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第10章 第四十五 生而为人

    第10章 第四十五 生而为人

    单晨一微微点了下头,又有些诧异,“那是东海的东西,怎么会出现在这儿?”

    “这并不奇怪,当年东海龙宫大乱,大水整整冲了三天三夜,好些宝物因此遗失,不知去向。”

    小家伙双手背后,摆出了一副过来人的样子,其实它也确实是过来人。

    “真是没想到,今日竟然能遇上这等宝物,万幸万幸啊!”

    小家伙一个人嘀嘀咕咕的,也没在意旁边还有等它解说的人。

    林颜夕并未对这等灵物起多大兴趣,却是想听听这小家伙讲讲过去的故事。

    她是不知道,这利水珠的神奇之处,否则她的反应定不会如此平静。

    小家伙见林颜夕半天也不出声,也觉得她恐怕是对这些事情有些好奇,就开口讲了讲。

    “想当年,水神云舟掌管三界之水,其下管辖着东、西、南、北四海龙宫,龙宫则奉水神之命掌管人间气候,各司其职,井然有序。”

    “只是后来……”

    小家伙的眼里闪出了些凝重。

    “后来怎么了?”林颜夕有些好奇。

    “后来,水神因为私护一介妖类,与天界公开为敌,可一介神灵,终不敌整个天界,天界大怒,水神罪不可恕。”

    林颜夕眼底微微眯着,咬起了手指,水神私护妖类,这些与东海大乱有何关系?

    “东海之主不忍水神受苦,出面为他求情。”小家伙接着说道。

    “却被天界以庇护罪人之名制裁,一海之主,从此沦为阶下囚。”

    也不知怎的,平时不喜闻事的单晨一,这次竟然听得格外认真。

    “整个东海也因此被治罪,用大水冲了三天三夜,据说是为了除尽水神和东海之主的余孽。”

    “整个东海?就这样没了?”他说起的时候,仿佛心绞之痛。

    可他不知道这是何原因,只是有些莫名地情绪,他止不住也不去阻止,就任由这些情绪在自己心间弥漫。

    林颜夕也不忍再听下去,“没有一个活着的人吗?”

    好像有一个活着的人,就能让整个覆灭的东海重新回来一般。

    “那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毕竟掌管着人间雨水,东海不可一日无主。毕竟是血流成河的过去,三界之内,又有几人敢提起了,后来的事情也就没人敢打探了。”

    这小家伙平时没个正经,但说起这些事情,却总是头头是道的。

    有时让人不得不信,它曾经见过许多沧海桑田,经历过许多变迁,目睹过许多生死,只为了寻找一个主人。

    “你这小家伙,倒是对这些事情知道的挺清楚的。”

    林颜夕宠溺的摸摸它的头,嘴角是笑着的,可眼底……

    可凝重的脸色却深藏在眼底,再多的情绪也并没有什么用处,既救不回那些已逝的躯体,也唤不回那些游荡在天地间的灵魂。

    也许没有人注意到林颜夕的脸上,忽的闪过了一丝陌生的情绪,那是一种从未在她脸上出现过的情绪。

    是恨,她明白自己不该有这种情绪,自己不配拥有恨,错的是她,她哪里来的勇气去怨恨呢?

    那种情绪,像是无底深渊,让人一眼望去,仿佛看不穿似的,倒是会让自己迷失在里面而已。

    一种从不曾进入过她眼神的情绪,却在刚才占满了她整个眸子。

    生而为人,命数难定。

    何以为?

    既然让人出生,又给他们选择的机会,等他们逐渐经历了诸多事情,终于找到灵魂的归宿时,却又为何将命运推向悲惨?

    “难不成做神的就喜于将一切精心制造出来,再一步步毁灭,他们难道会有如此异类的乐趣?”

    林颜夕有些不知名的情绪。

    “当然不是,就算做神也并不都是完美的,只是比常人多了些机遇,能升为神位为别人布下大概的命格罢了。”

    小家伙背着手,继续说道。

    呵呵,为别人布下命格,一个人一生只有一次生死的机会。

    而这却只是神的机遇而已,是那些天界之神的安排罢了。

    “人的命格就无法改变吗?”

    林颜夕俯身问道,她有些难以自抑,被人侵略着的家,被逼与家人分开,也是命中注定?

    那些痛苦的回忆,让一个人深陷于愧疚,无奈改变也是他们所说的命格吗?

    这话是在问小家伙,又像是在问自己。

    小家伙看她有些出神,急忙安慰道。

    “我们这些人只要中规中矩的做好自己就行了,人间不是有句话叫因果循环嘛?不害人,再硬的命格也不怕。”

    她仿佛若有所思,那要是害过人又该当如何?

    遇到他之前,她也曾一度以为,过去的事情会无法弥补,自己只能终日陷于无限的悔恨之中。

    可遇见他,仿佛让一切有了另一种解答,她可以的,可以忘记那些过去,忘记那些温热的血液。

    要是那些命运都是难以预料的,那些命格都是因果循环的,那自己就去还。

    用自己的方式去还,总有一天能还尽自己所欠的债,忘了那些深夜里的愧疚,那些不敢言语的痛苦。

    站在一旁的单晨一仿佛看透了她的心思,伸出了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嘴里还低声安慰着。

    “别听它胡说。”

    “要是命运难定,我们存在又有何意义?”

    这不经意的一句话,再次勾起了她内心深藏的回忆。

    而小家伙却气的嘴巴只是瘪,双手抱在背后,头朝上方瞅着。

    对他们两个爱搭不理的,这明明是事实,怎么能说它是胡说呢!

    但是回头想想,毕竟这两个小鬼还小,没经历过什么事情,跟他们说这些纯属浪费口舌,还是省省吧。

    林颜夕思绪回到过去。

    对,他说过的。

    早在三年前就说过的,她怎么就给忘了。还有那几只兔子,他们亲手救下来的兔子,它们还好吗?

    是因为他逃婚的原因吗?让她不敢再奢求他能在她身边,可是看着眼前真实存在的人,她内心竟然恢复了平静。

    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只要他在自己身边就足够了,哪怕自己现在在他看来是男儿身,但她终有一日会让他知道真相的。

    等这一切都结束了,她才会有勇气担起这份深情。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