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第3章 可遇而不可求

    第3章 可遇而不可求

    少年拿起碗,先盛了一碗递到单晨一面前,“单兄,请。”

    “恩公你先来。”单晨一明明已经饿坏了,却还记得自己是个少主,有些礼仪还是要讲讲的。

    “单兄是客,你先来。”

    “恩公救我累坏了,恩公先来吧!”

    你来我往的,两人的手便不出意外地碰到了几下。

    实在争不过,林颜夕将这碗放到旁边,给自己也盛了一碗,然后将这碗端了起来,递到了单晨一手中。

    “那,一起。”林颜夕微抿着嘴唇说道。

    两人相视一笑。

    虽然都是为了此时的场景而笑了起来。不过林颜夕多了一点别的意味而已。

    看着单晨一,林颜夕心想:一口一个恩公的,看来自己的乔装术还算有模有样。

    正午时分,夏日的烈阳将地上的泥泞晒得都结在了一起,像是龟壳一般的裂纹,想来也是该下山的时候了。

    “恩公,此处是何地界?”

    “此地名曰宁川,是修仙地界与凡间的分界线。”

    “那恩公你是上山来采药的?”

    “倒谈不上采药,找些土壤。”

    上山不采药,来找土壤,也是够新奇的,不过这事碰到林颜夕身上,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毕竟种植长夜幽姬,所花心力已经不少,估摸着这几日是该下雨了,便上山来碰碰运气。

    谁知还真让她遇上了山雨,也便没什么忧虑的了。

    “单兄感觉伤势如何?”

    “已无大碍。”

    “不知单兄要去往何处?”

    “恩公,我来此为寻故人,路上出了意外,不知这宁川距离此处有多远,容我打听打听。”

    虽然眼前之人救了自己一命,但自己毕竟是在逃命,还是谨慎一些比较妥当。

    林颜夕心中不禁疑问,找寻故人,为何要穿夜行衣?

    “单兄沿着山路往下走一个时辰,遇到路口左转,再走一个时辰便到宁川了。”

    “我在山上还有些事,你我二人就此别过!”

    虽说未婚夫逃婚是他不对,但毕竟仍有婚约在身,不便与男子过多接触,况且自己确实还有要事在身。

    “嗯,多谢恩公,有缘再会。”

    待单晨一离开小木屋,林颜夕便脱去穿了一晚上的湿衣服,将头顶的长发放了下来,整理了一下包袱,便继续往山上走去。

    到了一条小溪旁,捞起水洗了一把脸,看着水中倒映出来的脸,眉眼如月。

    心想着,到底是哪里不好?让你如此嫌弃,连逃婚这种事情都能干的出来?

    以林颜夕的姿色,别说宁川之内了,就连这修仙门派中怕也是没几个人能媲美了。

    所以还没长开,就有不少人青睐,即便是父亲因为有婚约拒绝过很多次,仍是有人心有不甘。

    也不是怪她脾气暴躁,那年宁川有个纨绔子弟上门提亲,见林父不在,对她出言不逊,被林颜夕给毒的,卧床不起整整半年。

    听父亲说,未来公公对自家有救命之恩,此等恩情,必当涌泉相报。

    况且,自己的未来夫婿也是个良善之人,就像三年前自己看到的那样。

    所以这桩亲事,林颜夕也是十分看重的。

    林颜夕想着想着便叹起了气,可是如今人家不愿意,自己又能怎么办?

    林颜夕采了些泥土,刚下过雨,太阳晒不到的地方,仍旧会有泥泞,显得有些难走,可别无他法。

    还得找漫山飞,那个只在父亲口中出现过的灵虫。

    林颜夕在草丛间,认认真真,一处一处地找遍了,直到太阳都已经快下山了,可还是没有什么结果。

    看来这漫山飞可遇而不可求,只能先下山,等过几天再来吧!

    漫山飞:修行千年,位至敛灵尊,只为寻其主,可助修习者灵力剧增,认主后会拥有新的特殊技能。

    单晨一根据林颜夕的说法,一路向山下走去,可是毕竟不熟,走了不少弯路。

    不过也够奇怪的,离开恩公往下走的过程中,草木怎么越来越少,这大夏天的,怎么还有这么多的枯萎了。

    下山之后,四处打听了一下这附近有没有最近成婚的人家,并未有结果。

    他不会知道,林颜夕早就搬出宁川城中。

    况且,此事使林家颜面尽失,又怎会大摇大摆地让别人知道,说起来这林父也真是心大,女儿成婚,自己也不露面,就好像知道要被退婚一样。

    天色已晚,必须得找个客栈,最后在“仙人聚”前驻足。

    进了客栈,换掉自己那一身夜行衣。还未等穿好鞋,便响起“砰砰砰”的敲门声,心里怯了一下。

    “谁?”门外的人回了句,客官,您的酒温好了,还请移步楼下。”

    单晨一轻轻拍了拍左边胸膛,虚惊一场。应了句:知道了。

    出了房门,扫了一眼楼下,这个时候正是饭点儿,都是吃饭的人,人多倒挺好的,找起人来也就不容易了。

    单习、单羽想必也该跟来了。

    店小二看这客官衣着华丽,长相俊朗,怕不是什么修仙门派的贵人吧!

    “客官,您要点什么下酒菜啊?我们这里有各种特色小吃,多种口味,包您满意。”店小二热情地推荐道。

    看着隔壁桌上的绿香红玉,这里竟然也有师姐的拿手菜,好几天没好好吃饭了,还真有点饿。“就那个吧!再温壶酒。”

    说完店小二便要去上菜,单晨一问道,此地可有什么姓林的一家人。

    店小二回答道,这宁川大了去了,姓林的人家两只手也数不过来。

    等吃完就要走,被店小二一把拉住,就要他付钱。

    钱?那是何物。为何从未听他们提起过。

    “您看起来仪表堂堂的,怎么还想赖账啊!吃饭住店都不给钱的吗?”

    一伙儿吃完的人就要离开的时候,叫店小二结账,从腰包里掏出来银子。

    单晨一看向那伙儿人,眼睛微眯一下,这就是钱?

    不就跟寒云轩上开小灵铺的每天拿的灵币一个意思吗?不过寒云轩那灵币,可比凡间的银子贵重多了。

    大多是拥有灵力的玉石,像海底的珊瑚玉,深林里的琥珀,都是因为采集的过程比较困难,所以更加珍贵。

    取下腰间一件玉佩,上面镶的正是一块珊瑚玉,少说也得有百千年。

    “这个,够吗?”

    店小二连忙回答道:“够,够,您想在小店吃多少,住多久都成。”扇了自己一个大嘴巴子,我这臭嘴,万一得罪个什么神仙,怕是活不长了。

    单晨一刚关上房门,楼下便一阵喧闹,两个跟单晨一穿一样衣服的少年进来,四处查看,店小二跟他们套着近乎,“两位客官,可是在找同行的人?那位客官刚刚上楼。”

    单晨一闻言,立马进屋收拾行李,一个箭步,便向窗外飞去。

    出了客栈,脚底如麻地便要跑开,还没走几步便被人从背后捂住了嘴。

    单晨一被拖拽了几步,藏到了一个拐角处,刚要喊出声,便听见一声正太音,那声音绵软又熟悉。

    “嘘,是我。”

    单晨一直直地盯着眼前这个比姑娘家还要美上几分的少年,目光不舍得挪开半分,这眉眼,真是让人欲罢不能。

    林颜夕感觉到了不对劲,便要将手挣脱,谁知被一阵力气强制抓住,“阿严,你……”

    你要是个姑娘就好了,心里一个奇怪的念头闪过。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