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7.第527章 笑的真丑

    第527章 笑的真丑

    乔姜没有再说话,只是挂断了电话。

    听着电话那头传来的忙音,顾连城目光微微凝固了一下,他还保持着接电话的动作,那双漆黑的眸子里,噙着一片少有的情绪。

    陆青北走了上来,瞧着他此刻僵硬的模样,他眉头轻皱了一下。

    对于他的这个表情,他真的是再了解不过了。

    他垂在身侧的拳头微微紧了一下,那个女人,还不知道他要出任务吧。

    如果知道,也会关心么?

    “该出发了。”他收起自己满心的情绪,面无表情的说道。

    顾连城微微怔了一下,他将手机收了起来。

    通过作为顾连翰的这些段日子,他也得到了一些有用的消息。

    可这些消息,都需要来做两手准备,万一,是顾连翰故意的呢。

    为了回到乔小姜的身边,这一次,他一定要努力。

    “走吧。”

    收起手机,他抬脚率先走了出去。

    瞧着他的背影,陆青北叹息了一声。

    这,便是他们的不容易之处吧。

    在旁人的眼里,他是雪阳市总警司,顾氏继承人,高高在上,含着金汤匙出生。

    可为了守卫和平,他们不得不忍痛难耐的放下一些东西。

    可如果可以选择,谁又愿意整天徘徊在与家人分离的生死关头。

    每一次惊险的任务,都是一次挑战。

    叹息一声,陆青北带上墨镜,抬脚跟上了顾连城的脚步。

    希望,他们都能活着回来。

    ……

    第二日,乔姜早早的便来到了警务司。

    今日的警务司,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少了个某个人,让她觉得很是清冷。

    心里有个位置空荡荡的。

    站在这座巍峨的大楼,她仰起头深深的叹息一声。

    正在这个时候,她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她瞳孔微微一缩,第一时间便拿了起来,“喂。”

    “姐姐,是我。”

    卫沐阳的声音透过电话那头传了过来,她眉头轻轻蹙了一下,“什么事儿?”

    “你能到医院里来一下么?”

    “什么事?”

    她的语气有些冷漠,并且夹杂着一种不耐烦。

    卫沐阳摸了摸鼻子,“我这里有一个病人,已经抢救无效死亡了,疑似投毒。”

    “按照程序移交警务司,我自会解剖。”

    公事公办的吐出一句,她抬手便挂断了电话。

    叹息一声,他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对着护士说道,“报警,送警务司。”

    护士点了点好,“嗯,好的。”

    尸体很快便被送到了警务司,家属也签字同意解剖。

    乔姜穿上一身防菌服,低头打量着解剖台上的尸体。

    “这看起来像是中毒了。”叶菱检查了一番,突然有些不确定的吐出一句。

    “嗯。”乔姜轻轻的哼出一个音节,而后拿起了解剖刀,而后精准的划下。

    整个解剖室里安静的厉害,她的鼻梁有一层细细的薄汗,而她整个人全身上下,从里到外却透着一股专注。

    这一段时间以来,叶菱亲眼看着这个女人飞速的成长。

    她比起以前,似乎又进步了。

    一段漫长的时间之后,乔姜这放下了手中的解剖工具。

    “肝细胞普遍脂肪变性,广泛性坏死,呈记性黄色肝萎缩。”

    “肾小球充血,近曲小管上皮水变性,脂肪性坏死,肾小管官腔内管型形成。”

    “心肌纤维脂肪变性及灶性坏死。”

    “脑膜血管充血,脑水肿形成,神经细胞变性,普遍肿胀,尼氏体消失,细胞核浓缩,偏位。”

    “浆膜,黏膜和皮下组织,实质器官出血少见。”

    “胃肠黏膜糜烂,点状或片状出血,有酵米面滞留。”

    瞧着她这从容,不慌不忙,不缓不慢的模样,叶菱眼底闪过一抹羡慕。

    她什么时候才能和她一样。

    乔姜静静的盯着尸体,一段时间之后,她唇瓣又轻轻开启,“肾上腺皮质细内类脂质减少,肺水肿,种种现象表明,死者是酵米面黄杆菌中毒。”

    “那是什么?”

