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倾怀天下

249.第249章 被解救了

    第249章 被解救了

    凤倾雪点了一下头,英儿随着一个婢女走了,灵妃对另外一个宫婢说道,“你去取些茶水和小食来。”

    “是。”

    凤倾雪不知道灵妃为什么把随身的人都打发走,就等灵妃说话。

    大约等了三分钟,而灵妃只顾看那击鞠。

    “娘娘,这人都走了,有什么话,直说吧。”

    “自打我十六岁入宫,看遍了残叶飘零,冬日落雪,春来花开,夏暑渐浓。”

    突然灵妃给凤倾雪跪了下来,凤倾雪赶紧看了一下周围。

    “娘娘,你这是做什么?”

    “我求你,你告诉我,明妃去世的真正原因。”

    “我说了,我真的不知道,那案子不是我断的。”

    “那你告诉我那证据是什么!”

    “娘娘,你先起来。”

    “你决定告诉我了?”

    “告诉你也无妨,你先起来。”这让被人看见了,可了不,这可是皇上的女人,这跪自己算什么啊。

    灵妃慢慢起身,俩人相对而坐。

    “那天,最后查出来是,是金丝纸。”

    “纸?金丝的?”

    “是,听说,纯贵妃家是做那纸的。”

    “哈哈哈哈哈,姐姐,原来如此。”灵妃突然笑了起来,不过那笑容比哭还难看。

    此时,灵妃也看不到凤倾雪衣裳的背后,有一个闪着银红的光的实心圆,这对于远处射箭的人来说,正是靶心。

    眼前不是很远处,那帷帐中传来女子的喝彩叫好,马上的郎君,都是风流的天之骄子,可以看到的赢得一方意气焕发,神采飞扬。

    凤倾雪拧着眉毛看着这哭着笑的人,同一时间,也感受到身体背后凌厉的杀气。

    脑子还未反应,身体已经斜向了一边,躲过了一箭,人已经到亭子外面的草地上。

    眼睛余光看向了灵妃,灵妃心中一紧,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赶紧站了起来。

    凤倾雪此时却感觉又有几道声音,冲向了自己,一个回身,两支箭雨正射向自己。

    凤倾雪没有躲过,这两只箭羽的力量很大,正是来自骑射场。

    内里穿着的贴身软猬甲已经挡住了大部分伤害,可凤倾雪还是跌坐在地上。

    那边的灵妃,还是愣着,对着这速度极快的箭雨,呆了呆。

    又是两道箭羽紧接而至,凤倾雪正准备抽出腰上的软剑,那箭羽却被两个东西给截了去,掉在了地上。

    顺着看去,是石子,而此时听到了脚步声,抬头一看,寒鹫?

    这个比自己还小的男子,不应该是在那边玩马球吗?

    “县主,今天救你,就当还了我母妃的恩情,从此,你我互不相欠。”

    寒鹫一人背着光,走到了凤倾雪的跟前,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我不适宜在这里,等会会有人来救你们,告退。”说着对着灵妃稍微点了一下头。

    灵妃吓得说不出话,吓得跌坐在石凳上。

    凤倾雪看不清他的面容,只觉得闻到一股香气,连“谢谢”都没来得及说,就感觉眼皮渐渐的睁不开,晕倒在一片黑暗中。

    临闭眼前,看见自己衣服的前面,居然冒着红光。

    灵妃看着凤倾雪倒下了,叫了她两声无果后,过去捡起了那箭羽,一看,又哈哈哈的无声的笑着,那笑容还是比哭还难看。

    突然,她一把把那箭头扎在了自己的胸口,“哧”的一声,那箭尾还颤动着,只是上面刻着一个小字,“独”。

    既然是纯贵妃揭发的自己和明妃姐姐,那么我就让你的儿子无法成皇!

    淋漓的血迹滴在了绿草上,点点滴滴沾满惊人的痛。

    “娘娘,娘娘。”那个端着茶水的宫婢先过来了,吓得把木盘掉在了地上,却被过来的人捂住了嘴巴,打晕了在地上。

    英儿和另外一个宫婢拿着画架过来的时候,只看到箭羽插入胸口的灵妃。

    远处的帷帐内,一个女子拿着望远镜的手,放了下来,“哼,冷倾雪,终于你要到我的手里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黑暗开始渐渐淡去,凤倾雪想要睁开眼睛,可眼睛似乎被什么东西给粘住了。

    长长的睫毛一阵乱颤,一股凉水泼到了自己的脸上。

    “哟,县主还是个美人呢,这可没可惜了我灿皇兄。”

    凤倾雪缓缓睁开了眼睛,慢慢的看清了说话的人。

    寒霸?

    “我在哪?”

    “放心,这里很安全,你这么大个活人,不是那么容易出宫的,这里是贤妃的宫。”

    “我要见贤妃。”

    “哼,贤妃娘娘是你想见就能见的吗?再说了她现在不在宫里。”

    “寒鹫身上的香气?”

    “哈,县主聪明,不过寒鹫是因为欠灿王个人情,所以才带着那香包,而那香包本身其实是无毒的。”

    你们这宫里,就没个好人,寒鹫的选择,凤倾雪已经不想多想,虚弱的说道,“你想如何?”

    “不如何?给我灿皇兄做个侧妃,也不委屈你啊,县主。”

    “那他人呢?”原来是寒灿的手段,想让自己为他的妃子。

    “皇兄他喜欢你,怎么也得准备一番吧,县主不用着急,灿王哥哥马上就来。”来之前我亲自看着你。

    “也是。”凤倾雪脑中想着逃走的办法。

    寒霸没想到,这个女子会说出此话,喝到嘴里的茶,“噗”的吐了出来。

    外面传来一阵声响,寒霸刚转过头去,就被人用剑架在了脖子上。

    凤倾雪还躺在床上不能动,看到蒙面人也跳了一下,这人是谁?是来救他的吗?

    黑衣人拿出了一个瓷瓶,在寒霸的鼻子下晃了晃,寒霸就倒地不起。

    黑衣人看到凤倾雪居然不喊叫,如此镇静,把自己的面巾拉了下来,然后另外一个黑衣人抱着寒霸,不知道要去向哪里。

    “纯王爷?”凤倾雪看着走到塌边来的寒纯低声道。

    她虽然一身夜行黑衣,但依旧保持着雍容的气度和修养。

    “你没事吧?”寒纯赞叹,好一个淡定从容的女子,荣辱不惊,此女子如果愿意跟着自己,是一大助力。

    “纯王爷,我们先离开这里。”

    “恩。”寒纯扶起凤倾雪,给她包了一间太监长袍,“先委屈你了。”

    凤倾雪被寒纯带到了皇后的宫中。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