒在地,语气诚恳地说:“我求你,不要杀他!”

  “你……竟然为了他……求我?”东方朔失心疯地大笑了起来,笑弯了腰,笑出了眼泪,“哈哈哈,当初我那般求你,你都不肯回头,我当真都快要以为你的心是石头做的了。一直以来,即使你犯了死罪都不肯求我,如今竟为了他而下跪求饶?好,很好,非常好!”

  看着东方朔斯歇底里的嘶吼,罄音的心在滴血。她很痛,痛到无法呼吸。但如今,她不能再任意妄为了,她不能把以前犯过的错再犯一次。

  “东方,你没有墨越国重要,我是墨越国的女巫,我不可能为了你放弃天下苍生。”

  “呵,好一个不放弃天下苍生。所以你这是要为了天下苍生而放弃我了吗?”

  罄音逼迫自己不去看他,狠下心说道:“我不曾爱过你,又怎会有放弃一说?”

  “好好好!”东方朔一连说了三个‘好’字,他愤怒转身,却突然摔倒在地,喷出一口血雾。

  罄音见状连忙上前将他扶住:“你……受伤了?”

  “滚开,我不用你管。”东方朔一把甩开罄音,起身踉踉跄跄地走远,背影渐渐从罄音的视线中消失不见。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