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第15章 就一个“是”字

    第15章 就一个“是”字

    “吱吱吱”的几声,一只长着翅膀的绿色精灵,出现在了宁府之内。

    可没几下,这些人就全部被定住,眼前的时光仿佛静止了一般。

    它挥动翅膀,几滴绿色的光点散在地上,紧接着是漫天飞舞的花瓣,以及起于满地的藤蔓,它们围绕着已经失控的清礼……

    霎时间,所有的光芒全部集中于这个看起来小巧的精灵身上,谁又能想到它日后会有那些功能呢?

    此时的单晨一与林颜夕距离最近,林颜夕指间的酥痒,让她低头注视着自己的手指,可是那光亮仅仅是闪烁了一瞬,便从指尖逝去。

    漫山飞感受到了来自主人的召唤,它来自那个的方向,可转眼看去,那个方向,除了单晨一,就是那个三番五次想要捉拿自己的林颜夕。

    单晨一虽然灵力强大,且有那管笛子在身,可若主人是他,为何到如今还不曾对自己有过召唤?按理说,只要灵主启灵之后,灵力就会自动对自己发出召唤的。

    可刚刚那召唤转瞬即逝,此时的它也无法分辨,到底自己的主人,会是修仙名派的单晨一?还是那个平凡无奇的小姑娘林颜夕?

    一切疑问,只能待日后与他们接触之后,再小心查证。

    可它万不会想到,此时自己的所作所为,皆被林颜夕看在眼里。

    本就听紫荆说过,这漫山飞乃是难得的灵物,照现在的情况看,长夜幽姬只是贮存月光才能使用,都能如此厉害。

    而如今这漫山飞又是一展身手,看来这《草木天篇》记载之物果然非同寻常,看来是非寻不可了。

    “唰”的一声,单习、单羽惊呆了,刚刚还在癫狂状态的清礼,此时已经褪去了眼中的

    单晨一倒不为之惊奇,毕竟他在闲居就见识过它的功夫了,当时中了软软散的他,在梦魇中用力挣扎,却难以苏醒。

    就在那时,他元神较弱,不加防备的被这个小东西迷惑,进入了他的梦里。

    在梦里,它是个白发老翁,却在下巴处留着一撮可爱的胡子,活像个老顽童。

    它可以救他出来,但前提是专门为它吹奏一曲醉翁意。

    倘若这事日后被单羽他们知道了,还不得笑死单晨一,谁能想到他单晨一会沦落到如此地步,为了达到目的,竟然打算卖艺。

    明知道单晨一练习多年,也没能将醉翁意吹奏出来,却被这小东西,穷追猛打地给逼急了。

    更何况,单晨一当时虽在做梦,可他却很清晰地知道,林颜夕有危险,而且是必须瞒着他孤身去冒的危险。

    包括救人时,他都不想暴露自己,因为他知道,林颜夕不想让他参与这件事情,要不是因为发现与寒云轩有关,他也不会轻易现身。

    柴房内,窸窸窣窣的声音越来越近,管家背部发凉,许是平时跟着那宁志可干的坏事不少,也有怕半夜三更鬼敲门的时候。

    可是仔细去听的话,来人脚步轻缓,应该是个女人家。

    “是我。”来人正是李心晴,她为他带来了饭菜,李心晴有些不忍,想伸手拦住他,可回想起自己偷听到的宁志可跟管家的对话,便又收起了自己的怜悯。

    “这件事你功不可没,还花心思去骗那寡妇,她跟她儿子,也留不得,做的干净点,别心软。”

    “跟着少爷做事儿,我何时心软过。”

    那么多条人命,哪一条不是舍在他们手上,这算是他们的报应吧!李心晴对自己此时的决定,少了些悔意。

    饿了好久的管家狼吞虎咽的,却在黑暗中突然闪出了一丝阴冷的目光。

    李心晴摸着自己的腹部,一股腥气的血液从中流出来,“你,你果真想害我。”

    却在临死前,对着管家邪笑了下,这一笑,还真够瘆人的。

    管家走近她,还假惺惺地对她说道,“心晴别怪我,少爷不可能让这件事情流露出去的,对不起,别怪我。”

    “呵!你骗我那么久,不怕遭报应吗?嗯?”话落,便倒地而去。

    同时,管家也捂住嘴角,感觉一阵血意从胸腔里猛然袭来,那饭菜竟然有毒。

    平日里无奇的柴房里,霎时间多了两具冰冷的尸体。

    院子里,“师兄。”单晨一凑在单习耳跟前轻声说道,想必是叫单习帮忙的事儿。

    “你呀!一向沉稳,怎么这次如此莽撞,如若师父回去怪罪,我又该当如何?”

    “师兄,父亲用你信你,可何时怪罪过你?”单晨一冷着眸子,紧接着又加了一句。

    “今日,师兄你就权当没见过我。”

    “哥,你就别为难晨一了,都说人间繁花似锦,我们这都来了几天了,我都没好好看看呢!不如我们再玩几天吧!”单羽看着单习央求道。

    从小到大,单习什么事情都依着单羽,想必这次也不会例外。

    “你可曾忘了,师父的教诲,人间世事百态,善恶难辨,不可多恋。”单习向着单羽又是一番悉心教导,这些话单羽都听了不知多少遍了,可是还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单习不让他干嘛,他偏要去。

    “哥,你也说了,世事百态,谁说我遇到的就一定会是坏人呢!”单羽笑眯眯地看着单习,一阵撒娇,便让这当哥的单习受不住了,谁叫他从小宠他呢!

    “哥,你就答应我吧!好不好啊哥。”一阵软磨硬泡,单习终于受不了了。

    “明日,我必须得回去复命,清礼这事情不能拖,你可以留下来玩几天,但答应我,务必紧跟晨一,保护好自己。”单习一字一句皆是叮咛。

    “哎呀,知道了,哥,你怎么比师姐还啰嗦。”单羽推着单习便出了宁府。

    其实单司瑾早就叮嘱过单习,让他出来的目的并非是抓单晨一回来,更多的是让他看着单晨一。

    虽然单习并不知师父的用意,却也能猜个大概,想必师父也知道,此事已然不可挽回,但是面子上总是过不去的,还是要做做样子的。

    “你是寒云轩的人?”林颜夕明明已经知道答案,但她想让单晨一自己承认,不知是什么心里作祟。

    而且自己再怎么蠢,也应该猜到了,寒云轩中,能让弟子们叫师父的人,除了自己的未来公公,还会有谁。他们的师父,是他父亲?

    “是。”单晨一仅一个字回答。

    “那寒云轩轩主是你父亲?”

    “是。”单晨一不再隐瞒,他骗林颜夕太多次了,骗的他都不忍心,再骗这个无数次相信自己谎言的人了。

    竟然真的是这个答案,想来自己也是大意,他姓单,有如此本领,又在这个时机下山,她早该想到的。

    许是从未想过,他逃婚之后,两人竟会这么快相遇。林颜夕不知道自己此刻是该悲该喜,他至今都不愿意回去,就只是为了不与自己成婚。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