    叶菱抬眸瞥了乔姜一眼,不得不说,这个女人涉猎范围真的很管,仿佛在尸检方面,就没有她不懂的知识。

    乔姜的目光依旧落在尸体上,嫣红的唇瓣轻轻开启,“酵母面黄杆菌毒素食物中毒是有酵黄杆菌外毒素A引起,在北方多见。”

    “这种病一年四季均可发生,6、7、8月份最为多见。”

    叶菱似懂非懂的点了点了点头,“怎么引起的?”

    “酵米面是过去东北地区农村习惯食用的食品,它是由碎玉米,黏玉米,高粱米,小米,小黄米,等其中一种或两种粮食用水浸泡10~30天,有的长达两个月,一般一次准备酵米面量大。”

    说着,她淡淡的看了一眼叶菱,“余下的部分保存继续食用,使用方法是将酵米面加水制成面条,饺子,饼等熟食,酵米面在晾晒阶段,如遇阴天并在阴冷潮湿处存放,极度容易被酵米面黄杆菌污染。”

    瞧着解剖台上的尸体,乔姜眉头轻轻蹙了一下。

    “这种黄杆菌对机体损害较大,肝、肾和心等细胞变性及坏死,以及性肝细胞坏死为著。”

    吐出一句,乔姜便往外走去,顺便摘下了口罩。

    “将剩余酵米面送细菌培养和毒素检查,取,肝、肾、脑等器官及血作毒物分析,排除化学毒物中毒。”

    叶菱看了一眼她离去的背影。

    这个女人,这又是怎么了。

    以前,她巴不得抢着缝合尸体,现在呢?

    居然这就走了?

    叹息一声,她没有再去纠结,而是接下了余下的工作。

    ……

    乔姜刚走出解剖室杜欢喜就走了上来。

    她的眼眶红红的,见到她的瞬间眼泪便流了出来。

    看着这一幕,乔姜面色瞬间就沉了下来。

    “我再说一遍,别弄出一些小媳妇哭丧的样子来,老子见不得。”

    顾连城如今还没有平安归来,她说什么了么?

    闻言,杜欢喜眼泪流的更多了,整个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模样。

    乔姜没有再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她哭,眼里全是冷漠。

    一段时间之后,杜欢喜这才缓过来了一点。

    她拽住乔姜的手紧了紧,“乔姜,他去执行任务了,听说很凶险,在准备将一个什么的一网打尽,我刚刚才意外得知,而且,说是为了不打草惊蛇,出动的警力很少,我怕……”

    杜欢喜话没有说完,眼泪又再一次的决堤了。

    乔姜仰起头,深深的叹息了一声。

    “没事,他会回来的。”

    他们都会平安归来。

    他答应过的,如果他不回来了,她就带着顾念乔改嫁。

    “乔姜我……”

    “杜欢喜。”她凉凉的叫着她的名字,“陆青北的女朋友是杜欢欢,就算改着急,也轮不到你。”

    “我……”

    “你现在该做的,是好好的工作,别把精力和时间浪费到不该浪费的人身上,我特么见不得!”

    “我……”

    “哭个几把!”

    烦躁的吐出一句,她抬脚大步离开。

    杜欢喜还呆愣在原地,她有些错愕的看着乔姜离去的方向。

    她刚刚,是在说脏话么?

    对了,总警司也去了,现在,她该也是担心的。

    她抬手抹了一把泪眼,却发现越抹越多。

    她大步冲向卫生间,就这一次,她就再哭这么一次,以后,一定不会再露出这样的一面来。

    她要努力让自己强大,只有内心足够强大了,才不会被轻易的击倒。

    正在这个时候,杜欢喜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那边,传来了杜欢欢的声音,她说,“姐姐,青北给你道别了么?”

    她握住手机的手紧了紧,没有说话。

    而杜欢欢的声音还在继续,“青北跟我说,他回来之后便会和我结婚。”

    闻言,杜欢喜眸色一紧,而后,脸上又露出了一抹笑容。

    他居然,连这种事都告诉了杜欢欢,就这么信任她么?

    听着那边传来的静默,杜欢欢一张脸难看的厉害。

    杜欢喜果然知道陆青北去了哪里。

    那个男人,居然一声不吭的就消失了,连电话都不接。

    她还想说什么的时候,杜欢喜突然挂断了电话。

    她站在楼上,瞧着楼下的人来人往,车水马龙,脸上轻轻的扯出一个讥削的弧度。

    一直以来,在爱情的世界里,她都是一无所有,一无所知,只有陆青北。

    关于爱他这件事,贯穿了她的整个青春,可是,现在她已经不敢再爱他了。

    有些痛,受过一次也就够了。

    有些苦,经历过一次已经足矣。

    她一个人默默的来到茶水间,给自己倒了一杯咖啡。

    她随便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感受着温暖的阳光,她轻轻的闭上了眼睛。

    真的好累。

    这些年来,她每一天都仿佛生活在地狱里,每一天都累得她几乎窒息,陆青河的死,是压在她心上的一块巨石。

    不是因为陆青北,仅仅是因为,她间接害死了那个少年。

    往后余生,她想,她都不会放下这件事了。

    想到少年天真活泼的模样,她心口微微堵了一下。

    有些事,是无法预料的,如果人能预知未来,是不是就不会有那么多的悲剧了。

    她指尖轻轻摩挲着杯子,烫的有些痛,可她依旧没有挪开。

    其实人生,也就不过如此。

    一生经历一次的青春,目的只是听一次花开的声音,看一次花落的寂然,然后散场。

    她和陆青北,不就是这样的么?

    她想,他大概是真的喜欢杜欢欢的,其实,谁陪在他的身边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都幸福,他们都开心,这或许,便是最好的结局了吧。

    他们之间隔着整个陆青河。

    他不会原谅她,她也不会放下这件事。

    所以,也该放手了。

    离开了陆青北的杜欢喜,她会遇到一个真正将她放在心上,让她深爱的人。

    那个人,会和她一起白头到来,他们会争吵,会打闹,可唯独不会让彼此心痛。

    缓缓睁开眼睛,看着窗外繁华的街景,她唇角缓缓的绽放出一抹笑容。

    ……

    乔姜回到顾宅的时候,杨谦蓝已经回到家了,此刻,她正在逗弄着顾念乔。

    见乔姜回来,她微笑的招了招手,“乔姜你过来看,念乔会笑了。”

    她缓缓走了过来。

    顾念乔摇晃着一双肉嘟嘟的小手,小嘴轻轻的咧开一抹弧度,笑的有些开怀。

    乔姜伸出一根手指,他便握住了,然后又笑了出来。

    乔姜面上闪过一抹复杂,“笑的真是丑。”

    杨谦蓝:“……”

    “咳!”杨谦蓝轻轻的咳了一声,“挺好看的啊,跟你很像。”

    “明明像顾连城。”

    杨谦蓝将顾念乔抱了起来,他整个人长得肉嘟嘟的,其实,有点可爱。

    就在她愣神的时候,杨谦蓝已经将顾念乔塞到了她的怀里,她下意识的抱住,垂眸盯着他。

    这个孩子以后长大,到底会像谁呢?

    似乎是想到什么,她抬眸朝着杨谦蓝看了过去,“他以后长大会做什么呢?”

    随着她一句话落下,整个房间里呈现出了一阵静默。

    随即……

    “我一定会将他培养成一名优秀的法医。”

    “等他长大了,我让他学习经营。”

    乔姜:“……”

    杨谦蓝:“……”

    俩人都看着彼此,似乎是没有料到会出现这样的尴尬的一幕。

    片刻的静默之后,乔姜轻咳一声。

    “让他都学吧,顾连城不就这样,又是总警司,又是顾氏总裁的。”

    “这个想法挺好的,我们顾家的子孙,当然要厉害一点。”

    顾念乔依旧摇晃着小手,一脸的单纯可爱,不知道他的人生已经被安排的明明白白。

    “对了,连城呢?”

    似乎是想到什么,杨谦蓝突然问了一句。

    说起顾连城,乔姜眼底闪过一抹黯淡,却是转瞬即逝。

    “警务司有事,他出了个任务,几天也就回来了。”

    闻言,杨谦蓝这才重重的松了一口起。

    她将乔姜怀里的顾念乔抱了回来,“你先去休息吧,吃饭我再叫你。”

    瞧着她一脸的疲惫,杨谦蓝眼里流露出一抹心疼的神色。

    “嗯。”她点了点头,转身朝着楼上走去。

    顾连城,你一定要平安的回来。

    还有……

    顾连翰。

    她,都不想他们之间的任何一个人出事。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